《妙英雄》

一、降龙国师

作者:司马紫烟

杜英豪硬被留在扬州吃刘三公子与柳小英的喜酒,因为柳小英原是属意他的,而刘三公子刘平云却是为了要跟杜英豪别别苗头,把柳小英从江宁劫走,带回扬州,杜英豪根据线索追到扬州,柳小英则与刘平霎相互生情而缔许终身了。

当然他们两个人都感到很对不起杜英豪,再三恳求他留下来喝杯喜酒。杜英豪并没有那么好的兴趣,柳小英如是要嫁给他,他会大感头痛,甚至于溜之大吉的,但柳小英嫁给别人,他心中却颇不是滋味,再要他留下来喝酒,他更是兴味索然了。

可是柳小英找他一次私谈,他只有硬看头皮留下了,因为柳小英的话使他不忍心拒绝,而且柳小英也十分坦率:“杜大哥,你是我最爱的人,这次到江宁来,原是打算以身相许的,那知出了刘平云这码子事儿,最糟的是他是在我睡觉时把我带走的,虽然他对我很规矩,但一个女孩子被人那样子抱看走路,传出去总不是好事,所以我一醒过来,他就自侮孟浪,但是已经迟了……”

杜英豪不便表示什么,照说他应该痛骂刘平云一番,但是柳小英即将嫁给这小子了,杜英豪对女人们某些小心眼儿是十分清楚的,她们自己把一个人骂得狗血淋头时,别人可千万帮不得腔,否则必会惹来一场没趣,女人的埋怨与责骂有时是一种爱的表示,你帮她骂人就是侵犯她的爱情了。

柳小英低叹一声:“我知道他此你杜大哥差得大多,但对小妹却是一片痴心,再者,小妹也自知此杜大哥差得大多,不敢妄求其匹,因此小妹想想也只有嫁给他了……”

她停下来,等看杜英豪作一点表示,杜英豪也知道此刻不能再缄默了,但如何表示得当却是件难事,如果漠不关心,则表示对她毫无意思,这太伤人的自尊,会引起她刻骨的仇恨,那太不合算了。

如果表示得太难过、太失望,自然是满足了对方的心意了,可是她若一认真,又把刘平云抛开跟看自己了,那可不是自找麻烦……所以杜英豪恰如其份地表现了一个大英雄应该有的胸襟。他先是说祝福她有了归宿,再适当地夸了刘平云几句,最后说到自己,只叹叹气,说永远会记住她这个朋友,也永远地怀念那段美好的时光。他在脸上装出了不在乎,其实心里也不怎么在乎,但是看来却像强忍着惆怅的样子。

这使得柳小英珠泪盈盈,芳心慾碎,这一段情总算告一段落,结果是每个人都很欢喜。

杜英豪硬被留下,刘平云已经派急足去请柳大川前来主婚。这两口子都怕对柳大川,几乎要跪下来央求杜英豪为他们缓颊了。

杜英豪拍腿一走,就不像个英雄了。

既然他扮演了这个英雄的角色,就必须留下来做一个带泪含笑的英雄。

不过他在扬州却不寂寞,刘三公子是扬州第一首富,又把他当作重生父母一样巴结,款待之周自不在话下,拨出了最好的别墅,供他住歇,百来名侍仆、五六位清客,随时等候着侍候他。

是,杜大英雄实在没这个本事去应酬,琴棋诗书画,他唯一能的只是下下棋。陪他下棋的那位老夫子却下到第三盘时,因心力交瘁而晕倒了。

这不是杜英豪的棋高,而是他的棋太臭,清客们陪看下棋,自然是为博对力的高兴,他们的棋艺极高,却不会赢你,也不会输很多,总在一两子之间,让你觉得很过瘾,这就是清客们的本事。

在刘府当清客的,自然更是其中佳者,可是对局下来,只差没把那位老先生气得吐血,杜英豪的棋臭得连让都无从让起,而他的毛病还多,居然还要指点对方如何下,自已下了一步,然后要告诉对方如何落子。

往往他自己下的子臭不可及,指点对方的落子处却高明一点,这就是说他指点人家杀自己倒还高明一点,但那位老先生却是要输给他。

这盘棋实在难下,第一周尽了最大努力,才算输了五个子结局,杜英豪可抖了,批评对方那几子下的位子不对,不听他的劝告。

第二局杜英豪坚持要授对方三子,结果更苦,那位老先生自己连紧几口气,堵死两个眼,才把自己那条大黑龙憋死,维持个负二子的局面。

第三局下到一半,杜英豪忽然有如神助,高明起来了,居然趁看对方的疏忽大意,连下几着妙子,使得对方的腹地全部受到威胁,竟是一颗都做不活,原来他的棋虽不高明,倒也不是很狗屎,而且他脑筋灵活,以前在茶馆里,他还经常扮猪吃老虎,骗骗那些老头子,混两顿吃喝的。

那位老先生发觉自己上了大当了,清客遇上了郎中,被害得一败涂地,所以当场吐了血。这虽然很捉狭,但是出之于杜英豪,解释又自不同,人家反而以为他是天纵之智,虚怀若谷,一开始只是谦让,那位老先生自己不知进退,妄图逞能,所以杜大英雄才给他点颜色瞧瞧。

除了下棋之外,杜英豪就只有出去逛逛了,扬州风月,名闻天下,来此不可无风月,几天里,他倒是着实风騒了一阵,八大名花,四大名媛的香闺,他全逛到了,甚至于有些大家小阻,稍具美名的,他也去登门求访了。在别人做这种事或许会被认为荒唐而叫人一顿棍子揍出来,但杜英豪却不会,第一因为他名气大,第二是刘三公子力捧,第三则是他很能得女子的好感,所以经他造访者,反而认为光荣而很有面子,到了后来,但凡家中有未出阁的成年女儿而又略具身家,反而千方百计,主动地邀杜英豪上门,邀不到的,干脆把女儿打扮一下,亲自到别墅来拜候,“久仰盛名,亲候教诲”,八个字,又冠冕又堂皇,杜英豪只有打起精神来陪驾了,所以后来的几天,他住的那所题名为“观止精舍”别墅中,经常是红满座。

当然,这些女孩子也不是谨守礼教的大家闺秀,官宦千金,大部份是些富商的女儿,而这些女孩子也比较豁达开通,不会扭捏作态,所以杜英豪跟她们相处倒是很愉快,杜大爷这段日子也是享尽艳福,真有点乐不思蜀了。

刘柳两家的婚礼举行之日是扬州的大事,虽说不铺张,烟霞园中也摆下了五六百桌酒席第一贵宾自然是杜英豪,男女两家的客人他都熟,但是他的风头却使另一位贵宾大为失色。

那是国师呼鲁图大喇嘛,呼鲁图来自西藏,是布达拉宫呼嘉大活佛的首座弟子,代表乃师晋京面圣,并应召入雍和宫布法降福,被封为国师。

据说他一身硬功无敌,而且还有许多巧妙的男人功夫,在京师很受一些八旗子弟的崇拜,风闻江南风月,特地前来玩赏的。

烟花三月下扬州,国师来得正是时候,因为天下第一英雄杜英豪也在此,他就存心想较量一下。

呼鲁图不速而至来参加婚礼,自然也被迎为座上嘉宾,但是杜英豪比他神气多了,尤其是在那些娇滴滴的女客人之间,他成了块蜜糖,吸引了无数的花彩蝴蝶跟着他转!

大喇嘛饱受冷落,不是滋味,终于发作了。

他走到杜英豪那一桌上,这一桌本是堂客们坐的,杜英豪被拖了过来,七八个女孩子硬要灌他的酒,大喇麻一屁股生了下来:“姑娘们,那小子没种,你们别去理他,来灌洒家好了。来!来!洒家十杯换你们一杯,准喝得你们脱了裤子叫馋。”

气势汹汹,言词粗鲁,因为这家伙本来就是不学无术,这付德行可也把那些女孩子吓坏了,娇呼一声,四散奔逃……呼鲁图觉得很没面子,一拍桌子,震得酒杯四散,大声叫道:“站住,谁敢离开佛爷就不客气了,他奶奶的,一样是客人,你们竟敢瞧不起佛爷。佛爷那一点此不上那小子,来!陪佛爷喝酒。”

他伸出蒲扇般的大手,抓住一个女孩子,往自己怀里一按,硬捺她坐在腿上,抓起酒壶,就往她口中要灌酒。

那女孩子吓得哭了起来,大厅中的客人都大失色,可也知道大喇吁不好惹,没人敢上前,可是所有的眼睛都望着杜英豪。

杜英豪知道麻烦来了,这时候他如不作表示,他拚命创下的一点英名将荡然无存,但若是上去一干涉,立刻就会打起来。杜英豪倒不是怕打架,但是真打起来又怎么结果呢?这家伙习得密宗功夫,一身气功,用个什么方法去对付他呢?

他在想看。

杜英豪没时间慢慢地想,他必需要立即作表示,往前揍了两步,拍了拍呼鲁图的肩膀:“喇嘛,把人家小姐放开,你给我放尊重些……”

呼鲁图存心生事,自然不会搭理,用眼睛一斜道:“滚开!小子,国师爷的事你少管.……”

拍!拍!两声脆响,国师的脸上立刻挂了彩,那是杜英豪出手,摔了他两个嘴巴!

杜英豪就是这样,决心里打架时,一定先下手为强。这两巴掌用足了力气,呼鲁图的鼻子跟嘴里都流下了血,一把推开怀中的女孩子,跳了起来,杜英豪却已准备好了,迎着鼻梁又是一拳。这是个最拿手的一着,已经打倒了无数英雄好汉。

呼鲁图退了几步,鼻血流了更多,鼻子也歪了,但他没有倒,目中喷火,盯着杜英豪。杜英豪傻了,他没想到这番僧还真能挨!

杜英豪的身材已陉是够魁梧的了,但是这个番僧居然此杜英豪还要高出半个脑袋,难怪他往人的面前一站,威风凛凛,有若天神,很多人未待交手,就给他吓坏了,现在的杜英豪就有这种感觉。

两巴掌加一拳都打在对方的脸上,而且是结结实实地直接击中;平常人挨一下也够瞧的了,这个番僧却还能直挺挺地站着,满脸流血,丑若鬼怪,日如铜铃般地瞪着,一步步地挨过来。

没有人敢来劝架,因为谁都知道,这个架是劝不开了,既没有那个面子,也没有这么大的本事;谁要是挨了一下,准保把命都赔了上去。

这期间最感难堪的,是新郎兼主人的刘平云。杜英豪是他们夫妇的贵宾,拚死拚活地留个人下来参加婚礼,在他家中出了事,他这个做主人的不能不出来担待一下,至少也该表示一下。

但是,怎么个担待法呢?番僧的跋扈他知道得很清楚;当对方不速自至,冲闯而来时,他已在心中暗暗叫苦,希望不要出事情,但他也知道这希望不大,番僧的跋扈与嚣张他清楚,扬州官场、商场中的人也有所耳闻,但那些江湖上的朋友未必知道。

现在果然闹起来了,而且就是最令他担心的社英豪跟对方干上了,叫他怎么不着急;再者,他那新婚的妻子柳小英已经瞪了他十几眼,叫他出去拦一拦,他若是再不出头,柳小英已经打算自己出头了。

刘平霎只有咬了咬牙出来,站在中间一拱手道:“二位有话好说。”

杜英豪在心中打主意,看要怎么对付这头娈牛,一时未得主意,自然是拖得一下是一下;因此一拱手道:“刘兄,对不起,今天是你的好日子,兄弟不该太失礼的!可是他……”

杜英豪没说下去,因为番僧虽是在他的那一桌上生事,但严格说来,他仍是客人,这应该是主人的事,所以杜英豪没有说下去,怕主人难堪。

刘平云自然知道他的意思,再度拱手道:“兄弟斗胆,请二位赐兄弟一个薄面……”

呼鲁图不是笨人,倘也知道事情深究起来,是自己理亏,最好能把主人撇开,故而道:“刘公子,这不关你的事,咱家早就听说这姓杜的在江湖上狠得不得了,正好碰上了,咱家要教训他一下!”

这倒好,一下子变成了故意生事找杜英豪较量,是非曲直都没什么说头了。

刘平云却十分为难,呼鲁图把话说到这个程度,已经是很明白了,叫他别再插手进来。

可是柳小英却在一旁忍不住了,中途插了进来道:“喇嘛!你找杜大哥较量,什么时间都可以,但你偏偏要拣在我们结亲的日子,而且要在席上故意闹事,你是什么意思?是认为我们刘柳两家好欺负呢?还是你以为封了国师,就可以把江南跟关洛道上的武林朋友都不放在眼中了?”

新娘子出头来吵架,这是难得一见的,可是这位姑奶奶发起狠也够瞧的,更凶的是她的这张嘴,像把两面开锋的利刃,不但站住了理,还能拉扯上人,一下子就把江南道跟关洛道上的武林朋友全给扯了进来。

柳大川有一批朋友跟着来的,他们是关洛道上略有头脸的朋友,也是杜英豪的朋友;北方人性子较直,又重义气,杜英豪跟呼鲁图起了冲突,他们自然都支持杜英豪,何况这番偾本就可恨。

所以柳小英一说完,他们立刻就叫了起来,声势汹汹,倒是很像样子。

但江南这边的武林道上就不同了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一、降龙国师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妙英雄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