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妙英雄》

十五、神功伏妖

作者:司马紫烟

杜英豪本来还想追上去保护她的,这时却主动地退后了一步,低盘地道:“皇族毕竟是皇族,有许多地方,是我们永远无法此得上的。”

他是出于真心的赞美,虽然他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,但是面对着这种与生俱来的高贵与庄严,他不得不认输了。

行列再度向前推进,完全是以东瀛的武士居先,他们在美枝子的率颔下,沉静而肃穆地前进着,后面则是杜英豪率着另一批人。

推进的队伍并没有受到太多的阻碍,每经过一座院落时。往往都是三五十个东瀛武士,执着兵器跳出来阻路,但是在美枝子神圣而庄严的逼近与凝视之下,他们身不由己的放弃了斗意,屈膝投顺。

也有一些人能无视于她的神圣地位而冒犯的,但是那些人却也不敢对她有冒渎的学动,把武器指向了她身后的武士,其实这些人稍早时尚是他们的同伴,但此刻却成了不共戴天的生死冤家。

这一部份顽抗的人并不多,因此,他们很快就被消灭掉了,而加入到美枝子公主身后的拥护者却越来越多,由最初的几十人,迅速澎涨到一千多人了,那是安平寨内一半的人数了直到最后一进,那正是惯太郎所居,屋宇很大也很具气派,门口居然还设了四名侍卫。

美枝子看了冷笑一声道:“难怪他今天会对我采取这种态度,原来他早已自居为主上了。”

在门前守伺的四名侍卫见到来人盘势汹涌,急急地入内通报去了,过了没多久,惯太郎出来了,全身甲,胸抱长刀,在他的身旁到站着一个白发的老妇,脸色红润有如婴儿,两日闪着妖异的光,看来令人感到说不出的难过。

美枝子忍不住问道:“这个老婆婆是谁?”

旁边有一名武士统领道:“不知道,是惯太郎由鹿儿岛请来的一名隐士,我们都叫她婆婆,她不但武功高不可测,而且还会法术。”

美枝子哦了一声,凛然不惧地上前戟指道:“惯太郎!叛贼,你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现在投降,尚可恕你一命。”

慎太郎看了那些武土一眼,冷笑道:“好!你们巴结她是公主,投降了过去,没关系,等她做了我的老婆,把你们当作嫁,又带了过来还不是一样的,只不过那时你们已非我旧日的臣属,我要把你们全部都降为奴隶,交给我这些忠心的臣属管理。”

有几名武士已经忍不住暴怒地持刀冲杀了过去,慎太郎一动都不动,他身后的侍卫们也没有动静,只有那个白发老妇格格一阵狞笑,举手一扬,撤出一蓬白雾,那些武士沾到白雾,就怪叫着倒地,挣扎了几下,就寂然而毙!

这老妇的妖术太惊人了,把一些武土们都吓住了,美枝子见状神色一变,厉声道:“妖妇!你对我的武士们使用了什么妖法?”

那老妇格格怪笑道:“公主!本师乃是鹿儿岛隐士白雪,被慎太郎将军聘为护国法师。

美枝子怒道:“住口!他只是一名家臣而已,算是那一门子的将军。”

慎太郎哈哈大笑道:“公主!敝人承认曾是你们毛利家的家臣,可是来到此间后,敝人又受到了一些中华高人学者的调教,学到了不少新的道理,所谓将相本无种,男儿当自强,没有人天生是该当什么的,端看各人的努力与造化,今天我有势力,为什么不可以当将军。”

美枝子气极无语,冲上前去,举手一扬,袖中的飞龙斩又出,这次却没有那么顺利了,那老妇手中执着一根白色的拐杖,举空一挺,当然声中,居然将那飞龙斩刀击落在地,她格格她笑道:“公主,在本师仙法之前,你这一手可玩不开了。”

美枝子见利器失手,神色又是一变,却没有退后之意,从腰间抽出一枝两尺来长的平长腰刀,滚身又进,寒光团舞,势子十分凌厉,老妇笑着举杖与她战成一团,十分激烈。

拥护美枝子的武士们又蜂拥而前,意图围攻,那老妇喝道:“因为慎太郎将军吩咐过,要留下公主为妻,所以本师才不使用仙法,对你们可没有那么客气,靠近一步者,立杀无赦有几个人靠了过去,老妇将那只空手微扬,发出了白雾,那雾气出手就是自茫茫的一片,使人根本无法逃避,沾上一点,立即嘶喊着倒地。

顷刻间又倒下了十几人之后,把这边的人都镇住了,只有美枝子还在舍命急拚狠,她的武功很高、兵器佳、剑法厉,但是那老妇的武功更高,一枝拐杖,非木非铁,击上去却有金石之声,不但挡住了美枝子的攻势,还把她渐渐逼落下风。

杜英豪看了一会儿,已经把胡若花、水青青及月华等人叫到身边,作了一番指示。然后才慢慢地向前行去,玉佳格格忙拖住他道:“侯爷要……?”

“美枝子危险了,我得去帮她一下。”

玉佳急道:“侯爷!那老婆子妖术太厉害,你武功再好也逃不过她的毒手的。”

杜英豪一笑道:“格格!那是什么妖法,我就不信这一套,再说她就是真会妖术,我也有道家正宗的掌心神雷,足以破之。”

走到两文处,他止步喝道:“公主,请退,看本爵为你诛此妖妇。”

慎太郎对这位中华第一高手还有点畏忌,连忙道:“杜侯爷!这是我们自己的家务请勿插手!”

杜英豪冷笑道:“可是你却插手到我们的家务中来了,你派遣大批的细作想夺我的忠勇山庄。”

慎太郎道:“那是我受了人家的蛊惑,冒犯侯爷,日后当向侯爷致歉,从现在起,我一定与那些人断绝往来,退出贵国的纷争。”

杜英豪冷笑道:“阁下说得太轻松了,事情已经闹开了,又岂是道歉一声就能了事的。”

那老妇一面制止美枝子,一面却叫道:“将军!不必怕他,老身倒要看他有多大的本事。”

杜英豪含笑上前,老妇正待举手撤出白雾,王月华却在后面抛出一个圆球,去势很疾,老妇迫不得已,只得移过拐杖一击,那个圆球扑的一声破了,里面满包汗水溅出,淋在老妇身上,将它的衣服头发都淋湿了,臭气四溢,美枝子也溅了一点,忙退后用衣襟擦着头上问道:“侯爷,这是什么?”

王月华笑道:“这是我从茅坑里取来的尿屎黄金液,专破各种妖术的。”

那老妇狼狈不堪用手把脸上抹干净了,闻言怒叫道:“你们竟敢如此冒犯本仙婆,我要你们的命!”

叫着举起拐杖击来,胡若花抗着一根大铜棍,冲上去横棍暴击,当的一声巨响,竟被震得连退两步,可见那老妇劲力之强,碗口粗细的铜棍也震弯了。

不过这一次力拚她却没有吃太大的亏,对方的身形也退了两步,与胡若花不相上下,但是那枝白色的拐杖封被震得断成了四五截,原来那是一根质地很佳的玉石琢磨而成。

玉质坚硬,才能刀剑不伤,但经不过巨力震动,一下子断了下来,老妇又是痛心,又是愤怒,厉声叫道:“你们敢毁我宝器,我要你们碎万段。”

左手再挥,白雾又出,杜英豪早已注意及此,闪身避过了,而水青青却拿了一枝竹筒,对准老妇的袖口处喷出一道水节,那是寻常的水枪,在竹筒的一端留下竹节,钻一个小孔,另端则锯通,用竹棍绑上一个布球,与竹筒粗细同大,竹筒中注满了水,再以布球塞入开口处,用力一挤,水从另端的细孔中激射出来。

这是一般儿童玩的玩具。

水青青在杜英豪的指示下,悄悄去做了一具水枪,这时正好派上了用场。

他们早已发现这老婆子并不是会妖法,她所撤的自雾乃是一种毒葯,贮在一具强有力的喷筒中,再藏在袖中而已,所以才用水箭激射过去,喷口为水所塞,所以妖法也便不出来了而水青青更捉狭,她在水箭中又如汪了一些辣椒粉末,朝鲜地寒,居民们都喜欢吃辣椒以驱寒,,这玩意儿很容易找到。

可是辣水淋在皮肤上,溅进眼睛中却不得了,那一阵火辣辣的感觉能叫人跳起来发疯。

那个老妇果然跳了起来,像是发了疯似的猛吼乱跳,双手揉着眼睛,虽是在极端的痛苦中,她在隐约地看到了杜英豪所在之处,怪叫着扑了过去,杈开了双手十指,直像是一头疯狗。

杜英豪大声喝道:“大胆妖妇,敢对本爵无礼,本爵将以五雷正法取尔之命!”

老妇在急怒狂痛之中,根本听不见他在说什么,只是拚命冲了过来!

杜英豪闪了一闪,在她的耳畔一招手喝道:“妖妇!这是你自己找死,休怪本爵心狠手辣!”

轰的一声,闪光中只见老妇的身子冲向一边,俯跌向地,双只手却插进了地下尺许,一直到肘部,可见她这一击的力量有多强。

不过她再也无法起来了,因为她的头颅已被轰去了半边,那是杜英豪一记掌心雷的结果,杜英豪并没有在茅山学过法,更不会什么五雷正法,他发的倒的确是掌心雷,那只是一只小手枪,是他征服罗刹人的战利品,枪很精致,威力也很强,杜英豪靠着它,已不上一次地救了自己的命。

这一次仍不例外,因为他发现这老妇的功夫太厉害,已非人力可敌,同时慎太郎身边还有一、两百名武士,这些都是他精选的东瀛好手,力搏之下,纵或能胜,也将付出很大的代价。

忽而一声大喝,震住了那些凌乱的武士,一个高大的老人从后面出来,手执着长刀,全身充满了煞气,使得美枝子也退了一步。低声对杜英豪道:“这个人叫铃一郎,是我们极为有名的剑手,曾经教过我与慎太郎的剑术,慎太郎之所以敢叛变,多半也是倚仗着有他的支持,这是个很坏的人。”

杜英豪道:“那就更不能放他走了。”

“可是妾身却敌不过他,要看侯爷神威了。”

杜英豪还来不及想出办法,对方却先动了。

铃一郎大概见事情不对劲,倒是不敢再作恋战,他一声发喊,长刀舞起一片光影,对着人群中冲去,他的目的不是要杀人而是要脱身逃向西寨去,而去西寨唯一的通路,就是被杜英豪的人挡住了的这一条,他冲来的势力很凶,却也有个选择的。

杜英豪他是绝对不敢惹的,另外还有一个胡若花,他不敢碰,是因为这位女力士的力气太大了。因此,他选择了玉佳格格,他虽然耳闻说这位格格是清宫大内的剑道高手之一,但目见她娇滴滴的样子,心中总以为是传闻失实。

玉佳见铃一郎对着她而来,脸上泛出了怒意,挥手把两个侍女都叫开了,铃一郎居然以为她好欺侮,这使她太感失面子,于是也抽出了长剑,摆好了姿势,铃一郎才到面前,她的长剑已然劈出,铃一郎舞动长刀,搭上手就展开了大战。

铃一郎这才发现自己的选择错误,这个女人看来娇弱,其实却极为难斗,一枝剑不但势沉力强,招式尤其刁钻辛辣、招招凶险,铃一郎的剑技在全东瀛数起来,也是前五名内的人物,盯是今天遇到了玉佳,竟是讨不了好去。不但无法取胜,连脱身也办不到了,因为玉佳的剑紧紧的缠住了他,只要略不注意,就将为其所乘,铃一郎在迭遇险招后,只有打起精神应付,他知道想脱身已经很为难了,除非是西寨那边的人会过来增援。照双方休戚相共的关系,他们应该过来。但是照那位总管康嘉的性情而言,希望则不大……但无论如何,铃一郎却必须支撑过这一战,因为玉佳的剑术太凶,不杀死他是不肯罢休的。

再打下去,铃一郎越来越叫苦了,倒不是玉佳给他的压力加强了,而是杜英豪等人都走过来,包围在四周,他想突围逃走的希望更渺茫,看来除非生擒下玉佳,挟持她成为人质,才能有机会了。

想到这样,铃一郎的剑势一转为稳,不求有功,只是慢慢的磨下去,他不再反击,只以平稳的守势,挡住了所有的攻势,这时两个人已交手将近二百招,玉佳满脸满身都是汗,也开始喘气,鏖战是十分辛苦而耗力的事,玉佳一生中从未遇过如此顽强的对手。事实上,她与人交手,从未超过百招就将对方击败了,这是她最辛苦的一战,铃一郎看起来此她从容多了,因此,地想胜过这个老头儿是很困难了,一霎时,玉佳真想回过剑来自杀,那也此被对方击败了好些。

只是铃一郎也不给她一个自杀的机曾,他想生擒她,就必须要先使她解除武装,因此,他的长刀一直压住了她的剑,使她的剑很难有从容发挥的机会,每一招都必须在极度危急的危急的状态下,攻向对方的空门,逼使对方撤剑去救应,才不致使自己落人对方的掌握中,玉佳虽还看不出败象,但战来却辛苦万分,但战局的紧张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十五、神功伏妖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妙英雄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