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妙英雄》

六、雪山之神

作者:司马紫烟

这倒确然,杜英豪是个魁伟的大丈夫,比寻常人都要肩出一个头来,但这个女郎居然与他差不多高矮,无怪乎一些男人要望而劫步了。

杜英豪笑笑问道:“你会咬人、抓人吗?”

“不会,可是有时我会把我讨厌的男人举起来丢到山沟里去,或是一巴掌打得他们滚出老远。”

杜英豪叹了口气:“这的确不是个好习惯。女人除了美丽,还得要温柔一点。”

“我知道。可是对有些令我讨厌的男人,我实在温柔不起来,他们一见面就在我身上乱摸。”

杜英豪的眼光在它的身上又溜了几眼,实在舍不得移开,因为她实在太美,那是一种纯真渗合了野性的美,美得令人目眩。

他的手不自而然地轻轻地落在那洁自浑圆的肩头上,慢慢地滑下来,喃喃地道:“每一个男人见了你此刻的美丽,都会忍不住这样做的。”

那女郎表现的是出奇的温柔,反靠得他更近了一点:“我刮受不了那些令我恶心的男人,又脏又臭,远比我矮一个头。

他也不是柳下惠,所以他对这美丽的野女郎,也不会仅仅爱抚就满足了。

该死的是他们还是没有互相通报姓名。

还是当那女郎由激情中获得满足后,深深地吐了一口气。闭上眼睛道:“我叫胡若花。

你呢?”

“我叫杜英豪。”

这是他们两情相悦之后,首次的互相了解。杜英豪想想很滑稽,他自己也莫名其妙,不知怎么糊里糊涂,给下了这段露水姻缘的。

推究原因,自然是因为胡若花太美了。

她不但人美,而且那种爽朗的个性与豁达的心胸,那股野性对杜英豪是一种无比的诱惑,但最重要的还是另外约两个难以明言的因素。

一是好奇。

胡若花唐白如凝脂,金发碧眼,十足是个罗刹人的样子但她又此那些罗刹婆子好看,因为它的反盾细,这是她得自父系遗传中的优点,乃使她成为一个绝美绝美的女人。杜英豪像一般的男人那样,对一个特异出众的女人,总是希望能深入的接触、欣赏一番的。

而一经接近后,他发现这个女郎的确有令人销魂之处。她不但热情,而且还敢采取主动,这在中国妇女间是少有的,那怕是卖笑出身的姨子,也是予取而不敢汞的;所以,遇上这么一位热女郎,对杜英豪是一种新的刺激。

冉一个原因,则是杜英豪的私心。他欣赏她这一身功夫,虽然没有见过,但是看她这满架子的雪狼体就知道了。昨夜,他们带着长叉、刀剑,在面对狼群苦战时,也十分辛苦,她琅只靠一根木棒,就打死了十几头雪狼。

她也许没经过正式的武功训练,琅无疑是个天才,跟杜英豪一样;而且它的力气,远比杜英豪大得多,杜英豪被她紧楼住时,几乎喘不过气来。有这么一条母大虫在身边,无疑是个绝好助手。

但是要想个什么办法把她收在身边呢?

杜英豪正在动脑筋,胡若花封已先开了口:“杜英豪,你成了家没有?”

杜英豪摇摇头,但接了一句:“不过,我已经有了二一个女人,都跟在我身边。”

胡若花征了一征道:“她们不是你妻子。”

“不是,不过也跟我的妻子差不多。”

“我实在不懂得你的话。”

“这没有什么难懂的,她们愿意跟着我,封还没有嫁给我,如此而已。”

“那跟你的妻子有什么两样?”

“有的,她们若是嫁给了我,这一辈子就必须跟着我;现在,她们若是不想跟我,可以自地离开,若是发现有更喜欢的男人,也可以嫁给他。”

“这……别人会要她们吗?”

“应该会的,她们都是很好的女人,又美丽、又能干,每个人也都有不少的钱。”

“哦二这些钱都是你给她们的。”

杜英豪笑着摇头道:,“我是个穷光蛋,她们原来就有钱,只是跟了我之后,她们又赚了不少钱,但没有一文钱是我给的。”

“这就奇怪了,她们又有钱,又有本事,又美丽,怎么会没有男人想娶她们呢?”

杜英豪一笑道:“怎么会没有呢?k是她们看不上眼而已。”

“原来如此,那你一定是个很特出的男人。”

杜英豪摸摸鼻子笑道:“这个就很难说了,我认为自己还不错,但别人未必会这样想。

“至少你那三个女人都认为你比别人强。”

“也许是吧二不过我没问过她们,只知道她们现在很喜欢跟着我;会找到一个此找吏好的男人。”

“那时你肯放她们走吗?”

杜英豪想了一下道:“找当然有点舍不得,可是她们不是我的老婆。”

胡若花道:“我嫁给你,你肯放弃她们吗?”

杜英豪立刻道:“不行,除非她们自动愿意离开我,否则我绝对不。”

“那么,我要跟你在一起,只有做你第四个女人了。”

杜英豪心中一跳,这正是他所希望的事,但是他并没有立刻答覆,至于将来,也许她们,我也没权管住她们会放弃任何一个女人只是慎重地道:“你并不一定要做我的女人,我们可以做朋友。”

“什么样的朋友?”

“很好的朋友,互相帮助、互相关怀,帮我做事情,找会付你薪水。”

“那跟你的女人有什度两样?”

“有点不同,你做我的朋友,别的男人就可以追求你;比较容易找到一个丈夫。做我的女人,你虽然也可自由自在地找丈夫,可是别的男人劫不敢再找你了,即使你去找她们,他们也不敢接受。”

胡若花笑了:“你是个很凶的人吗?”

“这倒不是,我对人很客气,不过别人都很尊敬我,不敢来抢我的女人,而且,我的朋友也不会让别人来抢我的女人。”

胡若花叹了口气:“我很想做你的女人,可是你的女人太多了,而我卸不喜欢跟别的女人共有一个男人,看来只有做你的朋友了。”

杜英豪心中有点失望,但仍然笑着道:“最好是如此,你可以先跟我做朋友,如果你认为不错,还可以要求做我的女人的。”

胡若花道:“目前只有如此。你的女人呢?”

“在后面,跟李诺尔在一起,找她们去吧。”

他把胡若花扶起来,让她骑上了马,又把两头幼狼鞠起来,放在它的怀中,然后要去拖那木撬,封发现很重,拉.起来很吃力。

胡若花道:“你拉不动的,还是我来拖吧。”

杜英豪道:“不行,你的脚受了伤,不能再用力,这些狼没有用了,把它们埋了吧。”

“那怎么行,这能值很多钱。”

“你若是想下山去,我可以给你找一个赚很多银子的工作,也能给你很多钱;你若是不愿意出去,我就留下你这些狼皮好了。”

“你不是穷光蛋吗?那来的钱?”

杜英豪笑道:“我虽然没有钱,可是我只需开开口,要多少钱都能筹得到,同行有一位扬州将军,他就能替我垫付大笔的银子。”

“扬州将军的官很大吗?比黑龙江将军呢?”

杜英豪想了想道:“可能还要大一点,一样是将军,扬州将军所辖的人马有四五万呢“黑龙江将军才得一万多人,将军也有大小的。”

“那位将军也上山来了。”

“不错,他暗我上山来的。”

“只是陪你上山,不是你护送他上山。”

杜英豪傲然笑道:“没有人能叫我护送,连皇帝老子也不能,因为我是江湖人,你知道……。”

胡若花眼中射出了光彩:“我懂了,你不但是个江湖人,而且是个很有名的江湖人。”

杜英豪笑道:“可以这么说。找倒不觉得自己多有名,可是现在知道我的人的确不少亡胡若在忽然道:“杜,你是否还要我做你的女人,我的意思是说第四个女人。”

杜英豪道:“我们有过一段交情,只要你愿意,你随-时可以在我的身边,可是你为什么改变主意了,你先前不是只打算做我的朋友吗?”

“初时我以为你是个官,官象的规矩太大,橡我这样的女人会被人看不起的,因此,我虽然很喜欢你,封不想跟你在一起;但你既是个江湖人就不同了,江湖人的心胸高超,不会拿我当怪人看。”

杜英豪哈哈大笑道:“你这是从那儿转来的。不过你可以放心的,没人敢拿你当怪人看待的。”

说着前途狗吠声起,然后是几匹马急奔过来。李诺尔一马当先,看见了杜英豪,忙跳下来道:“杜大侠,你可把人急死了。姨“这不是若花吗?你是怎么遇上杜大侠的?”

胡若花也高兴地跳下马来,可是立刻又抱着脚痛叫起来。杜英豪上前扶着她,才没让你摔倒,而且道:“你看你,怎么又乱往下跳呢。”

这时赵之方等人也过来了。晏菊芳与水青青等人过来,托住了胡若花。胡若在看了她们一眼,然后问道:“你说约三个女人就是她们。”

杜英豪只有笑笑,不便说什么。胡若花道:“你没说错,她们都很美丽,难怪你不肯丢掉她们的,跟她们在一起,我也没话说了。”

李诺尔皱眉道:“若在,你在胡说些什么?”

胡若花道:“李诺尔,我已经答应这位杜什么的,做他第四个女人了。”

李诺尔几乎吓了一大跳。看着杜英豪,见杜英豪只是笑,知道不会是开玩笑了,才叹了一口气道:“杜大侠,我是真的佩服你了,才一个时辰,你就把这头母豹子给收服了。”

胡若花鼓起眼睛遣:“你说我是什么?”

李诺尔笑道:“雌豹子、女神,大家不都是这么称呼你的吗?杜大侠一马当先,冲出丢两个时辰没回头,我就担心会遇上你,因为我们找到了几头雪狼的体,知道这是雪狼回窜的路线,两你又是猎雪狼的能手,一定会追粽而来的。”

“你担心他遇上我,难道我会吃人不成。”

李诺尔道:“杜大侠是中原第一高手,倒不是怕你把他吃了,而是怕你把他当做一般的男人那样,又想把他去下山沟里。”

胡若花笑道:“我又不是疯子。”

“你不是疯子,但男人多看你两眼,你就会生气要揍人,两你这付样子,很难叫男人不看你。”

杜英豪觉得很有意思,哈哈大笑道:“兄弟,你挨过它的揍没有。”

李诺尔笑道:“怎么没挨过,挨过的次数多了,因为她揍人全凭高兴,无缘无故地也会动手。”

胡若花立刻叫道:“胡说王我又不是疯狗,见人就咬,都是别人先惹我的。”

李诺尔笑道:“我可没惹你,你怎么要揍我呢?”

胡若花道:“那是因为你太可恶,到处说我的坏话,使我成了个人见人怕的女怪物。”

李诺尔立刻叫道、.“天地良心,我几时说过你的坏话;你是小玲的朋友,.我对你的终身大.约十分关心,只有在尽量地为你物色成全。”

胡若花冷笑道:。“算了,你会那么好心,你只有在跟我捣蛋,有几个人老远地跑来想认识我,都被你给破坏掉了。”

李诺尔道:“你是听谁说的?”

“我弟弟,他总不会冤枉你吧。”

“你们姐弟两人整天在山上,不会听到那些闲话,他又是从那儿听来的?”

胡若花道:“他是下山卖皮毛的时候,皮革店里的老洪告诉他的。”

李诺尔哈哈大笑道:“那个洪老头儿专说鬼话,还能信他的话吗?自从我勒令个对你们山民的皮货收购价格不得过低后,他已经恨死我了。”

胡若花道:“逼我知道,不过那次不冤枉你,前两天是有两个人来,还带了不少礼物,准备入山下聘;那个汉子也很体面,封被你一顿鞭子打跑了,你那是什么意思p”李诺尔笑道:“你就为这个恨我?”

胡若花道:“倒不是恨你,我知道你有了小玲,不会对我有兴趣,而且我们一向都是朋友,你总不会跟我过不去;你那样做,必然有个原因,可是你封一直不肯说。”

李诺尔奠口气道:“我不是不肯说,而是跟你们解释,要费很多层古;你们十几户山民都是我的好朋友,我有责任要保护你们;照顾你们,当然不能让壤人来陷害你们。”

“那两个汉子是坏人吗?”

“当然是坏人,他们是最可恶酌拆白,人肉贩子,我了解他们的底子,自然容不得他们。”

胡若花道:“什么是拆白,什么又是人肉贩子?难道还会把人杀了,一块块切开来卖吗?”

水青青笑着道:“大妹子,你可问着人了,一般人还很难告诉你,什么是拆白,而我们都是专门拿这种坏蛋的。拆白是一种最可杀的男人,他们都长得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六、雪山之神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妙英雄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