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妙英雄》

七、布衣朝天子

作者:司马紫烟

老实说,杜英豪对这次的召见确实不太感兴趣,若不是宝亲王先找人来打过招呼,他几乎就来个溜之大吉了。虽然他知道皇帝老倌儿的约会是不容爽约的,但杜英豪却不管这一套。砍头得先抓着他,诛九族也得要他家里有人才行,他是光儿一条,啥也不在乎。

不过,随同的两位将军可就紧张了。他们自从得到了宝亲王的通知,已经紧张万分;待到了热河,住进了行宫,才算松了一口气,因为宝亲王就在那儿等着他们。

把杜英豪交给了宝亲王,两位将军可没敢松懈,因为宝亲王又传来了最新的消息。

热河的行宫本是皇家秋狩的围场,爱新觉罗氏的天下是在马上打出来的,因此,他们的皇帝祖宗立下了规矩,要后世子孙每年秋天必须上此地来打一次猎,盘习弓马,别忘了祖业所以行宫设有围场,围场里养着鹿免雉麂等各种野物,以供皇帝高兴时能拉弓射两节。射不射得到没关系,因为那些皇子皇孙以及侍卫们都出动来了,他们自有斩获,而且有个规矩,在围场中不管是谁打到的猎物是不计数的,一律呈献给皇帝。

今年,皇帝本来已经不想来秋狩了,老祖宗的规矩到了后世子孙手中,已经不那么热烈奉行了;事实上入主中原后,政务也忙,不见得有那么多的闲空来玩儿了,但两三年总还有一次的,前年刚来过,本想等到明年再来的,不知怎的,心血一来潮,又在今年要来了。

临时决定得仓促,皇帝也能体谅下情,下谕诸大臣一律不必跟随,只带了几个亲信的侍卫,简简单单地来了;而召见杜英豪,也就在围场中。

旨意是下给宝亲王,叫他略为安排一下。

宝亲王是微服简从,只有五、六名跟班。他住在行宫,是因为此地有一批执事人员,一听说皇帝也没带多少人来,这个保驾的工作,全落在乌明的那一批亲兵身上去了。

所以杜英豪一到,宝亲王就指定了赵之方和乌明两个人全权负责围场中的保驾任务。

本来是几千人的勤务,现在要不到两百人来担务,想得到有多麻烦吧!而且时间又那么紧迫,前站消息传来,说皇帝已经出京动身,一、两天内可到,直把两位将军忙得鸡飞狗跳。

杜英豪倒是很轻松,他也很高兴能在此地跟皇帝碰头见面聊聊,若是要他到京师去,在正大光明殿上,穿上冠服,来上面圣见驾的那一套,他可真想来个拂袖不理而去。

他跟宝亲王谈得很投机,missingpar,在边界跟俄国人打交道的经过以及取回地图的经过,已经把个宝亲王听得如痴如呆,然后又介绍了李诺尔跟胡若花等人,最后并出示了那一对大熊掌。看了熊掌的巨大之后,宝亲王想到那头熊的巨大与凶猛,连连咋舌。杜英豪趁势要求,为那些山民取得山甲的开发权而提出了要求。

宝亲王倒是一口答应了,而且还十分高兴道:“我一直不知道东上边境有这么多的沃原资产,任着它们荒废太可惜了,你们能加以开发,当然是太好了,可是人手不会太少了吗?”

杜英豪道:“那里沃野千里,以人手而言,是太少了一点,不过没关系,我打算回来再请江湖上的一批朋友,叫他们各领些人去,深入开发。”

宝亲王皱起眉头道:“要请江湖人去?”

“是的!那儿都是崇山峻岭,气候又冷,野兽又多,只有练过武功的人才能撑得住。”

“聚集大批江湖人,廷议恐怕很难通过。”

杜英豪冷笑道:“假如那些山地开发出来,俄国老毛子一定会眼红,会派出大批的流氓前来强占一角,若是我们的屯边百姓加以抗拒,他们的军队会以护侨之名开进来,朝廷会这么做吗?”

宝亲王语为之塞。杜英豪道:“但是江湖人就不同了,他们无须朝廷派兵保护,自己就有力量保护自己,绝不会叫他们插进一脚来,这是为朝廷省麻烦;再者,边境上有一批江湖人驻留,还可以帮助朝廷抵制外来的侵略,这是第二个好处。”

他放低了声音道:“还有最大的一个好处,就是朝廷可以把一些认为不太放心的江湖人放到那边去,免得他们在中原闹事,这不是比什么都好。”

这个理由才是宝亲王最听得进的,连连点头道:“这当然,有了这个理由,就不怕廷议反对了;是,杜壮土,他们肯去吗?”

杜英豪笑道:“我出面号召,他们会去的。”

宝亲王道:“我对壮土的要求是一定支持的,在父王面前,我也会力争,相信不会有问题。”

杜英豪却一点都不客气地道:“殿下,草民是因为殿下还算英明,所以才要求官方的允准,那是尊重官家;其实那个地方远在万里之外,天高皇帝远,我们就是不声不响地去了,也没人能赶我们出来。那一片地方,本已为朝廷所放弃,归划到罗刹境内去了,是我重新把它要回来的。”

宝亲王也只有红脸低头,不作声了。杜英豪又慨然地道:“殿下!我是个江湖人,也是个汉人,我对那些人在私下里倡言造反是不赞成的。他们对大势太不明白了,老百姓现在需要的是安定的生活,他们那样胡闹,只有引起杀孽,使更多的人受害;但是我也不能帮朝廷去对付他们,所以我想最好的方法,莫过于把他们送得远远的。”

宝亲王欣然道:“壮士说得好,我也不主张用强烈的手段去镇压反对者;我认为朝廷只要以德治政,使百姓安居乐业,天下自然太平,反对者自然就没了;但朝中一些王公却危言耸听,使得父王举棋不定,壮士能解决这个问题,真是,功德无量。”

杜英豪笑了一笑,他的心里自有主张,他没读多少书,一些学问多半是由说书摊上转来的。

他也听到过元末群雄起义,朱元璋如何起自草莽,得到刘伯温之助而有天下。那些故事使他十分神往,但因为说书是在大清朝了,对批评前明措施,十分自由,他也知道明代朱家有天下后,种种君残臣贪的情形,对朱家人没什么好感。

所以他的心中,虽有强烈的民族思想,然而他也极力地反对复明。他也对那些反清志士们,存有了一些反感,认为他们徒然从事无谓的努力,却只使得了更多的善良百姓遭殃。

他不知道皇帝带来那些人来,也没兴趣出去瞧瞧,只是在屋里盘算着。

宝亲王终于来了,见面就道:“杜壮士,父王这次是专为你来的。”

这倒使杜英豪一怔。他感到有点吃惊,连忙道:“怎么说?皇帝是为了我而来的?”

“是的,上次你在扬州剪除了两个喇嘛。”

“那是应了殿下的请求,而且也是朝廷的意思。”

“不错!所以父王这次才把人带出来,消息传到拉萨,那边的布达拉宫中红衣大喇嘛活佛十分愤怒,认为大失颜面,又派了四名高手到京,要找你来一决高下,京中有些王公也支持他们。”

杜英豪道:“这是怎么说?官家要逐走他们,我为官家出了力,倒成了我的麻烦了。”

宝亲王歉然地道:“朝廷不是制不了他们,而是避免正式以官面上力量镇压,给他们一个藉口,引起一场兵变,所以才只有私下了结。在京中,有一千多个喇嘛,父王怕你会吃亏,所以只把四个高手带了出来,让你们在此地决斗..。”

正说着,赵之方匆匆地赶了来,低声道:“圣驾到了,快准备接驾。”

大家一阵慌乱,却听有人道:“不必忙了,朕是微服私行造访,大家随便谈谈就好。”

一个高大的老人含笑进了屋子。

杜英豪没见过皇帝,也懒得去学那套见驾的规矩;但是对着这个万民的统治者,却有着一份尊敬。人家就凭年纪,也当得起他磕个头;因此他跪了下来,叩头下去道:“草民社英豪..。”

才报了个名,叩了一个头,皇帝已经含笑摆手道:“好了,皇儿,替我扶他起来,以常礼相见就好,我是悄悄地来打个招呼的,不能久留,也不能惊动人,我有话要说。”

皇帝要见一个人,还得悄悄地来,这显见事情不寻常。宝亲王扶起了杜英豪,只让他叩了一个头,其余的人也一一躬身打恭见了驾。

皇帝笑了一笑,尤其对几个女的很和气。等她们都晋见过了,皇帝才道:“杜英豪,朕听说你在女人面前很有办法,这几位姑奶奶,朕听说都有一身仔本事,但她们却追随你出生入死、冒险犯难,忠心不移不说,而且还十分和睦,从来也没有争吵过,是不是有这回事?”

天知道,皇帝居然会问出这种问题,宝亲王与赵之方想笑而不敢笑,几个女的都低下了头。杜英豪也感到十分为难,但皇帝问话是不能不回答的,他只有讪然地道:“她们都是草民的好朋友。”

这个回答妙透了,而且答非所问,但皇帝居然懂了,大笑道:“好!好办法,女人善妒是天性,但是你若一直不娶她为老婆,地想妒也没个理由,而且为了要争取好感,还得表现大方;朕在内宫也经常为了妃子们争风吃醋而伤透脑筋,只可惜朕不能学你的样,把她们都当作朋友,因为她们一进宫,就得册封为妃子或贵人,敲定了名份,也只好由得她们去吵了。”

这个皇帝很风趣,他开别人玩笑,也开自己玩笑;因此,立刻获得了大家一致的好感。

杜英豪知道皇帝对他如此客气,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找上来,而且必然是要他卖命的事,但是身为九五之尊,竟然向一个布衣百姓江湖客如此随和平易,使杜英豪顿生知己之感,觉得就是把性命给赔上去也是值得的了。

不过,尽管他心中充满了知己感激之情,神态上却仍然很平静,既没有惶恐,也没有感激涕零之状,这不是他傲物,而是他心中根本就没有富贵利禄之心,更觉得自己为朝廷出的力已够多,建的功也够大,却不希冀什么,有资格当得起这份礼遇。

这也与他最近一两年来,在江湖上的经历有关。他单人独剑,挑战武当,结好少林,在两大武林宗派之前,他已建立起自己超然优越的地位,无须对任何人低头屈膝了。

在江湖上如此,对皇帝何尝不也可以如此。

因此,他笑了一笑,礼貌上不差,从容地请皇帝坐下。胡若花过来饮茶、皇帝对她高挑身材与碧目隆鼻颇为注意,打量了好一会儿才笑笑道:“难得..难得,巾帼队里,找到这样壮伟的身材真不简单。杜英豪,也只有你这位大英雄,才能降服这位罗刹女吧!”

这罗刹女三个字下得实在好。罗刹在佛经中是魔神之意,北方边境的老毛子,应该称为俄罗斯,但也谐意读成了罗刹。

杜英豪笑了一笑道:“陛下,如果陛下的话一时说不完,就请赐草民一个座,草民倒不是怕站,而是站起来高出陛下一个头去,草民以为不敬。”

自动向皇帝要求坐下谈话,杜英豪可称是第一人,而他的理由却更荒唐,竟是为了恭敬,不过他的话不为无礼。他站起来,皇帝坐下只及他的腰,他要低下头来才能跟皇帝对谈,这种情形在平时是不多见的,因为皇帝坐下谈话,大臣跪下奏时,总是矮皇帝一截,即使对年老的王公大臣赐座,也只是一张小橙子而已。

皇帝居然也不生气,笑着道:“对!对!大家都坐下来才好说话,朕虽不能久留,但是话也不能在三言两语间说完的。之方,你出去看着点。”

杜英豪自然而然地在皇帝对面坐下来,其他各人也都相继坐下。宝亲王是东宫皇子。而且他们父子之间较为亲密,倒也没什么,其余那些江湖豪杰也此较坦然,只有一个赵之方很拘谨,所以皇帝干脆打发他出去望风守值了。

坐走后,杜英豪道:“陛下要草民做什么?”

这很直接,皇帝倒有点不好意思,顿了顿才道:“你知道朕这次有四名喇嘛随行同来。”

“刚才已经听殿下谈过了,这四个人听说是布达拉宫遣来的好手,是来找草民较量的。”

皇帝轻轻一叹道:“那只是一个藉口,实际上他们是来维持势力的。这些喇嘛的技击功夫很特出,经几位王公的推荐,担任了禁军的武术教练,已经蔚成风气,上次被你除去了两个,他们感到很紧张,特地又遣了一批来。”

杜英豪直接了当地道:“陛下不喜欢他们?”

皇帝有点不好意思地道:“朕不想由他们来负责朕的安全,但那几位王公替他们撑腰,朕也没有更好的理由拒绝,因为他们的势力根深蒂固。”

宝亲王道:“杜壮士,事情是这样子的,禁军中的宫门侍卫直接影响到父王的安全,父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七、布衣朝天子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妙英雄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