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妙英雄》

八、闹市惊龙

作者:司马紫烟

杜英豪一行人是随行保驾回到京师的,讲起来可真神气,皇帝是骑马回京的。进入京城时,自然已经清道了,御林军、文武百官,都排列在两旁;不过皇帝还算开通,而且也是心里高兴,特下口谕,没有禁止百姓回避。

他也是想在老百姓面前一现英武雄姿,当然更因为有杜英豪随行,安全上的顾虑较少,所以他希望能在老百姓与百官前亮亮相,摆驾乘马而行。

虽则,皇帝是公开亮相了,但也只是让百姓们远远的能看见一个大致的轮廓而已。这在京师已是百年难得的盛事了,所以那一天仍然是万人空巷,拥挤在较为空旷的地方。至于行经街道时,则两侧都已为禁军及官员们排列在两边的前面,住家的百姓只能被挤在屋中,开了大门,当门却是一付香案。

香案上点着香,只能远远地眇上一眼,皇帝走近时,则必须要跪下低头,口中三呼万岁,反倒看不见什么了。

皇帝今天是特意作了戎装打扮,穿上了锁子黄金甲,骑在高头大马上,确实是有些威风;因为他也是个高个子,长年养尊处优,人胖胖的,红光满面,靖神奇佳,确是一派君临天下的气魄。

但是他落后一个马头的社英豪却更为神气。

他虽然是江南总督衙门总捕头的官衔,但不是正式授衔的官吏,品衔也是空的,在位时挂着好看,下合时立即取消的,因此杜英豪从不穿官服,仍然以布衣百姓自居。

今天在皇帝旁边,他那虚悬的官衔当然更没有穿挂的必要,倒不如一身布衣来得清高了,皇帝为酬谢他的殊勋,特颁他一个布衣伴驾并骑的荣誉。所谓并骑,也不过是距离较近而已。

皇帝是天子,是至高无上的至尊,不能容许有人与之相并的,更不容许有人超越的,所以杜英豪的马头必须落后两尺许,只能说是紧傍在后面。

他穿了一身绛紫色的织锦长袍,骑在马上,雄赳赳,气昂昂的,一表堂堂,十分抢眼。

他后面才是宝亲王弘安殿下,是有名的美男子,看起来很帅气;左右则是两位将军,再后是男男女女一大堆,那是晏菊方等,杜英豪的西行班底,里面最抢眼的是胡若花。

大家都知道她是个女大力士,徒手搏五虎,而后还活活地格杀了一名西来的喇嘛。

再后面才是皇帝带着的随驾人员,其中却有低头丧气的两位王爷。他们以前是最跋扈、最神气的人,因为他们手中掌握着一批可观的喇嘛,进而掌握了禁军与侍卫营的实力,虽不致于造反篡位,但是连皇帝也要对他们客气几分。

但是杜英豪却把他们击倒了下来。其实,杜英豪先后一共只击杀了约莫十名喇嘛,以京师现有的藏僧数目,实在不算是回事儿。只不过这十名藏僧是喇嘛中的顶尖高手,在杜英豪手中居然全数伏诛,这才使得京畿震动,也使得那两位王爷乖乖地低了头,因而宝亲王留在京中的人,也能及时地控制大局,取得了绝对的优势。

皇帝这一次要不禁民众,乘马而行,也是一项考验,看看京城中的势力是否已经能完全掌握了,那些失意的宗室和喇嘛们是否还有蠢动之意。

皇帝是因为目睹了杜英豪的神勇,对他已有充分的信心:认为杜英豪足够保护他的安全,倒是杜英豪担足了心事。他对自己的本事有自知之明,虽然现在因为习了万流归宗秘笈上的武学精华,多少能来得几下子,但是他没有武学基础,施展那些招式也只是随兴之所至而已,若是遇上真正的高手,他是无法与人争竞的。

所以走在路上时,他担足了心事,唯恐有个刺客冒出来,那就要了他的命了。杜英豪并不太在乎皇帝的性命,他只是担心,万一有了情况,那就是要他这位大英雄好看了。

越是担心,偏巧越容易出岔子。在行经一座钟楼的时候,忽然楼顶上响起了一声暴喝,有两条人影在上面飞踪而落,再向皇帝冲来。

两个人都是身穿黑衣,黑市蒙头,全身包在一片黑中,只有眼睛处开了两个洞,而且也露出了鼻子和嘴。这两个人身材并不高,可是手中卸握着亮晃晃的长剑,挺剑急进。

钟楼高约六七丈,他们由上面跳下来,落地无声,点尘不惊,而且落地就跑,身形动作丝毫朱受影响,可见这两个人的轻功卓绝。

杜英豪觉得这两个刺客简直是在跟自己过不去,但对方既然现身了,也只好硬着头皮顶上去。

因为伴驾随行,他身上没有带兵器,但是却在袖中装了那枝小掌心雷,一握在手,正要冲出去,皇帝却高兴了道:“哈!哈!孤正感到此行乏味,想找机会活动一下筋骨,这两个人倒是深合孤的味口。杜英豪,你先替孤掠阵,由孤自己来对付。”

杜英豪忙道:“万岁爷何必要跟他们拚命。”

皇帝笑道:“朕自信没有什么失德之处,足以引起百姓们非杀朕不可,这两名刺客竟然敢当街行凶,朕倒要好好问他们一下,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皇帝的鞍旁就悬着一口剑,他很轻巧地拔剑在手,催马迎了上去,这时后面那些侍卫以及两旁的禁军都拥了土来。皇帝又喝道:“杜卿家,烦你拦住别人不准上来,朕要叫人看看,朕这个皇帝头颅,没有那么容易砍下来的。”

皇帝有了话,那些侍卫们立刻止步不前,只在外面采取了包圉的形势。

宝亲王也策马上前,到了杜英豪身边。杜英豪道:“殿下,皇上这不是太冒险了吗?”

宝亲王道:“假如刺客只此二人,倒是不太要紧,因为父王的剑术相当高明,他老人家每天至少都要与宫廷的剑师练剑半个时辰以活动筋骨,因此一枝剑上颇具火候。”

杜英豪道:“在宫廷练剑跟人杀伐拚命是完全不同的两码子事儿,我看还是不太妥当。”

宝亲王笑道:“没办法了,父王一直想公开地展示一下他的剑法,找人真正决斗一下,这是个机会,他不肯放过的,不过杜卿家倒不必担心他老人家搏斗的经验不足,据我所知,他有好几次,一个人微服独出,巡行京畿,跟一些江湖人打了起来,倒是挺出风头,把人家打趴下一大片,自己一点都没受伤,闲谈之下,他老人家对此十分得意。”

杜英豪叹了口气,他知道皇帝微服出巡,极难有可能不被人知道,可能是皇帝喜欢这一套,他的近侍们故作不知,安排了一个机会,让他表现一下来哄他高兴的;再者,京师萤毂之下,也不会有什么大规模江湖人聚会,最多只是一些地方上的小混混儿,算不了什么,即使如此,那里面恐怕还混有一些侍卫在内,暗中保护着他老太爷。

那些场合,绝不同于今日,因此他只能道:“我们还是走近一点,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宝亲王对此倒不反对,慢慢地策马过去。这时皇帝已经到了两名刺客的面前,皇帝用剑一此道:“你们这两个人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拦路行刺帝驾,你们要知道,这是灭族的死罪。”

两个刺客不作声,却慢慢的挺剑徐进,皇帝再道:“你们说明白,到底朕有什么地方令你们不满意,才会使你们拚万死而冒此险,你们看明白了,现在己身入重围,失手固难逃一死,就是得手了,你们也活不成的,难道你们不要命吗?

”两人依然不作声,挺剑更近,忽而其中一个挥剑直刺。宝亲王忙道:“父王小心!”

皇帝轻松的避开了,这是另一个蒙面人也展剑上前,两个人分左右夹攻皇帝,皇帝精神抖擞,一支剑舞得风雨不透,不但挡住了两个人的急攻,而且还不时作回击。

更因为他骑在马上,而那两个刺客的身材不高,只有在两侧跃起才能攻击,皇帝只要把马身略略移动,就可以避过攻击,故而战来十分轻松。

如是交锋了几十个回合,皇帝居然占尽了上风,得意地大笑连:“你们才只这点本事,就敢来行刺了,还不快放下兵器投降,朕或可网开一面,法外施仁,饶你们不死。”

两个蒙面徒仍然不作声,挥剑进扑,皇帝忽地挥剑一震,锵然巨响中,一个蒙面人手中的长剑被震得脱手飞出。他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呼声,返身急踪,由地上两个急翻,猛地踪起,拔出平空,脚尖一点钟楼的栏杆,人已翻出钟楼,身形之轻灵,令人叹为观止。

皇帝又为这种卓绝的轻易所折服,喝采道:“好身段,就凭这种身段,朕也不愿追究你了,放他去吧!不要追他。”

有几个侍卫已经要追到钟楼去,听皇帝的话又止住了脚步。这时另一个蒙面刺客则疯狂似的向皇帝扑上,剑势也凌厉无匹,皇帝喝道:“朕已经放过了你的同伴,你不跟着一起去,还来送死?”

可是这家伙的剑术好像厉害起来了,三五下急翻,居然把皇帝杀得连连后退,皇帝怔了一怔后笑道:“好家伙,你手下还有几下子,朕倒要试试..。”

挥剑正待跟那刺客一决,急听砰的一声,跟着有银光一闪,刺客已抚胸倒地。喉头插着一支飞刀,胸口有一个血洞。血洞是杜英豪的掌心雷造成的,飞刀却是水青青射出的。

皇帝道:“朕说过要一个人独斗他们的。”

言下颇有责怪之意,可是杜英豪上前将那蒙面人的头上黑市揭掉,皇帝倒怔住了!

刺客的年龄并不大,面目姣好,赫然是个女子。杜英豪不认识这个女的,只是随便地说一声:“真想不到,还是个雌儿,会这么蛮横。”

他看到皇帝的神色不豫,以为皇帝还在为自己格杀了刺客,不能让他显一下威风而不高兴,乃笑笑道:“陛下,男不与文斗;何况陛下以九五之尊,更犯不着去跟一个女流之辈搏斗。”

皇帝已经意兴萧索,挥挥手道:“拉下去!拉下去!真想不到会是她。”

杜英豪微怔道:“莫非陛下认识这刺客?”

皇帝道:“不认识!杜英豪,朕有点不舒服,想乘銮驾先走一步,你护着太子继续巡行吧!”

立刻有人招招手,后面的銮驾土来了,不过是一辆金碧辉煌的大车子,由四头骏马拉着。皇帝上了车子,立刻有几名太监攀着车窗,将皇帝保护得密密重重飞也似的去了。

随行的护卫也走了一大堆,但是仍然没有影响到仪仗队的完整。发生事情的这一段路上也没有什么老百姓,两边都是高楼巨宅,想必是那家王公的家宅,所以刺客的事,也没惊动多少人。

杜英豪诧然道:“圣驾是怎么了?前一刻儿还是好好的,一下子就龙体久安了。”

宝亲王忙道:“杜壮士,你别介意,父王不是对你不高兴,而是为了那刺客。”

杜英豪道:“刺客不是已经杀死了吗?”

宝亲王道:“那刺客是德容格格,也是我的堂妹,是父王很喜欢的一位侄女儿。她不但人聪明,而且弓技无双,连我们弟兄辈都没几个能胜过她们姐妹的。

”杜英豪更为诧然的道:“怎么?敢情是位格格,而且还是皇上的侄女儿,难怪圣上心里不舒坦了,可是这位格格干吗要开这种玩笑呢?”

宝亲王轻叹了一口气道:“她不是开玩笑,恐怕是认真的,因为她是肃亲王的女儿。”

“啊!就是宗人府宗肃王爷。”

“现在可不是府宗了,他们利用那些喇炕,把持朝廷,跋扈傲上,大权一把抓。父王趁你翦灭喇嘛的机会,先拔除他的京人府宗之职,德容听到了后,知道父亲大势已去,才情急而行刺了。”

杜英豪道:“这是算什么呢?没了皇上,就能轮到她老子当皇帝吗?”

宝亲王苦笑一声道:“这可很难说了,如果她行刺得逞而身份不被漏的话,他们可以联络几个有力的朝臣,一手遮天地干起来了,要知道军权大部份还在他们手中的。”

杜英豪道:“既是军权在手,他们还怕什么呢?”

宝亲王摇摇头苦笑道:“杜壮士,军权在手,只是他们有统辖提调指挥之权,并不表示那些兵全是他们私人的,天下正统,一切都以朝廷是尚,只有在乱的时候,天下分主,他们才能掌握大权。”

杜英豪总算对国家大势又明白了一层。

宝亲王又道:“我八旗兵制是很完美的军制,统兵将领,都效忠于王室,所以古来大臣跋扈,只能把持着朝廷,却不敢公然纂位,就是这个道理。”

杜英豪道:“但是皇帝听命受制于大臣,总也不是一件好事。”

宝亲王叹道:“是的,军机大臣握权过重,乃是朝廷之忧,所以找父王极力想摆脱这层束缚,在我老祖宗的时候,也常有这个情形,一直没有个好办法去防止。”

杜英豪笑道:“其实这没有什么好伤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八、闹市惊龙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妙英雄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