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陵侠隐》

第 一 章 朱桥雀畔野草花

作者:司马紫烟

金陵——曾为六朝金粉的故乡,也曾为好几个朝代的都邑,虽经历次兵燹战劫,这巍巍的石头城仍然屹立无恙,历史的巨潮不断地冲刷,流去了岁月,却留下了更多的记忆与陈迹:

波光浩渺的玄武湖,曾经是三国东吴训练水师的基地,当年叱咤水上的健儿俱已白骨成土,而湖水依旧是那样的清澈,夏至千田莲叶,秋来一池残荷,谁会想到这明媚的风光中曾经崛起过无数的英豪呢?

湖畔有一座小小紧贴着城墙的土山,山上翠木葱笼,别具胜境,这就是遐尔闻名的鸡鸣山。

其实鸡鸣山并不出名,它出名得之于山角的鸡鸣寺,这座古刹几乎成为游人必登的盛地。

是它的建筑特别宏伟吗?不,它只是一座略具规模的寺庙,是它的神祗特别灵验吗?也不!那泥塑木雕的偶像只有在信徒中具有神圣的价值,并没有特别的神迹显示出它的不凡。

为什么这一所寺庙会如此轰动呢?其原因在一口井。

这也是一口普通的石井,青石为栏,井水将涸,却相当深,丢一块石子下去,要很久才可以听见回音;

为什么这口井会如此吸引人呢?

因为它有一个极其香艳的名称——胭脂井!

一所壮严的寺庙,却获有一口艳名的石井,这不是很荒诞吗?但却没有一个人认为这件事不伦不类;

因为这口井的历史比寺庙更久,此地原来是六朝故宫旧址,人事变迁,往日的雕栏玉砌,琼楼玉宇,都已化成了灰尘,惟独这口井却保留了下来。

东晋以后,南朝的宋齐梁陈四代都建宫于此,当年的后宫佳丽,三千粉黛,朝妆洗罢的香脂粉迹,都倾倒在这口井中。这可能是胭脂井的得名由来,然而使它流传千古的却是南陈最后一代皇帝的香艳事迹。

当隋朝宇文化及的大军破宫而人时,陈后主无路可逃,携着爱妃张丽华躲入了这口古井。

虽然二人后来又被救了出来,这口古井却因这件事迹而被保留下来,成为后人凭吊追古的陈迹!

抚井而缅思往事,常引人发成败兴亡之慨叹!

这是一个初秋的早晨,曙色微透,天光仍暗,晓寒凛冽,寺中的僧侣们刚准备作早课,钟鼓轻引。

胭脂井中却钻出一个湿漉的人影,他只穿着一身小裤褂,年纪不过二十五六,身材不算魁梧,却很结实。

寒风吹在他透湿的身上,却不觉一丝寒意,爬出井圈之后,仍然低头对着井口,凝立深思!

忽然他身后传来一阵银铃似的笑语:“喂!你到底下可曾会着张丽华的芳魂没有?”

年青人一怔,连忙回头,却见一个矮小的身影如狸猫般地往树林中窜去。

半为好奇,半为出乎自然的本能,他加紧脚步,迳向那短小的身影追去,两三个箭步,即已追上了,伸手一搭,想将人影抓住,谁知那逃窜人十分灵活,一缩脖子,居然让他抓了个空,耳畔又听见一声银铃似的轻笑!

听声音,对方一定是个女孩子,看身材,年龄约摸十六七。说不不大,说小不小,照男女的区别来说,他应该由她去算了,可是他却不肯放松,紧接着又追上去!

因为他觉得一个女孩子能够避开那一抓,是他这一生从所未经的怪事,于是他又追了上去。

再度接近时,仍是伸手一抓,那孩子格地一声轻笑,以极快的身法向旁边躲去了,不过这次可没有那么容易了!

这年青人的心思十分细密,第一次落了空,第二次早巳打好了主意,抓出去的姿势虽然不变,手下已暗留分寸!

因此他的手探出一半,立刻随着女孩子躲闪的方向跟了过去,女孩子似乎没料到他变换招式会这么快。

虽然缩头闪躲得快,脑后那一条长长的发辫却飘扬起来,刚好被人家抓住,身子的冲势未止,发辫受了牵制,立刻影响了平衡,差一点摔了下去!

幸好那年青人并不想为难他,左手轻轻一托,扶住了她的肩膀,帮助她稳定了下来,

女孩子站定身子,回过头来,见自己的发辫仍是握住人家手中,乃鼓起大眼睛叫道:“你只会欺负女孩子。”

年青人这才把她看清楚,她的额前梳着刘海,圆圆的脸,大大的眼睛,小嘴嘟得紧紧的!

一付稚气未脱的样子,根本还是个小孩子,最多只有十三四岁,可能由于身材长得高一点,才使她的背影显得较为年长,初抓发辫时,他还觉得有点孟浪,现在认清是个小孩子,他倒存心开开玩笑了,乃笑笑道:“你是谁家的孩子,这么淘气!”

女孩子立刻叫道:“你敢说我淘气,我又没有惹你,你就追着抓我。”

年青人笑道:“那是你引我抓的,你先在我背后,偷偷发话,不就是想引我来抓你吗?你以为练过几天武功,学会一两手轻巧身法,我就抓不到你了?”

女孩子叫道:“要不是这条鬼辫子,你才抓不到我呢!”

年青人笑笑道:“不错!下次你应该把头发剪短再淘气,免得又被人抓住小辫子!”  

抓住小辫子暗含为人抓住短处之意,年青人一语双关,说完后自己觉得有趣,哈哈大笑起来!

女孩子却生气了,大声叫道:“你别神气,早晚我都得斗斗你这个潇湘美剑客!”

年青人微怔道:“你认识我?”

女孩子噘着嘴道:“谁不认识你,你姓杜。名叫杜青。是湘南人。出道三年,就以一手流云剑法名满潇湘,赢得一个潇湘美剑客的称号,照我看来,你一点都不美,那几手破剑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

年轻人更奇怪了,问道:“你究竟是谁?”

女孩子噘着嘴道:“我就是我!”

年青人见她装点正经的样子十分可笑,也就跟她开玩笑地道:“不错,这是我太冒昧了,我可以请教吗?”

女孩子道:“姓谢!”

“府上?”

“世居金陵!”

年青人沉吟地自语道:“金陵!姓谢!我好像没听过!”

女孩子趁他不防,猛然抽回发辫笑着跳开道:“你才有多大年纪,那能每一个人都认识!”

年青人正想追上去,女孩子却躲得远远地笑叫:“不告诉你,有本事你再来捉我!”

年青人见她一派天真的样子,感到很好玩,而且他也想进一步去知道这女孩子的身家,因为照她的身手而言,江湖上确实不多见,而在他的印象中,金陵又没有姓谢的这一号人物,不过他知道再要去追她,可能不会那么容易,而自己这一身水淋淋的让人见了也不太像话!

因此忙叫道:“小妹妹!你别跑,我们别捉迷藏了,等我到庙里换好衣服,我们再谈谈。”

女孩子好似存心跟他捣蛋,笑着叫道:“谁要等你,要就再来捉我,不然我就回家去了。”

年青人道:“府上在那里?”

女孩子笑道:“你跟着我走就到了!”

说完回身就走,年青人想追,又顾念到衣着不雅,想回去换衣服,又怕她真的跑了,正在进退两难之际,林中忽然又有一个苍老的声音道:“三小姐,别再开玩笑了,杜公子身上穿着湿衣,在风里呆久了会着凉的。”

女孩子笑道:“冻病了活该,谁叫他欺负人的!”

那苍老的声音又道:“三小姐,要欺负你可真不简单,你今天总算碰上对手了。”。

女孩子哼了一声道:“我看也不见得,他只是手脚快一点,剑法未必能胜过我!”

苍老的声音道:“杜公子以剑法见长,空手都能胜过你,剑法自然比你更高明!”

女孩子道:“我不信,我非得找他较量一下,老王,我先回去了,你快把他带来吧!”

年青正在诧异,林中已走出一个老者,发须花白,大约是五十上下,相貌清奇,穿着一身长衣!

他先对年青人拱拱手道:“杜世兄,老朽冒昧!”

年青人觉得这老者颇为面善,而且脱口称自己为世兄,想必是自己的父执辈,于是也拱拱手道:“借问老丈……”

老者掀髯微笑道:“老朽姓王,草字非侠,十八年前曾经在湘南与令尊有一面之识,而且也见过世兄,只是那时世兄年纪尚小,恐怕不记得了!”

年青人一怔,王非侠三个字太使他震惊了,‘江南鹤’是方今武林有数的前辈之一,‘七禽剑’与‘鹰爪功’更是名震大江南北的武林绝技,而这两个名称是分不开的。

江南鹤是江湖人赠给王非侠的的称号,而‘七禽剑’与鹰爪大九式是他成名绝技,据说当世无出其右者,但是也有人将这两种绝技当作称号。有人叫他‘七禽剑’有人则干脆叫他鹰爪王,而且他与自己的父亲杜南夫神交已久,十八年前获他折节下访,倾盖订交,颇为莫逆,难怪乍一见面会感到眼熟。

因此他立刻作了一躬道:“王世伯,小侄杜青……”

王非侠笑着道:“不敢,不敢,世兄少年有为,乍出江湖,即已创下赫赫盛名,比我们这些老不成材的强多了!”

杜青脸上微红,刚想开口,王非侠又道:“世兄还是先换了衣服吧,寒深露重……”

杜青这才道:“那世伯请等一下,小侄去去就来……”

王非侠笑道:“不用了;世兄的衣服行囊老朽都已代劳取出,放在前面的马车中!”

杜青又是一怔,王非侠又笑道:“老朽此来专为促驾往敝东处一晤,来时适逢世兄越墙外出,老朽还以为世兄是另有要事呢,谁知世兄竟是为探胭脂井遗迹,老朽不敢惊扰雅兴,故而将世兄的衣物取出,置于马车中……”

杜青听得莫明其妙,像庙门口的护法金刚摸不着头脑,更不知要说些什么了。”

王非侠明白他的意思,含笑道:“世兄请勿多疑,老朽此来专为促驾,却又怕惊动别人,是以才挑个大清早,刚好世兄悄悄地出来了!”

杜青更奇怪地道:“如此说来,世伯竟是专为小侄而来的了!”

王非侠点头道:“不错!老朽听说世兄在杭州西湖畔剑挫越女剑吴莺莺,就想邀世兄北上金陵,结果从世兄的友人处得知世兄有意前来游历,才未曾惊动!”

杜青忍不住问道:“世伯见召不知有何差遣?”

王非侠笑笑道:“老朽是替敝东主代邀世兄一往!”

杜青莫明其妙地道:“世伯何时受聘为教师的!”

王非侠脸上一红道:“世兄见到的那个小姑娘是敝东的三小姐,她对老朽的称呼,世兄难道没听见吗?”

杜青又是一怔,那个小姑娘叫他老王,自然不像是对教师的称呼,倒像是主子对佣人!

可是以王非侠的江湖身份,当不至沦落至此吧,因此他心中踌躇,口中却不知如何说才好!

王非侠却坦率地道:“老朽在东主家中虽不是佣仆,却也当不起教师的高职!”

杜青实在弄糊涂了,忍不住问道:“那世伯究竟是……”

王非侠见他言词支吾,干脆说出来道:“老朽现任总管之职!”

杜青叫道:“世伯何至于此!”

王非侠苦笑道:“这是事实,详情也不必细说了,世兄见到敝东家之后,自然会明白!”

杜青年纪虽然不大,江湖阅历却颇为丰富,见王非侠言辞闪烁,知道其中必有隐情,因为他晓得王非侠定然不是为了生计而操此贱役,不禁被能使王非侠屈身为佣的主人引起了无限的好奇,连忙问道:“那么世伯的东主是何许人家?”

王非侠道:“敝东主姓谢,是金陵世家,居于乌衣巷,人口很简单,只有一位主母与三位小姐。”

杜青哦了一声道:“男主人呢?”

王非快道:“已经去世了。”

杜青好奇心更甚,问道:“他们是官宦世家?”

王非侠摇摇头道:“老朽虽然没出息,尚不至于沦落到替官宦人家作护院吧!”

杜青红着脸道:“小怪太冒昧了,那一定是江湖世家,”

王非侠苦笑道:“江湖上有那一家够资格要老朽去给他们当管家的?”

杜青道:“是啊!所以小侄才百思不解!”

王非侠笑道:“他们世居金陵,因以世家称之,除此以外,老朽也不知如何解释了!”

杜青又想了一下道:“谢家叫小侄前去何为?”

王非侠道:“主母家有—件事相烦,是老朽推荐世兄前住的,因为这件事由世兄去担任最适合不过了!”

杜青道:“什么事?”

王非侠笑道:“这个恐怕要主母当面奉告了,并不是老朽故意卖关子,实在是事关机密……”

杜青微感不悦地道:“世伯可是怕小侄泄露机密?”

王非侠连忙道:“不!绝不是这个意思,因为事情尚未决定,老朽也不敢先说,世兄若是信不过老朽,此事只好作罢!”

杜青听得一肚子疑惑,好奇之心更胜,沉吟片刻才道:“既是如此,小侄就去见见那位夫人吧!”

王非侠笑道:“老朽承情,世兄请到车中更衣吧!”

说完拱拱手,领先走在前面,杜青怀着一肚子疑团跟在后面,心里倒是很兴奋,因为他是个武林世家,父亲湘南一剑杜南夫是武林中有名的侠客与剑手,六十岁封剑归隐,潜居家中纳福,将一身所学全传给了他这个独生子。

他二十岁开始出道江湖,以武会友,一方面游历天下以广见识,一方面也想发扬家声,行侠天下。

五年来,足迹遍及两湖,打过好几次不平,剪除了好几个江湖巨孽恶霸,赢得潇湘美剑客的尊号,剑下从无败绩,名声已不在乃父之下。

这次到江南来也是为着访问几个剑道名家,半为切磋,半为较技,结果在杭城胜了越女剑吴莺莺之后,几个老一辈的剑手怕折了英名,拒绝与他交手,年青一代中又找不到可以一较的对象,志得意满之余,多少也培养了他一点骄气,现在遇上这一件古怪事儿,忍不住跃跃慾试。

从那个姓谢的小姑娘身手上,他已觉到这个人家颇不等闲,再加上王非侠诡异的态度,更引起他的好奇了!

穿过树林,山道上停着一辆绿呢华车,由两头全身漆黑的骏马拖着,光看排场,已经够豪华了!

王非侠一躬身道:“世兄请上车吧,衣着行李都在车上,里面很宽敞,足可供更衣之用。”

杜青道:“那世伯呢?”

王非侠笑道:“老朽的身份只够跨辕!”

杜青不好意思地道:“那如何敢当呢?”

王非侠笑着道:“没什么,世兄是客,老朽在谢家只是一名总管,此刻不是论江湖辈份的时候,再者这样也可以避免引人怀疑!”

杜青忍不住道:“倒底是什么事如此神秘?”

王非侠笑了一下道:“金陵是卧虎藏龙之地,为了避免引起无谓的纠纷,不得不如此守秘,否则老朽早巳至寺中相请,用不着偷偷将世兄的行李取来了!”

杜青知道再问也不会有效果的,遂掀帘登车,但见车中是丝绒为衬,金装玉饰,比外表更为花丽,而且暗香隐约,好像是女子的座车,两边车门俱以珠串璎珞为簇,可以看外面,外面却瞧不见里面。

座位很宽大,空间也很大,一边放着他简单的行囊与一口家传的铁剑,杜南夫当年交游很广,到处都有朋友,所以他的行囊中只有几件衣服与零碎银两。

杜青才坐稳,车子已开动了,在坎坷的山径上飞驰而行,车身却不太颠动,足见这辆香车的制作绝佳!

杜青换下湿衣,找了一件比较鲜明的外衣,佩好铁剑,然后用棉布将湿漉漉的头发擦干,用一个金环绾住。

一切都停当后,车子已驶进一条青石板铺地的宽巷,这就是金陵有名的乌衣巷,巷中多半朱门豪户,气象不凡,巷以乌衣为名,据传是晋时贵族王爷谢安的居宅,其门人子弟俱着乌衣,唐代诗人刘禹锡有一首绝唱:“朱雀桥边野草花,乌衣巷口夕阳斜,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人寻常百姓家。”即指此而言。

星换斗移,旧时的赫赫门弟多半已衰败了,这一个姓谢的人家自然不会是谢安的后人,可是她们居住在乌衣巷,倒使杜青自然而然地想起了那一首诗!

车子在一个小门前停下,杜青刚有点奇怪,小门已经打开了,车子一直驶了进去,他才知这是花园的角门,心中未免有点不高兴!可是未便发作。

直到车子停在一条石板路上,王非侠掀开车帘道:“世兄,很对不起,照理应该开大门接你进来的,可是为了避人耳目,不得不委屈世兄一下了!”

杜青听他先打了招呼,才把心中一点不快消除,跨步下车,才看到是处身在一个很大的花园中。

这时正值菊花盛开的季节,放眼一片鹅黄粉白,而且有许多年轻的女孩子在菊畦中工作着!

车子又朝另一个方向驶去,杜青正想招呼,王非侠道:“世兄的东西自然会有人保管,绝对丢不了!”

杜青红着脸道:“小侄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那湿衣……”

王非侠笑道:“此地不乏人手,她们会洗净熨平的,我们还是见主母吧!”

说着又伸手作了个相邀的姿势,杜青只好跟着他向后园行去,那些年轻的女孩子都站起来躬身为礼,叫着‘王先生早!’然后用奇异的眼光望着杜青!

王非侠含笑点头回礼,杜青忍不住道:“这些人都是谢家的婢仆吗?”

王非侠摇头道:“不!有的是主母的亲戚,有的是主母的学生或养女,这儿没有一个是下人,唯一受雇的人便是老朽,可是主母叫他们跟老朽读书……”

杜青笑道:“世伯原来还兼任西席呢。”

王非侠苦笑道:“除了教文以外,老朽还能教什么呢?老朽的几手武功,比主母差远了!”

杜青道:“小侄早巳料到这位夫人是武林高手!”

王非侠道:“可是主母绝不在江湖上活动,算不得武林人物,否则世兄怎会一无所知呢!”

杜青四下看了一下道:“他们家人倒是不少!”

王非侠道:“世兄只见到一部份,全宅的人合起来约有百多个呢,只是阴盛阳衰,没有一个男人!”

杜青奇道:“她们家的男人呢?”

王非侠叹了一口气道:“死了,男主人与两个少主人都死了,目前只有一屋子的女人!”

杜青叹了一口气道:“真是个怪地方!”

王非侠笑笑道:“世兄明白内情后,就不会感到奇怪了,前面的小楼便是三小姐的居所,谢家三个姊妹中,就数她最调皮,今天就得罪了世兄!”

杜青笑道:“小侄倒觉得她很天真!”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陵侠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