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陵侠隐》

第十二章 节外生枝枝外节

作者:司马紫烟

谢耐冬满脸悲愤,将第一张矮几上的薄册拿起来丢给韩莫愁,怒声道:“韩庄主,恭喜你出的好题目,我们两家近百的争端,就此解决了!”

韩莫愁捧着薄册,也不知是喜是悲,神情异常特别,呐呐地道:“胜负已不足喜,这剑册上的剑法也许对我们已经没有用了,可是百年来无死伤而结束此会,今天是第一次,对大家都是件喜事!”

谢耐冬道:“喜的是你们!想到谢家那么多的生命白白牺牲,那么多的鲜血白流,还有什么可喜的……”

韩莫愁不禁为之默然,墙下的谢寒云虽然很失望,却只淡淡地道:“这也好,原来我们两家所争的只是一本书,那实在没意思。”

杜青道:“一本书不过是象征性的东西,真正的得失还是两家的荣辱,你们家败了你不关心吗?”

谢寒云笑笑道:“我心里自然不大舒服,可是我们败在对方的诡计之下,并不是剑法不如,那又好得多,何况经此一来,你也不必再拚命了!”

杜青的摇头道:“事情并没有结束!”

谢寒云道:“怎么还没有结束呢?娘已经把东西给人家了,还有什么可争的?”

杜青笑道:“现在当家的是你大姊,她并没有认输,出面出斗的是王非侠,他也没有认输,你母亲一个人认输作不得数的!”

谢寒云一怔道:“老王已经交了白卷……”

杜青道:“交白卷并不表示认输,你看他跟你大姊相视微笑,恐怕里面别有文章呢!”

果然韩莫愁想拆除册上的封条时,谢寒月出言阻止道:“韩庄主此刻拆封尚嫌太早,至少你要把谜底公布!”

韩莫愁点点头道:“不错,在下那谜底是个……”

王非侠飞快地接口道:“是个空字!”

韩莫愁一怔,睁大了眼睛叫道:“对!王大侠果然高明,居然能在短短的时间内解了出来!”

王非侠一笑道:“王某交出一张白卷,不知能否算是一个空字!”

韩莫悉又怔了一怔,终于颓然将薄册放回原处,长叹一声道:“韩某一时失态,其实早该料到这点小聪明,绝对无法难住大侠的!”

谢耐冬反惊为喜道:“非侠;原来你早解出来了,为什么不早说呢?”

王非侠轻叹道:“说来惭愧,我虽然解出了谜底,似乎比寒月慢了许多,她在劝你别说话时,已经知道谜底了,因为她的眼睛一直望着天,我得到了这个暗示,再听她说按题索解,往深处着眼,才豁照贯通!”

谢耐冬愕然道:“是这样的吗?”

谢寒月谈谈道:“是的!不过我并不希望他能明白我的暗示!”

谢耐冬叫道:“为什么,难道你愿意输掉!”

谢寒月道:“为了您,我真愿意输掉!如果您后来不对胜负得失表示这么关切,我就不会再更正了!”

谢耐冬大声道:“这是什么话,我固然不愿意非侠被人杀死,可是为了对谢家责任,我任何一切都可以放弃,否则我今天就不会让非侠出来代表应战!”

谢寒月低声道:“是的,娘!我知道您的的牺牲,也明白我的责任。我不是已经作了决定吗?”

谢耐冬顿了一顿道:“寒月,我知道你钟情于那个姓杜的小伙子,我曾经想帮助你,才另找了千手神剑查子强来做你的丈夫,谁知又被寒云那鬼丫头搅吹了……”

谢寒云在墙外哼了一声道:“她还怪我做错了呢!她也不想想,如果大姊真嫁了查子强,就算姓查的今天被杀死了,你还会跟大姊在一起吧?”

杜青轻叹一声,拍拍地道:“别说话,你母亲的用意也是好的,她想我们像她跟王非侠一样,各人的想法不同,你倒不能怪她。”

谢寒云想了一下道:“那些事反正已经过去了,只是那个谜底怎么会是空字呢!”

杜青思索片刻道:“这个谜题出得挖空心思,却只能难难你们这些不在江湖的人,如果你对当今武林各家的剑法有所了解的话,倒是不难索源!”

谢寒云道:“我们虽然不出江湖,但是对外面的情形并不陌生,尤其是关于剑法方面的,差不多全有个了解,因为我们必须吸取别家剑法的精华来充实自己!”

杜青笑道:“那就从谜题上来看吧,第一句是释儒异宗,释是佛家,武林中佛门宗派以少林为宗,少林剑以达摩为主,你知道达摩剑法中有那些精招吗?”

谢寒云道:“那太多了,漫无范围……”

杜青道:“范围是很广,但是在规矩上已经限定了,佛曰不可说,不可说……”

谢寒云抢着道:“那一定是问天无语……”

杜青嘉许地点头道:“你的天分很高,下面是儒家的招式,江湖以上以书香门弟而兼长剑法有四家……”

谢寒云笑道:“我也知道,第一就是你们杜家,其次是江南林上春,关中马雄飞!浙东天目的陈绍棠,可是这与迷题扯得上关系吗?”

杜青笑道:“关系是有的,只是费点脑筋。因为我是杜家的人,从本身想起,才比较容易找出头绪,杜家剑法的起手式‘怪石凌空’,林家的起手式是‘力劈华山’……”

谢寒云笑道:“我也知道了,马家的流云剑是以‘乱云流峡’,陈家是‘神笔天生’对不对,这四招并没有什么了不起,也不是你们剑法之精华……”

杜青道:“可是我们剑招的第一个字合起来就有点意思了……”

谢云去想想道:“让我来连连看,你家的第一个字是‘怪’,底下是‘力’、‘乱’、‘神’,怪力乱神,子不语怪力乱神……”杜青一笑道:“以前有人说我们四家是孔门叛徒,也是因为刚好合上了这句话,若不是为了这个典故,我也想不出上一句达摩剑法的‘问天无语’。”谢寒云道:“佛曰不可说,子不语怪力乱神,怎么又跟空字拉上了关系?”杜青道:“这五招剑法是从五个不同的方向进攻的,假如真有那种情形发生,唯一的解法是什么呢?”

谢寒云道:“我不知道是哪些方向!

杜青道:“问天无语是正前方,力劈华山自上而下,杜家先攻左边,马家攻右,神笔天生则是从背后进招,刚好把五个方位都占全了。”

谢寒云道:“那只有一招可用,龙门剑中的‘野火燎原’。我知道了,野火燎原后,不是把野草都烧完了吗?”

杜青笑道:“所以这个空字刚好是谜底!”

谢寒云叹道:“妙是妙,太伤人脑筋,老王不知道是什么灵感想出来的!他的文理并不太高明!”

杜青笑道道:“韩莫愁出这个题目,刚好给他占到便宜了,因为以前就是他跟我父亲开玩笑,说我们是孔门的叛徒,当时有很多人在场,引起一场大笑,今天遇上这个题目,他自然不费脑筋,难的是你大姊,她才是凭真正的聪明想出来的!”

谢寒云笑道:“在我们三姊妹中,无论文才武功,大姊都是最好的一个,我相信在别的地方,也很少有女孩能比得上她。”

杜青诚恳地道:“这句话我绝对承认。我在外面跑了几年,也见过几个文武兼资的女子,只有你大姊使我一见倾心!”

谢寒云道:“别不害臊了!听老王说你的风流事特别多,所以才赢得潇湘美剑客的称号!”

杜青几乎要急得叫起来,幸而谢寒云马上改口,笑着道:“你别着急,我是说着玩的,老王对你的评论很好,说你的品性极为端正,要不然大姊的眼光很高,绝不会看你的!”

杜青这才舒了一口气道:“王非侠如果胡说八道,那真是不凭良心,我一向与女子无缘,对你大姊是例外中的例外,此生不会再有第二次了!”

谢寒云笑了一笑,两个人都不再说话,因为场中已经作了决斗准备,用作测试的东西都搬开了,只有谢家交出的薄册还摆在短几上的银盘中。

韩莫愁朝他的妻子点点头,她也拿出一本差不多的簿册交给谢寒月道:“这是下半册剑笈,小姐检查一下上面的封条!”

谢寒月淡淡地看了一下道:“不必检查,我相信府上也不会私自拆封,这部剑笈必须合起来才能看到内容,光是半本,看了也没多大用处!”

韩夫人不作声,捧到另一张矮几上,放在银盘上,低头退过一边,韩莫愁到场中心道:“王大侠,请下场赐教吧,这是场生死之斗,非至其中一方无力再战时,决斗不可停止……”

谢耐冬道:“这些废话还说干吗?”

韩莫愁笑道:“因为王大侠是江湖中人,我才特别声明一句,是为了他好,如果大侠遵守江湖规矩,有一点轻伤就止了手,吃亏就大了!”

谢耐冬道:“你放心好了,我们已经得了教训,像六年前你诈死而趁人不备突施杀手的事不可能再发生了!”

韩莫愁笑笑道:“那种事可一而不可再,我自然不会再用,就怕王大侠一时想不开而学一次,那我是不会上当的。只要王大侠还有一口气在,我的剑仍是会毫不容情地刺下来的!”

王非侠冷冷一笑道:“听韩庄主的口气,今天兄弟是死定了!”

韩莫愁哈哈一笑道:“好说,好说,生死要等决斗之后才见分晓,事前谁也不敢说。兄弟只是预先声明动手时所采取的方式,以免事后贵方的人说兄弟手段太狠!”

王非侠慢慢地走出去,手握剑把道:“王某在江湖上学会了一件事,就是对敌人绝不可慈悲。量小非君子,无毒不丈夫。如果王某侥幸得手,庄主恐怕要把脑袋找回来重安上去,才有继续作战的可能,所以庄主先前的招呼虽见盛情,实嫌多余!”

韩莫愁神色略动了一动,然后才笑道:“好极了,大侠快人快话,兄弟也可以毫无顾忌了。上次兄弟一时失手,未能留下谢世兄的全尸,心中一直耿耿不安,今天大家把话先说开了,兄弟倒是十分赞成!”

王非侠铮然出剑,韩莫愁也亮剑备战。两个人只对视了一眼,随即不约而同地跨前递剑出招!

前几个回合他们都是在试探,招式并不递满,一看对方有了知觉,立刻就撤了回来,因此只见剑光缭绕,却听不到金铁交触的声音!

二十个回合后,他们才开始小有接触,但也是稍沾即退,因为两个人都很慎重,尽量想试探对方的虚实,不到绝对有把握时,绝不肯轻易把招式用足,以免失去先手。

他们所用的招式都很平常,却十分渊博,差不多各家的路数都有,目的在试探对方的反应,长于那一方面,因此两人也十分小心,尽量避免泄露根底,只用普通的招式来应付过去!

将近一个时辰过去,墙外的谢寒云又不耐烦了,低声埋怨道:“这样打下去,一辈子也结束不了!”

杜青笑道:“这才是老谋深算的战法,如果有那一方首先不耐烦,泄露了根底,除非是一剑把对方解决了,否则被人家看出缺点,就落在下风了……”

谢寒云道:“如果大家都不肯泄底,拖下去,又将如何了结呢?”

杜青道:“不会的,他们动手已有百余招了,大家多少也有个了解,再等一下就要互攻对方之短了……”

谢寒云不信道:“你看出他们的长短所在了吗?”

杜青道:“是的,韩莫愁习惯于用剑,招式中的刺点多于砍削;王非侠是专司拳掌的,剑法的习惯也着重在砍劈。一个是上盘不稳,一个是下盘有缺点,因为他们在这方面的攻多于守,如果我是王非侠,现在就专攻上盘了。”

谢寒云道:“我看你的判断有问题,他们两个恰好相反,老王专攻下盘,韩莫愁又专攻上盘!”

杜青笑道:“不错,那是他们慎重的地方,唯恐对方故意藏拙,把长处当作短处,诱使自己上当!”

谢寒云看了一下,恍然道:“有道理,还是你行,居然把两个老狐狸的心理都摸准了,那么你认为他们是不是故意在藏拙呢?”

杜青道:“不会,人的习惯很难改得掉,无论多小心,总会在不知不觉间流露出来。王非侠如果聪明一点,现在正是放手进攻的时候!”

谢寒云道:“那么换了你下去,必可操胜券无疑了。”

杜青摇头道:“那又不一定。我只是把握住一个先攻的机会,能否得手,还要看造诣与招式来决定。高手对阵,胜负只在一击之间,一击而不中,反而失去了先手,增加了失败的成分。”

谢寒云急了道:“杜大哥,你怎么还是说这种话,今天你一定要有把握!”

杜青心中暗叹,表面上只得安慰她道:“我当然有把握,韩莫愁的态度如此慎重,就证明他的剑法还没有登峰造极,否则他早就发动攻势了,剑手最重要的信心,他没有临敌必胜的信心,出招时的威力就会打折扣。”

可是他在心中却为自己担忧,自己除了一点决心之外,根本没有信心,唯一所恃的就是两三招家传的精招与那个神秘老人所授的血魂剑,靠着这些本事,要去与一个历史悠久的剑术世家为敌,取胜实在太渺茫了!

谢寒云毕竟经验浅薄,听了杜青的话后,感到十分安慰,在她的心中,只有杜大哥才是最强的剑手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陵侠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