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陵侠隐》

第十四章 恩义两重只为情

作者:司马紫烟

韩莫愁道:“所以你才对此地特别留神!”

杜青道:“杜某来此不过适逢其会,想不到凑巧会碰上了韩庄主,揭穿了你铁面无影化名之秘!”

韩莫愁沉思片刻才道:“你那朋友叫什么名字?”

杜青怒声道:“你问这个干吗?我那个朋友全家都死在你手中,本人虽以身免,也为你杀成重伤,难道你还想赶尽杀绝!”

韩莫愁赫赫一声冷笑道:“你说的那个朋友必是花三弄无疑,韩某承认用过铁面无影的化名,但是只对花三弄一人而已,那个铁面具也是为了掩藏身份而临时找来的,除了花三弄之外,谁都不会知道这个名字!花三弄果真是你的朋友吗?”

杜青也颇感意外地道:“当然是朋友。不过他是被你杀伤后又经我救治了,互相才认识,他没有告诉我叫什么名字,只是央求我代为查访铁面无影这个人!”

韩莫愁放心了,微微一笑道:“为什么他会托付给你这样一个萍水相逢的年青人呢?”

杜青道:“因为他知道我是个剑手,铁面无影也是用剑的,可能会有机会遇上!”

韩莫愁又道:“遇上了又怎么样?是否请来代为报仇?”

杜青道:“你惨杀他全家,激于武林的义愤,我应该替他报仇,可是他并不希望我多事,只要求我找到铁面无影的下落,通知他一声,由他自己来处理!”

韩莫愁问道:“他有没有告诉你我为什么杀死他家人,为什么要杀伤他?”

杜青摇头道:“没有!虽然我问过,可是他说自己也不知道!”

韩莫愁哈哈—笑道:“不错!他的确不知道!”

韩莫愁的女儿忍不住问道:“爹!您真的在外面杀过人?”

杜青沉声道:“据那位老者说他一家九口,惨死在剑下,心狠手辣,令尊确可当之无愧!”

那女孩子惑然问道:“爹!您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”

韩莫愁神色一沉,叱道:“小孩子家少管闲事!”

韩夫人却脸含忧色道:“老爷!我知道你不会无故杀人的,因此你必须说明理由,免得孩子们误会。”

韩莫愁拂然道:“夫人!这件事我自然会有解释,可是现在不能!”

谢寒月忽然道:“是否怕我们听见不方便?”

韩莫愁干笑一声道:“自然不是,不过这属于韩某的私事,不足为外人道也!”

谢寒月冷冷地笑道:“那就不对了,我们两家同有规约,不得在江湖上行走,惹是生非,韩庄主不但违背了规约而且还在外面施展剑法杀人!”

韩莫愁连忙道:“韩某并未使用本名,更没有泄露行藏,不算违背规约!”

谢寒月冷笑道:“可是韩庄主施展了独门剑法,又在口音中给人留下了线索!”

韩莫愁微笑道:“花三弄那老头儿不会泄露出去的,否则他早就将铁面无影四个字宣扬开了!”

谢寒月道:“你怎知他不会,杜公子就已经知道了!”

韩莫悉道:“杜青是唯一知道的人,而且也是凑巧才碰上的,韩某敢担保此外再无别人知道!”

杜青沉声道:“就是杜某一个人已经足够了!”

韩莫愁深沉地道:“杜世兄!你年纪还青,在江湖上好好混还有无量前程,最好不要自投绝路!”

杜青冷笑道:“韩庄主是否在威协杜某!”

韩莫愁阴森森地道:“韩某没有这个意思。你不明是非曲直,最好不要多管闲事,花三弄与韩某之间的怨仇,你可以告诉他韩某的所在,叫他自己来解决!”

杜青道:“那当然!我想你们之间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,我也懒得多管闲事!”

韩莫愁笑道:“这就好!可是除了花三弄之外,你必须守口如瓶,不管是韩谢两家的纠纷,抑或是铁面无影的真相,你都不得与他人提及,否则你就活不长了!”

杜青道:“我走出这里后,你还管得到吗?”

韩莫愁道:“无论你走到那里,韩某的眼睛都会跟到那里,韩家有的是人手,在我与花三弄之间的问题没有了结以前,韩家的人会不分日夜地跟踪着你,监视着你,只要你有一点不对,随时随地都会有人收拾你!

杜青傲然道:“你们如果有这么大的神通,杜某就不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来了!”

韩莫愁道:“那是我们的疏忽,也因为以前从没发生过意外,才大意了,今后你就没有这种机会了!”

杜青道:“我倒想试试看!”

谢寒云这时又凑了过来道:“杜大哥,这是何苦呢!你跟他们呕气有什么意思,虽然你今天瞒过了他们,那是因为你在暗处,他们在明处,以后你们的地位对调了,你明彼暗,韩家的个个都是鬼精灵,行事不择手段……”

韩莫愁微微变色道:“三小姐说话太过份了!”

谢寒云怒道:“难道我说得不对,看看你们今天对老王所用的手段,连在测试的时候都想捣鬼。”

谢耐冬喝道:“死贱人!你还叫老王!”

谢寒云抗声道:“我不叫老王叫什么,他是奴才。”

谢耐冬伸手又想打她,谢寒云大叫道:“娘!你再碰我一下,我连你也不认了。你失节改嫁,我不能跟着你去把奴才当祖宗!”

谢耐冬气极下掴,却被韩莫愁挡住了,苦笑着劝道:“谢夫人!王大侠甘心作奴才,你又何必替他去争名义呢!这样最好!”

谢耐冬怒叫道:“你怎么不给你的女儿当奴才!”

韩莫愁笑道:“岂只是奴才,我还当牛马呢?事实上天下父母那个不是子女的牛马!”

谢耐冬哼了一声,谢寒云却扳着脸道:“娘!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了,虽然你那一掌没打到我身上,可是我们母女之情就到此为止。”

谢耐冬怒叫道:“滚,小畜生,我也不要你这种忤逆的畜生!”

谢寒云沉声道:“你叫我滚那里去?”

谢耐冬吼道:“随便你滚到那儿去!只是别再给我看见,否则我一定杀了你!”

谢寒云道:“我回家,要想不见我,除非你不回去!”

谢耐冬刚想开口,谢寒月却道:“寒云,你怎么能这样对自己的母亲!”

谢寒云冷冷地道:“大姊!是不是你也要把我赶出谢家!”

谢寒月一怔,知道这小妮子已经犯上了牛性,一句话不对,可能会逼使她走上更绝的路,沉思片刻才道:“你是谢家的女儿,我怎么能赶你出去呢?”

谢寒云道:“那么你该叫她离开谢家,否则她会杀我!”

说时用手一指谢耐冬,使大家都怔住了,最后还是杜青道:“谢夫人!王世伯的故里在淮阳,家中颇有资财,那个地方风光秀丽,不逊金陵……”

谢耐冬怒声道:“你要我到扬州去?”

杜青笑笑道:“王世伯家中没有别的亲人了,夫人应该把他的骸骨送到那里去,再说偌大一片家业,也该有人去管理一下,这个责任夫人无从推卸!”

谢寒月也道:“娘!杜公子的建议颇有道理。”

谢耐冬哼声道:“你也要把我赶走?!”

谢寒月黯然道:“娘!女儿怎敢如此居心,不过您为谢家的牺牲已经够了,应该卸下担子,让女儿来分劳,您到扬州也是您最好的归宿,一切都看在死去的王世伯份上!”

谢耐冬脸色激动了很久,突然又放声大哭起来,谢寒月低声道:“娘!女儿这种做法绝无私心,谢家的担子女儿一定好好地挑起来,您明白女儿……”

谢耐冬一把拉着她的手哭道:“寒月!孩子,我相信你,所以我才把家先交给你,其实谢家的责任也不该你来负责,那是寒星的事,可是我实在不放心她!”

谢寒月凄声道:“娘!别说了,女儿全明白……”

谢耐冬一抬头道:“好!我到扬州去!”

杜青连忙道:“在下可以护送夫人前往!”

谢耐冬冷冷地道:“那倒不必,我虽然是再嫁,也不是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事,我大可正大光明的前去!”

谢寒云冷笑道:“每年她都跟老王出门一次,自然早已去过扬州,也许早就以王家的女主人自居了!”

谢耐冬怒瞪她一眼,神色忽转抑怨,凄声道:“我不必否认,非侠与我定情还在你……你父亲之先,如果不是为了谢家,我早就嫁给他了!”

谢寒月道:“娘!这些事我已经告诉过她了!”

谢耐冬道:“可能还有别的人不明白,因此我必须把话说得很清楚,在二十五年前,我认识了非侠,感情已经到了可论嫁娶的程度,可是那时候正是我们谢家最不幸的时候,男人都死光了,亲生的女儿也只剩我一人,为了应付三年一度的比剑,我只有嫁人找个代表!”

谢寒云道:“你那时为什么不嫁给老王呢?还是怕他被人杀死!”

谢寒月连忙道:“不是的,那时谢家已连输三场,如果再输一场,我们就输定了,而王非侠那时其他武功虽然很好,剑法却非常生疏,如果参加比剑,一定会被人杀死,他并不怕死,却不肯因此耽误了谢家的事,所以千方百计,在终南山中找来一个精通剑术的故友,那就是我们的父亲,他一力促成这件婚事,挽救了谢家的家运……”

谢寒云呆了一呆道:“你们一直说他是谢家的恩人,就是这个原因吗?”

谢寒月道:“自然还不止此,爹死后,他自甘屈身为拥仆,帮我们料理家务,维持谢家的一切,他所作的牺牲,的确够我们终身感激……”

谢寒云道:“我知道,他临死前我不是还拜过他吗?”

谢寒月轻叹道:“恩重如山,一拜岂足以报!”

谢寒云道:“他的牺牲只为了一个人,又不是真心为了我们谢家,拜一拜已足够偿付他的情了!”

谢寒月还要说话,杜青已插嘴道:“我们如果体念王世伯临终前的愿望,便不该说得太多!”

谢耐冬与谢寒月都不作声了,韩莫愁笑了一笑道:“对!这是个很理想的结束,求仁得仁,王大侠虽死而无憾矣,府上的家务如果解决了,便该解决眼前的问题。”

杜青一笑道:“眼没有什么严重的问题,除非韩庄主有意与我过不去!”

韩莫愁道:“韩某对阁下已经容忍太多了,只要你放下剑册,我们绝不干扰你的行动!”

杜青笑道:“你说得好听,目前你对我容气,正因为剑册在我手中,怕我毁了它,否则你怎会那么大方,听任我出去通知花三弄。”

韩莫愁怒声道:“胡说,韩某作事向来敢作敢当,花三弄的问题韩某迟早都会解决!”

杜青道:“你如果不怕他知道,当初为什么要乔装易名,杀死人家全家后,连下落都不留一个,如果我把剑册给了你,你绝不会放过我的!”

韩莫愁叫道:“我答应了谢小姐,她可以保证!”

杜青道:“性命安全是杜某的,人家答应了有什么用,她又凭什么来保证。”

谢寒月连忙道:“杜公子,我相信韩庄主不会违约的!”

杜青道:“如果杜某不明不白地被人杀死了,你即使替我报了仇,对我又有什么好处,不行,眼前我只相信这本剑册才是真正的保证!”

韩莫愁怒声道:“你以为这本剑册真能保证你安全吗?”

杜青道:“那很难说,可是你杀了我,绝对无法将剑册原封取回,如果你得回的是一堆碎纸……”

韩莫愁与他的两个女儿都拉出剑,准备上前围攻,可是杜青用手比着剑册,做出个要撕毁的姿势,韩莫愁连忙又喝止两个女儿道:“真真!萍萍!不得鲁莽,如果这剑册有一丝毁损,我怎么对得起以前的先人……”

杜青哈哈一知道:“你到底还是怕的,因此这本剑册才是最好的保障,我怎么会傻得还给你呢?”

韩莫愁硬蹩着性子道:“杜青,韩某为了对祖先有个交代,不得不接受你的要挟。”

韩真真急道:“爹!您打算让他把剑册带走?”

韩莫愁沉声道:“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呢?不过我郑重警告你一声,绝对不可拆开册外的封条!”

杜青道:“剑册在我手上,你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!”

韩莫愁脸色阴沉地道:“你不妨试试看,只要你敢动一下,立刻就将死无葬身之地!”

杜青冷笑道:“由此可见你的姦诈了,你分明缺乏诚意,我才不肯上你的当!”

韩莫愁叫道:“韩某怎么缺乏诚意了?”

杜青道:“你具有随时随地杀死我的把握,也准备一天十二时辰内,绝不放松对我的监视,如果没有剑册护身,我岂非更难逃过你的毒手!”

韩莫愁道:“监视是必须的,可是你不能犯韩某的规定,韩某绝不下手对付你!”杜青道:“你杀死花三弄一家九口,足见你是个心狠手辣之徒,杜某实在不敢相信你!”

韩莫愁道:“相信也好,不相信也好,反正韩某已经把话说在前面,如果你敢动一动剑册,或是将花三弄的事对别的人道及,韩某杀了你,谢小姐也没有话说了!”

谢寒月道:“杜公子,依我说你把剑册还给他们算了,何必因此而自惹麻烦呢?”

杜青道:“不是惹麻烦,我怕死得不明不白,到时候他可以诬指我违反了规定,又死无对证,那不是太冤枉了!”

谢寒月道:“你带着剑册,人家同样可以对付你,而且更多了一个借口!”

杜青笑道:“剑册在手,我可以作个安排,叫他们投鼠忌器,在暗算我之前,先考虑一下剑册的安全!”

谢寒月道:“没有用的,你随时都在别人的监视下,趁你的睡觉的时候,人家也可以对付你!”

杜青道:“所以我必须先找个地方把剑册藏起来!”

韩莫愁冷笑道:“你的行踪没有一刻能逃过监视,韩某倒是很欢迎你藏起来,免得韩某费神!”

杜青淡笑道:“如果我躲在谢府安身,韩家的人是否也能跟踪监视?”

韩莫愁不禁一怔,谢寒云叫道:“对!杜大哥!到我家去,那是韩家人唯一跟不到的地方!”

韩莫愁搓着手道:“谢小姐!这就难办了!”

谢寒云叫道:“有什么难办的,是你自己不好,你如果行事光明,杜大哥怎会用这种手段来对付你,我家的庭院规定是你们禁止前来的地方!”

韩莫愁道:“不错!可是谢小姐必须保证他不去偷看剑册的内容,否则韩某就无法遵守规定了!”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陵侠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