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陵侠隐》

第十六章 清者自清浊自浊

作者:司马紫烟

杜青笑笑道:“话如出于我的口中,与庄主自己的解释就不尽相同,不过庄主放心好了,如非必要,杜某还不想把那几句话说出来!”

韩莫愁沉声道:“杜公子!你如此言词闪烁,究意是什么意思。”

杜青淡然道:“庄主自然明白杜某的意思,所以杜某才言之在先,与令侄的比剑杜某当然全力以赴。如果杜某不幸死于令侄剑下,一切自然免谈了,如果杜某幸胜一两招,希望庄主别再节外生枝!”

韩莫愁目中现出了犹豫的神情,紧盯着杜青,似乎摸不清这年青人心里究意转些什么念头。

杜青徐徐地抽出自己的佩剑,比在胸前道:“请问庄主这一场算是比剑呢?还是算拚命?”

韩莫愁沉思片刻道:“自然是比武,韩某先前已经说明过了,此战只为证明那两个死去的侄子是否死于技艺不如,只是舍侄此刻心情激荡,恐怕出手时难以控制……”

杜青微笑道:“那么这只是杜青一个人的事,与谢府的两位小姐没有关系了!”

韩莫愁笑道:“绝无关系!”

杜青道:“好!杜某要求开始了。”

韩莫愁挥挥手,叫自己这边的人退开,谢寒月无言地把谢寒云拉到身边,退至另一边观战!

谢寒云不禁叫道:“大姊,杜大哥完全是为了我们的事才惹来这场麻烦,你不能袖手旁观!”

谢寒月轻声喝止道:“你少说话,乖乖地看着好了!”

她的声音又恢复了冷静与庄严,变成了不可抗拒的命令,谢寒云不安地道:“我们要对得起人!”

谢寒月低沉而有力地道:“我一定对得起人!”

这句话鼓舞了杜青的斗志,他挺剑前跨一步,然后威猛无比地攻出一剑,韩方的身体比杜青魁伟一点,自恃体力,居然扬剑硬架他这一招!

两剑交触时发出很大的声音,然后杜青似乎因腕力不如而被格退了两步,脸上透出了吃力的红晕!

韩方只晃了一晃,随即发出一声鄙夷的冷笑道:“就凭你这点功夫,居然能横扫江湖而享盛名,看来江湖的人才也太凋弊了!”

韩无畏却沉声喝道:“小七子!看看你的剑再说话!”

韩方低头一看,他的剑并无异状,正自不解,忽然瞥见自己鞋子上散着数点鲜红,原来是剑柄上附垂的流苏被削断了一小截,那是用丝线编成的,散断的线头飘堕在鞋面与脚边,脸上微微一红,韩无畏又叱道:“你也太大意了,这一招攻势锋锐,岂是可以招架的!”

韩方倔强地道:“这不算什么,削断—点剑穗又要不了命!”

韩无畏怒道:“你这孩子怎么如此倔,对方是腕力稍弱,才只割断了你的剑穗,出招却比你快,如果腕力再强一点,你的胸前早洞穿—一个剑孔了!”

韩方阴沉地道:“我就是看准了这一点,才硬接他的攻招,剑快有什么用,只要我差得不太多,力量才是决定胜负的因素,这一招,已经试出深浅了!”

谢寒云忍不住叫道:“你别以为你的蛮力气有什么了不起,杜大哥是最近受了伤没有复原,昨天又经过一场力搏,元气大耗,否则那会比你差!”

杜青笑了一下道:“小妹妹!你何必解释呢?韩家耳目众多,还有什么不知道的!”

韩方神色一正道:“姓杜的!你别说这种话,我的确不知道你受了伤,否则我绝不与你拼命,以免落个欺人之危的口实,韩家从不以不光明的手段胜敌!”

杜青冷冷地道:“你这话骗小孩子还可以!”

韩无畏忙道:“杜青!他的确不知道,韩家的人虽多,为了避嫌疑,从不走近谢家百步以内,你以前受伤我们是知道的,那是王非侠告诉我们的。”

谢寒云一怔道:“老王会把这种事告诉你们?”

韩无畏道:“是的!他说这姓杜的是你家预定的出战代表,因为受了伤,要求将比剑延期。”

杜青一笑道:“你们没有答应!”

韩莫愁道:“不错!是我不答应,这并不是我们存心乘人之危占便宜,而是祖上几十年来的规定不容更改,多少年来一直是这个日子,风雨无阻!”

谢寒云冷笑道:“对你们有利的事,你们自然不肯答应了!”

韩莫愁淡然一笑道:“韩某只是格守成规,你要去这么想,韩某也不愿答辩!”

谢寒云道:“限期挪一挪有什么关系,谢韩两家的祖宗都是混帐,用两本空白的剑册骗了我们几十年……”

韩莫愁道:“做子孙的人不应该批评前人!”

谢寒云想道:“我就要批评,做祖宗的人遗祸子孙,就失去了被尊敬的资格!同时更因为你们的自私,愚孝,逼得我大姐嫁给了庸俗不堪的查子强!

韩莫愁微怔道:“那一个查子强?是千手神剑吗?”

谢寒云怒叫道:“就是这个家伙,他算什么千手神剑,根本就像个土响马!”

韩莫愁笑道:“这个人的剑术确是不错,就是外貌太过不堪,与令姊相匹,无异彩凤随鸦,谢夫人选他为东床佳婿,倒是极委屈令姊了!”

谢寒月淡淡地道:“别埋怨家母,这是我自愿的!”

谢寒云叫道:“大姐!你别昧着良心说话,我不相信你会自愿嫁给那个丑八怪!”

谢耐冬冷冷地道:“小鬼丫头,你算是运气好,以后不必比剑,否则别说是查子强,那怕是一头大马猴,只要它能代表谢家出战,你也得嫁,你死巴着做谢家的女儿就有这种好处!”

谢寒月一皱眉道:“娘!现在说这种话不是太没意思了吗?撇开那些不相干的问题来顾眼前吧!”

谢耐冬凄然道:“眼前有什么好顾的?我的眼前地上有一具尸体,一个看了就伤心的死人!”

韩莫愁笑笑道:“如果是争这两本空白的剑册,王大侠死得是太冤枉了一点,可是我们两家有不知多少的孤儿寡妇,他们的处境与谢夫人是一样的,命运弄人,谢夫人只能看开一点!”

他为了冲淡因谈话而引起的不愉快。连忙道:“小七子,继续向杜公子请教,只是谨慎些,胜负固然重要,但韩氏的家风尤为重要!”

韩方点点头道:“小侄明白,现在开始每一招小侄只用八成劲力,以求胜负公平!”

杜青一笑道:“那倒不必,你可以用到九成。任何招式在九成劲道时最具威力,除非是绝对有把握,否则把劲用足了,连退步都没有了!”

韩方笑笑道:“韩家的剑法用到八成已经没有退步了。我只能用到八成,你可以用九成功力交手才能为自己留个退步,否则就是我欺负你!”

杜青神色一正道:“韩兄!我很抱歉先前用暗算的手段对付你,如果府上每一个人都像你这样心胸磊落,杜某一定弃剑认输,听凭制裁!”

韩莫愁变色道:“杜公子!无关紧要的闲话可以不必讲,你对韩家的批评我们都无法接受,从韩某开始,你在这指出那一个人心胸不够光明!”

杜青一笑道:“清者自清,浊者又浊,庄主为一家之主,只要问心无愧,又着急些什么呢?”

韩莫愁怒道:“正因为韩某是一家之长,才要问问明白,我不能使家风受到一点玷辱!”

杜青神情一庄道:“如果杜某能生离贵庄,十天之后,庄主如果有兴趣,杜某当再来拜访,同时把人指出来!”

韩莫愁道:“不行!你必须立刻指出来!”

杜青笑笑道:“不行,现在我只有一半的证据,十天之后,另一半证据不现自明,那时再指出来,使那个人无所遁词!”

韩莫愁神情一沉道:“好!韩某等你十天,到时你如果提不出证据,韩某为正家风,势将与公子难以甘休!”

杜青道:“如果杜某指出府上确有姦险不义之徒呢?”

韩莫愁大声道:“那时韩家自会有家法处置。”

杜青点点头道:“可以!十天之后,杜某如所言不实,也会把项上人头割下来以报庄主。”

韩方摆剑叫道:“姓杜的!你别乱耍花枪,今天的问题还没有解决,你哪能谈以后的事!”

杜青一笑道:“也许我要指出的人就是阁下!”

韩方忽叫道:“放屁!你敢如此侮辱我!”

杜青道:“我现在只有一半证据,无法确定是谁,因此府上的每个人都有份,阁下何必做贼心虚呢!”

韩方脸色一变道:“你这是明明指我了!”

杜青道:“没有的事,我只是提出警告,希望阁下注意言行,真金不怕火炼,如果问心无愧就不必急成这个样子,十天并不是一个很长的时间……”

韩莫愁道:“却足够逃到够远的地方去!”

杜青微笑道:“庄主别误会杜青想用这个方法逃走,庄主先前已经明白提出警告,府上好手如云,杜某想逃也逃不了!”

韩莫愁被这个年青人弄得啼笑皆非,不知如何是好,最后才一挥手道:“小七子!你们比下去吧!”

韩方有点不情愿地道:“二叔!小侄觉得不必比了,等十天以后再说吧!这时候动手,小侄无法发挥全力,万一失手杀死了他,倒好像小侄真做了亏心事似的……”

韩莫愁一笑道:“杜公子名满江湖,你以为杀死他是很简单的事吗?”

韩方道:“小侄幼禀家学,不敢妄自菲薄!”

韩莫愁道:“我知道你很自尊,我们老一辈的也很看得起你,所以才叫你继续比剑,因为你今天一战是代表韩家剑术的荣誉,十天以后则有关韩家的家风,那是我做家长的事,不要你操心,你现在唯一要做到的是保持韩家剑术的传统,那才是我们韩家的光荣!”

韩方:“那小侄出手时不能有顾忌了!”

韩莫愁道:“自然不能,韩家出了一个不肖子弟,只是一人之差,你如果败了,那是举族之耻!你明白吗?”

韩方摇头道:“小侄不明白!”

杜青笑道:“令叔的意思是怕我利用这个方法来困惑你,使你有所顾忌而招致败绩!”

韩莫愁道:“姑不论你是否有此存心,我这个做家长的必须防着这一点,如果十天后你提不出证据,即使你引剑自裁,在记录上你已击败了韩家!”

杜青神色一正道:“韩家在江湖上没没无闻,杜某击败你们也无名可收。”

韩莫愁一笑道:“可是你潇湘美剑客却有不败的盛名,安知你不是为了保全名声而出此下策呢!”

杜青哈哈一笑道:“韩庄主不愧足智多谋,只是疏于见闻,你不妨打听一下,杜某是江湖世家,家父尚在人世,我这个做儿子的如若这样不成材,杜家的家规也不会容我活到现在!

韩莫愁一笑道:“那很好,韩家也有家规,杜公子既然出身名家,重视家规,韩某命舍侄讨教,必能获得谅解!”

杜青笑道:“岂仅是谅解,而且太清楚了!”

韩莫愁一挥手道:“小七号,你还不开始,等什么?”

韩方挺剑进攻,杜青挥剑近架,两个人一来一往,各展所长,认真地斗起来,韩方果然守着诺言,每次出剑只有八分劲道,杜青腕力稍弱,却也能旗鼓相当地接下来。

双方的剑路都快,造诣也够深,所以战来十分紧张,每个人都是攻守兼具,对方发出一招后,另一方立刻化解,跟着回出一招,因为实力相伯仲,因此谁也无法多攻一招取得先手。

眨眼间五六十招过去了,韩方愈斗愈勇,杜青却略形疲累,败象未露,胜负之势似乎已分明了!

谢寒云看着着急地道:“这不公平!”

韩方立刻抽剑退后道:“这样还不公平?”

谢寒云道:“我知道杜大哥体力未复,说得好听用八成功力交手,可是拖下去仍然是杜大哥吃亏!”

韩方道:“这就难了,我总不能故意落败来表示公平吧!这一战关系很大,比我们以前的比剑重要,我们两家互有胜负,还有扳回的机公,但这一场我必须求胜!

谢寒云道:“谁要你故意落败了,杜大哥是光明磊落的男子汉,他也不希罕这种胜利,不过也要败得甘心!”

韩方道:“你说要怎样才公平把!”

谢寒云道:“缠斗下去,等杜大哥力竭了,你赢了也不光彩,最好你们各出精招,在刹那间分出高低!”

韩方笑道:“我一直在等候他施展绝招!”

谢寒云哼了一声道:“杜大哥有几式绝招发出来立见生死,因为你一直假客气,他才不好意思施展,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,可是你想公平分出胜负就应该自动表示得漂亮点,把你最拿手的招式使出来!”

韩莫愁立刻附合道:“有理,小七子!你用旋风四式!”

韩方似乎怔了一怔问道:“旋风四式?”

韩莫愁道:“就是我去年教给你们的四式。虽然我曾经告诫你们不得轻易炫露,但是我们与谢家的比剑已告终结,你利用这个机会向杜公子讨教一下也好!”

韩方对他的话是懂了,可是他的神情仍然显得很恍惚,似乎有很多地方不明白,韩无畏见状道:“二哥!这孩子被你弄糊涂了,看来你还得向他仔细指示一下!”

韩莫愁叹了一口气道:“我说得还不够明白吗?”

韩无畏道:“不但他不明白,连兄弟都有点糊涂,旋风四式并不是一套单独的剑式,没有起手式,必须配合其他剑式为用,现在你叫你突然施展,难怪他要迷糊了!”

韩莫愁顿了一顿才道:“这是我糊涂了,的确怪不得他,不过我想他应该会知道如何找到出手机会的!”

韩方道:“这一点小侄自然想得到,可是小侄与杜兄对搏数十招后,已经深知他剑术造诣之精妙,那旋……旋风四式也许有点用处,唯其无法一开始就使用上,小侄必须先用别的招式为引!是以才感到困扰!”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陵侠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