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陵侠隐》

第十九章 慨赠神兵为正义

作者:司马紫烟

谢寒云道:“那为什么不能先对我说?”

韩萍萍道:“对你说干吗?又不是与你有关的事?”

谢寒云叫道:“你们找杜大哥就与我有关,她是我的姐夫!我不能让不三不四的女人找他!”

韩萍萍冷笑一声道:“你们贵姊妹尽可放心,我们不会无耻的上门来抢人家的男人!”

杜青听谢寒云叫了姐夫,耳根不觉发热,再听韩萍萍的话则更难堪了,她把谢家的三姊妹都说在里面了,连忙上前一步道:“寒云你让开!”

谢寒云虽然不愿意,可是杜青已经走到她身边了,那座石桥又小,只能容纳一人,一挤就会掉下去,再者杜青佩剑的柄紧贴着她,唯恐对方猝然发难,杜青连拔剑招架都来不及,悻悻地退后一步道:“杜大哥!你小心一点,她们虽然没带武器,袖子里却藏着一对匕首!”

韩萍萍哈哈笑道:“你的眼睛倒很尖!”

谢寒云道:“你们韩家人个个诡计百出,我自然要提防一着,老早就注意看了!”

韩家姐妹各自从抽中取出一枝匕首丢在杜青的脚前道:“这两枝匕首是我们的传家之宝,我们带来是送给杜公子的,并不想用作伤人的暗器,现在先拿出来,你总该放心了吧!”

杜青怔了一怔,低头看那两枝匕首都是黄金为柄,明珠作饰,锋刃寒光闪闪,果然十分名贵,倒是诧然道:“二位无端厚赐,杜某不敢拜领!”

韩萍萍道:“我叫韩萍萍,这是我妹妹韩真真,我们的名字刻在匕首上,你拿着作为证物,日后家父有所为难时,你就没有责任了!”

杜青愕然道:“杜某不懂二位的意思!”

韩真真笑道:“家姊把话说得太含糊了,无怪公子听不懂,我们此来要请教一些问题,这些问题可能影响到公子的安全,我们自然不能给公子增加麻烦,所以用这一对匕首为信物,日后公子遇到麻烦时,可以拿出匕首,将责任归在我们身上!”

杜青已经明白了,但仍是问道:“二位有何见教?”

韩萍萍望望谢寒云道:“杜公子能否叫她们走开一下!”

杜青笑道:“不必!杜某的事不怕有人旁听!”

韩萍萍皱眉道:“那是为了她们好。”

杜青道:“那一定是有关花三弄的事!”

韩萍萍点点头道:“不错,所以我才请她们避开!

杜青一笑道:“令尊威胁杜某不准对人提起,杜某如果怕他,就不会告诉二位,如果不怕他,就不必回避别人!”

韩氏姊妹听杜青这么一说倒是呆了,片刻后韩萍萍才道:“杜公子,我们送这两把匕首完全是好意,并没有侮辱你的意思!”

谢寒云又冷笑道:“杜大哥既然敢得罪你父亲,自然不把他放在心上,用不着靠你们的匕首护身!”

韩真真歉然一笑道:“这是我们太冒昧了,现在不提怕不怕的话,这两枝匕首还算锋利,宝剑赠侠士,权当一点薄礼,请杜公子笑纳!”

谢寒云不悦地道:“非亲非故,你们为什么要送他东西!”

韩真真道:“因为我们有所求于他!”

杜青怕谢寒云又说出什么难听的话,连忙道:“二位到底要知道些什么?”

韩萍萍想想道:“家父杀死花三弄全家的事是真的吗?”

杜青道:“是真的!令尊不是也承认了吗?”

韩萍萍又问道:“为了什么呢?”

杜青一笑道:“令尊不是说过要对你们解释的吗?”

韩萍萍道:“他解释过了!”

杜青道:“那二位又来问我干吗?”

韩萍萍道:“家父说花三弄是个无恶不作的坏人,他家里也是一批恶人,家父是为了除害!”

杜青神色微动并没有作别的表示,只淡淡地道:“我对花三弄一无所知,令尊也许是对的。”

韩萍萍道:“我们却不太相信,故而特来证实一下!”

杜青笑道:“二位对自己的父亲都不相信!”

韩萍萍脸上一红,低着头道:“家父平素行为端正,深得举族之尊敬,我们亦以之为荣!”

杜青道:“那二位来找杜某岂非多余!”

韩萍萍顿了一顿才道:“因为家父出游,向来都很慎重,从不炫示自己会武功,这次居然会一反常态,出剑伤人,我们才感到意外!”

杜青道:“路见不平,拔剑而起,亦人之常情!”

韩萍萍道:“那么花三弄果真是个该死的恶人了?!”

杜青道:“我没有这样说,因为我根本不认识花三弄,只是碰到了一个重伤的老人,他说他受到一个铁面无影的人所杀害,说出那人的剑法路数,托我代为寻访……”

韩萍萍道:“你怎么会认出那人就是家父呢?”

杜青笑道:“我见到令尊与王非侠决斗时所用的剑法与那个老人告诉我的很相似,才问了一问,谁知令尊竟承认了,我就把那老人的话转告,如是而已!”

韩萍萍问道:“那么公子可否将花三弄的下落相告?”

杜青:“你们问这个做什么?”

韩真真连忙道:“公子别误会,我们不是怕他来报仇,想赶去伤害他,而是想去调查一下,花三弄究竟是否一个坏人,家父是否应该杀他!”

杜青对她们略感兴趣,问道:“如果花三弄不是如令尊所说的那样坏,二位又准备怎么办呢?!”

韩萍萍低声:“那我们会转告家中的人;叫大家不要再帮家父的忙,由他自己去解决!”

韩真真接着道:“我们身为人子,当然不能对家父怎么样,唯一的办法只能不帮他去害人而已!”

杜青点点头问道:“令尊已经准备对付花三弄了吗?”

韩氏姊妹对望了一眼,还是由韩萍萍代答道:“你们走了之后,家父十分紧张,召集了大家,说他为了一时义愤;杀了一个叫花三弄的恶人,也剪除了助恶的家人,不想花三弄还没有死,这个老家伙十分厉害,要我们全家能武的人立刻收拾行装,明天出发围剿此人以除后患!”

杜青神色一动问道:“是真的吗?”

韩萍萍道:“自然是真的,否则我们何必这么匆匆地赶来向公子探问?”

杜青问道:“令尊说过要上那儿去吗?”

韩萍萍道:“他没有说,但是他相信花三弄就在附近,明天一定可以找得到他!”

杜青道:“你们见到花三弄之后,问他自己不就行了吗?向我打听有什么用呢?”

韩萍萍道:“做事的人自己不会肯承认的,因此我们才想从公子这儿得到一个确讯!”

杜青摇头道:“我一点都不知道。”

韩萍萍道:“至少你知道花三弄的下落,否则你怎么能把家父的下落告诉他呢?”

杜青道:“我也不知道花三弄的下落,他只告诉我一个联系的方法,间接将探知的事告诉他!”

韩萍萍道:“怎么连络呢?”

杜青摇头道:“这可不能说!”

韩真真急了道:“公子!你必须相信我们,我们绝不是想从这儿探知花三弄的下落后去加害他!”

谢寒云冷笑道:“那可不一定,你们韩家鬼计多端,骗了我们这么多年……”

杜青连忙横她一眼道:“寒云别胡说!你家的剑笈也是一本空白,这只能怪你们两家的老祖宗骗了……”

说完忙又对韩氏姊妹道:“关于花三弄的事我的确不清楚,至于连络的方法,我也不能说出来!”

韩萍萍道:“公子可是不相信我们?”

杜青道:“我对二位十分信任,对二位这种是非分明的精神更是十分钦佩,只是我与那位老丈有约,无论如何也不把这个连络的方法告诉给第三者知道!别说是二位,刚才谢小妹妹也问过了,我也是没有说。”

韩萍萍道:“我们是为了他好!”

杜青一笑道:“那是另一个问题,反正杀人都不是好事,二位回去转告令尊一声,叫他最好打消此行。”

韩萍萍道:“难道要我们坐着等人前来报仇!”

杜青庄容道:“令尊杀死他全家,叫他不报仇是不可能的,不过我与那位老丈谈过,他表示报复的对象只限令尊一人,绝不波及旁人!”

韩真真道:“他肯这么简单解决吗?”

杜青道:“这一点我可以保证,那位老者对全家被杀之事感到很伤心,可是他也表示过身受之惨,绝不想再加诸他人,就因为他如此通情达理,我才答应替他探访仇人的下落,否则江湖上互相仇杀之事太多了,如非关已,谁也不肯多事!”

韩真真呆了一呆才道:“公子不会骗人吗?”

杜青道:“杜某出道时日虽浅,家父在江湖却享有薄名,杜家的人绝不会说一句虚言!”

韩真真道:“姊姊!咱们回去吧。”

韩萍萍道:“事情没有结果就回去了?”

韩真真道:“等于有结果了,那个姓花的人既然能如此通达情理,一定不会是太坏的人!”

韩萍萍道:“那么是爹的不对了!”

韩真真一叹道:“我想爹是别有内情,否则他也不会随便杀死人家一家人的,但无论如何,杀人是不对的,尤其是出动全家的人去对付一个孤苦的老人,更是不应该,我们应该阻止这件事!”

韩萍萍道:“我们能阻止得了吗?”

韩真真道:“爹的主意决定了,谁也改变不了的,但我们至少可以叫三叔跟那些兄长们不参加!”

韩萍萍道:“那恐怕也很难,我们用什么理由呢?”

韩真真道:“就把杜公子那番话说出来已经够了,三叔是最讲道理的,他自然会阻止各位兄长参加,花三弄的问题,让爹一个人去解决吧!”

韩萍萍想了一下,才对杜青作礼道:“谢谢你,杜公子,虽然你没有说出花三弄的下落,但至少让我们知道花三弄的为人,免得我们韩家全族都背上不义之名……”

说完一拉韩真真,回身就走,杜青跟在后面叫道:“二位把匕首带走!”

可是韩家姊妹走得很快,等他在脚下拾起匕首,那两姊妹已经走得不见人影了,他拿着两柄匕首倒是呆住了,谢寒云凑上来道:“这两个家伙真是莫明其妙!”

杜青轻叹道:“韩莫愁的女儿会这样明白事理,倒是令人难以想像!”

花间有人接口道:“韩莫愁本人虽然狡猾无比,可是韩家的教育一向很严的,这倒无可厚非!”

那声音是谢寒月的,说完了话,人也从花众中走了出来,笑了一笑道:“杜大哥,我不是来偷听你们谈话的!”

杜青摆摆手道:“这算什么偷听,寒云还有你家里的人都在场;只是我想不到你会来而已!”

谢寒月道:“我是怕三妹不听你的劝导,任性胡闹,所以才赶来看看,而来之后,我觉得不便出面,便只好躲着了!”

说着又他手中的匕首看了一眼道:“这两柄匕首倒是相当珍贵!”

杜青连忙递给道:“寒月,麻烦你派个人给她们送去,这东西留在我身边可不大好!”

谢寒月笑道:“我可不便代劳,人家是送给你的,我们替你还去算是什么?”

杜青急了道:“寒月!你怎么这样说!”

谢寒月笑道:“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呀!人家送匕首是怕韩莫愁来找你麻烦,你想到那儿去了!”

杜青涨红了脸,不知如何才好,谢寒月的脸红了一红道:“这当然不是私相授受,你愿意留下也行,不原留下,也得找个机会自己还给他们才是道理!”

杜青急了道:“我留下干什么?”

谢寒月道:“你当然不屑用之于防身,可是她们背着父亲前来也是一番好意,你如果要对得起她们,至少要找个机会自己还给她们,别让韩莫愁知道了,反叫她们受到责难!”

谢寒云一把抢了过去道:“你不要我要,挺好玩儿的,还给她们多可借!”

谢寒月连忙喝道:“三妹!别淘气,快还给杜大哥!”

谢寒云笑道:“我家又不是没有好的刀剑,谁稀罕韩家的东西了,我是见这两把匕首锋口很利,带在身上很麻烦,想去配两把鞘子套上再交给杜大哥!”

一面说,一面拿着跑了,杜青摇摇头笑道:“这小丫头真是够淘气的!”

谢寒月却一正神色道:“杜大哥!韩家姊妹这次来,虽然没有探听到你的消息,却透露了韩莫愁的行踪,你打算怎么办呢?”

杜青点头叹道:“我也正为这件事发愁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!”

谢寒月道:“你真的不知道花三弄的下落吗?”

杜青道:“不知道,不过他给我连络的地点也在金陵,我想他自己多半也在此地附近!”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陵侠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