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陵侠隐》

第二十一章 小楼相对尽夜谈

作者:司马紫烟

谢寒月是个相当沉着的人,然而处在这种情形下,也有点不知所措,杜青低声道:“寒月!你必须表示一下!”

谢寒月沉吟片刻,才猛一抬头道:“好!我干!”

谢寒星微笑道:“我知道你一定会答应的!”

谢寒月脸色凝重地道:“我虽然答应你们了,却还没有一个统盘的计划,因此目前我希望大家维持原状!不准自由行动,多生是非!”

谢寒星道:“那当然了,你是我们的大姊,又是一家之主,一切都听你的!”

谢寒月又想了一下道:“今天大家早点休息,明天一早全体上清凉寺为王非侠发丧做佛事!酒不准再喝了,拿饭上来!”

谢寒星道:“为什么要上清凉寺呢?”

谢寒月道:“那儿的住持智海和尚是王非侠生前知交,这场佛事由他来主持比较适当,娘不愿意再回到家里来,也不原意谢家为王非侠举丧追悼,而且王非侠在谢家的身份只是个管家,在宅中发丧,给左邻右舍知道了也不大好,用寺庙追悼亡魂是最妥当的地方!”

谢寒星对这些倒不在乎,笑笑道:“那是明天的事,今天却是我们谢家的大日子,应该好好庆祝一下才对!”

谢寒月沉声道:“王非侠尸骨本寒,无论如何,他总是谢家的功臣,又是为了谢家而死的,你还有心情庆祝吗?”

谢寒星这才不做声了,其余的女孩子自然更不敢说话,于是一场盛筵,就在默默中结束了!

用过饭之后,杜青被引到客室中休息,除了一个侍候的小丫环外,其余的人都被谢寒月分配去准备明天的发丧事宜,也没有人来陪他谈话,杜青经过一天的劳累,实在也想早休息,所以喝了几口茶后,将那个小丫头也打发走了,躺在床上,刚等朦胧闭眼,窗上突然响起轻微的叩声,接着有人低声问道:“杜大哥!你睡了没有?”

杜青听出是谢寒月的声音,连忙翻身坐起道:“还没有!你请进来吧!”

谢寒月低声道:“我不便进来,可是有些话非跟杜大哥商量不可,大哥是否可以屈尊到我的小楼一叙?”

杜青微怔一怔道:“你到我的屋子里不方便,我上你的屋子会方便吗?”

谢寒月急了道:“我不是指形迹上的不便,现在我们还有什么嫌疑可避呢?最主要是我们的谈话不能给别人听见,我的小楼上比较稳妥一点!”

杜青不知道她要商量些什么,但是谢寒月用这种亲近的口气对他说话还是第一次,心中不禁一荡,连忙道:“我马上就来!”

谢寒月道:“不!现在不行,等三更以后,大家都睡了你再来,我在卧房中等你,来的时候必须秘密,不必敲门,我打开一扇窗户!现在你先休息一下!”

说完她就离开了,杜青怀着满腹的疑围,却也含着满腔的兴奋,翻来覆去,反倒无法休息了!

时间似乎过得特别慢,半天后,外面才交二更,想到还有一个更次,他已无法忍耐。

又过——会儿,却听见门外有人问那个小丫头道:“杜大哥睡了吗?”

那小丫头道:“早就睡了!”

门轻轻地推开了,探进谢寒星的半个头,杜青怕她借故纠缠,只好闭着眼睛装睡,谢寒星见他真的睡了,干脆推门进来了,在床前呆立不动。

杜青又烦又急,却不敢睁开眼睛,怕她赖着不走了,只得在鼻中发出轻微的鼾声,谢寒星以为他真的睡熟了,不忍心叫醒他,替他轻轻地盖上薄被,叹了一口气,等到外面更鼓三敲,她才蹑足离开了!

杜青却已蹩出一身热汗,怕误了谢寒月的约会,匆匆地起来,披上一件外衣,更不敢由门户出入,推开窗子,悄悄地翻了出去,直向谢寒月的小楼而去!

庭院中的防备很严,不时有巡逻的人影走动,都是那些谢家的姐妹行担任,杜青利用他江湖的经验,藉着树影的掩护,总算草木不惊地摸到小楼下!

这是他以前养伤的地方,地形很熟悉,谢寒月果然留了一扇窗子没有关,他看准了时机,轻轻地跳了上去,屋中一片漆黑,却不像有人的样子。

他怔住了,几乎想回身跳出去,床上却发出谢寒月低细的声音道:“杜大哥!是你来了吗?”

杜青怔了一怔才道:“是的!你睡了?”

谢寒月妮声道:我们约好的,怎么会睡呢?”

杜青道:“那你就起来吧!”

谢寒月的声音微颤道:“不!你到床上来!”

杜青整个地呆住了,没想到端庄娴淑的谢寒月会对他说这种话,虽然他对谢寒月一片痴情,爱慕之极,但是临到这种情形,反又踌躇不前了!

谢寒月又催促道:“杜大哥!你快过来呀!”

杜青讷然半天才道:“今天太晚了,有话明天说吧!”

说着他准备离开了,床上一阵轻响,接着一阵微风掠过他的身边,关上了窗子,然后火石一闪,谢寒月点着了灯台,把灯台靠窗子放好,以免屋中的人影映透窗纸,被外面看见。

然后又回过身来凄声道:“杜大哥!你是否讨厌我?”

她几乎要哭了,杜青见他全身只披着一层薄纱,里面一个肚兜,灯火虽微,却也肌肤可见,晶莹如玉,情景十分撩人;仿佛是一个思春的少女,可是她的脸上却排着纵横泪影,似乎不胜委屈,又低声问道:“你是否讨厌我?”

杜青怔怔地道:“寒月!我怎么会讨厌你!”

谢寒月咬住嘴chún道:“那你为什么要走?”

杜青讪然半晌,不知该怎么说才好,谢寒月以带哭的声音道:“你把我当成一个婬贱的女人!”

杜青连忙道:“我绝没有这意思!”

谢寒月道:“你不必否认,我这付样子,不怪你心中会那样想,何况我的确准备把我交给你!”

杜青讷然道:“寒月!你是怎么了?”

谢寒月道:“你别问,只说你要不要我?”

杜青道:“我怎么会不要你,你知道我心里……”

谢寒月道:“那就好,我们上床去!”

杜青连忙道:“不,那不行!”

谢寒月神色一惨,眼泪扑洒洒的直往下落,杜青轻叹一声。走上去握住她的手温柔地道:“寒月,你平常不是这样的人,一定有什么原因!”

谢寒月哽咽着道:“我要成为你的妻子!”

杜青笑了一声道:“谢寒月!我早巳把你当作我的妻子了,你应该知道的!”

谢寒月道:“我知道,所以我才不顾羞耻,自荐枕席,我不怕你笑我,你也不会笑我的,是吗?”

杜青点点头道:“是的!我不会笑你,我们都是武林儿女,两心相许,原可不拘形式,但是对你我却不敢,杜某在江湖上不过略具微名,有一半还是沾了家父的余荫,你却是天下难得其二的红粉英雌,我一定要堂皇隆重,广邀天下名士侠客,公开迎娶,那才对得起你!”

谢寒月十分感动,将头倚在他的肩膀上,闭起眼睛道:“杜大哥,我非常感激你的深情,可是我想在事实上先成为你的妻子,然后才能对你有所要求!”

杜青微愕道:“人之相知贵在心,你在我心中都了解对方,何必一定要借诸事实来证明呢?”

谢寒月道:“因为我对你的要求,只有妻子才能提出!”

杜青见她说得很隆重,沉思片刻后,在她的香chún上轻吻了一下道:“寒月!我们以此一吻定情,从今之后,无论在人前人后,只要你愿意,你都可以声明是我的妻子!”

谢寒月身子微微一颤,然后到床上拿起衣服披上,又倒了一杯热茶放在他手中,拉开椅子道:“谢谢你,杜大哥,现在我们像夫妇一样,来谈谈彼此最切身的问题!”

杜青坐了下来,端着茶,两眼凝视着她,先呷了一口,然后笑道:“你要问什么?”

谢寒月迟疑片刻才道:“我走后有人来找过你吗?”

杜青一怔,感到很难以启齿,谢寒月正色道:“这个问题很重要,你必须从实回答我!”

杜表道:“你妹妹来过!”

谢寒月道:“是二妹吗?”

杜青只得道:“是的!她进来的时候,我是醒着的,但是我怕她噜嗦,装睡着了,她等了一会就走了!”

谢寒月一笑道:“她没有做什么吗?”

杜青道:“她帮我盖好了被子,那没有什么呀!”

谢寒月道:“她今年十八岁了,以她往日的脾气,只有人家侍候她,她却会那样细心来侍候你,这还不严重吗?”

杜青皱起眉头道:“寒月!你不要想得那么多!”

谢寒月笑道:“我不是吃醋,更不会嫉妒,如果你喜欢,把我们谢家三姊妹都娶了,我也是赞成的……”

杜青有点生气了道:“寒月!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!”

谢寒月一笑道:“我知道你不是好色之徒,经过刚才的事情后,我更尊敬你了,所以我说的是真话!”

杜青差一点要站起来了,却被谢寒月用手按了下去笑道:“我说我的,不顺耳的话你可以提出商量,用不着生气呀!”

杜青道:“你的话叫人生气!”

谢寒月笑道:“那算我说错了,现在撇开这些问题不谈,另外说些正经的,你必须一点都不隐瞒,老老实实地告诉我,因为我们是夫妇呀!”

杜青道:“我能说的一定说!”

谢寒月道:“不能说的也要说,夫妇如同一体,不应该有秘密,否则我就不会急着做你的妻子!”

杜青被她弄糊涂了,只得道:“你要知道什么?”

谢寒月还:“你与血魂剑之间的关系!”

杜青道:“我很本不认识血魂剑其人!”

谢寒月道:“那也许不错,血魂剑是个很秘密的名称,知道的人不多,也不敢随便说出来!”

杜青道:“我的确是不知道!”

谢寒月道:“你与二妹交手时所用的剑式就是血魂剑式,那绝不是你家传的,你从那儿学来的?”

杜青愕然道:“你要知道这个干嘛?”

谢寒月道:“关系太大了,今天二妹逼着我对外扩展,以及王非侠之死,二妹偷偷溜进你的屋子事情,都间接与此有关!”

杜青怔了半天才道:“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,我认为这些事毫无关系!”

谢寒月道:“我知道有关系,而且我可提出证明,你知道蓝素云吗?就是今天说话最多的那个女孩子……”

杜青道:“她有什么关系呢?”

谢寒月道:“她是谢家的表亲,也是我的表妹,从小就到谢家来了,她的剑术根底最好,是金陵十二云之首,平素跟我最莫逆,今天却帮着二妹逼我入圈套,我感到很奇怪,吃过饭后,我单独找她谈了一下,才知道其中阴谋!”

杜青一怔道:“阴谋?”

谢寒月苦笑一下道:“说阴谋两个字也许过甚其词,那只是对我一人而言,不过我们是夫妇了,你也沾上了一份,杜大哥!你如果承认我是你的妻子,总该帮帮我的忙吧!至少也不能帮助别人陷害我!”

杜青连忙道:“我为了你可以赴汤蹈火,像这次我冒着性命的危险,硬闯韩家堡……”

谢寒月笑道:“我明白!所以我才要求你,把实话告诉我,你跟血魂剑究竟是怎么关系,他为什么要教你剑法?”

杜青道:“你先把蓝素云的话告诉我,让我斟酌一下情形!”

谢寒月道:“你跟二妹交手时只露了一式,娘跟王非侠看出是血魂剑法,却不敢十分确定,只叫我好好照顾你,后来我问你,你又说不认识,因为你说话很诚实,他们也相信了!”

杜青道:“我说的本来是实话!”

谢寒月笑道:“可是你在花园的树上又露了一手,这一剑更证实你是血魂剑的传人,才把查子强吓跑了!”

杜青愕然道:“那一剑怎知道血魂剑的招式呢?他们都没有见到我如何出手的!”

谢寒月笑道:“天下所有的剑式都是在横里求变化,只有血魂剑式是反过来用纵向的手法,你留的剑痕与查子强成十字交叉,这还有什么疑问呢!血魂剑在武林中比毒蛇猛兽还可怕,所以连查子强也不敢再强了!”

杜青愕了一下才道:“那位老丈慈眉善目,怎么会在江湖人心中造成如此恐怖的印象,他既然这么厉害,怎会被韩莫愁逼得这么惨!”

谢寒月愕然道:“什么?韩莫愁所说的那个花三弄,就是血魂剑!”

杜青道:“我一生中只遇到这么一个怪人,一件怪事,已经够头痛的了,如果再多几个,我会烦死了!”

谢寒月道:“难怪韩莫愁要用个素无人知的铁面无影假名,更难怪他会如此紧张,否则照王非侠的估计,韩家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一章 小楼相对尽夜谈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陵侠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