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陵侠隐》

第二十二章 曾经沧海难为水

作者:司马紫烟

谢寒月一叹道:“我不能,蓝素云肯把这种内情告诉我,是真正的尊敬我,她们学一身武功,也想有所作为,我如果不管她们,寒星带着她们,不知胡闹到什么程度,她揭穿娘的秘密计划;是希望我带着她们好好地成就一番事业!”

杜青道:“规规矩矩的创业我不反对!”

谢寒月忙道:“我可不想求你帮忙,所以才求你讲出实情,你与血魂剑的关系仅仅如此,我也放心了,如果你真是血魂剑的传人,我只好打算跟你同走天涯,找个没有人的地方隐居起来!”

杜青一愕道:“为什么?”

谢寒月正色道:“人人怕血魂剑,人人也恨血魂剑,背上了那块招牌只会引祸招灾,娘跟王非侠都没有看清这一点,我却不如此想,谢家如果要想有所作为,必须跟血魂剑不沾一点关系!”

杜青脸上流露出钦敬的神色道:“寒月,你是对的!我也不打算使用那几招剑法,我老觉得它们太毒!”

谢寒月笑道:“血魂剑也许不是个坏人,可是他以往行事的手段大过偏激,他的剑法更不给人留余地,你能不用最好,明天把消息转告他之后,你总算对得起他了,等期限一满,你再设法把与血魂剑的关系公开给大家知道,好在你只会他的剑法,没有伤过人,更没有杀过人,谁也不能硬将你们拉在一起!”

杜青点点头,然后道:“对于寒星,你该有个打算!”

谢寒月道:“不必!她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坏,只是受了娘的影响慢慢会改变的,近来她已变了很多,尤其是对你,她在你床前站半天而不吵醒你,临走还给你盖上被子,足证她的本性是善良的!”

杜青道:“你这是从何说起!”

谢寒月笑道:“她肯体惜别人,就不是真正的自私,如果她不顾一切把你叫醒了,我就考虑到要除去她了!”

杜青呆了一呆道:“原来你都看见了!”

谢寒月点点头然后道:“我是一家之主,对每个人都必须了解,今天我不是监视她,而是不放心你……”

杜青脸色很不自然,谢寒月忙笑道:“你别会错了我的意思,今天在酒席上她把我们已经拉在一起了,我不知道她的真心如何,假如她内心阴毒一点,我想她会乘机会暗中对你下毒手的!”

杜青不以为然道:“她不是要利用我吗?”

谢寒月笑道:“那是到了娘与王非侠那种年龄的想法,照二妹的年纪,不会考虑到这么深,更无所谓利用,对于得不到的东西,除了毁坏便是忘我的护措,她能达到忘我的境界,还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妹妹……”

杜青一叹道:“希望你没有看错!”

谢寒月摇头道:“不会的!我跟她从小在一起,了解得很清楚,娘走了也好,否则真会把她越教越坏……”

窗外更鼓四击,杜青一怔道:“天这么晚了,我该走了吧!”

谢寒月拉住的手道:“不必!回去了你也睡不了多久,如果你真累,就在我的床上躺躺,我在椅子上坐着陪你,如果你不累,我们就聊到天亮吧!”

杜青笑道:“我不累,可是别人知道了我在你这儿过夜,对你可不太好!”

谢寒月一笑道:“我们的名份已定,还怕人讲什么闲话,何况我们真正要对得起的是自己,无愧于心,就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了!”

杜青乍尝温柔,相对玉人,实在也不舍得离去,听她这么一说,更不想走了,含笑道:“我们谈些什么呢?”

谢寒月道:“谈谈你吧,我对你知道得太少!尤其是你艺成离家,行走江湖的事迹,听来一定很有趣,利用这个机会,使我对外面的情形也多一分认识,可以作为将来创业行事的参考资料!”

杜青整整思绪,絮絮地叙述着,窗外却有一条人影,含着眼泪,悻悻地离开。

那是谢寒星,她走到池边,首先将怀中的一张纸拿出来,沉思片刻,然后撕成无数碎片,迎空抛落水面!

当碎纸都随着轻缓的流水飘走后,她一咬牙,拉出腰间的长剑,准备割上自己的咽喉时,斜里又穿出一条人影将她的手托住了叫道:“二姊,你这是何苦呢?”

谢寒星看清那是淘气的小妹妹谢寒云,不禁怒道:“小鬼!放开手!”

谢寒云放开了手道:“二姊姊一定要自杀我也不拦你,可是你总得说个明白,你为什么要死!”

谢寒星厉声道:“我恨我自己!”

谢寒云道:“你自己没有什么可恨的,如果你真的照娘所安排的计划去做,那才可恨呢!”

谢寒星—怔道:“你也知道了?”

谢寒云撇撇嘴道:“你一夜没睡,我也一夜没睡,跟着你到处转,看你进了杜大哥的屋子,看你出来,再看你跟杜大哥身后到了大姊的楼下,你听见了他们的谈话,我也听见了,如果你想自杀,我还更想自杀!”

谢寒星道:“你一个小鬼有什么想不开的!”

谢寒云道:“你是为了娘而感到惭愧,我还有一番见不得人的身世,而且你的娘也是我的娘……”

谢寒星一叹道:“别去想那么多,我们都把你当亲妹妹看待……”

谢寒云道:“我也不在乎,有一个王非侠那样的父亲并不丢人,你们不告诉我,其实我想也想到了!”

耐寒星呆了一系,谢寒云哽咽地道:“其实这件事并没有什么特异的,王非侠在世时,对我就特别好,今天白天到韩家去决斗时,为什么破例准我前去,韩家的人为什么肯放我进去,可见他们都知道了,让我们父女见上最后一面而已,王非侠死后,娘对我不肯跪拜,为什么特别生气,我再傻也该想明白了!”

谢寒星低喟了一声道:“你知道了也好,王非侠在江湖上的名头并不辱没你!”

谢寒云轻哼一声道:“我还是不能原谅他!”

谢寒星道:“为什么?”

谢寒云道:“为了他不像男人,为了他一直脱不开娘的控制,从生到死,没有一点自主的意志!”

谢寒星叹道:“你是个小孩子,不懂得感情对人的影响……”

谢寒云道:“我怎么不懂,人为了感情,可以牺牲一切,但绝不能把自己的人格也牺牲在内,你看杜大哥,他对大姊可以不顾性命,但并不损及自己的风骨,男人最值得尊敬的就是骨气,没有了骨气,那根本不能算是男人!”

谢寒星道:“娘与王非侠,大姊与杜青,这是两回子事,不能相提并论,他们的处境遭遇不同!”

谢寒云道:“没什么不同的,杜大哥爱大姊,不会比王非侠爱娘逊色,可是杜大哥并没有丧失自我!”

谢寒星道:“娘不是姊,她只有自己,从没有想到别人过!”

谢寒云道:“不错!正因为如此,才证明娘不是个值得为她牺牲的女人,王非侠是自甘堕落!”

谢寒星道:“你不能这么说,他毕竟是你的生父!”

谢寒云冷笑道:“他也自己轻视自己,始终不对我承认,我为什么要认他呢?”

谢寒星道:“他是为你好,怕你受不了打击!”

谢寒云道:“他如果认为自己的作法是对的,便不会怕我受刺激,他以自己为羞,才想瞒着我,一个自暴自弃的人,我也不必去尊重他!”

谢寒星默然片刻,才用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柔声道:“三妹,你太倔强了,那很不好!将来会伤害自己的,我就是一个例子!”

谢寒云笑笑道:“你实在还不够强,否则不会想到自杀,你有什么必须自杀的理由,为了这而羞耻,我比你更屈辱,为了你得不到杜大哥的喜欢,那不算什么,也许世上会有更好的男人!”

谢寒星摇头道:“迟了,太迟了,曾经沧海难为水,也许在别人的比较中,可以找到比杜青更好的男人,对我说来,不会有人更好了!”

谢寒云笑道:“我相信这句话,可是我更相信人定胜天,活着总有希望的,你轻易一死,那才断了希望,你好好的活下去,我可以帮你的忙!”

谢寒星不信地望着她,谢寒云正色道:“大姊与杜大哥如果没有我帮忙,不会有今天,你应该相信我……”

xxxx

xxxxxx

萧瑟的秋晨,谢家的大门口已摆开浩荡的行列,一色素车白马,蜿蜒上道,向汉西门外而去。

谢家是世族,家中都是女人,这在金陵城中已够引人注意了,所以谢家大举出动,即使是在早上,也引起许多人驻足聚观,更有许多浮浪的登徒子,像追逐腥气的苍蝇一样钉在后面!

因为一连串的素白,使大家意识到谢家又要作丧事,这不希奇,过去一段时间,每隔三年谢家一定会死人,据说死的都是男人,大家也不感到奇怪;处在粥粥群雌的脂粉堆中,一个男人能活三年已经算长命的了!

谢家究竟有多少女人,谁也弄不清楚可是谢家每逢出殡,必是轰动金陵的大事,因为这一天大家才可以看见谢家群芳,品头论足一番!

最熟悉的是谢家二小姐寒星,因为她经常出来,美是美,却像朵带刺的玫瑰,摘了要扎手,尽管她跑的都是游人很多的名胜古迹之处,依然有些色胆包天的登徒子想凑上去一亲芳泽,自然这些人也吃了不小的亏!

谢寒星揍人的方法顶干脆,两下热辣辣的耳光,然后把他举起来,在水池一扔,仅凭这一手镇住了金陵少年!人家知道她会武功,大家小姐,家里一定聘有高明的武术教师,这位小姐学得很出色,几次一来人家都领教了,对着这朵玫瑰花儿都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!

因此谢家的车列上虽然都是年青女郎,却也很太平的通行着,没有人敢去捋虎须!

今天的情形较为特殊,谢家的发丧行列是最大的一次,差不多全家都出动了,连最难得出面的大小姐也素装白衣在人前露了脸,她的美犹胜于乃妹,谢寒星以往喜欢穿红,今天虽然换了一件素袍,底下仍是红缤罗裙,然而谢寒月一身素白,像是月下的睡莲。美得一尘不染,使得那些急色儿直往喉头咽口水!

第二个令大家奇怪的是今天举丧的对象竟是谢家的管事王老头儿,那是多年来唯一在谢家出入的男人,花白胡子,胖胖的身材,一脸和气,除了东家的事绝口不谈外,对人永远是那么谦恭有礼,听说他死了,大家都很惋惜!

为了一个老家人而出丧,大家很钦佩谢家的体下有恩,甚至于还有人转着进身去顶他的遗缺的迷梦,守着那一大群莺莺燕燕,不领工钱白干活也是心甘情愿的。

然而最引人注目的是谢家的车列中多了一个年青的男人,这个男人相貌英俊,人品轩昂,如玉树临风,腰中佩着剑,陪着大小姐坐在车子里,二小姐与三小姐两匹马夹持左右,每个人都对他很巴结,看样子是谢家的娇客贵宾!

这情景引人羡慕,也惹人嫉妒,尤其是一向自命风流的金陵侠少,恨不得将他拖下去替代他的位置!

可是没有人真这样子,一来是通衢大街不容人横行,再者是有人领教过二小姐的厉害,惹不起这颗小辣子!

小辣子是金陵游侠少年私下给谢寒星起的绰号,红得可爱,辣得怕人,不管那年青男子是什么来路,光是这颗小辣子就招惹不得!

车列慢慢出了汉西门,后面跟的人更多了,许多香烛纸店清早就被敲开了门,做了一笔大生意。

大家跟谢家扯不上关系,王老管家却是熟的,有人真心是给这位老好人上注香,一表悼思,有人也想藉此机会去套近关系,跟那批女孩子们搭搭讪!

谢家自己有几辆车,今天不够用,又雇了十几辆,所以精明一点的人早在马夫口中打听到她们的目的地是清凉寺,有跟着走的,也有骑了马先赶了去的!

清凉寺并不大,平时香火也不太盛,昨夜已经得到了通知,佛堂早就布置好了,主持老和尚智海是王非侠的方外好友,听见王非侠的死讯后,连念了几句阿弥陀佛,便默默地着手准备一切!

可是情形大突然了,谢家的人还没有来,寺外已聚集了不少的游人香客,上山的路旁更摆满了许多小摊子,做买卖的人耳朵最尖,早就赶来准备发一趟利市了。

智海穿上了法衣,到寺外转了一趟,回来直皱眉头,云集的游客固多金陵游少,但也有些横眉竖目的江湖人。

王非侠的身份他是很清楚的,那些江湖人也有些是他认识的,虽然他息隐多年,退出江湖很久了,江湖人特具的敏感并未减退;人家不认识他人,他可认识人家,这些多年不见的江湖人物,忽然齐聚此间必非偶然!

是来给王非侠发丧的吗?王非侠才死了一天,消息不会传得这么快,而且其中几个人与王非侠根本扯不上交情。

“难道是为了自己而来吗?”

这情形也不太可能,自己当年虽然与其中几个人有点小过节,但是说不上大怨仇,事隔多年,也应该淡忘了,而且近十几年来,自己皈依三佛,诵经礼佛,不问世事,谁都不知道在自己这儿,除了一二知己,从没有人前来拜访,那些老朋友的口很紧,多半也退出江湖,不会多事泄露自己的行藏!

再者看那些人的情状,也不像是找自己的麻烦,他们翘首山下,频频引顾,似有所待,等些什么呢?”

是跟谢家有过节吗?那也不太可能,死友王非侠寄身谢家是一个谜,可是他曾经保证过谢家与江湖人从不来往,更不会有恩怨纠纷,这些江湖人齐集此间究竟是为了什么呢?

他实在想不透,但是他意识到一件事,尽管与自己无关;今天一定不会太平,甚至会牵连到自己也无法安身!

为了省麻烦,他把王非侠灵位上的名字也改过,变成王仲远,那是王非侠在家时的本名,除非特别亲近的人不会知道,走江湖的人脱不了麻烦,一定事先安排好一个退身之处与一个隐藏身份的名字!

王非侠已经脱离了烦恼圈,用王仲远的名字为他超渡似乎更适合一点,可是自己恐怕无法再用智海这个法号来作为避世避难的掩蔽了。

山下一阵喧闹,人声鼎沸,是谢家的车队到了,智海迎到了门口,冷眼斜瞟,大家都跟着紧张,尤其是那些江湖人,个个都是摩拳擦掌的样子!

智海心中一定,他知道这些人至少不是为着自己而来的因为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,问题多半是在谢家,于是他打定了主意能够不惹是非最好,虽然王非侠生前与他交情匪浅,但是却没有对自己作任何要求,自己乐得不管!

首先下马的是谢寒星寒云姊妹,她们等车子都停好了,才分左右把谢寒月扶了下来,智海眼睛一亮。

他听王非侠说过谢家三妹妹中以老大寒月最出色,但没想到会美成这个样子,幸好年纪老了,如果再年青二十几岁,见了这样的美女,他很难把持住自己不砰然心动。

谢寒月朝四面望了一下,见聚集着这么多人,不禁也皱了眉头,谢寒星低声道:“别理这些家伙,他们是吃饱了饭没事做,混夹着赶热闹,这又不是出庙会,他们跟了来多半不存好心意儿,照我的脾气就宰他几个!”

谢寒月连忙道:“你别胡说了,都是你以前太招摇,才引起人家的注意!”

谢寒星笑道:“谢家一窝子都是女人,早就引人注意了,如果不是我现了几手厉害的,他们闹到家里来也不一定,你还怪我多事吗?”

谢寒月轻轻一叹道:“今天别乱来,你看他们都提着香烛纸钱,一定是给老王来致丧的!

谢寒星冷笑道:“黄鼠狼给鸡拜年,八成儿没好心!”

谢寒月冷笑道:“老王的人缘不坏,人家也许是真心的呢?不管怎么样,今天总该忍耐着点!”

谢寒星这才不开口了,扶着寒月向寺门而来。

谢寒月见了智海,老远就道:“烦扰老法师了!”

智海合手为礼,然后轻叹道:“故人西逝,老纳理应尽点心!”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陵侠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