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陵侠隐》

第二十六章 居心险毒自食果

作者:司马紫烟

谢寒星与谢寒云按捺不住,两支剑同时出手,陈其英练子索一抖,居然将两枝剑同时弹开,哈哈大笑道:“姓杜的,她们已经等不及了,你也快上吧!”

杜青沉喝声道:“寒星,寒云,你们下来!”

谢寒星怒叫道:“这狗贼如此瞧不起我们女人,我非要割下他的狗头不可!”

杜青沉声道:“你们是帮我的忙,还是帮他的忙?”

谢寒云一怔道:“大哥当然不会要我们帮忙的……”

杜青道:“那你们也不能帮他的忙!”

谢寒星愕然道:“我们怎么会帮他的忙呢?”

杜青道:“他嘴里说得凶,其实心里比谁都害怕,所以才刺激你们出手帮忙!”

谢寒星愕然道:“难道我们一起上反而对他有利?”

杜青笑笑道:“不错!血魂剑式出手时凌厉非凡,除了发招者本人外,其余都是敌人,他不敢正面与我为敌,所以才拖你们一起下来,想牵制我不能放手施为,因此你们夹在中间,等于是给他帮忙。”

谢寒星顿了一顿才道:“这家伙太狡猾了,那你先在旁边瞧着,让我们来收拾他行不行?”

杜青摇头道:“不行,你们还不懂他的用意,他知道我今天不肯放过他,一心只想逃命,那里还敢找我挑战!”

陈其英怒叫道:“放屁,是你自己不敢应战!”

杜青沉声道:“那你就干干脆脆的找我,不用拖泥带水,把女孩子们也拖进来,你分明是想挟持住一两个,掩护你脱身……”

谢寒星不服气地道:“他能挟持我们?”

杜青笑笑道:“他这根练子索是专为锁剑而用的,你们剑法虽精,临敌经验太少,很容易上他的当……”

谢寒星道:“我不相信!”

杜青诚恳地道:“寒星,我不是瞧不起人,临阵对敌是技艺与经验各占一半,我承认谢家剑堪称绝世,可是刚才一场混战,你们并没有占到上风,这就是一个例子,因为你们遭遇到的全是一些老江湖。论技艺,他们实在比你们差,完全靠战斗的经验才能跟你们打个平手,已经够你们自傲了,何必还要硬撑呢!”

谢寒月这时才道:“二妹,听杜大哥的话,谢家已不同往前,今后我们要想在江湖上立足,有待学习的事还很多,绝不能一味意气用事!”

谢寒星终于退了下来,谢寒云自然更没有话说,杜青扬剑笑道:“陈其英,现在我们可以放手一战了!”

陈其英脸上微现惧色,因为杜青一言道破他的心事,使他意识到情况的严重,也没有先前那种逼人的气焰了!

谢寒云低声对谢寒星道:“二姐!你该相信杜大哥的话了,单打独斗,这家伙反而心慌。”

杜青仍是从容含笑道:“陈其英,你别害怕,我只想教训你一下,这里是佛门净地,我绝不会伤你的性命!”

陈其英怒吼一声,练子索振得直响,舞成一道匹练,直卷过来。杜青则扁着剑身往外劈去,以防剑刃受到破折,同时扁平的剑身也较易使力,可以触及练索后,迅速收回,收免被练索缠住。

交手数合,依然是势均力敌,陈其英志在夺剑,练索上穷极变化,都是在杜青的剑上打主意,杜青则比较吃力,一方面要防备剑被夺,一方面还要留神本身的安危,更要相机出招抢攻,近乎是一心三用。

不过他使的仍是家传剑法,没有动用血魂剑式,陈其英又急又怒,大声叫道:“姓杜的,你为什么还不施展血魂剑?”

杜青微笑道:“血魂剑式出了手,你这颗狗头就保不住了,我并不想要你的命,能够不用,我尽量避免!”

说着一剑斜掠,抵住练索的一头,挑高甩开,陈其英的练子索是两头使用的,一头抛高,身形往前一移,另一头又直抢而进,杜青刚用剑击落索端的龙头,陈其英冷笑一声,甩高的那一头急起直落,一下子缠住剑身!

杜青见剑身被缠,十分惊慌,连忙往后抽剑,陈其英得意地一抖手道:“过来吧!”

连人带剑,把杜青拉了过来,跌向他的身前。

这一着相当冒险,因为杜青的身子虽然暂时失了平衡,可是两只手全能活动,而陈其英的手中握着软练索,这种兵器在打斗时很占便宜,贴身肉搏,却反而成了累赘!”

果然杜青还没有冲到他身前,即已放开了握剑的手,双拳齐发,向陈其英的面门上击去!

陈其英假作惊慌地往后一躲,避开了双拳,杜青自然不放松,踏步进前,准备再作攻击时,突然颈上一凉,被一条硬索紧紧地扣住了!

那是陈其英的练子索,此人的身手确实不弱,在这件奇巧兵刃上更有着独到的功夫,锁剑,拉人,甚至于杜青挥拳相应的反应,都在他的预计之中,以他的练子索恰恰合上双方的动作,扣住了杜青!

得手后,他熟练地一转身,绕到杜青的背后,双手一振,握住练索的两头,利用绕回一圈的练索,紧扣住杜青的颈子,哈哈大笑道:“姓杜的,这就是我用来对付血魂剑的绝招,先让你尝尝厉害。”

谢家三姊妹见杜青为人所制,大惊失色,连谢寒月都沉不住气了,摆剑正待攻上去抢救,却被查子强一挥长剑,将她们全拦住了,谢寒星叫道:“你也想插一手!”

查子强摇摇头道:“查某绝无此意,只是劝阻三位不能太冲动,你们上去救不了人,反而会害了他!”

谢寒云急吼也道:“胡说!你巴不得杜大哥被人杀死!”

查子强冷冷地注视她有好一会,才退后道:“你这样—说,查某只好不管了!”

谢寒云得到机会,正想冲出去,这次却是谢寒月把她拉住了道:“小妹,向查大侠道个歉!”

谢寒云瞪大了眼睛充满了怀疑,谢寒月平静地道:“查大侠确是一番善意,是我们太缺乏经验了!”

比较冷静的她已经认清了当前的情况,陈其英正在等待着她们出手,因为他已控制了杜青的行动,如果她们不顾一切地出手,他只需稍为变动一下位置,就可以把杜青调过来成为她们攻击的对象!

谢寒星也看出来了,可是她比较急切,迅速地绕到另一边,同时对谢寒云道:“小妹!你到另一角上去,我们三处同时出手,瞧他怎么躲去!”

陈其英哈哈一笑道:“你们不妨试一试!”

谢寒月平静地道:“不必试!”

谢寒星道:“为什么,如果我们三路夹攻,他想躲也躲不了!”

谢寒月一叹道:“他的练子索招式很神奇,三枝剑未必能奈何得了他!”

谢寒星道:“我知道,可是他的练子索套在壮大哥脖子上,要想腾出手来应付我们,他必须放开杜大哥!”

谢寒月道:“你想得太天真了,他对赤手空拳的杜大哥比对我们还畏忌,如果他要分神应付我们,怎么会先放开杜大哥呢?”

谢寒星默然了,陈其英哈哈一笑道:“你们中间毕竟有一个聪明人,谁敢动一下,我只要双手一紧,再高明的接骨大夫,恐怕也无法把他的颈骨接起来!”

谢寒月淡淡地问道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陈其某一笑道:“我要报复的对象是血魂剑,与这姓杜的小子并无怨仇,自然不会伤他的性命,可是对付血魂剑的方法已经泄了底,再用就不灵了,必须找点补偿!”

谢寒月道:“你要如何补偿呢!”

陈其英道:“很简单,把血魂剑诀交出来!”

谢寒月想了一下道:“这个我可不能作主,你得问向杜大哥自己!”

陈其英把手稍微放松,使杜青能开口说话,然后问道:“杜青,你的意思如何?”

杜青呼吸了几口长气,然后才道:“办不到,血魂剑式不能轻易传人!”

陈其英目中杀机顿现:“那你是不想活了?”

杜青仍是从容不迫地道:“我对血魂剑的作风约略有一点印象了,虽然我无法评判他的行为是否正直,但是我对他报复人的手段也不太赞成,世上有一个血魂剑已经引起这么大的騒动,如果大家都成了血魂剑……”

陈其英哈哈大笑道:“你这小子倒有点脑筋,血魂剑式的确不宜给太多的人知道,谢大小姐,麻烦你把闲杂的人都赶出去,留下你一个人,外带付笔砚……”

谢寒月一怔道:“做什么?”

陈其英道:“由这小子口述,你做笔录,把血魂剑诀写下来,交给我一个人带走!”

谢寒月道:“这些人肯走吗?”

陈其英道:“那是你的事,如果你想留下杜青的性命,最好是听我的!”

谢寒月低头不语,查子强忍不住怒道:“镇六关,你的心思太卑鄙了!”

陈其英笑道:“难道把血魂剑式公开给大家共享,就不卑鄙了吗?”

查子强道:“我们不要分享剑式,只想除去这个凶人!”

陈其英道:“那好办,我学会了血魂剑式,除去血魂剑的事由我一人负责,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放过他的!”

查子强道:“你也不该学血魂剑式!”

陈其英冷笑一声道:“今天我已经跟各位闹得很不愉快,如果不学两手防身的狠招,难保以后没有人来找麻烦!”

查子强沉声道:“如果你学会了血魂剑式,你的作为将比血魂剑更毒辣!”

陈其英笑笑道:“查子强,你对谢大小姐大概还没有死心,所以要硬逼我杀死杜青,以除心腹大患,是不是?”

查子强脸色一变,强忍住怒气道:“姓陈的,你这句话很厉害!查某虽无此心,却也无以自明,因此我退出去让你,不但如此,我还负责把大家都请出去……”

一人连忙表示反对道:“我们不走!”

查手强道:“不!我们必须出去,但是我们不走远,就等在庙门外面,陈其英什么时候出去,我们什么时候割下他的脑袋!”

那人还是不肯,查子强沉声道:“阁下如果不肯出去,就是证明阁下居心不善,查某只有先得罪了,恁着这枝剑也要把大家都请出去……”

那人见查子强发怒了,不敢再说。千手神剑的威名仍是够震慑人的,虽然大家合起来不一定会怕他,可是他如跟谢家这批女孩联合,这边又走了功力最深的萧樵夫与赵九洲,强弱之势就很明显了!

一个个迫于情势,气冲冲地走出殿门,查子强挺剑走在最后,还没有跨出门,杜青开口把他叫住了道:“查兄请留步,你以为我肯交出血魂剑诀吗?”

查子强道:“我们相知不深,但以我的观察,你应该不是贪生伯死的人!”

杜青笑笑道:“那么查兄何必要离去呢?”

查于强正色道:“我在这里,对你的生死必须负责任,我不能让人误会是我逼你就死的!”

杜青豪笑道:“大丈夫行事但求无愧于心,何必怕人误会呢?查兄的气度还是不够豁达!”

查子强脸上一红道:“也许可以这么说,反正我发誓绝不让这家伙带着剑诀离开,还是避避嫌的好!”

杜青道:“他得不到剑诀的,血魂剑式变化精微,关键全在毫厘之间,只能意会而不能言传,写在纸上也没有用,所以查兄尽可放心……”

查子强一怔道:“那你就写给他好了,这一说出来,他还肯放过你吗?”

杜青笑道:“陈其英口蜜腹剑,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,即使把剑诀给了他,他也不会放过我的,甚至会更助长他杀我之心,以便独霸剑诀……”

查子强一叹道:“我也有这种顾虑,只怪你自己不小心,上了他的当,我相信你一开始就施展血魂剑式,绝不会被他制住……”

杜青哈哈大笑道:“要除去这种鼠辈,何须动用血魂剑式,我要取他的性命易如反掌……”

大家都为之一怔,陈其英更是恐慌,将双手扣得更紧一点,杜青运气抗住颈上的压力道:“陈其英,如果你的手再加一分劲,我为了自卫,必须要杀了你!”

陈其英的额上滚下汗珠,双手直抖道:“我不信!”

杜青道:“生死在你自己一念之间,想活命的话,你乖乖地退出去,我不杀你,别人也许还会找你,但你还可以有个一拚的机会……”

陈其英怔了片刻才叫道:“臭小子,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,凭你三言两语,就会放了你,少动鬼脑筋,乖乖地把剑诀念出来!”

杜青一笑道:“告诉你那是没有用的!”

陈其英叫道:“有没有用等我看过后决定,如果剑诀没有用,你小子就死定了!”

杜青道:“反正是死,我又何必多事,你下手吧!”

陈其英沉吟良久,终于眼中凶光逼射,双手猛地一抽,杜青颈上运足气一挣,两手朝后一插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六章 居心险毒自食果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陵侠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