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陵侠隐》

第三十章 竹西佳处江都路

作者:司马紫烟

谢寒星想想道:“那恐怕不行,因为我很少去管那些事,但是三妹可以,她对那些鸽子很有兴趣,经常跟王非侠一起调鸽!”

杜青转脸向谢寒云道:“小妹妹,回头到了你母亲那儿,你要注意外面的动静,如果发现有飞鸽,一定要设法将它召下去,千万不能让它飞出去!”

谢寒云道:“我当然办得到,但是为什么要这样呢?”

杜青想想道:“我怕韩莫愁会有姦细留在你母亲身边,把消息传出去,这是为了慎重!”

谢寒云道:“可是我家的鸽子不会飞到韩家去的!”

杜青笑:“你忘记韩莫愁养了儿头鹰吗?他可以利用鹰将鸽子抓去,同样也能得到消息!”

谢寒云点头道:“我倒没想到这一层,回去以后,一定要跟大姊商量一下,加以预防!”

杜青道:“那是以后的事,现在只有用这个法子补救!”

他总算把这个问题搪塞过去了,可是另一边的谢寒星由杜青的神色中,知道杜青的想法绝不会如此简单!

由杜青的前言后语,再仔细一推敲,她终于想到这可能是怎么回事了,脸上浮起了一重悲色,失声叫道:“杜大哥!这不会是事实吧!”

杜青怕她泄露得过多,忙拍着她的肩膀道:“寒星!我也希望不是,但不能不作预防,你也别太激动,就当它不可能好了!”

谢寒星目中含着泪光,点点头道:“杜大哥,你放心好了,我不会坏你事的!”

杜青长叹一声,谢寒云却莫明其妙地问道:“二姊,杜大哥!你们在说些什么?”

谢寒星抹去泪珠强颜作笑道:“没什么,我只是觉得处境太危险,如果杜大哥所料成了事实。那我们不是处处都在韩莫愁的监视中吗?”谢寒云道:“即使如此,你也不必急得掉眼泪呀!”

杜青道:“刚才我们在舱中对谈,怕韩莫愁发现我已偷偷离开金陵后,会对你大姊不利,她是为大姊担忧!”

谢寒云道:“大姊处事很稳健,一定会有适当的应付方法!”

杜青笑道:“我也是这样想,不过你二姊不放心,我有什么办法呢?”他是怕谢寒星转不过弯,才抢着替她说了一篇遁词,谢寒星会意,轻轻一笑道:“我近来变得婆婆妈妈了,经常为些不必要的事瞎操心!”

谢寒云毕竟是个小孩子,很容易被他们哄信了,笑着道:“二姊!这是个很好的现象,你变得温柔以后,看起来也美多了。女孩子是不该杀气腾腾的,只是你的改变会使娘很失望,她理想中的女儿应该是雄心勃勃,不让须眉!”

谢寒星悠悠一叹道:“我叫她失望,她更叫我失望!”

谢寒云又是一愕,刚要开口,杜青已一触谢寒星道:“运河上这么多的船,比金陵还热闹呢!”

谢寒星也知道是杜青要她岔开话题,笑着道:“是呀!我没有出过远门,还以为天下只有金陵才是首屈一指的大都城,谁知扬州比金陵更繁华百倍!这些船是干嘛的?”

杜青道:“自然是运货的!”

谢寒云问道:“扬州没什么出产,那来这么多的货运出去?”

杜青道:“扬州是海运、河运的中心,江南的米从这里出去,近海的盐由这里集中,输入内地,船只来往,自然多了,天下的富户,多半是在扬州……”

谢寒云笑道:“听说此地还盛产美人,声色甲天下,杜大哥,你领略过没有?”

杜青笑笑道:“没有。我以前来的时候年纪太青,不懂得追逐声色,以致失诸交臂!”

谢寒云道:“这次你可以去见识一下了!”

杜青笑道:“我不敢,你们姊妹俩回去告我一状,我可受不了!”

谢寒云笑道:“不会的!大姊不是个醋娘子,在家里她可没禁止那些姊妹跟你亲近呐!”

杜青道:“我不是怕你大姊,是怕你家那一大群母大虫。我道貌岸然,不苟言笑,已经不堪其扰,如果给她们知道我在外面涉足花场,回去后还能饶我吗?”

他的话使两姊妹想起昨夜那一场聚会,以及在一大群姊妹中的尴尬情形,都哈哈大笑起来!

笑声中已渐渐接近了扬州的水上码头,快舟拢岸,杜青到船中换下了伪装的渔夫装,穿上一件青布夹袍,腰下系剑,又成为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侠客!

谢家姊妹也脱去寒装,锦衣玉裳,只是杜青别出心裁,为谢寒云的发边簪上了一朵白绒花!

谢家云不满地说道:“你真要我替王非侠服丧带孝?”

杜青轻拍她的肩头,劝慰道:“小妹妹,人子之礼不可废。那天在庙里你已经替王非侠守孝尽礼了……”

谢寒云道:“那时我是尽心,可是我不愿在娘的面前低头!”

杜青低声道:“小妹妹天下无不是的父母,何况王非侠的身份并不辱没你!”

谢寒云沉声道:“我知道!王非侠是个江湖风云人物,做他的女儿,也许比我这谢家三小姐还光彩,可是我恨他们为什么不敢公开地承认我!”

杜青轻叹一声道:“也许他们有不得已的苦衷,但是今天我希望你能以王非侠的女儿身分前……”

谢寒云瞪大眼睛。刚想表示反对,杜青庄重地道:“小妹妹,这是我的要求!不,是我的请求,请你无论如何要答应,算是帮我的忙!”

谢寒云吁了一口气道:“好吧,出门前大姊也是这样说的。为了你们,我只有答应了,可是我不明白,这能帮你什么忙?”

杜青道:“我到扬州来要一样东西,那是你母亲与王非侠共有的,如果我开口,你母亲一定不肯给我,可是你以王非侠后人的身分前来,至少不会吃到闭门羹。”

谢寒云愕然道:“要什么东西?”

杜青道:“到时候再说行吗?”

谢寒星忙道:“小妹,你现在不必问,大姊不是交代过吗,一切要听杜大哥的指挥!”

谢寒云闻言不吱声了。大家上岸后,漫步进城,只见商栈林立,高楼连云,果然是另一番繁华气象!

淮左名都,竹西佳处,大词人姜夔一阕《扬州慢》,道尽了这名城风光。杜青在年幼时,曾经跟父亲到过王非侠的家中,他记得王家的故宅在瘦西湖畔,所以一路行去,十几年旧地重游,景象却慾不陌生,绿杨翠竹,一弯流水,绕着一片大庄院,庄前白石为桥,气派宏大。现在,那气派更不得了了,只见在翠竹春柳夹杂的围墙外,多了一道高有丈余的砖墙,墙上还插着尖锐的铁矛,似乎是防范宵小偷越。庄门关得紧紧的,庄前还起了碉楼,由几个跨刀的壮汉在上面守着,好像里面住了什么重要人物似的!

杜青在门口看了一下道:“王非侠一死,此地竟变得门禁森严了!”

谢寒星冷冷地道:“娘不象居孀,倒象是在这儿做土皇帝了,连官府都没有这份气派!”

他们三人在庄前驻足,已经引起碉楼上巡守者的注意,一个大汉喝道:“什么人?快走开,这是私宅……”

杜青朗声道:“江湖朋友过访!”

那大汉道:“本宅主人已经去世,任何江湖朋友都不接待,三位请回吧!”

谢寒云忍不住问道:“这庄子是谁在当家?”

那大汉道:“夫人!”

谢寒云道:“那我们就请见夫人!”

大汉道:“夫人正在居丧,任何人都不见!”

谢寒云道:“你去回报夫人,说是金陵姓谢的求见,她一定会接见的。”

大汉道:“不必去通报,夫人交代过,尤其是金陵来的人,更不予接见!”

谢寒云怒声道:“混蛋,你是什么人,敢擅自作主?去问一声,就怕跑断你的狗脚了?”

那大汉见谢寒云出口伤人,唰的一声,由碉楼上跳下来,单刀一摆,拉开架式道:“哪来的混蛋东西,敢到此地来撒野?”

杜青见这大汉身形稳健,说话中气十足,武功的底子很扎实,就低声对谢寒云说:“我想得不差,要想进门,一定得借重你的身份!”

谢寒云点点头,见那大汉仍然挺刀作势,迎上去道:“这是王非侠的家吗?”

那大汉道:“不错!”

谢寒云又问道:“王非侠经常不在家,夫人没来以前,这儿是谁在管事?”

那大汉道:“就是我!”

谢寒云冷冷地道:“王非侠生前交游很广,过往的江湖朋友很多,你既然是总管,应该人头很熟!”

大汉道:“当然了,主人生前的过往朋友,我全认识,你们年纪太青,绝不可能是主人的朋友!”

谢寒云冷笑道:“王非侠大部份时间客居金陵,他在金陵的熟人你也认识吗?”

大汉道:“不认识。金陵是主母的居处,主母交代过了,凡是金陵来的人概不接待!”

谢寒云沉声道:“你在王家多久了!”

大汉道:“二十多年了,只要是主人的朋友,没有不认识断魂刀刘宗的!”

谢寒云冷冷地道:“这就怪了,我爹从来就没有告诉过我,他家里还有你这么一个大总管!”

那大汉一怔,呐呐地道:“你是……”

谢寒云沉声道:“我是王非侠的女儿,你既能在王家当了二十多年的总管,怎会不认识我!”

断魂刀刘宗愕然片刻才道:“主人没有说他有女儿!”

谢寒云冷哼一声道:“你去问问看!”

刘宗呆了一阵,回身跳上碉楼,大概又过了一盅茶的功夫,紧闭的门打开了,仍然是刘宗出来接待,神色已恭谨多了,拱手道:“小姐,在下不知道是小姐前来……”

谢寒云哼了一声道:“你自称什么?”

刘宗道:“主人在世之前,对我都是兄弟相称!”

谢寒云道:“那你该叫我侄女儿呀!”

刘宗忙道:“虽是主人抬爱,在下怎敢以长辈自居!”

谢寒云脸色一沉道:“你既然不敢做长辈,就得守规矩,少在我面前倚老卖老!”

刘宗垂手道:“是!小姐!”

谢寒云冷笑道:“以后对我不准再自称在下,尊卑有序,你该知道自己的身份!”

刘宗仍是垂手道:“是,属下该死!请小姐恕罪!”

谢寒云又问道:“我娘呢?”

刘宗顿了一顿才道:“主母扶柩归来后,闭门谢客,断绝来往,连属下都不肯接见!”

谢寒云冷笑道:“我也不能见吗?”

刘宗道:“是的!属下刚才去请示,主母说小姐来了很好,叫属下小心侍候,凡事只当在自己家中一样,不必再去麻烦主母了!”

谢寒云怒声道:“这本来就是我自己的家!”

刘宗道:“是!属下口齿笨拙,不善言词,请小姐多多恕罪!”

进门之后,杜青见庄中往来的人很多,全是身具武功的劲装大汉,乃笑着问道:“这些是什么人?”

刘宗道:“他们都是本庄的庄丁家人!”

杜青哦了一声道:“十几年前我来过一次,好像没有这么多人嘛!”

刘宗道:“近几年主人不常在家,是以人手多了一点!”

杜青道:“为什么呢?主人不在家,事情少,应该不需要什么人手才是呀!”

刘宗道:“主人行道江湖,朋友多,仇家也不少,唯恐有人乘主人不在家,前来扰乱家宅,才示意我训练一批人手,以作预防!”

杜青笑道:“预防什么呢?据我所知,王世伯家中别无人丁,只有这个女儿,又不住在家中……”

刘宗道:“主人誉满江湖,即使被人损坏了了宅中一草一木,传出去亦有损主人之声威!”

杜青哦了一声道:“敢上此地来生事的人,必非庸手,这些人能应付得了吗?”

刘宗傲然一笑道:“这些人平时由我训练,主人每年回家时,又亲自指导,以武功而论,个个都堪与江湖上一流高手并列。去年曾有川中五鬼到此地来寻主人的麻烦,主人虽不在家,可是我们只派了三个庄丁,就将他们打得抱头鼠窜而去!”

杜青笑了一下,不再问话。刘宗陪他们进了大厅,随即问道:“小姐是回来长住,还是来看看就走?”

谢寒云沉声道:“这也要你管吗?”

刘宗忙垂手陪笑道:“不是这么说,如果小姐准备长住,属下就去准备住所……”

谢寒云哈哈地道:“那怕我在这儿只呆一个时辰,你也得把一切都安排好,别忘了我才是这儿真正的主人!”

刘宗虽然垂手陪笑,却有点神色不悦地道:“小姐这样一说,置主母于何地?”

谢寒云眼睛一瞪,说道:“娘的家在金陵!这儿的事应该由我作主,娘如果不服气,可以跟我当面弄弄清楚!”

刘宗强笑道:“是属下多嘴。主母交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章 竹西佳处江都路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陵侠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