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陵侠隐》

第三十二章 千条杨柳尽向西

作者:司马紫烟

平步云等人进来时神色很平静,而且刘宗也跟着他们一起进来,这使谢寒云略感奇怪,忙问道:“刘大哥,韩家姊妹走了?”

刘宗点头答道:“走了,属下一直送她们到大门口!”

谢寒云问道:“你担保她们安全离开了吗?”

平步云笑道:“小姐下过命令,谁敢不遵!”

谢寒云微怔道:“平世伯,我放她们走是有原因的!”

平步云笑道:“那是一定的,她们留下来有原因,小姐留下她们也有原因,最后放她们走必然更有原因!”

谢寒云道:“世伯知道是什么原因吗?”

平步云笑道:“她们平素很通达情理,突然会对二小姐如此蛮横,当然是有缘故的,老朽想她们一定有什么重要的话要告诉小姐,话讲完了,小姐自然也应该放她们离开!”

谢寒云觉得这老家伙真不简单,顿了一顿才问道:“世伯何以知道她们有话要告诉我?”

平步云道:“韩家姊妹人很正直,对乃父的作为极为不满,她们故意闹事留下,必然是有机密事情相告!”

谢寒云想想道:“世伯既知道她们全无恶意,为什么先前对她们很不客气呢,而且对我要单独讯问她们之事很不满意!”

平步云笑道:“她们对小姐与杜公子很友善,对此地的人可不见得有好感,老朽如不做作一下,她们未必肯将话说出来!”

谢寒云道:“看来世伯一切都知道了!”

平步云连忙道:“不,她们告诉小姐什么秘密我可不知道!”

谢寒云道:“她们说此行的目的只是奉了韩莫愁之命,前来刺探虚实,因为韩莫愁对此地的动态有九成了解……”

平步云道:“韩莫愁的用意老朽也想得到。主人在世之日,就发现韩莫愁别有居心,因此暗中布置了对付他的力量,主人虽死,这个计划仍然在维持推动着……”

谢寒云道:“那由谁来主持呢?”

平步云笑道:“原来是由夫人主持的,自从小姐来到之后,小姐才是名正言顺的主持人,所以夫人已经把责任交让了!”

谢寒云冷笑道:“娘对我这么信任吗?”

平步云道:“小姐来此才一天,就有极佳的表现,何况还有雄才大略的杜公子从旁协助,夫人还有什么不放心的!”

谢寒云道:“杜大侠来此作客,可不能永远呆在这里,而且他本身还有很多事,那能一直替我们效劳!”

平步云笑道:“杜公子与小姐的情谊非比寻常,小姐的事他怎么好意思坐视不理,再说杜公子当前急务,无非也是如何对付韩莫愁,敌忾同仇,必然不会推辞的!”

杜青只得笑着接口:“前辈太过奖了!再晚才疏学浅,那里够得上帮忙的资格,只怕越帮越忙,反而误了各位的事!”

平步云笑道:“杜公子太谦虚了。你在金陵能混进韩家堡,揭穿两家剑谱之秘,又将韩莫愁戏耍了一番,心智武功,无一不令人钦佩之至。韩莫愁对公子的武功可能还不重视,对公子的心智却异常忌惧,所以图谋对公子不利……”

杜青闻言心中一动,深觉自己锋芒太露,不仅引起了韩莫愁的猜忌,而且这几个老家伙看来对自己也不无戒备,今后倒是应该注意收敛一点!

谢寒云到底年纪小,见人夸奖杜青,比什么都高兴,为了加深大家对杜青的敬意,笑着说:“杜大哥实在是当世独一无二的英才,我本来是什么都不懂的,如果有一点表现,全是他的教导之功!”

杜青本来想辩解,因为谢寒云到此地后,一切行动都是她自己的主意,自己并未参加意见。可转念一想,又忍住了,因为谢寒云毕竟年纪还轻,在别人心中还是个小孩子,人家也必定以自己在后面授意,她才有这些表现,如果拆穿了她本身已有自主的能力,说不定反会引起别人对她的猜忌,不利于她!

事情很明显,不管王非侠是生是死,谢耐冬绝不肯轻易放弃此间的领导权,所以如此大方,必然也认为谢寒云只是个傀儡,她随时都可以取回控制的大权,这种想法对谢寒云很有利,还是维持下去的好!

谢寒星对情形十分清楚,也看出平步云等人对杜青已有猜忌之心,那番话也分明是一个警告,因此也笑着说:“小妹,你可不能太倚仗杜大哥了。他自己有家,金陵那边也需要他,不能老是守在这里帮你的忙呀!”

平步云笑道:“这也是实话,不过杜公子无论如何也得辛苦一点,替小姐把局面安顿好再离开。以后再有事,我们三个臭皮匠,勉强也可以凑成个诸葛亮,凑合着替小姐策划策划,这个家勉强也能维持下去!”

这番话明里恭维,暗中却也表示出来,杜青在此地不能做得太过份,至少不能把他们从这挤走!

谢寒云也听出来了,接口道:“我在此地是爹的女儿,在别处仍然姓谢。杜大哥离开时,我也要跟着离开的……”

她唯恐平步云等人对杜青加深仇意,抢先表明态度,平步云等人只是笑笑不作声,刘宗却急了,说道:“小姐,这里才是你的家,你怎能轻易离去呢?”

谢寒星冰雪聪明,知道刘宗的意思,他是一心一意效忠谢寒云的,自然不希望她离去,于是笑着说:“小妹,这里是你一个人的,金陵的家是我们三个人的,两地相距不远,你高兴时,可以两边跑。王老伯遗下的一份事业。全靠你一肩担负,你可不能丢开不管,那太辜负大家的心意了!”

刘宗道:“是啊!主人创业维难,好不容易有了这份成就,小姐如果撒手不管,我们这些下属怎么办呢?”

谢寒云冷笑道:“此地人才济济,还怕没有接替的人吗?”

刘宗看了三个老人一眼道:“我们是主人一手栽培的,只有小姐才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,此外谁也不够资格领导大家!”

平步云微愠道:“刘宗,你忘了还有夫人!”

刘宗不甘示弱,沉声道:“平师爷,你我都知道夫人不可能再管事,即使管也没有几年,这里迟早都是小姐的!除了主人,就是小姐,此外谁都别想坐在当家的位子上!”

平步云沉声道:“刘宗,你知道主人已经去世了!”

刘宗冷冷地道:“我还以为平师爷忘记了呢!”

两个人针锋相对,谁也不肯相让,终于还是平步云屈服了,轻轻一笑道:“刘宗,我只是提醒你别忘了夫人还在世!”

刘宗道:“我自然知道。小姐没来之前,我对夫人绝对遵从,小姐来了,就该以小姐为主,这是主人的意思!”

谢寒云笑问道:“爹什么时候说的?”

刘宗顿了一顿才道:“主人在世之日就明白地交代过,三位师爷也都是听见的,我不相信他们这么快就忘记了!”

龙书锦连忙道:“言犹在耳,我们怎会忘记呢?平兄的意思也不是不尊重小姐,只是认为不能把夫人撇开!”

平步云接着道:“是啊,反正我不是为自己争权!”

刘宗将脸一沉,说道:“谅师爷也不敢!”

平步云脸色也沉下来了,问道:“刘宗,你这是什么话?”

谢寒云也觉得到刘宗对平步云的态度太过份了,忙道:“刘大哥,你怎么可以对平世伯这样说话?”

刘宗冷笑一声道:“小姐!在辈份上属下虽然比平师爷低,在职务上属下却不必谦让他,因为他们管策划,属下负责执行……”

平步云怒声道:“你还是得听我的策划!”

刘宗道:“不错!可是师爷策划后并不能直接下令,必须要通过当家的发布后,我才遵命执行……”

谢寒云笑道:“我不明白你们争的什么?”

刘宗冷笑道:“平师爷心里明白!小姐未来之前,夫人凡事都委托他代行。现在小姐当了家,剥夺了他的权利……”

平步云怒叫:“放屁!你说我跟小姐争权?”

刘宗道:“平师爷如果没有这个意思,就不必再把夫人抬出来压人。我是管事的,一定要把职权交代清楚,潘大姐跪在这里,就是拜平师爷之赐。我不希望以后再有这种事发生,增加大家的困难!”

平步云鼓起怒眼,刚要说话,柳群朝他摇摇手,开始说话了:“平兄,刘宗的话很有道理,一个家里只能有一个主人,因为夫人不出面,凡事都交给我们,而有时三个人的意见不能配合,常令他们困扰,现在一切由小姐作主了,我们自然顺从小姐的意思!”

谢寒云多少也明白他们争执的原因,于是笑着说:“如果娘要当家,我绝不能越过上一辈……”

龚书锦道:“没有的事,夫人已明白宣布不理事了,昨天不是命我们把帐册、执事名单全都交出来了吗?”

谢寒云道:“那就请三位师爷看在先父的份上,多给我支持……”

平步云没有话说了,拱拱手道:“小姐吩咐的极是!老朽本来也不是与小姐争权,只因为刘宗说话太气人了,老朽才忍不住……”

刘宗道:“私底下我如果有得罪之处,师爷摔我两个嘴巴我都不会还手,但公事上我必须把职权分清楚!”

平步云看了他一眼,不再说话了。

柳群忙道:“话都交代清楚了,我们还是回到正题上吧,韩莫愁对此间的情形应该十分了解,他还叫人来探听什么呢?”

谢寒云道:“她们的话是说给杜大哥听的,还是由杜大哥说吧!”

她十分慎重,唯恐把不该透露的事也说了出来,所以干脆让杜青来决定该说那些话。杜青沉吟片刻,说道:“首先她们要摸清楚王世伯究意死了没有?”

众人俱是一震,平步云首先叫了起来:“她们真这么问吗?”

谢寒星冷冷地道:“我们初来的时候,看见此地的情形,也不相信王老伯死了,怎能不叫别人怀疑呢?”

平步云迟疑地道:“那是夫人的意思,不许铺张!”

杜青道:“我看见了坟墓,才确知王世伯是真的死了!”

平步云吁了一口气,说道:“杜公子也是这样告诉她们的吗?”

杜青道:“我不必告诉,把坟墓指给她们看不就是答案了!”

平步云道:“主人是在韩家入殓的,韩莫愁居然会怀疑主人没死!”

杜青一笑道:“他的怀疑不是没理由,因为王世伯的灵柩抵家多日,此地竟没有一点居丧的样子,难免使人起疑,可是看到了真墓,以及厅上的灵堂,再加上寒云在此地当家,对王老伯的生死总算给了他们一个明白的答案!”

平步云道:“好极了!好极了!”

谢寒云沉声道:“我爹死了,有什么好?”

平步云发觉自己失言,连忙解释道:“我是说小姐来得好极了,王兄生前是闻名武林的人物,虽然夫人有命不准设灵,可是让同道中人知道,难免会怪我们太不懂礼,现在小姐出面主持发丧,至少可以让我们在别人面前有交代了。”

也亏他临时能扯出这番话来,居然也合情合理,杜青对王非侠未死一事,心中早已明了,只不过提出来看一下他们的反应,现在当然更有把握了,但恐引起他们的怀疑,忙又接下去说:“他们第二个目的是利用韩无畏来一试此间的实力。”

平步云哈哈大笑道:“这下子恰好中了我们的圈套,韩无畏把受挫的情形回去一说,韩莫愁不吓破胆才怪!”

谢寒云冷冷地道:“恐怕人家比我们还得意呢?”

平步云微怔道:“这是怎么说?”

杜青笑道:“厅前一战,各位对韩家剑法有多少了解?”

平步云道:“超异卓绝,不同凡响,当然韩莫愁可能还要强一点。可是龚兄的铁算飞珠,足可令之丧胆……”

谢寒云冷笑道:“龚老伯后来的两手如果是真的,也许还能唬人家一下,如果只靠这点本事。一个韩无畏也足够扫庭犁穴了!”

平步云微愕道:“韩无畏也许未尽全力,但是我们这边高手也不算少,像刘宗及五龙一凤。剑法都是得过主人亲传的!”

谢寒云道:“我爹的剑法若能胜过韩家,也不会死在韩莫愁手里了!”

平步云笑道:“话倒不是这样说,主人明知韩家剑法高强,所以在授剑时,另创了一套辅助的手法,攻其不备……”

刘宗笑道:“潘大姐制住韩家姊妹,使的就是这种手法!”

谢寒云道:“韩家姊妹在第二代中也只是中庸之流,比起她们的父叔来,不知差了多少倍,对付那些人,这种手法未必能奏效!”

刘宗不服地说道:“那些人比韩家姊妹又能强出多少去呢?”

杜青不愿再浪费口舌了,正容解释道:“韩家姊妹也没有认真动手,所以才束手被擒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二章 千条杨柳尽向西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陵侠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