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陵侠隐》

第三十四章 筵前初试无敌剑

作者:司马紫烟

杜青犹在沉吟,那边的潘金凤似乎不知道毕正清是什么人,对他的挑战毫不考虑地应道:“好呀,只要你不怕挨火钳,我总是奉陪的。”刘宗大急道:“杜公子,你快出去吧!魔剑毕老头的剑术并不太厉害,可是他有一项长处,动上手时能把对方的剑法全引出来,一点都藏不住。潘大姐的剑式是专为对付韩莫愁而练的,如果泄了底,就前功尽弃了!”杜青闻言略做沉吟才道:“你们目前所练的剑法,稳能胜过韩莫愁吗?”刘宗道:“目前还不行,可是不久以后就能与他一争了,但如果今天潘金凤的招式被他套去,成功的机会就更渺茫了。”杜青又问道:“难道潘大姐不能隐藏一点吗?”

刘宗急道:“公子可能还不知道魔剑毕老头的厉害,跟他交手的人,会在不知不觉间将本身的武技全部显示出来,他的剑法就是从许多高手那儿偷学来的,不过他天资鲁钝,学得不多,但目前所能,却也算得上是一流高手了!”杜青道:“他剑法平常,却曾从高手那儿骗招,怎么没人把他杀了呢?”刘宗道:“说也奇怪,跟他交手的人,多半比他强得多,却没有一个人能杀死他。有时明明他被逼到绝路上,对方杀手已出,结果仍是撤招收手,让他活了下来。他魔剑之名就是这样得来的。只是此人专找高手较量,虽然能留活命,却是落败的时候居多,所以知道的人很少。主人生前与他遭遇过,回来告诉我,叫我特别留神这个人……”这时候毕正清已抽出剑,准备和潘金凤交手。刘宗急道:“杜公子,请你快上去拦住潘……”杜青道:“你放心,我绝不会叫潘金凤泄底的!她一开始也不会把秘授的剑法用出来,我要观察一下这魔剑的由来。”刘宗听他如此说,才放下心来。

毕正清朝潘金凤喝道:“婆娘,出招吧!”

潘金凤大刺刺地道:“是你向我叫阵的,当然该你先出手了!”

毕正清哈哈一笑,说道:“也对,老头子名不见经传,你虽然是个下人,可是出身绿杨别庄,比老头子神气多了,应该我先出招!”语毕,一剑刺来,居然是武当剑法的起手招式“丹凤朝阳”。

潘金凤用火钳架开,微愕道:“你的武当派的?”

毕正清攻出第二剑,却是少林的达摩剑式,潘金凤又架开了,诧然没有开口。毕正清连续进招,俱是天下各大名家的招式,源流之杂,不可胜数,使许多观战的人都张大了嘴,惊愕异常。可是毕正清的花样虽多,却没有一家学得全的,潘金凤连架十几招后,发现他不过如此,不禁哈哈一笑道:“原来你是捡破烂的,七拼八凑,把人家的招式捡来献宝,想在我面前弄鬼,可没那么便宜了!”钳势一紧,将王非侠的鹰爪大九式使了出来,毕正清也从容应付过去,有时使的是韩家剑法,有时居然使的是谢家剑法,连一边的谢寒月也怔住了。潘金凤几招无功,钳势再变,出招渐趋凌厉。毕正清仍是十分从容,见招拆招,还不时攻出两手,有时反应略迟,可是潘金凤的招式似乎不敢用老,眼看可以得手,然而火钳只在对方眼前一晃,就掠了过去,好像在给对方喂招一般,只是她的表情已显焦灼,出手更为凶狠。刘宗叫道:“杜公子,你看出端倪没有?”

杜青皱眉道:“还没有,不过这家伙是有点邪门!”

刘宗道:“不能再等了,潘金凤已经失去控制了,你看她两眼发直,好像中了邪一样,再下去肯定会露底的!”刚说到这,潘金凤忽地斜刺出一钳,奥妙异常,毕正清好似慌了手脚,低头缩颈才避了开去。杜青心中一动,照潘金凤出手的招式,毕正清这种方法是绝对避不过的,可是潘金凤不知为什么,手下顿了一顿,将一式妙着分成两次发出,刚好容他避过,而且毕正清已经避开了,她仍是将那一招发完,才收回火钳。于是,杜青飞身一跃而出,一剑挡开毕正清的反击,喝道:“阿金,你退开!”潘金凤被他这一喝,才似从梦中惊醒,喊道:“公子,这老家伙邪门得很!”杜青瞪了她一眼,喝道:“胡说!人家是韩庄主的座上贵宾,你不过是个下人,居然跟人家动手,成什么规矩!”潘金凤道:“韩莫愁的客人关我屁事,我不是来做客的!”

杜青道:“你是派出来伺候小姐的,还不快下去!”

潘金凤这才退后了。

杜青朝毕正清点点头道:“前辈和家父见过面吗?”

毕正清道:“老头儿世居天山,最近才应韩庄主之邀东来,对令尊大人虽然闻名已久,却无缘一晤。”杜青道:“这就怪了,前辈既然未曾与家父见过面,怎么会懂得杜家剑法的呢?方才前辈就用了一式杜家的剑招。”毕正清忙道:“胡说!我从来没有学过你们杜家的剑法!”

韩莫愁忙上来道:“毕老先生所能广被百家,博大精深,而天下剑法中大部分是差不多的招式,你一定是弄错了。”杜青笑道:“我总不会连自己家传的剑法都看错吧?”

韩莫愁道:“据我所知,毕老先生所施展的剑招中,并没有府上的剑招,你一定弄错了。”杜青故意沉思片刻才道:“这就怪了,我怎么对其中一两招特别熟悉呢?我除了家传剑法外,就学过华前辈的血魂剑式……”毕正清道:“那一定是血魂剑式了。”

韩莫愁白了他一眼道:“血魂剑除了他本人外,就传了杜公子一人……”毕正清受了暗示,忙点头道:“我只听说国血魂剑之名,却没有见过他的面,更不知道何者为血魂剑式,也许我所创的剑式与血魂剑式相似吧!”韩莫愁道:“没有的事,你刚才所施展的那些招式既没有杜家的招式,也没有血魂剑的招式,他是在诈你的口风!”毕正清一怔,杜青微笑道:“毕老前辈的口风有什么可诈的?”

韩莫愁冷笑道:“你别装了,我老实告诉你好了,毕老先生是剑中怪杰,跟他动过手的人,剑招立刻会被学去!”杜青笑道:“这个我倒不相信!”

毕正清道:“不信,你可以试试!”

韩莫愁道:“目前你的那些剑招,毕老先生还不屑一学呢!”

杜青笑道:“不见得吧?如果跟我一试,只怕他再也无法学别人的剑招了!我是不出手则已,一出……”他故意把话停住不讲,毕正清忙问:“一出手怎么样?”

杜青道:“一出手你就知道厉害了!”

毕正清道:“如何厉害法?”

杜青笑道:“反正你自己会知道!”

韩莫愁道:“毕老兄,这小子大言不惭,不过也确实有两手,才造成他如此目中无人,老兄不妨教训他一下!”

杜青大笑道:“还是别教训的好,否则要付很大的代价!”

毕正清怒道:“放屁,老夫会过不知多少高手,从没有一人能把老夫怎么样,倒不信会栽在你这小子手上!”

杜青道:“咱们打个赌如何?我只出手跟你对两招,如在两招之内,你还安然无恙,我就输下脑袋!”

这句话说得太狂了,毕正清如何受得了,也大声道:“好!如果老夫挡不过两招,也输下脑袋!”

杜青笑道:“那倒不必,如果你挡不过两招,也没有见天日的机会了,所以这个赌就以我一个人为对象吧!”

毕正清大声叫道:“好!小子,你出招吧!”

杜青道:“你先准备一下!”

毕正清举剑道:“老夫准备好了!”

杜青献剑作礼,忽地一剑攻出,剑是直进的,居然有破空之声,足见其威力之强,连韩莫愁在旁都大惊失色。

谢氏姊妹愕然动容,她们从没有见过杜青用这一招,以威势而论,凭这一式足可睥睨天下!

只有毕正清镇定如恒,目不斜视,眼睁睁地盯着杜青,直到剑临咽喉他才偏偏头,剑刃擦着脖子过去!

原来杜青使的是新从修文水那儿得来的无敌剑式,那剑式共六招,杜青只看了前面两招,一攻一守,俱臻天下无敌之境,杜青也仅是看了一下图式与注解,连一练都没机会,现在信手使出,居然有这等威势!

不过他也内心感到奇怪,剑发出后,脑中突然萌起一个命令,叫他把剑势偏右两寸!

他不知道这命令何来,却不由自主地依命实施,直到招过后,他才将那个思想驱出去!

毕正清哈哈一笑道:“好剑法,姓杜的,这一招叫什么?”

杜青瞧韩莫愁脸有得色,心中一动道:“这一招叫抛砖引玉!”

毕正清一怔道:“抛砖引玉,那么底下还有精招了?”

杜青道:“自然有了,只是我不屑再使出来!”

毕正清道:“为什么?”

杜青冷笑道:“因为底下的招式是连续的,你破解了这一招,才够资格接受下一招,现在你并不能破解它,抛砖引不了玉,我懒得再跟你纠缠下去了!”

毕正清道:“你这一招并没有伤到我……”

杜青道:“照刚才我出手之势,你根本躲不了的,只是我才出剑之后,心中突然觉得不忍,才将剑势略偏,饶过了你!”

毕正清叫道:“放屁!你再刺几剑看看能否伤得了我!”

杜青道:“今天我不想伤人,比剑就此结束!”

说完回身就走,毕正清大叫道:“站住!”

杜青脚步站住了,仍是用背对着他道:“你还想干什么?”

毕正清叫道:“你敢如此藐视老夫,今天非要跟你比出个结果不可!”

杜青冷冷地道:“我没兴趣,你另外找人吧!”

说完移步慾行,毕正清厉吼道:“臭小子!你敢走!”

叫着挺剑冲了过来,对准他的后心急刺,杜青装没看见,等他剑到临近,才猛地回身出剑!

用的仍是先前那一招,剑光在毕正清脸前一闪,毕正清双手捧脸,厉声惨叫,韩莫愁连忙上前问道:“毕老兄,你伤在那里?”

杜青冷笑道:“我刺瞎了他一对贼眼!”

韩莫愁脸色大变,厉声吼道:“姓杜的!你竟如此狠毒!”

杜青淡淡地道:“他在我背后出手,比我更为狠毒!”

韩莫愁怒道:“他只是逼你继续决斗,并不想伤你!”

杜青冷笑道:“我不是继续斗下去了吗?谁知道他那么差劲,连我的一招都挡不住,我要他一对眼睛还算是客气的!”

韩莫愁气得无话可说,查子强在座上道:“杜兄!这老儿自不量力,固然是他该死,但是你出手确也太狠了,你杀死他倒没关系,这样子使他比死还难过!”

杜青笑道:“查兄看我平常可是这样的人?”

查子强道:“杜兄平常仁心为怀,对人从不下杀手,今天对一个素无仇隙的老头儿忽然下此重手,兄弟确是难解!”

杜青道:“查兄说对了。兄弟刺瞎他的眼睛,这其中自然有原因,查兄可知道他的外号叫什么?”

查子子强道:“方才我听说了,他叫魔剑……”

杜青道:“魔剑两个字不够贴切,他该叫魔眼才对!”

查子强一怔道:“这是怎么说?”

杜青道:“他的一对眼睛很邪门,有迷惑对方心神的作用,我跟他对敌时,受了他眼光的迷惑,心神也为其支配,当我出手时,明明是攻向前方的,因为他眼光的指使,好似暗中有个声音对我说偏一点,结果真的偏了几寸……”

查子强仍是不信道:“那有这种事?”

杜青正色道:“我是亲身体验出来的,所以我故意背过身去,不跟他的眼光接触,等他攻我的时候,才突然回身出剑,招式仍然没有变,他却挡不住了……”

谢寒月这时在座上也道:“我看过一些前人的笔记,在西域的番僧中,有专擅精神功的,能以眼光支配别人的行动。此人出身天山,很可能学会了那种邪术!”

杜青道:“他被人称为魔剑,可是他的剑法却没有出奇之处,多半是仗着邪功取胜,我刺瞎他的眼睛正是为众除害!”

韩莫愁怒叫道:“放屁,毕兄从没有杀过一个人!”

杜青道:“那是他不敢,因为他的眼神只能指挥一两个人,如果他杀了人,而且是杀了中原的高手,必然会使人误会他是高手,受害者的亲友纠众前去报仇,他就抵挡不住了,不过今天我刺瞎他双目,还有一个道理!”

韩莫愁想道:“什么道理?”

杜青道:“以前他不敢伤人结仇,现在有你做靠山,可没有顾忌了,你可以利用他作为杀人的工具,把一些你所谓的异己,次第消灭……”

韩莫愁道:“你说他的剑法不行,我所谓异己,都是绝顶高手,怎么会怕他呢?你这个理由谁都不会相信!”

杜青冷笑道:“在他的邪眼迷惑下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四章 筵前初试无敌剑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陵侠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