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陵侠隐》

第三十六章 自古圣贤皆寂寞

作者:司马紫烟

船很大,分为前后两重舱房,为了养息精神,杜青与查子强,赵九洲三人在前舱各占了一间舱房。

经过一夜的疲劳,杜青实在很想睡一下,可是躺在床上,心情激奋使他合不上眼,迫不及待地等候夜晚降临!

他深爱着谢寒月,在爱中却带着一丝敬的成份,他觉得谢寒月就像一尊庄严的女神,使他不敢冒渎她!

所以上次在金陵的香闺中,小楼锦帐,谢寒月躶身自献的时候,他反而不敢接受了,事后他的确很后悔!

尤其是那一夜旖旎的拥抱,虽然没有经过灵与慾的结合,但那柔滑如水的感觉却时时在他心头荡漾了!

以后是一连串紧张的搏斗,那不但是剑锋上的决斗,更还是心智上的决斗,斗得他心疲力竭,无暇去想其他。

然后是金陵的三天狂欢,谢寒月想出一个新花样,把谢家的女孩集中起来,陪他作放浪于形骸的游乐!

他对谢寒月简直是莫测高深了,不知道她内心究竟是想什么,是对他的情操的考验呢?还是对他人品或定力的考验?正因为弄不清楚谢寒月的意向,他反而不敢造次,怀拥美姬,口饮香醇,他表现了一个男人的豪放,却克制住自己的绮念,即使这绮念仅是对谢寒月一个人的,他不敢表露出来,这么地浪费了一段美好的时光!

直到扬州之行,谢寒月把两个妹妹遣出来陪他同行,他才明白谢寒月对他的深情中,已经没有嫉妒!

她献出自己的一切能献出的,目的只在使他快乐,在三天的狂欢中,她随时都准备献出自己,却被他愚昧地放过了,虽然他曾对谢寒月说过,要等一切都平静下来,要举行一场隆重无比的迎嫁仪典后,才敢得到她!

可是在别人眼中,他们已经是夫妇了,而他所向往的那一天,可能永远无法来到,因为他的生命随时都可能终结!

为什么还要矫情等待呢?为什么要在生命中留有遗憾呢?谢寒月已经是他的,他活着不会改变,死也不会改变,他们已互相属于,她绝不会有第二个男人了,如果不了解这一点,他就不配爱谢寒月。

两个相爱的人,别人已经把他们连系在一起,只有他的愚昧,才把两个人之间硬隔着点距离。

谢寒月并没有怨他,争取到一点机会,立刻又赶来就他,希望他们的生命能真正的结合在一起。

“这次我绝不再蹉跎了!”

他在急切的盼望中,等待着夜色的降临,忽而他埋怨起自己了,这事情应该由自己主动的。

为什么要让谢寒月来主动呢?她毕竟是个女孩子,虽然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世俗的拘泥了,但应该由他主动的!

为什么要等夜晚呢?为什么不是现在呢?

他猛地坐起,准备去找寒月,船上人多,他们可以另外找一条船,放流江心,载满一船的情与爱。

整顿了一下衣服,他推开了舱门,却见谢寒月笑吟吟站在门口,云发蓬松,粉脸含丹。

她不但经过了洗沐,还淡淡地匀上了一点胭脂,这使她的脸更娇艳,风情更动人。

她披着一件薄绸的长袍,从肩头到脚,却掩不住她动人的体态,杜青心中一荡,连忙把她拖了进来,掩了舱门!

谢寒月轻轻一笑道:“你怎么不睡了?”

杜青凑在她的耳边道:“寒月!你知道吗?我正想去找你!”

谢寒月低问道:“干什么?

杜青道:“我觉得不必等晚上,一夜的时间太短了,我们应该从现在就开始,因为我们已经虚耗过许多时光!”

谢寒月低声一笑道:“我知道你会这样想的,所以我来了!”

杜青揽着她道:“你知道我会这样想?”

谢寒月道:“是的?我听见你在床上辗转反侧,就知道你心中想什么,而且我自己也有这个想法,为了怕你不好意思……”

杜青一把抱起她的娇躯,感动地道:“寒月!心有灵犀一点通!我现在才明白它的真谛了,一对真心相爱的恋人,言语是多余的……”

谢寒月娇慵地道:“抱我上床去吧!我觉得有点冷!”

隔着薄薄的绸袍,杜青已经可以体会到她肌肤的润滑,忍不住心底情焰的喷放,抱着她倒向床上。

揭开绸袍,触目晶莹,这是他梦寐不忘美的化身,于是他飞快地脱去自己的衣衫,使两个生命溶成一体!

尽管是情慾的奔放,但在杜青心中仍未减其圣洁之感,咬着耳朵,轻舐着她头上的汗迹道:“寒月,说来也许你不信,如果你不是这样前来,我仍然不敢碰你,因为我不敢脱你的衣服!”

谢寒月满足地拥着他,以梦一样的声音道:“我知道,所以我一切都准备好了,这不能怪你,是我从前把自己装扮得太庄严;把你吓着了!”

杜青仍是虔敬地道:“不!你的庄严绝不是扮装的,你天生就赋有这种气质,即使到现在,我仍然是如此感觉!”

谢寒月点点头道:“我明白!别说是你,即使是我家中的姊妹,他们对我也不敢随便,我不必对她们凶,他们见了我就怕!”

杜青道:“不是怕,是敬,一种出于内心的尊敬!”

忽而俏皮地笑道:“幸亏你属于我了,如果你嫁给了查子强,我敢担保洞房之夜,他,连床不敢上,会在床下跪一夜。”

谢寒月道:“是的!这就是我答应嫁给他的原因,因为我确信嫁他之后,仍能留此完璧以待君,否由我绝不肯嫁给他!”

杜青怔了一怔道:“你答应嫁他之时,仍然想着我吗?”

谢寒月庄容道:“当然了,我心已许你,我身也许你,否由我成了什么人了,即使嫁,也只嫁个名义!”

杜青怔了一怔才道:“寒月!你想查子强会答应吗?他敬你爱你,可以不亲近你,但是他那种汉子不肯受这种屈辱的。”

谢寒月点点头道:“我知道,可是他不会活着受屈辱,如果他真成了我的丈夫,第二天必死于韩莫愁的剑下!”

杜青道:“万一他胜过了韩莫愁呢?”

寒月笑道:“不可能赢的,我对韩莫愁在外的行为早就有了一点耳闻,任何一个剑术高于他的人,都不会活着进我家的门!”

杜青默然无语,谢寒月又道:“所以我绝不能叫你接受当时的婚约,娘与王非侠知道你是血魂剑的传人后,也不敢再利用你送死了,他们怕的是血魂剑前来报仇。”

杜青道:“如果我被韩莫愁杀死,血魂剑应该去找他报仇呀,这是个借刀杀人之计,你娘为什么肯放弃呢?”

谢寒月道:“娘是有这个意思,可是王非侠反对,他对血魂剑较为了解,血魂剑行事最讲究恩怨分明,知道是谢家把你诓去送死的内情,他怪罪的对象一定是谢家,所以他们绝不敢再害你,甚至有心笼络你!……”

杜青一笑道:“他们是想从我身上引血魂剑为臂助,只是没想到血魂剑与韩莫愁早有仇隙。更没有想到血魂剑会不是韩莫愁的对手!”

谢寒月道:“是的!娘与王非侠的确没想到这一点,他们总以为血魂剑才是宇内第一剑手,所以以后一连串事实的演变,使得王非侠装死后,不敢再复生了,今后他即使想出现,也一定换个身份了!”

杜青长叹道:“早知其中有这些曲折,我就不必多事了!”

谢寒月道:“现在后悔也没有用,你参加进来有一件好处,就是把事情明朗化了,但也有一个缺点,就是把血魂剑引了出来,贬低了血魂剑的价值,如果韩莫愁不是胜过了血魂剑,他绝不敢如此张狂,血魂剑三个字对他仍有莫大的威协!”

杜青想了一下,忽然笑道:“不过我并不后悔,因为我得到了你,为了刚才那一刻的缠绵。我就是死了也是值得的!”

谢寒月幽幽地叹了一声道:“我是个女人,女人总是很自私的,我并不以片刻的欢聚为满足,所以明知很对不起查子强也硬着头皮想利用他一下,而后换得与你更长的厮守……”

杜青道:“查子强倒不会难过的,即使只能取得一个名义,他也会在满足中死去,倒是我们偕老白头的希望很渺茫。”

说着又抱住她,谢寒月轻轻一挣道:“杜郎,别再来了……”

杜青涎着脸道:“寒月!既然知道好合不长,我们便该珍惜每一分时光……”

谢寒月咬着他的耳朵道:“好人!女人的*夜是得不到幸福的,刚才你猛得像头老虎,我几乎是咬着牙齿才忍受你的………”

杜青将手一松道:“我那么该死吗?”

谢寒月笑道:“不过我心里仍是甜蜜的,你不懂怜香惜玉,正证明你以前守身如玉,所以我很高兴!”

杜青又揽住她道:“第二次我一定尽量温柔……”

谢寒月贴着他的耳朵低声道:“今天晚上好吗?我们找一只船,我先准备好,找一亲信的妹妹,叫她荡舟,我们偷偷地划出去……”

杜青道:“为什么要等晚上呢?”

谢寒月道:“我也许是个天生冷淡的人,尽管我的心里燃着火焰,可是我的身子却像一块湿柴,始终燃不起来了!”

杜青道:“有什么方法能把它烤干呢?”

谢寒月笑道:“我会想办法的,喝点酒,或者再用点葯,但是我必须使这疲倦的身体有个充分的休息,等晚上吧!”

杜青点点头道:“好吧!可是晚上,你一定要答应我!”

谢寒月吻了他一下道:“当然了,也许我们再也没有机会聚首了,我必须珍惜这一夜,使我的生命中有着足够的回忆!”

说着坐了起来,披上她的绸袍,略略拭了一下松乱的头发,丢给他一个娇媚的笑,轻轻地走了!

杜青呆呆地目送她离去,床上还留着她体上的余香,心中还荡漾着她娇柔的温馨,终于叹了一口气,披衣坐起。

离开床榻时,他才看见床上的落红点点,心中感到一丝歉咎,也许自己是太疯狂了,像一阵狂暴的风雨,摧残着一朵娇柔的弱花,爱,不应该是这样残忍的,他小心翼翼地取出自己的手巾,珍重地印上了落红残迹,又珍重地藏在怀中,自言自语地道:“寒月!我亲爱的妻,今夜我一定尽量地轻柔,让我们共同享受生命的乐趣,然后我会永远带着这块手帕,带着你的爱,那怕我明天死去,我的生命中也再没有遗憾了,寒月,让夜早点降临吧!”

满足地传着,他竟慢慢地睡着了。

是谢寒星将他摇醒的,睁眼一看,窗纸上已经黑了!

他连忙起来道:“天都黑了?”

谢寒星一笑:“你真能睡,天黑了很久了,外面酒菜都摆好了,就等着你去入席,是我等不及来催你的!”

杜青摇着头道:“该死!该死!那真不好意思!……”

谢寒星又一笑道:“大姊来过了吧!”

杜青脸上一红,连忙道:“没有……”

谢寒星笑道:“你别骗我,大姐身上有一股特异的芳香,她到过的地方,我一闻就知道,何况你脸上还留着胭脂呢!”

杜青脸更红了,连忙用手去擦,谢寒星笑道:“你别擦了,大姐从不抹脂粉的,我是诈一诈你,你做贼心虚,自己招认了,我不懂这有什么好瞒的,你跟大姊在一起是天经地义的事,还怕人知道不成,快出去吧,别让人等急了!”

杜青这才红着脸,跟她来到外面,果然客舱中摆好了一桌盛筵,每个人都坐着等他,他拱手道:“对不起!对不起!害各位久等了!”

谢寒月笑道:“等你倒不急,可是二妹进去叫你,倒把人等急了,你们在里面谈些什么体已话,拖了那么久……”

谢寒星一急道:“大姐!你怎么这样说?”

谢寒月笑道:“我没有说错呀,听你在里面又说又笑,一定是很有趣的话题,说出来也让我们高兴一下!”

谢寒星瞟了她一眼道:“大姐,你再逗我,我就说出来了!”

杜青连忙红着脸道:“没说什么,我们吃饭吧,我饿了!”

说着坐了下来,谢寒月笑道:“对不起,今天晚上没准备饭!”

杜青微愕道:“不吃饭吃什么?”

谢寒月道:“吃酒,吃菜,就是不吃饭,明天在绿杨别庄有一场大决斗,也许就有人再也见不着了,这是一场离别筵,所以大家必须尽情一醉……”

查子强叹道:“我赞成,今夜不醉不散!”

赵九洲道:“畅饮我不反对,可不能过量,明天醉得起不来……”

查子强笑道:“不会的!真到那个程度,就用根绳子,吊在江水里泡到天亮,那时酒一定醒了,喝时却一定要痛快!”

赵九洲一笑道:“这是你们年青人的豪举,我这几根老骨头可经不起摆布,也许泡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六章 自古圣贤皆寂寞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陵侠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