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陵侠隐》

第三十七章 巾帼不让须眉勇

作者:司马紫烟

那些人的兵器不一,有长有短,而且都是江湖阅历极深的武林高手,动作虽然不能一致,却配合得很好!

有的管前面,有的管左右两面,只有后方是自己人,不必担心,但是那两列少年男女仅有两人动了手!

女的是先前杀伤凌九峰的那一个,男的只是站在最前的一个,其余的人连动都没有动!

可是这两个少年的两枝剑却像神出鬼没一般,但见一阵青光闪烁,然后一片哎呀叮当之声!

哎呀是呼痛声,叮当是兵器堕落之声,这些所谓武林高手竟在几个照面之下,被两个无名无姓的少年击败了!

不但败,而且败得很惨,很丢人,每人都是手背上着了一剑,丢下了兵器,腿弓上挨了一剑,屈膝跪下!

韩莫愁与韩无忧脸色都为之一变,杜青与查子强这边也愕然动容,他们虽然知道这十八名少年是绿杨别庄中精选的上乘之材,经过多年的严格训练,用以作为对付韩莫愁的基本武力,但也没想到他们的造诣已有如此之深!

至于另一些被阻门外的江湖人,则更不用说了,既骇于少年的剑术,不敢再躁动,又不知如何是好!

只有刘宗淡淡地道:“你们太过份了,拦住他们就好,何必伤人呢?”

那少年笑道:“启禀总管,属下并不想伤人,只是没想到他们如此差劲,居然连两三招都招架不住……。”

刘宗斥责道:“胡说,这几位都是江湖上知名人物,岂会不如你们,他们是看在与主人的旧谊,有心表示一下忏悔之心,却又怕得罪韩庄主,才借这个机会输给你们,以便为屈膝之举找个借口,还不快扶他们进去!”

站在后列的几名少年立刻过来,将受伤在地下跪着的人架了起来,扶到里面,说也奇怪。

那些人进门之后,立刻都能行动了,而且也没有受伤的样子,因为那两个少年剑下极有分寸。

手背上着剑是用剑身平拍的,腿弓处,也是用剑尖点住了穴道,所以虽然制倒了他们,却不伤皮肉!

韩莫愁与韩无忧是大行家,看在眼中尤觉心凉,因为击落兵器还不出奇,剑尖制穴却颇为惊人。

能将锋利如针的尖锋点住穴道而不伤皮肉那造诣已臻炉火纯青之境,绝非十五六岁的少年所达臻及的境界,因此他与韩无忧对望一眼,良久无语。

而那被扶进去的五六个人,手脚虽然行动,却一个个低头坐在椅子上,一声不发,神情也煞是怪异!

刘宗又对门外的那些人冷笑道:“各位趁早作个决定,韩庄主似乎对各位的表现很不满意,所以才让各位自己闯关,存心要叫各位下不了台呢!”

韩莫愁沉声道:“刘总管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刘宗道:“庄主前天不准他们前来吊唁,今天存心叫他们难堪,是什么意思,只有庄主自己明白!”

韩莫愁道:“不准吊唁的话是我说的,闯关也是我的意思,因为我不知道这批小家伙如此扎手,才一时大意……”

刘宗一笑道:“那么庄主打算如何呢?”

韩莫愁道:“这批朋友都是我请来的,我当然要负责他们进门,现在我郑重声明一句,请各位进来!”

那些人望望两边的少年,显得犹疑不决!

韩莫愁沉声道:“如果再有一位朋友受到阻拦,就唯韩某是问!”

韩无忧也沉声道:“不错!我与家兄各负责一边,刘总管,如果你不想有人送命的话,最好叫这批小家伙不要动!”

平步云这才开口道:“二位庄主有意要教训一下这批小孩子吗?”

韩无忧冷笑道:“我们确有这个意思,平师爷先把这些小朋友给我们引见一下,他们年纪轻轻,居然能练到剑气制穴的境界,倒是很不容易!”

平步云道:“他们都是主人生前由各处觅来的根骨绝佳的少年,份虽属主仆,情却同子女,都是主人亲手授技的,六岁练功扎底,八岁开始学剑,现在是十六岁,有十年的火候,都承主人之性,男的以次序用郎为名,女的以娘为名,排头的两个叫王一娘与王一郎,以此类推……”

韩莫愁朝两列少年看了一眼笑道:“很好!韩某兄弟也不敢托大,先从九郎与九娘领教起,每位一招,只要他们能接下敝兄弟一招,韩某就认栽!”

平步云笑道:“认栽后又怎么样呢?!”

韩莫愁道:“认栽当然是听由处置,要韩某的项上人头都行!”

平步云道:“话可是庄主自己说的!”

韩莫愁道:“当然了,韩某是何等身份,岂能说了不算,可是韩某也把话说在前面,敝兄弟出手后,剑下也没客气的!”

平步云道:“当然了,如果他们接不下一招,辜负了主人一片栽培,死而无怨,只怪他们自己差劲!”

韩莫愁向韩无忧看了一眼道:“老三,咱们开始吧!”

杜青忽然道:“等一下,寒云,这是谁的主意?”

谢寒云道:“是平世伯说的,经过我的同意!”

杜青沉声道:“你糊涂,居然拿这些小孩子的生命不当回事,他们跟你差不多大小,如何能与人家数十年功力相抗!”

谢寒云道:“他们都练成了无形剑气,比我强多了!”

杜青冷笑道:“运剑气及于剑外,那是剑道的高深境界,他们怎么会有这种火候,连我都做不到这一层!”

谢寒云道:道:“我也不信,可是他们刚才已用事实证明了!”

杜青沉下脸道:“胡闹!什么都可以速成,唯独内功劲力,必须按步就班,到了韩庄主这份火候,也不过初登堂奥而已,这些小孩子居然能练到了,那不是成了奇迹!”

平步云笑道:“奇迹是由人创造的,这些小鬼得天独厚,一起手就往这个方向努力,成就自然不可以寻常尺度去衡量的!”

杜青忽瞪他一眼道:“平老先生,也许我是多事,可是我绝不能让这十八个无辜的小孩子白白牺牲性命,去达成你的目的!”

平步云呼了一声道:“杜公子这话是怎么说?”

杜青冷笑道:“我对老先生的用心极为不齿!”

平步云也沉声道:“杜公子是说他们连一招都挡不过?”

杜青道:“假如他们真练成了无形剑气,别说一招,十招也没问题,可是他们无此功力,与韩莫愁交手则必死无疑!”

平步云道:“笑话,一郎与一娘刚才难道是假的?”

杜青冷冷地道:“韩莫愁兄弟不是傻瓜,如果没有相当把握,绝不会拿自己的生命,轻易作注赌博!”

平步云道:“无形剑气差在功力上,目前他们对自己的功力极具信心,才敢以性命一搏,可是我对这些孩子也有相当信心!”

杜青掉头向刘宗道:“刘兄!你说一句良心话!”

刘宗竟然低头不语,平步云忙道:“韩庄主兄弟即使能通过这十八关,也要付出相当代价!”

杜青道:“不错!十八剑式换十八条人命,这个代价是不小!”

谢寒云听出杜青的语气不对,忙问道:“刘大哥,你说老实话,他们一定会死吗?”

刘宗对三个老家伙看了一眼才道:“那倒不一定,因为他们的剑招尚可一搏,多了或许不行,但每人一招,生死各占一半的运气!”

谢寒云道:“我问的是剑气,不是问的剑招!”

刘宗听得道:“杜公子已经看出来了,自然不足为凭!”

谢寒云脸色一变道:“什么!你没有对我说真话?”

刘宗低头道:“韩家的人公开登门挑战,全庄生死凭此一决,我们的实力是弱了一点,除非先把他们的剑式套出来……”

谢寒云脸色一沉道:“那就要把这些人的生命来作牺牲吗?”

刘宗无言可答,平步云道:“小姐,这十八人受恩深重,老朽等昨夜已问过他们,他们都自动愿意献出生命,老朽等才有此举……”

谢寒云怒道:“他们的生命自己作不了主,你们也作不了主,到我要他们死的时候,他们才准死……”

说完又沉声对那两个少年问道:“你们谁是领班的?”

刘宗道:“是一郎与一娘!”

谢寒云道:“好!我就问他们两人好了,你们听谁的?”

刘宗忙道:“自然是听小姐的!”

谢寒云道:“我要他们自己说!”

王一郎道:“属下虽为领班,但各人授技不同,属下也不敢作主,属下与一娘是刘大哥负责教诲,当然是听小姐的!”

谢寒云严肃地道:“好!那我就让他们自己决定,听我的,站到右边来,听三位师爷的,站到左边去!”

从一郎一娘,到八郎八娘都站到右边,只有九郎与九娘因为是平步云等人授技,站在左边!

谢寒云淡淡一笑道:“好,大家总算把立场弄清楚了,三位世伯,请你们立刻离开本庄,凡是本庄所有的财物,你们都可以带走,愿意跟你们走的人,我也不会拦阻……”

此言一出,众人都骇然失色,平步云愕然道:“小姐要赶我们走?”

谢寒云道:“赶字我说不出口,但三位是应该离开了,否则我就无法管这个家,因为三位是先父的故友,我对三位既不能下命令,却也不能听任三位如此胡作非为,擅作主张……”

潘金凤顿了一顿才道:“小姐,三位师爷是为了本庄的好……”

谢寒云沉声道:“也许他们的心是好的,但他们的作法却与我不同,一山难容二虎,必须要一方面退出,才能统一纪律!”

平步云道:“老朽等忠心耿耿,绝不敢与小姐争权!”

谢寒云冷笑道:“那么这件事为什么不告诉我,不问问我的意见!”

平步云道:“事关大局,老朽……”

谢寒云冷冷地道:“你们认为我年纪太轻,担负不了大局是吗?”

平步云连忙道:“老朽等绝无此心,只是认为小姐一定也会同意此等做法,才擅作主张,而事实上也没有别的方法……”

谢寒云冷笑道:“你要听听我的办法?”

平步云一怔道:“小姐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?”

谢寒云肃然道:“我的方法最坏,但是我绝不拿本庄的子弟作牺牲,假如为了事实需要而必须如此的话,我将第一个牺牲!”

平步云道:“小姐身负大局之所寄,怎能轻言牺牲!”

谢寒云庄然地道:“这就是我们看法不同的地方,你们把这个家看作一个人的,我却当做大家的,我身为一家之主,有好处必须先顾及别人,有危险必须先献出自己,我不管以前是怎么做法的,但由我作主,就必须照我的做法!”

平步云讪然道:“小姐这种大公无私的胸怀,令老朽等惭愧万分,今后老朽等一定以小姐之意为尚,绝对唯命是从!”

谢寒云道:“真的吗?”

平步云道:“如有不实,天诛地灭!”

谢寒云道:“好!那我就斗胆发令,限三位于半个时辰内离庄!”

平步云脸色一变道:“小姐还是要我们走?”

谢寒云道:“不错!上次是请求,这次是命令!”

平步云大声道:“老朽等三人追随主人,竭毕生之忠诚,小姐一下子就赶我们走路,似乎太艳情了!”

谢寒云沉声道:“为了纪律,必须如此!请世伯原谅!”

平步云道:“小姐讲到纪律,老朽斗胆访问,我们身犯何罪?”

谢寒云道:“擅自行动,不遵指令,这罪名够重吗?”

平步云道:“老朽已虔心海过了……”

谢寒云冷笑道:“三位积习已深,到了这份年岁,要说能改变,那是绝无可能之事,三位自己也明白,何况我到此的第二天,即已公开宣布,不服指令者,为最大之罪行,三位明知故犯,是存心跟我过不去呢?还是认为我不够资格当家呢?”

平步云低头无语,潘金风道:“小姐!三位师爷劳苦功高,本庄一切成就,俱是他们多年悉心筹划经营,还望小姐能顾念他们……”

谢寒云淡淡一笑道:“那倒是我不对了,原来本庄是他们一手创建的,我坐享其成,反而要叫他们走路,是太过份了,现在我把全部事业都交给他们,还是回到金陵安逸多了,老实说,这份担子我并不愿意挑,我自知也不是这份材料……”

潘金凤惶恐地道:“小姐这样说,属下百死莫赎了!”

谢寒云笑笑道:“那也没什么,运筹策划我根本不行……”

刘宗屈腿跪下道:“本庄自小姐接掌以来,令出于仁,威施于恩,门下子弟部属,莫不感德归心,小姐无论如何不能走的!”

谢寒云将他扶了起来道:“刘大哥!别这样,我知道这样做很绝情,也很不容易取得大家的谅解,可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七章 巾帼不让须眉勇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陵侠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