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陵侠隐》

第三十八章 黄泉路上重归人

作者:司马紫烟

众人默然片刻,刘宗才道:“三个月后,雨花台之战,杜公子有把握胜过他吗?”

杜青笑道:“那是另外一回事,至少不会有这样多人受他的威胁,今天拿全庄人的性命去换那几个,实在太吃亏了!”

谢寒星忍不住道:“杜大哥!今天你那两招剑式可以胜过韩莫愁的,即使不准备杀死他,至少也得给他一点教训才对!”

杜青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一定胜过他呢?”

谢寒月怕她多嘴说漏了消息,连忙道:“韩莫愁很狡猾,没有必胜的把握,绝不肯冒险轻易与人动手的,今天他怆惶退走。等于是受到教训了!”

谢寒云道:“我就是根据这一点,想到他必定胜不了杜大哥,也因此感到了可惜,如果紧逼他动手,羞辱他一场,至少可以使他在人前丢个脸,使那些跟随他的人对他失去信心!”

杜青笑道:“没有用的,除非我能将韩莫愁一举而杀死,否则没有人敢离开他的,韩莫愁控制人的手段分明暗两种,明里胁人以威,示人以惠,暗里则用各种方法去消灭异己,谁敢跟他作对呢?”

查子强道:“如果杜兄能胜过他,那些人必然会站到杜兄这边来,要求杜兄的保护,韩莫愁怎敢再伤害他们!”

赵九洲也道:“是啊!这些人虽然武功不高,起不了多大作用,但韩莫愁拉拢他们,目的在驱使他们与杜兄作对,让他们死在杜青兄手下,造成杜青兄在江湖上狠毒之名,用心极为阴险,杜青兄要揭破他的阴谋,最好是当众击败他。”

杜青一叹道:“如果我真有这份能力,自然不辞一战,问题在于我那两式剑招,完全是无意中使出,连我自己都不清楚!”

查子强愕然道:“那有这种事呢?”

杜青正色道:“我说的是真话,那两式剑招的剑谱大家都看过,根本是不可能的,却在我的剑下使出,真叫人想不透。”

谢寒月微笑道:“这倒是可能的,精妙的剑招与奇妙的文章一样,本由天成,妙手偶得,可一而不可再!”

杜青笑道:“我想也是这个道理,所谓神来之笔,全凭一时的感觉,才能惊世骇俗,如果化为成式,可以随心施展,则其中必有弊病,不能算作十全十美的了,修文水给我的无敌六大式剑诀,都是属于这一类的!”

谢寒月道:“可是韩莫愁不明此理,他以为杜大哥是骗他的,他怆惶而退,也不一定是真的怕这两式剑招!”

谢寒云不以为然地道:“那他为什么要退走呢?”

谢寒月道:“他想争取一点时间,将无敌六大式从头研究一番,弄出个头绪,他的目的在称霸武林,并不以击败杜大哥为满足,所以一切都作长久的打算!”

杜青点点头道:“我也是为了争取一点时间,无敌六式不可靠,让他来虚耗精力,我则可以在实际功夫上多作点努力!”谢寒云问道:“什么是实际的功夫呢?”

杜青想了一下道:“我们到庄里再说吧!你把庄中各负责人请来商量一下!”

谢寒云点头答应了,于是遣散庄丁,各就原职,她却将六龙一凤与刘宗等八人叫住,一起来到内厅就坐!

查子强与寒月寒星姊妹也相继入座,杜青起立道:“今日一会后,韩莫愁与绿杨别庄敌意分明,与我们也形同水火,我们可以说是站在一条阵线上的!”

谢寒云道:“绿扬别庄始终与你站在一条阵线上的!”

杜青微微笑道:“今天你把平步云等三位师爷逼走后,我相信可以这么说了,但是有一件事,我必须向贵庄的人弄弄清楚,请你派一位代表答复!”

刘宗道:“本庄现在是小姐作主,小姐可以决定一切!”

杜青笑道:“这件事我认为寒云作不了主,还是请另一位作代表!”

刘宗朝六龙一凤看了一眼道:“那就由兄弟代表作答好了!”

杜青道:“我这次来到扬州,并不是送寒云回家接掌家务的!”

谢寒云道:“不错!我也没打算要接管这个家,完全是形势造成的,所以我虽然公开承认是王非侠的女儿,但并不准备改姓,我仍然是谢家的女儿!”

刘宗刚要开口,谢寒云抢着又道:“我绝不逃避我的责任,但我并没有把这个家当作权利,在庄中,我是王非侠的女儿。出了门,我还是姓我的谢!”

刘宗想了一下道:“主人生前也在谢家管家,小姐出身在谢家,对这个双重身份也还说得过去,属下想主人泉下之灵亦不会反对!”

杜青笑道:“哪就好说话了,我现在正式问一句,请刘兄据实答复,王世伯究竟死了没有?刘兄!你不必考虑,请立刻回答!”

刘宗道:“主人自然是死了,杜兄亲眼见过他的陵墓!”

杜青笑笑道:“我认为墓中埋葬的只是王非侠这个名字,并非王世伯本人!”

刘宗神色一变,谢寒云沉声道:“刘大哥!你必须说真话!”

刘宗顿了一顿才道:“杜兄为何会有这个想法?”

杜青道:“我对风水堪舆之学,略有所知,我认为那是一块隐龙穴。照堪舆的规定,必须是空穴,不得埋葬遗骸!”

刘宗只得道:“墓穴是空的,但主人确已死了!”

杜青笑道:“刘宗,我注意很久了,绿杨别庄一直到现在每个人都说王非侠已经死去,但没有说他逝世!”

刘宗道:“这有什么差别呢?”

杜青道:“差别很大,由此可证明王世伯仅是死去一个身份,而他的身体仍是健在人问,暗中指挥着各位!”

刘宗道:“杜兄何以会有这种想法的?”

杜青一笑道:“破绽太多了,诸位对王世伯之死并未举丧,王世伯不仅是各位的主人,更是师长与领导者,而各位却全无哀容,再者寒云初来之时,各位并没有准备要她来接掌大权,过了一会后,各位才有那种表示,可见是王世伯的授意!”

刘宗道:“庄中原由夫人主持,夫人宣布退出后,我们自然想到唯有小姐才是真正的继承人……”

杜青笑了一下道:“谢夫人是个极具野心的人,王世伯种种的布置筹划都是为了她,她正因为此地的计划已成熟,才放弃了谢家的基业,我相信如果不是三世伯在其间周旋,谢夫人绝不会甘心交出此间的权限!”

刘宗忙道:“夫人既是雄心万丈,而主人又对她言听计从,怎么肯听主人的话而将权限让出来呢?”

杜青道:“那是因为韩莫愁后来的表现使各位太震惊了,对他实力的估计,各位犯了个大错,此刻与他正面作对,各位的准备尚不足应付,才由寒云来挑这付担子,以松懈韩莫愁的戒心,我的猜测对吗?”

刘宗默然不答,谢寒云催促道:“刘大哥,你说话呀!”

刘宗想了一下道:“属下等每一个人,都宣誓终身效忠小姐,小姐如果相信这一点,其他的问题都无须回答了!”

杜青笑道:“那是因为寒云的领导方法和能力确有过人之处,王世伯认为绿杨别庄由她来负责比谁都恰当,才有这个决定!”

谢寒云厉声道:“刘大哥!你说句老实话,我爹究竟死了没有?”

刘宗低头不敢回答,谢寒云又催问了一句。

刘宗抬头痛苦地道:“死了!小姐如果不信,属下愿意自刎来证明这件事!”

说着抽出腰下宝剑,往脖子上勒去,谢寒云拦往他道:“刘大哥!我相信你就是了!”

刘宗依然痛苦地道:“属下坚请一死!”

他用力一挣,谢寒云抓不住,只好被迫放手,忽然空中传来一个竣厉的声音,低沉而有力地喝道:“刘宗!把剑放下!”

刘宗怔了一怔,杜青等人游目四顾,却不知声音从何而来。

那声音又响道:“我并不在室中,也不在人间,你们不必找我!”

这明明是王非侠的声音,却听不出来自何方。

谢寒云忍不住叫道:“老王!真的是你吗?你在那儿?”

那声音一叹道:“大小姐!老王死了,王非侠也死了,绿杨别庄的主人更是死了,寒云,你不要逼刘宗,他无法回答你的话,因为他立过誓,在这件事上绝不能告诉你……”

谢寒云叫道:“那你一定没有死,否则刘大哥何必要自杀呢?”

那声音叹道:“这是他想不开,其实根本不用自杀,我的人与我的名字一起死了,我绝不能用原来的面目见你们任何一个!”

谢寒云冷笑道:“刘大哥可不能这么想,他知道你没有死,说了谎愧对于我;说实话又愧对于你,是你在逼他自杀!”

那声音道:“我永不会再见你们,与死有什么差别!”

谢寒云道:“不见人与死了是两回事!”

那声音道:“在我的看法是一回事,因为我已摒弃原有的一切。”

谢寒云冷笑道:“可是你仍在暗中操纵着绿杨别庄的一切人和事!”

那声音道:“这一来是他们的愚忠,二来是我怕你们应付不了韩莫愁,现在你大可放心,我已经决心摆脱一切,庄里的事交给你,我也要离开此地?”

谢寒月问道:“你要上那儿去?”

那声音道:“从今天对韩家那一战,谢耐冬总算清楚了,半生岁月用于创业,仍不足与韩莫愁一拼,我们准备放弃了,我们会到一个真正清静的地方追求我们失去的岁月,再也不复人间去干涉江湖纠纷。

谢寒云问道:“是真的吗?”

那声音道:“千真万确!”

谢寒云道:“那么你要做一件事,把平步云等三个老家伙解决,他们活在世上,对我始终是一项威胁!”

空中一阵沉默,谢寒云道:“对我个人,他们全无利害关系,但是我主持绿杨别庄一天,他们就威胁我一天,这不是我私人的要求!”

空中又迟疑片刻道:“可以!我一定办到!你还有什么要求?”

谢寒月道:“寒云没有了,我以谢家当事人的身份,请母亲将谢家的剑诀交出来,那是谢家的东西,她无权带走!”

空中传来谢耐冬竣厉的声管道:“放屁!你别做梦!”

谢寒月微微一笑道:“娘,可见你还没有放弃雄心!”

空中又换成王非侠的声音道:“大小姐!我与耐冬归隐之意甚坚,绝不会再来麻烦你们,只是那剑诀却不能交出来!”

谢寒月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谢耐冬的声音道:“因为谢家的剑决已经被韩莫愁看过了,剑谱上的字迹消失后,就不再是谢家的东西了!”

谢寒月道:“娘!您早就先看过了!而且剑谱上所截的剑诀早已经你另行更换过,残缺不全了……”

谢耐冬的声音冷冷一笑道:“不错!可是我如不换,韩莫愁偷看去的更多,对你们的威胁更大,你应该感谢我才对!”

谢寒月道:“娘,您是在谢家主理时私窥剑谱的,那些剑式应该是属于谢家的,您不能把持着不交出!”

谢耐冬的声音冷笑道:“如果不是杜青多事,在较剑的那天拆穿剑谱中的秘密,韩莫愁至少也得再等三年才发动,利用这段时间,我可以在暗中除去他,全部计划都毁在杜青的手上,你要怪,只能怪杜青多事!”

杜青笑道:“夫人真有把握能除去韩莫愁吗?”

谢耐冬的声音怒道:“怎么没有,非侠假死就是为了促成这个计划,我把谢家的大权交出,他不会起疑,一定计划在三年中去夺取剑谱,因为他不知道我已发现了剑谱的秘密,以为寒月是个女孩子,不足为虑。我与非侠利用多年布置的人力,猝起而攻,一定能置他于死地,就因为你多事,提前拆穿剑谱的秘密,他一看剑谱上的字迹迅速隐去,更从残缺的剑笈上知道我已经看过了,才对我加意防备!”

杜青笑道:“您与王世伯在绿杨别庄上的布置,他早就知道了!”

谢耐冬道:“可是他不知道我们训练了绿杨十八飞卫,这是唯一可以制他的武力,因为你的多事,使他提高了警觉,才将他偷学的韩家剑式教给了他的弟弟韩无忧,形成了二人联合攻势来抑制我们,否则他那种自私思想,怎会如此大方!

从今天动手的情形看,韩无忧的剑式不如韩莫愁老练稳健,谢耐冬的分析可以说颇有道理,杜青没话可说了!

谢寒月只得哀求道:“娘!我们很需要那些剑式!”

谢耐冬笑道:“这些剑式是我设法保存的,如果我不预先启封偷看,也会毁在杜青的手中,所以与我无关!我没让韩莫愁看得更多,对谢家有功无过,已经很对得起激家……”

谢寒月道:“娘,为了谢家,您把剑式给我成吗?”

谢耐冬厉声道:“不行!为了谢家,我已经牺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八章 黄泉路上重归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陵侠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