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12章 魔影幢幢

作者:司马紫烟

且说白敏芝因心急其母安危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自己是否有力量救援,于奋力迫退石瑜之后,立即尽展脚程,向王屋镇上飞奔着。

此刻,他的脑子里面,要多乱有多乱,乱的像一团乱丝,也乱的她不敢去清理、她只想着一件事情,赶快赶回王屋镇上、将她的母亲由敌人手上救出来。”

但世间事,慾速则不达,而且不如意者常八九,终于,当她眼看离王屋镇仅有四五里路程时,却被予伏山径边的两位夜行客给挡住了。”

那是包耀明与“枯竹客”解志公。这二位,一将白敏芝截使之后,包耀明首先沉声喝道:“阁下是谁?”

白敏芝冷然道:“姑奶奶白敏芝。”

包耀明哈哈大笑道:“说曹操,曹操就到,真是好极了!”

顿怪话锋,精目在对方身上一扫之后,又含笑接道:“白姑娘国色天香,与令堂同为当代罕观的美人之一,但你此刻这种打扮,可多么不调和啊!”

一旁的解志公笑道:“少君,说不定她是冒牌货……”

白敏芝突然接口道:“你且先尝尝姑奶奶的手段。”

话出招出,剑掌兼施的,展开一阵抢攻。

白敏芝蹩了一肚子的气,正没处发泄,兼以她又急于突破对方的封锁,赶回王屋镇去。这一陡的出手,自然不会留情,因而使的“枯竹容”解志公,于变出意外之下,被迫得手忙脚乱的连连后退。”

“枯竹客”解志公,在江湖四大恶人中,辈份与功力,均为挤辈之冠,如今又是灭绝神君手下四大青衫使者中的首席使者算的上地位崇高。

但他的地位虽然崇高,运气却是太坏,第一次出马,就被那位暗中维护“瑶台五凤”的神秘客割去左耳,此刻,又被白敏芝突然出手,杀他一个措手不及。

前此的割耳之恨,因为找不到对手,只好隐忍在心中,眼前这口气,却是怎么也受不了。”

他,被迫的连退了五尺之后,似已被激发起他的凶性,只见他全身骨节一阵爆响声中,己解下缠在腰上的缅刀,展开反击。

“缅刀”为较兵器,其锋利程度,不下于一般普通宝剑,在“灭绝三十六式”刀法的配合之可,使将起来,更是特具威力,不但将白敏芝的疯狂攻势制住,而且有反客为主之势。

“灭绝二十六式”,本为刀法,刀法而以长剑施展,威力自然大打折扣。

此刻,解志公是以缅刀施展“灭绝三十六式”,所谓红花绿叶配合的恰到好处,才有如此威力。

白敏主在初逢此种阵仗,不及深思的情况下,还以为灭绝神君手下,“使者”级人物的功力,要高于“护法”级人物呢!

但他这种想法,于十二招之后,又有了改变。

原来解志公所使的神奇刀法,就只有这十二招,十二招使完了,又从头再使,以“灭绝三十六式”刀法每式三招的情形来看,解志公只会四招。

白敏芝本就冰雪聪明,由于这一发现,使她形快有了新的想法,她认为那个什么灭绝神君,对“灭绝三十六式”刀法,点然是十分珍视.对于手下人的传授,也点然有种限制,并非一视同仁,倾囊相授。

有了这种发现之后,不由得意的对解志公道:“解志公,那“灭降二十六式”,你就只会这十二招。”

解志公怒吼道:“丫头,你解爷爷会的还多呢!”

白敏芝交通:“解老贼,你要再使一遍,这四式刀法,我可以照样回敬你!”

解志公冷冷道:“老夫偏不信邪……”

一旁的包耀明连忙喝道:“解老请退下。”

包耀明对解志公的称呼虽然客气,但语气中,却隐含着无上的威严,使的解志公连忙应了一声,虚晃一招,飞身飘纵丈外。

白敏芝目注包耀明冷冷道:“你还不亮兵刃?”

包耀明皮笑肉不笑的接道:“白姑娘,你忘了此来的目的了吧?”

真是一语提醒梦中人,白敏芝不由心头一动,注目问进:家母是否已被你劫持?”

包耀明笑道:“这一问,算是问对了?不过,措词方面,还有商量的必要,这“劫持”二字,未免太难……”

白敏芝接口怒喝道:“姑娘没工夫同你咬文嚼字,快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包耀明笑道:“凡是美丽的姑娘,似乎都有很坏的脾气。”

接着,才神色一整道:“白姑娘,到目前为止,令堂还是毫发无伤,以后,也没人敢伤他一根汗毛……”

白敏芝再度接道:“我要知道他老人家在何处?”

“就在这儿”包耀明正容如帮的接道:“不瞒白姑娘说,在下将令堂接来此间,就是为接引姑娘你来。”

白敏芝冷然说道:“我要先见她老人家。”

包耀明道:

“可以,但在你见到令堂之前,咱们必须将该说的说个明白。

白敏芝乎横长剑,昂然向前逼了一步道:“眼前的事,不是谈判可以解决的……”

包耀明一面向后退着,一面却连连摇手,止住白敏芝道:“白姑娘请稍安勿燥,最低限度,你应该先了解当前情况再打呀!”

白敏芝沉思着接道:“我要先见过家母,再谈其他。”

包耀明点首笑道:“对于美丽姑娘的要求,我总是没法拒绝。”

微顿话倚,才扭头沉喝道:“皇甫夫人,请将白夫人带到这儿来。

一声娇应,紧接着由十五六丈处的巨石之后,腾起一道人影,飘落包耀明身边,那正是“合和双妖”中单娇娇。她的背上,还背着国色天香的白夫人,由她那鼻息沉沉的情况判断,这位有当代第一美人之称的胡姬,正是好梦方酣哩!”

包耀明目注白敏芝笑道:“白姑娘已经见到令堂了。是否还有甚疑问?”

白敏芝目注乃母,沉声说道:“你给我解开她老人家的“黑甜穴”。”

“不可以。”包耀明正容接道:“白姑娘,难道你不关心令尊和其余妹妹的安全?”

白敏艺“哦”了一声道:“对了,家父与他们都在那儿?”

自敏芝似已被当前的情况,急得蒙蔽灵智,竟然自己拿不出一点主意来,好像是被人家牵着走。

包耀明先向单娇娇挥挥道:“皇甫大人,请暂时行招到丈外去”

单娇矫恭应一声,背着胡姬退过一旁之后,包耀明才向白敏芝淡淡地一笑道:“这才触及目前情况的中心,白姑娘,我不妨坦白告诉你,自始自终,咱们对贵方,根本不曾有过恶意。”

白敏芝哼了一声道:“不怀恶意,那你们为何阴魂不散地,老是钉着我们,并费尽心极地,将家母劫持?”

包耀明道:“白姑娘,这原因,我想毋须再加解释了,现在,请容我先说明令尊等人的情况。”

白敏芝哼了一声,没接腔。

包耀明神色一整道:“到目前为止,白姑娘,令尊与你的妹妹们,可能已经被制,也可能还在作困兽之斗,但我包耀明可以绝对保证,他们之中,不会有一人受到丝毫损伤。”

接着,又阴阴地一笑道:“这原因,不须要我再加解释了吧?”

白敏芝蹙眉问道:“目前的真正情况,连你自己都不明白?”

包耀明笑了笑道:“两军对桑之间,情况瞬息万变,在下来此已有顿饭工夫,当然不知道那边的真实情况啦!”

不等对方开口,又含笑接道:

“不过今宵在下是此行之首,在下已下令不许伤及任何人,绝对没人胆敢违背。”

白敏芝冷冷地一突道:“你很了不起……”

包耀明飞快地接道:“多谢姑娘夸奖!”

白敏芝哼了一声道:“你既然是此行之首,本姑娘且先擒下你再说。

话声中,进步那身,寒芒飞闪,己疚如迅雷奔雷似地,攻下五招。

包耀明一面挥剑封批,一面呵呵大笑道:“好剑法!不愧是“云罗仙子”的得意高弟……”

包耀明身为灭绝神君的义子,又是继承人的少君身份,一身功力,比起白敏芝来,似乎不止高上一二筹。

但她目前,卸好像是并未施出全力,以灵猫戏鼠的姿态在游斗着,一面却皮笑肉不笑地接道:“白姑娘,在下的话,还没说完,咱们边打边谈,倒也别有一番风味。”

白敏芝闷声不晌,一味地放手抢攻,她已准备对方志在毫发无损地生擒还己,更是乐得毋须防守地,放手施为,那简直是同归于尽的拼命招式。

这种情形,尽管包耀明的功力要高过她,一时之间,却也被迫得连连退地,一面并大声嚷道:

“白姑娘,有话好说,可不能拼命啊……”

白敏芝此刻虽然是在尽全力放手抢攻,但她心中,却还是乱糟糟地,拿不出一点主意来。

本来嘛!目前的局面,也使人棘手了,纵然换上了一位经验丰富的老江湖,也未必能从容地想出适当的办法应付,像她这么一个平日养尊处优的女娇娃,自然是更加没法适应啦!

这时,包耀明己将她底狂攻势阻注,并沉声喝道:

“白姑娘,你是聪明人,于衡目前情况,当知何以自处?”

白敏之冷笑一声道:“不错,我唯一的办法,是先行将你制住……

包耀明截口冷笑道:“你办得到么?”

白敏芝道:“我一个人,也许办不到,但稍待之后,我恩师就会赶来,那时候,就有得你瞧的了。”

在无可奈何之下,她,居然撒起谎来。

包耀明呵呵大笑道:“你师傅要来,就能把我吓住么?哈哈哈……”

一旁的解公谄笑道:

“少君,宁可信其有,不如由属下相助一臂之力,早点将这寻儿擒下为妙。”

包耀明笑道:“不必!我谅准她是在撤着瞒天大谎。”

解志公道:“这样旷时费事,也难免夜长梦多。”

“这是没有办法的事。”包耀明正容接道:

“这妞儿是神君所心爱的人,咱们即要擒住她,又不能损伤她一毫一发,而她本身武功即了得,个性又掘强,又好以水磨功夫来折服她了。”

解志公皱眉问道:“少君之意,是等她的真力消耗到相当程度时,再乘机予以劫持?”

“不错。”包耀明含笑接道:“那时候,水到渠成,她只好乖乖地就范了。”

这一着,够狠!也够绝!使得白敏芝芳心中即焦急,又愤恨,可算是恨得牙痒痒地。

但焦急与愤恨.都不能解决问题。略一沉思之下,她始终于冷静下来。

这一冷静下来,心头又产生了希望:这儿等于是她的家门口,尽管五风楼距这儿还有三四十里路程,如果这些人不该有此一劫,说不定她的师傅“云罗仙子”会适时赶到这儿来。

还有,那位暗中呵护着他们的白衣怪人,尽管由敌方口中听到已被人引走,但她紧信着,凭白衣怪人身手之高,对方必然缠不住他,也必然会及时赶来支援。手不定王屋镇那边,已经获得他的支援了……

与方及此,她已显得出奇的镇静,也立即改变战法,以节省真力的守势,冷备做较长时间的撑持。

现在,就让白敏芝孤军苦战地,在这儿撑持一会,就这当口,补叙一下那位白衣怪人的遭遇。

当“瑶台五凤”等群侠们,进入王屋镇上,落店歇息的同时,距王星镇约莫十五六里处,一个两旁峭壁夹峙的隘道中,那位神秘的白衣怪人,却被两位黑衣怪人,将前后道路都予以封死。

那两位黑衣怪人,打扮一如白衣怪人,只剩一双精目在外,此外,也不过是衣服颜色一身黑而己。

白衣怪人一者这隘道中,前后都被一位黑夜人阻住,不由自我解嘲地一笑道:“二位是要买路钱?”

前面的黑衣怪人道:“不要钱,咱家要的是命。”

白衣怪人笑了笑道:“后面那位朋友呢?”

后面的黑衣怪人冷笑一声道:“一样!”

“一佯?”白衣怪人含笑接道:“那是说。也是要命的?”

后面的黑夜怪人冷然吐出两个宇:“废话!”

白衣怪人淡淡地一笑道:“二位都要的是命,但在下的命,却只有一条,这可怎么办呢?”

前面的黑夜怪人,声冷如冰地接道:“你这条命,交给谁都一样。”

白衣怪人举目四顾之后,不由轻轻地一叹道:

“前无退路,后有追兵,两旁又是百丈峭境,这场所,倒真是一个要命的好所在……”

前面的黑衣怪人哼了一声道:“别装胡羊了,亮兵刃吧!”

白衣怪人笑了笑道:“咱们这一身打扮,算得上是彼此彼此。谁也不用套间谁的来历。但一个人的命,只有一条,要去了就再也讨不回来,二位既然是存心要我的命而来,最低限度也该说个原因呀!”

前面的黑衣怪人冷笑道:“原因很简单,你不该多管闲事!”

白衣怪人情目中神光一闪道:“阁下接的是白胡两家的事?”

前面的黑衣怪人点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白衣怪人注目问道:“二位都是那位灭绝神君的手下?”

前面的黑衣怪人道:“你怎么想,就怎么算吧!”

“阁下真好说话。”白衣怪人哈哈大笑道:“如果我想你是一个忘八龟孙,你就算是一个忘八龟不么!”

前面那黑衣怪人怒叱一声:“匹夫找死!”

怒叱声中,身如离弦激矢,直射白衣怪人身前,快速而又奇幻无匹地,展开一串抢攻。

这位黑衣怪人把式之奇诡快速,与其所蕴含真力之强,固可称之为武林一绝。但白衣怪人所显示的一切,也同样地令人叹为观止。

原来白衣怪人所施展的招式,却与黑衣怪人所施展的恰恕相反。

黑衣怪人所施展的,是快速,奇诡,再加上势沉劲猛,显得无比霸道。

白衣怪人的动作,却是徐缓,平凡,而又轻灵飘逸。严格说来,他那些招式,都是一些江湖上常者的庄稼惰式,但在他手中动来,却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效用,尽管他使得那么徐缓而又不带一丝劲力,却是封挡得那么恰到好处地,使黑衣怪人那雷厉风行的霸道攻势,无法得逞。

而且,他还一面慢吞吞地挥舞着双臂,一面呵呵大笑道:“阁下,这么打法,不但要不了我的命,说不定我一失手,反而要了你的命哩!”

黑衣怪人一面加紧抢攻,一面冷笑道:“吹牛吓不倒人,有甚本事,可尽管使出来。”

白衣怪人“哦”了一声道:“敢情阁下是认为我不堪承教,还藏了私,同时,也不好意思以众凌寡,才将另一位搁在一旁乘风凉……”

话声中,他后面的那位黑衣怪人,已冷笑着向他徐徐逼近。

但白衣怪人似乎背后长有眼睛似做地,含笑接道:

“晤!这才对,其实,像这么月黑风高吃荒山隧道中,别说是二对一,以众凌寡这等小事,纵然是大得不得了的丢人的事,也可于事后一埋了之,神不知,鬼不觉地,二位,你们说是么?”

“对!对极了!”前面那黑衣怪人冷笑道:“老姜,亮家伙,并肩仔上!”

白衣怪人敝声大笑道:“对啊!放着兵刃不用,岂非是大傻瓜……”

话声中,两个黑衣怪人都己同时亮出一把同一形式的鬼头刀,当开一场走马灯似的夹攻。

白衣怪人在对方那绵密凌厉的刀幕中,虽然没有使用兵刃,却己解下了那一条长达丈许的白线腰带,一面笑道:“这才有点意思……”

其实.尽管他说得轻松,在说得从容不迫,但由于他那白绫续腰带上,所贯注的内家真力之强,却足证他并未轻视这两个强敌。

这,只要听听那刀刃接触白绫腰带时,所发出的奇异震响,也就可想着一般了。

前面的黑衣怪人冷笑道:“朋友究竟是什么人?请莫自记,立即报出姓名来,只要不是咱们的宿仇,说不定咱们还可化敌为友。”

白衣怪人呵呵大笑道:“俗话说得好:冰炭不同炉,薰莸不同器,阁下,你我之间,怎么也拉不上关系,还是打点精神;在武功上一接雄长吧!”

后面的黑夜怪人怒喝道:“好一个不试抬举的匹夫!焦兄,咱们放手施为,宰了这厮!”

一道人影,由左边峭壁上,有若天神下隆似地,直泻斗场旁边,朗声笑道:“师傅,有事弟子服其劳,这两个见不得人的东西,交给徒儿吧!”

这位新来的不速之客,身裁矮小,着一袭白色长衫,而色黝黑,双目中也不逊一丝武林高手所具有的光彩,年纪却似乎在三旬上下。但听他这语气,邹显然是自灰悍人徒弟哩!

白衣怪人扬声笑道:“乖徒儿,这儿没你的事,你还是快去帮那五位姑娘去吧!”

白衫青年笑道:“‘瑶白五凤’那边,不会有危险。徒儿不放心您单独涉险,所以先赶来瞧瞧。”

白衣怪人呵呵大笑道:“傻孩子,师傅宝刀还没老,这种三四流角色,再加上二四倍,也难不倒我呀!”

白衫青年笑道:“师傅,徒儿既然过来了您总得打发一点呀!”

白衣怪人问道:“你想要打发点什么啊?”

白衫青年笑了笑道:“分一个见不得人的东西给我……”

“那怎么行!”白衣怪人嗔地接道:

“你这小子是越来越没规矩,居然没大没小的,同师傅抢起生意来。”

接着,又挥手沉喝道:“赶快回去,别让人家将白夫人的胡公于劫走,那才是天大的笑话哩!”

白衫青年一轩双眉道:“师傅请尽管放心,谁敢动白夫人与胡公子一根汗毛,我就要他们一个个爬着回去!”

“好!好!”白衣怪人连连点首道:“这才不愧是我的好徒弟。”

白衫青年一而飞身而起。一面扬声说道:“师傅。徒儿走啦!”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