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18章 鹊巢鸠占

作者:司马紫烟

宫装丽人低声笑道:“这两个老家伙,可来的正好。”

门外,一个苍劲的声音接道:“是谁那么大胆,暗于背后骂老夫为老家伙。”

宫装丽人己打开房门,娇笑相迎道:“老爷子原谅则个,欧阳小翠下次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出现门口的,是两个发眉齐白,五少七十己上的老头,一个着古铜色长衫,一个着灰色长衫,两人都是满脸皱纹堆叠,也都是红光满面,双目开合之间,奕奕有神。

古铜色长衫老者哈哈笑道:“我早就听出是你这小妖精……”

灰衫老者也含笑接道:“也幸好只有你这么一个小妖精,敢叫我们老家伙,如再多上几个,一个一声老家伙,我们两个,不老可也就被你们叫老了……”

话声中,两人已进入室内,青衫文士一面招呼两老就坐,一面笑道:“都是两位老爷子,平常把她宠坏了,才这么没大没小的。”

灰衫老者笑道:“老第,你可别乱扣帽子,真正宠坏她的,可是太上和你自己啊!”

话锋一顿之后,才目注小翠笑道:“小翠,方才你说我们两个老家伙来的正好,那是什么意思?”

欧阳小翠向青衫文士嘟嘟嘴道:“老爷子问他吧!”

灰衫老者目光移注青衫文上道:“‘老弟台’你怎么说?”

青衫文士神色一整道:“老爷子,我想先知道两位拦截老怪物的情形。”

由青衫文士这话中猜测,敢情这两个老头,就是前此在离屋镇不远的隘道中,拦截逍遥老人即白衣怪人的两个黑衣怪人。

这两位,年纪这么大,连身为“灭绝神君”的青衫文土,也对他们两人授为恭敬,不知是什么来头?”

灰衫老者讪然一笑道:“说来真够惭愧,我们两个老家伙二对一,竟然没将那厮留下来。”

青衫文士接问道:“他也没奈两位老爷子?”

灰衫老者点头道:“勉强可以这么说……”

“勉强?”欧阳小翠接口讶问道:“那是说,两位还落了下风?”

古铜色长衫老者正家说道:“不错,表面看来,他好像刚强过我们一点点,但明眼人都知道,这也是他莫测高深的地方。”

灰衫老者胡子一翘道:“小妖精,你再这样胡说八道,当心我老人家挤出你的蛋黄来。”

欧阳小翠向他扮了一个鬼睑道:“老爷子,这算不算倚老卖老?”

灰衫老者哭笑不得的瞪了小翠一眼,古铜色长衫老者却正容接道:“二位,别胡扯了……老弟台,还是说正经的吧!”

这后面两句,是对青衫文士说的。

青衫文士笑了笑道:“说正经事,也还是离不了这小妖精。”

接着,对小翠止容说道:“小翠,把你方才所定的锦囊妙计,向两位老爷子说个明白吧!……”

这是独屋镇上,正邪双方都是徒劳无功的那一场混战后的八天之后,时为十二月三十,也就是一年一度的除夕。地点则为朱仙西郊。白水昌与胡刚二人的住宅。

是己黄昏,天空中,也仍然是北风怒号,大雪纷飞,不过,因为刚刚开始飘雪,故地面上才仅仅积了薄薄的一层。

这么坏的大气,又是岁尾年关的大除夕的黄昏,当然路上己不会有什么行人。

至于白永昌与胡刚的住宅,主人们即己固避祸,而家举远行,院中自然不会有人。可是,事情就那么怪,这两座本来是人去楼空的大院中,不但有人,而且由于那吵杂的人声中判断,显然有着很多人人。

至于官道上,是有着三三两两的行人,冒着劲风大雪,急急赶路,而且都是赶向这两座大院之中。

这是一件奇怪的事情,但巨宅中人即己迁走,附近邻居,又都在忙着过年,自然不会有人过问。

好在这两座大院,本来就空着,如果有赶不及的异乡人临时借用一下,倒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院中己亮起辉煌灯火,也己收拾的换然一新。

由那明如白日的灯光中,己可看出,这些人,有男有女,也有老人,却是不见一个小孩。

不错,由他们的口音中,己可证明,这些人,都是异乡人。但见他们一个个衣帽华丽,窖笑言开,一点也没有流落他乡的伤感神色。

这批神秘赐人物,少说也有一百人以上,好在胡家与白家,都是巨宅,住上百把人,根本不算一回事。

有道是,人多好办事,兼以胡白两家,离开不久,一切都是现成的,这些人,自己也带了不少食用之物,因而个把时辰之后,他们立即大吃大喝的,吃起午夜饭来。

当这两家的大厅中,席箍盛开,酒酣耳热之间,白府的大门。外,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。

那是一辆颇为气派的双套马车,车帘掀处,一位身材高大的蓝衣人,轻快的飘落白府大门之内。他,穿一身蓝缎面的白狐皮袍,头带银灰色的貂皮帽,虽然年已半百,却是满面红光,神采奕奕。

那位年轻的车把间,也忙着把大包小包的礼品,由车上搬入白府大门内。

当蓝袍老人将马车开发走之后,门房内才伸出一张酒气冲天的胖脸,“咦”了一声道:“这位……爷……是……?”

也许他是喝多了酒,也可能口中还含着食物,因而说起话来,不但结结巴巴,也含糊不清。

蓝袍人含笑道:“在下姓胡,来自新疆,请老弟向贵上通报一声。”

房内走出一个胖乎乎的青衣汉子,边走边笑道:“原来是胡爷,请问胡爷,要找的是谁?”

此人的酒,倒是醒的快,一下子就变的清醒起来。

蓝衣人也似乎为之一怔,笑了笑道:“我是府上胡夫人的胞兄。”

青衣汉子“啊”了一声道:“原来是白老局主的大……”

“大舅子”三字儿乎脱口而出,也幸亏他警觉的快,连忙吞下未说完的话,而蓝袍人也适时接口道:“白老局主可好?”

“好,很好!”青衣汉子神秘的一笑道:“只可惜胡爷来的太晚了一点。”

蓝袍老人一怔道:“太晚了?此话怎样?”

青衣汉子慢声道:“已经搬走了!”

“搬走了?”蓝袍老人吃惊的道:“是几时搬走的?搬到那儿去了?”

青衣汉子道:“约莫是半月之前搬走,至于搬到什么地方去,在下可就不知道了!”

蓝袍老人道:“府上是否知道?”

青衣汉子道:“贵上今天才搬来,可能也不知道。”

蓝袍老人皱眉道:“贵上与白局主,是何渊源?”

青衣汉子笑了笑道:“据在下所知,根本谈不上什么渊源!”

“那么?”蓝袍老人讶问道:“这房子,贵上是向谁租来的?”

那汉子笑道:“老实给你说吧,胡爷,敝上是因为看到这座房子空着,才自行搬来,暂时算是借用。”

蓝袍老人苦笑着自语道:“看来,我也只好暂时借用一夜了

青衣汉子摇摇头道:“这个,在下可不敢做主。”

蓝袍人道:“那么,请向贵上通报一声吧。”

“不用了,通报上去,也没法通融的。”

蓝袍老人苦笑道:“老弟,大家都是出门人,何处不能予人方便……”

青衣汉子道:“胡爷,在下是爱莫能助,好在这儿离“朱仙镇”也不过半里路,就着时间还早,还是早入镇去吧。”

蓝袍人皱眉道:“大年夜,我入镇去找谁,何况,风雪这么大,马车又走了。”

青衣汉于冷然说道:“我已说过,路并不远,阁下千山万水都走过了,过半里路,还能难的住你么。”

蓝袍老人好话已经说尽,心头本就有点光火了,加上青衣汉子这几句话,又相当难听,因而使得他脸色一变道:“你讲不讲理?”

青衣汉子道:“大年夜,喋喋不休的,扰人酒兴,究竟是谁讲不讲理,你且评评看。”

蓝袍老人道:“这房子,原主不在,你们能借用,我也可以借用。”

青衣汉子道:“阁下事情有个先来后到……”

蓝袍老人道:“我也提醒你一句,我是白局主的内兄,白局主既然不在,我就算半个主人,我有权叫你们立刻搬出去。”

“有理。”

青楼汉子侧目一笑道:“谁能证明你是白局主的内兄?”

蓝袍老人气极之后,反而哈哈大笑道:“人家都说,中原乃礼义之帮,富有人情味,想不到却是见面不如闻名,教我好生失望……”

青衣汉子冷笑道:“你敢侮辱中原人物。”

蓝袍老人也冷笑道:“人必自悔,而后悔之,你们能部的出来,却为何不许人家说?”

青衣汉子震臂怒声道:“老子偏不许你们说。”

蓝袍老人注目微笑道:“我老人家已经说了,你又能怎样?”

青衣汉子冷笑一声:“老子要揍你!”

话声中,进步欺身,一拳击中蓝袍老人的前胸,“砰”然巨震声中,只见一道人影,被震飞丈外,“叭”的一声,摔落在大门内广场中的雪地上。

令人奇异的是,这个被震飞的竟是那个出手的人的青衣汉子,至于那个被打的蓝袍老人,却依然傲方原地,披chún微笑着。

青衣汉子一只打人的右手,已于这刹那之间,肿的大了一倍有奇,他,又痛又惊之下,自然杀猪般的大叫起来。

“好,你居然敢上门打人……有种的,你就别走……来……来人啊……”

蓝袍老人冷冷一笑道:“我老人家,正想多见识几个,像你这种富有人情味的东西,岂会轻易离去。……”

他的话没说完,另两道人影,又向着他飞朴而来,口中并怒喝道:

“小子例下!”

“砰砰”两声,委实是有人躺下了,躺下的,不是那个两个打人者口中的“小子”,而是他们自己,那是两个满睑横肉的劲装大汉。

蓝袍老人啊了一声道:“怎么尽是一些草包?”

接着,又自我解嘲地笑道:“这就是礼义之邦的礼,入境间俗,看来我也该好好地学习一番才对……”

也许是这一阵叫嚷,惊动了内宅中人,远远地可以看到,一个锦袍老者,在两盏灯笼前导之下,正通过广场,快步向大门口走来,人末到,已先行扬声问道:

“剑七,是怎么回事?”

原先那青衣汉子,和那两个劲装大汉,挣扎着由雪地上爬起来,闻言之后,青衣汉子式下以内地说道:

“禀邢爷,这个家伙,上门欺人……”

这时,锦袍老者等一行人己走到门施抖落身上积雪之后,精目环扫一匝。才凝注剑七“原青衣汉字”冷笑一声道:“剑七,惭没撒谎?”

剑七打了一个哆嗦道:“小的怎敢。”

锦袍老者哼了一声道:“如果积有意上门去欺人,会带这么多的礼品去么?”

剑七呆了一呆道“那是他送给白永昌的。”

锦袍老者再度哼了一声道“混账东西,给我站远一点!”

“是!”

锦袍老者叱退三个手下之后,才向蓝袍人抱拳一揖道:

“下人无知,方才多有冒犯,敬请海涵。”

蓝袍老人目光深注地笑了笑道:

“阁下倒是有点像一个礼义之邦的人物,不过,这一张人皮面具,可使人看了不顺眼。”

锦袍老者似乎呆了一下之后,才哈哈大笑道:

“这位老丈,好税利的眼光!”

锦袍老人笑了笑道:“真菩萨面前不能浇假香,看来,我只好揭下这层捞什子啦!”

话声中,己伸手揭下脸上的人皮面具,现出一张年轻而颇为俊秀的面孔,赫然就是那“灭绝神君”手下,护法级人物之一的邢彬。

但目前这像蓝袍老人,显然不认识邢彬,他,入目之下,才怔了怔道:

“想不到你还如此年轻。”

邢彬淡淡一笑道:“在下邢彬,请问老丈尊姓大名?”

蓝袍老人神色一整道:“老朽胡玉,此刻说来,也算是本宅半个主人……”

邢彬一楞道:“胡老人家,此话怎讲?”

胡玉正容如故接道:“因为老朽是自治局主的内见……”

接着,又将此行来意,和方才同剑七所说的话,也复述了一遍。

邢彬听完之后,才歉然地笑道:“胡老人家,对于下人门方才的失礼,在下再度慾至真诚的歉意……”

胡玉含笑接近:“邢老弟,事情已经过去,也就不必提了,老朽再不长进,也不致于跟下人们一般见识呀!”

邢彬讪然地笑道:

“胡老人家越是这么说。在下心中可越不安。”

接着,摆手做肃容状道:“胡老人家请!”

“漫着。”胡玉笑了笑道:“那老弟能否先行答我几个问题?”

邢彬含笑点头道:“当然可以,不过,此间非待客之所,也诚如胡老人家方才所说,胡老人家算得上是这儿半个主人,礼当先请进入室内,再做详谈。”

胡玉神色一整道:“邢老弟盛意,暂时心领,老朽必须先行解开心个疑团,再定行止。”

邢彬讪获一笑道:“胡老人家既然这么说,在下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,老人家有甚疑问,请尽管同就是。”

胡玉沉思少顷之后,才注目问道:

“邢老弟是这儿目前的主人?”

邢彬点点头道:“在下虽然不能算是正式主人,却能做一半的主。”

“那么。”胡玉目光深注地接道:

“邢老第当知道白老局主全家的去向?”

邢彬笑问道:“胡老人家何能如此武断?”

胡玉睑色一沉道:

“老朽是根据你们对白老局主的住宅,公然鹊巢鸠占,并养着一般如粮做虎的手下,而你老弟,方才又戴着人皮面具,算得上是在令人可疑。”

邢彬笑了笑道:“胡老人家既然有此种想法,则在下的答复,你也未必肯相信。”

胡玉木然地接道:“你不妨说出来试试看。”

邢彬正容道:“据在下所知,白老局主是因进仇,于半月之前,皆同隔壁胡家,举家他迁。”

胡玉沉思说道:“这话,老朽倒是信得过。”

接着,又注目问道:“那么,你们又是什么人?为何有着一班蛮不讲理的豪奴,自己还要故做神秘地,戴着人皮面具?”

邢彬淡淡地一笑道:“胡老人家不嫌问得太多了一点么?”

胡玉冷然接道:“你已经明白,因为老朽暂时算这儿的半个主人,所以必须有此一问。”

邢彬脸色一整道:“胡老人家,咱们都是在江湖上讨生活的人,当知江湖人的禁忌……”

胡玉截口冷笑道:“老朽是化外野人,可不懂得什么江湖规矩和禁忌。”

邢据脸约一沉道:“现在你已经懂了!”

胡玉冷然接道:“懂了也还是要问。”

邢彬笑问道:“你以为我会答复么?”

胡玉接道:“不答复也可以,但我限定你们,立刻离开这儿!”

“凭什么?”

“凭老夫是白永昌的内兄。”

邢彬打了一个哈哈道:“你好像认为做人家的大舅子,很光彩?”

胡玉方自脸色为之一变,邢彬却又冷冷一笑道:

“姓胡的,老实告诉你,这是白永昌的住宅,除非白永昌本人之外,谁也无权过问!”

胡玉气得身躯统统发抖,才怒叱一声道:

“小辈,你以为老夫治不了你?”

邢彬披chún一哂道:“那要试过才知道。”

胡玉周身骨节一阵爆响,那本来高大的身躯,也突然之间,似乎又增高了几寸。

这情形,使得邢彬心头一颤地,亮出了长剑。

就当这双剑拔弩张,危极一发之瞬间,暗影中,忽然有人沉声喝道:

“胡朋友请息雷霆,静听在下一言。”

即将放手一搏的两个人,几乎是同声问道:“谁?”

暗中人答道:“过路的。”

胡玉沉声问道:“阁下有何见效?”

暗中人笑道:“见教是不敢当,不过,在下可代为答复,方才胡朋友未曾获得答复的问题,那就是:目前在白胡两家的人,就是令亲所避的仇家,亦即新近自封为‘灭绝神君’的手下人。”

胡玉方自意味深长地“哦”了一声,邢彬却又沉问道:

“阁能否报个万儿?”

暗中人道:“老夫‘孤独老人’,也叫做‘天涯孤独客’。”

邢彬一愣道:“这名字,没听说过。”

暗中人呵呵一笑道:“这是老夫的自封的绰号,当然你没听说过,但老夫的人,你却见过的,半月之前,离此十余的小村落旁,那个骑白毛驴的黑衣人,你小子大概还记得吧?”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