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02章 混血公子

作者:司马紫烟

刀痕汉子接首笑道:

“谈不上有甚感想,我只觉得那位灭绝神君,简直是高明强不可思议。”

万俟剑神色一整道:

“当然,如非神君学究天人,功参造化,凭咱们这四个天不怕,地不怕的恶人,又怎会眼他。”

经过一阵对话,刀痕汉子所受的痛苦,想必己完全消失,居然含笑反问道:

“阁下方才所说的话,在下当然信得过,但在下有一句不当之言,不知是否可以请问?”

万俟剑笑了笑道:

“由于你此刻居然还留得命在,也并没受伤,足证我这个“冷面人屠”,今天是别有所为而来,还不想杀人,所以,你有话请尽管问,问错了,我也不会杀你。”

刀疤汉子不禁苦笑道:

“阁下,在下想问的,也正是方才为何不杀我的问题。”

万俟剑正容接道:

“这理由很简单:咱们神君的尊号,昨宵才算正式亮出,我方才之所以不杀你,是要借你之口,代为传播消息。”

刀疤汉子接问道:

“就是宣扬灭绝神君业己出世的消息?”

“不错。”万俟剑点首接道:

“同时也请记住这“灭绝”二字的解释:凡是不服从神君命令,或背地低毁神君者,不但杀无赦,而且也有灭门止户的惨祸。”

刀疤汉子不然身躯一颤,连语声也颇不自然地,点点头道;

“在下记下了……”

但他的话没说完,万俟剑的背后,突然扑上三个短装汉子,每人一柄雪亮的匕首,分由左右侧背与后面,一齐向万剑击来。

而那万疤汉子,也倏地一旋身,向犹自呆立一旁的胡天赐扑去。

那向万俟剑偷袭的三个短装汉子,不但势疾劲猛,而且距离又近,又是当万俟剑正与刀疤汉子对话疏神之际。

依常情而论,饶他功力再高,纵能幸逃一死,也势必受伤,更遑论抢胡朋天赐的生命了!

连旁观的人,都震惊得情不自禁地,发出一声惊“啊”。

但这些人的惊“啊”之声未落,一阵惨号声中,己同时倒下三人。

也不知万俟剑使的是什么手法,那偷袭他的三个短装汉子,胸前各插着一柄本来是属于他们自己的匕首,横尸就地。

至于那扑向胡天赐的刀疤汉子,却也被万俟剑点住穴道。

刀痕汉子狠狠地击向胡天赐前胸的那一掌,距离傻不楞登的胡天赐,出不过三寸之差。

傻小子胡天赐,似乎仍不知自己又逃过一劫,更不住呆立他面前,仍然作扑击状的刀痕汉子,是他的生死敌人,犹自拾手摇撼着对方的右掌,“咦”地一声道:

“这位大叔,你是怎么了!”

“怎么?”万俟剑若无其事地笑了笑道:

“他是要你的小命。”

胡天赐不由脸色一变地,骇然退立三大步,睁着一双碧绿的眼睛讶问道:

“为什么?”

万俟剑精目中,神光湛湛地凝注胡天赐,半晌之后,才微微一笑道:

“你等在一旁座着。”

接着,伸手拍开刀痕汉子被削的穴道,冷然说道:

“我仍然不杀你,但你必须老实答我所问。”

刀痕汉子惨然一笑道:

“你还是杀了我吧!”

“为什么?”万俟剑不由讶问道:

“蝼蚁尚且贪生啊!”

刀痕汉字抬手一指己惨死当场的三个短装汉子,惨笑如故地道:

“他们是我的同胞兄弟!承江湖朋友抬举,称为“汉中四义”

万俟剑截口笑道:

“别向自己脸上贴金了,本来是名副其实的“四凶”,又何必改称“四义”哩,你们四位,在汉中一带,也算是响当当的人物呀!”

不等对方开口,又注目接问道:

“快回答我,为何要杀这个不懂武功的年轻人?”

刀疤汉子一挫刚牙道:

“‘胡一刀’胡刚,是咱们兄弟的杀父仇人!”

万俟剑道:

“杀父之仇,不共载天,理当前雪,但你们应该去找胡刚,而不应杀他这不懂武功的儿子。”

刀痕汉子道:

“胡刚武功高强,咱们兄弟,自知非其对手,只好密议先杀其独子,使其悲愤疏神之下,才有取胜希望,纵然仍不能如愿以赏,也可先出一口气。”

万俟剑轻轻一叹道:

“你们这种行为虽然令人不齿,但其情可悯,也值得同情,不过,你这不共载天之仇。最好是听我的劝告,死了这条心吧!”

刀疤汉子恨声说道:

“不错,如今,已只剩下我一个人、一切都不用谈了,所以,你最好是立即杀了我……”

万俟剑截口一笑道..

“我说过不杀你,就不会再杀你,而且,我方才之所以劝你死了这条复仇的心,倒并非是因为你目前,已只是一个人……”

刀疤汉子也截口讶问道:

“还有什么原因。”

万俟剑神色一整道:

“咱们神导看中了这娃儿的特殊异禀,已决定收他为衣钵传人,试想,你还能向他的父亲寻仇么?”

刀痕汉子不禁惨然一笑道:

“天!你对我谷晓峰、也未免太过份了!”

万俟剑冷然接道:

“谷晓峰,别怨天尤人了!留得命在,已经是天大的便宜啦!”

也不管对方的反应如何,径自向木楞一旁的胡天赐,微微一笑道:

“胡老弟,走,我送你回府。”

胡天赐一楞道:

“送我,其故安在?”

万俟剑道:

“因为有人要杀你,而你又是咱们神君未来的继承人,所以我必须保护你。”

胡天赐摇摇头道:

“不!我不想做什么继承人……”

万俟剑截口笑道:

“我的傻老弟,这是别人梦寐以求,都想不到的天大好事啊!走,咱们见过令尊再说……”

话声中,已不由分说,拉着胡天赐的手,向梯口走去。

但他走没三步,印猛然一个踉跄,几乎栽倒下去。

随着万俟剑这一个踉跄,旁边的座位上,却发出一声娇甜而又清脆的“哎哟”一声道:

“你这人,走路不带眼睛?”

这大发欢嗔的人,是一位身裁欢巧,面蒙丝巾的红衣女郎,全身上下,一片艳红,令人目眩神迷。

红衣女郎的对面,却是一位全身翠红,也是面蒙丝巾的妙龄女郎。

这两位不知是几时到来的妙龄女郎,除了眼色上一红一绿,相映成趣之外,年纪总都在双十以下,虽然都是面蒙丝巾,看不

到她们的庐山真面目,但由那美好的身裁,和透过蒙面丝巾,澄澈有如秋水的目光,以及那若隐若现的面部轮廓,纵然不是人间绝色,也绝非一般庸脂俗粉。

瞧!她们的肩头,还各自插着一枝长剑哩!而且,那剑穗的颜色,也与她们的衣衫同色,不注意,还真不容易瞧出来哩!

凭“冷面人屠”万俟剑的身手,被人绊得几乎摔了一交,不论对方是有意,还是无心,其身手之高明,已不难想见。

这情形,当然使万俟剑心中即惊凛,又羞愤地,满不是滋味。

就当他心念电转,还没筹思出一个应付的适当办法之间,那红衣女郎是得理不饶人地,冷笑一声道:

“怎么?碰痛了人家.也不懂得道歉!”

万俟剑精目中寒芒一闪,又强行忍了下去,歉然一笑道;

“对不起,在下急于赶路以致,碰了姑娘的莲足,请多多包涵。”

万俟剑不愧是识务的俊杰,他,一方面因自己任务在身,不愿同人家歪缠,另一方面,也因方才的这一碰,碰得太离奇了,真要翻脸,自己也不一定能讨得好去,所以才不得不委曲求全地,说出上面这几句,也算是道歉的话来。

不料那红衣女郎却是报以一声冷笑道:

“这句话,如果早点说出,倒也罢了,可是,现在却不行!”

万俟剑脸色微变地,注目问道:

“依姑娘之见可?”

红夜女郎笑了笑道:

“如果我要你磕八个响头,也许太过份了一点,但长揖谢罪,该不算委屈你啦!”

万俟剑心中暗骂一声:

“贱人!你欺人太甚……”

但他表面上却淡淡地一笑道:

“姑娘宽宏大量,在下理当长揖谢罪。”

话声中,向着红衣女郎抱拳一拱,一股阴柔暗劲,向对方潮涌而出。

那红衣女郎,似乎禁受不住这一股无比强劲的潜劲,竟被逼得衣袂风飞地,离座而起,踉跄地连退五大步之后,才长叹一声道:

“见面胜似闻名,‘冷面人屠’果然并非浪得虚各之辈。”

万俟剑逼近三步,冷然注目道:

“识得我万俟剑来历的人,当非无名之辈,姑娘请报明万儿?”

红衣女郎笑了笑道:

“免啦!我也不要你碰头或长揖致谢了,咱们还是各走各的吧!”

万俟剑冷笑一声道:

“现在,可太迟了!”

红衣女郎蒙面丝巾一扬,语声中充满讶异意味地.又退立一步道:

“你,意慾何为?”

万俟剑阴阳地一笑道:

“放心,我也不会难为你,咱们神君,最喜欢年轻貌美的小妞儿,瞧你这模样儿长得还怪讨人欢喜的,我要将你献给咱们神君……”

红衣女郎截口冷笑道:

“你的清秋”

万俟剑脸色一沉道:

“不给点颜色你瞧瞧,你还不知道‘冷面人屠’的手段!”

话声中,欺身扬掌,有若疾风瀑雨似地,向红衣女郎攻出了三招。红衣女郎似乎使尽了混身解数,才勉强接下三招,但三招中,却整整地被迫退六尺有余,但她口中,却仍不甘示弱地,娇笑道:

“据说,‘冷面人屠’出手之下无活口,看来,传闻也未必真实。”

万俟剑一面绝招连展地,继续进逼,一面却冷笑连连地道:

“丫头,如非我想生擒你献给神君,你那里还有命在!”

“多谢提醒!”红衣女郎娇笑道:

“姑娘惹不起你,逃总可以吧!”

话声未落,人已奋力攻出一招,飞身而起,竟朝悔冲窗口飞射而去。

万俟剑一面如影随形地,飞身追扑,一面冷笑道:

“丫头,现在才逃,已经来不及了!”

红衣女郎娇笑一声:

“打!”

“打”字声中,一线白影,径向万俟剑疾射而来。

万俟剑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土,也算得上是艺高人胆大,他,对那疾射而来的暗器,根本视若无睹地,顺手一抄,将其抓入手中,赫然竟是一只筷子。

但也就在此同时,只听得“哗啦”一声,红衣女郎已冲破十字花格的纸窗,飞身而去。

紧接着,屋顶上传出三声惨叫,和一声闷哼,随即一切归于静止。

当万俟剑飞身登上屋顶时,屋顶上已只剩下三具尸体,和一个重伤得奄奄一息的劲装大汉。

那三具尸体,一个腰斩,一个断头,一个胸腹洞穿,其死状之惨,与那积雪上的殷红血渍,令人触目心惊。

万俟剑精目一扫之下,屋顶上,除了自己所预布的四个手下,已二死一重伤之外,那还有红衣女郎的影子。

这情形,不由使他心头一凛地,暗中连道侥幸不已。

可不是么!他那追蹑之势,虽然被红衣女郎的脱字箸追得微微一滞,但他们飞身屋顶的先后时间,也不过是片刻之差而已。

但就在这片刻之差的工夫中,红衣女郎不但杀了他四个算得上是一流高手的手下。也走得无影无踪,连积雪上,也没留下一点足迹。

由于这些,足以证明,红衣女郎的身手,纵然不比他高明,也决不会比他差,如果方才……

万俟剑心念电转中,猛然思起楼厅中还有一人绿衣女郎,而胡天赐也还在楼厅之中,自己这一耽搁,如果胡天赐竟被绿衣女郎带走,或者是被谷晓峰杀死。那后果真不堪设想啦!

他,与念及此,也顾不得给他那奄奄一息的手下,加以救护,立即飞身回到楼中。

果然不出他所料,不但胡天赐没了影儿,连那绿衣女郎也不见了,大部份的酒客,也都在饱受虚惊之余,全部离去,只有那“汉中四凶”中的老大谷晓峰,正在忙着与老掌柜商量着,收殓他的三位兄弟。

万俟剑呆了呆,才向谷晓峰问道:

“嗨!谷老大,你看到胡公子么?”

谷晓峰漠然地答道:

“不瞒你说,当你离去之后,我也想乘机杀了那小杂种,可是,我的念头还没转完,小杂种却被那绿衣女郎带走了。”

接着,又注目讶问道:

“咦!怎么你阁下没看到他们?”

万俟剑心中苦笑着:

“这真是八十老娘,倒绷孩子儿……”

但他口中却冷然接道: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2章 混血公子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