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22章 扑索迷离

作者:司马紫烟

黑衣人道:“不过,我得先问问你,喜不喜欢这份礼物?”

胡天赐道:“我”不知道,你究竟要送些什么东西给找,你怎能事先说话喜欢不喜欢哩!”

黑衣人不禁哑然失笑道:

“对了,我这个人,也真够迷糊。”

话锋顿了顿之后,才含笑接道道:

“师弟,我要送给你的见面礼,就是这白胡两家的广大住宅。”

胡赐笑问道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黑衣人道:

“这两幢巨宅,本系白胡两家所有,如今,这两家主人,被人家赶走,房子也被占用,等于是无主之物,所以,我要由他们手中收回来,送给你!”

胡天赐笑道:“这不是给我见面礼,而是给这增加麻烦嘛!”

黑衣人道:“你是担心这两幢巨宅的原主,将来会向你找麻烦!”

胡天赐道:“这不算什么,横直我问心无愧,只要他们有力量自保,退还他们就是。”

黑衣人截口讶问道:“那么,你的意思县……?”

胡天赐苦笑道:

我的意思是说,我孑然一身,要偌大两幢房子干吗?收下来之后,又找谁来帮我照管?”

黑衣人呵呵大笑道:

“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麻烦哩!这是小事一件,一切问题,由我代你解决就是。”

胡天赐淡然一笑道:“那我只好先行致谢啦!”

黑衣人含笑接道:

“自己师兄弟,就不必客气啦!”

接着,才扭转头向欧阳翠,包耀明二人问道:

“二位之中,是谁做主?’”

欧阳翠然接道“是我做主。”

黑衣人笑问道:“方才,我们师兄弟之间的谈话,你都听到了?”

欧阳翠披chún一晒道:

“不错,我已经听到了,现在,我正等着你,看你如何将我赶出去?”

黑衣人呵呵一笑道:

“强存弱亡,为武林中颠扑不破之至理,咱们之间,自然也是以武力解决呀,你意如何?”

欧阳翠冷笑一声道:“好!你划下道来。”

黑衣人道:

“方才,我己好说过,为了节省时间,你们两口子……”

欧阳翠截口一声干叱:“混帐!”

黑衣人歉笑道:“原来你们不是两口子,那真是抱歉得……”

欧阳翠向那“灰衣四煞”中的三个,抒择手道:

“有劳三位,先将这狂徒拿下!”

“是……”

三个灰衫老者一串暴喏声中,己将黑衣人包围在当中。黑衣人首先向胡天赐掷手说道:

“师弟,你退远一点。”

然后,又向欧阳翠笑了笑道:

“夫人,纵然是‘灰衣四煞’一齐上,也不够我打发的,如今,四煞只剩下三个,可更不是……”

包耀明截口冷笑道:

“少废话,你能通过这一关再说。”

黑衣人笑了笑道:

“这倒是一个好办法,先消耗掉我一部份真力,然后再集中全力……”

欧阳翠截口娇笑道:

“反正,你怎么说,也得先通过这一关才行。”

接着,脸色一沉,向那三个灰衫老者沉声说道:

“你们三位,不必再客气,上……”

随着欧阳翠的这一声“上”字,三个灰衫老者,己如响斯应地,分三面扑向黑衣怪人。

黑衣怪人朗笑一声:“来得好!”

话声中,但见他身形一阵疾旋,手中也居然有了一条丝质软带,有若灵蛇飞舞似地,将对方那三橱“三失两刃刀”,逼得一齐荡了开去,一面并呵呵大笑道:

“我说他们三个,不够份量.你们偏要教我多费一番手脚

话声未落,又陡地一声劫叱:“鼠辈找死!”

叱声中,一道灰影,电疾地射向面墙之外,“轰”地一声,围墙外火光四溅,接地皮也起了震颤。

这情形,显然是那三十个灰衫老者中,有人企图使用火器,却被黑衣人,连人带火器地,一齐甩向围墙之外,让他自食恶果。

也就当围墙外巨慢传来,旁观的人,目不闲接之间,紧接着又是两声痛呼,用剩下的两个灰衫者者,也虚垂着右臂。颓然后退。

黑衣人冷冷地一笑过:“便宜你们两个。”

远在屋檐下观战的“灰衣四煞”,片刻之间,一死三伤,这事情固然是大快人心,但这乱子,却也惹得不小。”

黑衣人笑问道:

“这位老人家之意,是怕那‘烈火天尊’轩辕仲,也因而重入江湖。”

“是啊!”“孤独老人”正容接道:

“凭你们这二位逍遥门下的高人,自然不会怕那轩辕仲,但其余的武林同道,可就惨啦!”

黑衣人笑了笑道:

“这位老人家请道宽心,轩辕仲不来,倒也罢了,只要他敢再入中原武林.咱们师兄弟一定叫他竖着走来,躺着回去?”

“孤老人”一翘拇指道:

“气吞河岳,壮志凌云,山只有为遥摇下,才能作此语!”

黑衣人朝着他抱拳一拱道:“多谢老人家夸奖……”

欧阳翠冷笑一声道:

“你们两个,一唱一和,倒像是事先排演好似地。”

“是么?”黑衣人笑了笑道:“我倒不觉得。”

欧阳翠冷然接问道:

“你们的话,已经说完了?”

黑衣人道:“话是说不完的,如果你不爱听,我就只好不说啦!”

欧阳翠道:“那么,现在该我说了。”

黑衣人笑道:“我正听着。”

欧阳翠声冷如冰地接道:

“现在你听好:方才,你是由围墙外,越墙而入的,现在,我要将你放倒之后,由狗洞中拖出去!”

黑衣人仰首狂笑道:

“好!好!说得很够威风,但你有这种本事…”

欧阳翠扭头一声沉喝:“大公了,咱们联手上!”

话声一落,人已当先飘落院中.包耀明也跟踪而落,并首先亮出一把缅刀。

黑衣人冷冷一笑道:

“今天,我倒要好好地领教一下,你们那获自八魔余孽手中的“灭绝三十六式”刀法……”

欧阳翠也亮出一把与包耀明同一形式的缅刀,一面钱口问道:

“方正,你,对我们的事情,好像知道的很多?”

黑衣人笑了笑道:

“这些日子来,我韬光隐晦,所为何来……”

一旁的”孤独老人”呵呵一笑道:

“起阳夫人,这一场劈杀,可以免啦!”

欧阳翠一楞道:“为什么?”

“孤独老人”道:

“兵法有云:“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”,目前情况,人家对你,了如指掌,而你对人家,却一无所知,这后果还能设想么!”

欧阳翠淡然一笑道:

“我也知道他就是“乌衣鬼侠’方正。”

“孤独老人”道:“除此之外,你还知道一些什么呢?”

欧阳翠注目接道:“阁下之意,是要我不战而投降?”

“孤独老人”点点头道:

“这是最聪明的办法,而且,也根本谈不上“投降”二字,充其量也不过是将本来属于你的这两幢巨宅,让给他们而己。”

欧阳翠道:“话是不错,但人争一口气,拂争一炉香……”

“孤独老人”截口笑道:

“如果弄得灰头土脸之后,再让房子,面子上,可就更不好看啦!”

黑衣人连忙接道:

“欧阳夫人,我再给你一个便宜,你们这儿,不是还有两位年轻而位尊的大护法么?”

欧阳翠冷笑道:“你以一对四?”

黑衣人笑问道:“难道不可以?”

“好!我成全你。”

欧阳翠冷笑着震声喝道:

“邢护法,范护法,也一齐来!”

邢彬,范仲二人同声恭座,飞落院中,也同时亮出了一把缅刀。

看情形,这位神秘的“灭绝神君”,是打算敞开来大干一场的了,原先,他们只是对“灭绝刀法”渗杂在剑招施展,此刻,邱索性使用缅刀了。

这两位一上场,黑衣人顿时成了四面受敌之势,但他还是若无其事地,镇定如常。

包耀明忽然千声说道:“我反对!”

欧阳翠皱眉讶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包耀明正容说道:

“以四对一,胜之不武,败则更增羞辱……”

原来这位黑老人,正在作一次示威性的神功施展,只见那随风狂卷的雪花.在离他身体周围尺余件处,竟像是碰到一层无形的障碍似的,不是又飘了开去,就是垂目落到地上。

这情形,就是护身罡气的作用,凡是内家真力进展到某一阶段时,就能收发随心的,在自己周围,布上一层无形气网。”

包耀明也是大行家,以他目前的成就,当然也可以照样能为,不过,要像目前这黑衣人那样,从容的不着一丝痕迹,可就差上一大截了。

也就是因这原因.使得这位一向是眼高于顶的巴大公子不自觉的,说出上面那几句泄气话来。

但他的话声没落,黑衣人却哈哈笑道:“对你的不光彩,对我来说.却是更加光彩啊!”

欧阳翠怒出一声道:“大公子不必多言,我们……”

“上”字出口,人已当先扑了上去,手中缅刀,一式”力劈华山”,朝黑衣人当外事下,那情形,好像是很不得将黑衣人一刀里成两半似的。

其余三人.自然也是刀随身进,一齐跟进,但他们甚有默契似的,使的竟然都是一些材平凡的招式。

这情形.黑友人自然是很轻易的应代过去了,而且,他使的之仍然是那条黑色的丝族软带。

但对方四人,接连三招未曾收效之后,敌势渐渐加紧,招式也越来越辛辣诡密。

但黑夜人仍然是挥动着那条软带,从从容容的,看不出一点紧张的意思来。

而且,当对方攻出了二十招之后,他竟冷冷一笑道:“你方才是冒牌货色!”

黑衣人笑道:“人可以冒牌,武功是假冒不了的,你们四个,如非是冒牌货色,那就是认为我方正不堪承教,才显的那么小家子气,是也不是?”

欧阳翠注目问道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没什么意思。”黑衣人含笑接道:“我只感到奇怪,你们那谁有有八魔余孽手中的‘灭绝神刀法’,为何不使出来?”

欧阳翠冷笑道:“方正,你既然是大行家,当知道我们不施展‘灭绝刀法’是一番好意。”

黑衣人笑了笑道:“欧阳翠夫人,如果是为了怕那‘灭绝刀法”过于霸道而伤了我,这番好意,我敬谢不敢。”

欧阳翠怒叱一声:“不知好歹的东西。”

这一阵对话之间,双方缠斗已近百招,黑衣人一直挥舞着那条丝质软带,根本还不曾攻击过。”

欧阳翠话声一落,黑衣人又大声笑道:“欧阳夫人,你的好意,我虽然敬谢不敏,但我也不能不投桃报李的,待会也不为已甚就是。”

“放屁!”欧阳翠气的连话也骂了出来,怨声叱道:“谁要你不为已甚!”

接着,又震声喝道:“大公子,咱们不必留情,大年初一,宰个人发发利市也好……”

话声中,刀法突然一变,其他三人也立即跟进。

刹那之间,黑衣人的四周,寒芒交织,有若迅电奔雪似的,不但那金刃破空之声,低人心魂,郑重重叠叠,绵绵不绝的刀浪,更是令人们动神摇。

这回,那黑衣人可显出了真本事,在这四大高手联合起来的,雷霆万均的攻势之下,他那条丝质软带所幻成的防护圈,反而扩大起来。”

这是说,他虽然还没正式反击,却已经是显出颜色给对手看了。

而且,他一面挥着丝质软带,一面还大笑道:

“好刀法!只可惜你们的招式还未学全,未免使人有美中不足之感……”

这情形,想想真会气急人。

人家四位一体的,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才甘心,而他不但好整以暇,没当作一回事,而且还要批评人家招式没学全。

这黑衣人,也委实神秘,一身的武功,更令人莫测出深之感。

平心而论,目前这联手攻击他的四人,随便抓一个出来,在江湖上.也不容易找到百招之敌。

但他以一对四,对方使的还是霸道无比的“灭绝刀法”,他却没当作一回事似的。

更使人不解的,是他那条丝质软带,一个一个的圈圈,围绕他的周围,就像是一条乌龙在盘旋飞舞着,即断不出他的招式,也断不出他使的是什么神功,但他在外围那无比凌厉的刀阵,却没法越雷池一步。

此情此景,可使的胡天赐这个大行家,也不由皱起眉头,在道中嘀咕着。

在心中嘀咕着,当然别人不知道,他是人皮面具外加幛面纱巾,皱起眉头,也没人看到,但这一切,却逃不过那“孤独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2章 扑索迷离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