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24章 冰心魔女

作者:司马紫烟

黑衣人讪然一笑道:“我是越听越迷糊啦!”

欧阳翠抿chún媚笑道:“你呀!除了玩女人之外,可说是一无所长。——

黑衣人笑道:“有这一项长处,我已经很满足了!”

“傻人有傻福,这话倒是一点都不错。”

黑衣人并不傻,他已听出了对方的言外之意,当下眉峰一蹙道:“小翠,你是讥讽的目前的地位,沾的是母亲的光?”

欧阳翠笑了笑道:“难道我说错了?如果你没有这一个好母亲,你怎会有目前这……”

黑衣人截口笑道:“可是,我也有一身少有敌天的武功。”

欧阳翠道:“武功并不是绝对可靠的,也不是无往不利的,尤其是在这波诡云谲的江湖。”

话锋一顿,又正容道:

好了,这些不用提了,让我分析一下敌人的高明之处吧

接着,她将群侠方面,如何是知这个方正是假的,而不当面拆穿的原因,逐项分析了一番,居然与“孤独老人”和胡天赐所研判的,如出一辙,由此,也足证这个欧阳翠的心极之深,委实是超人一等了。

这一番分析,听得黑衣人连连点首道;

“有理,有理,‘女诸葛’果然是名不虚传?”

欧阳翠虚笑道:“如都象你这么,只知道在女人身上下功夫,那就不用到江湖上来争强斗胜啦!”

黑衣人苦笑道:

“好了,教训得够了吧,是否也该研讨下一步的行动计划了?”

欧阳翠偶向鬼人怀中,低声媚笑道:

“下一步的计划,倒是现成的,可是,皇帝不养饿兵,你该先打发一点才行呀……”

“哦……”

在黑衣人那意味深长的“哦”声中,灯光又熄灭了,继之是欧阳翠那浩荡已极的婚笑声。

也就在这当口,窗外却传来一个苍劲的语声道:

“小翠小翠……”

欧阳翠的语声嘟囔着道:

“真讨厌,不迟不早,偏偏就在这个时便赶来。”

窗外语声笑道:

“小妖精,打扰你们小两口的好事了,是也不是。”

欧阳翠的语声道:

“你说这哩,这么深更半夜的才赶来……”

火光一闪,室内又亮起灯光,窗外那苍劲语声低声笑道:

“小妖精,是你自己约我们来的,咱们两个老不死年过好,就匆匆赶来。“

“格”地一声,窗门已打开,云发蓬松的欧阳翠,已悄上窗口,嫣然一笑道:

“那可是公事啊!”

窗外,是两个发眉全白的灰衫老者,也就是前此被欧阳翠称之为“老家伙”。与“老爷子”,焦性与姜姓老者。

左首姜姓老者笑道:

“小妖精,要不是公事,我们才不理你这一套哩!你以为咱们两个,不会享福。”

右老者的姜姓老者却笑问道:

“怎么?也不请我们进来坐坐?”

欧阳翠歉笑道:

“二位老爷子,因为你们来得太晚了一点,这儿的情况有了变化,所以暂时不能在这儿住了。”

焦姓老者道:

“连进室内坐坐,都不可以?”

欧阳翠道:

“最好是这么谈谈就好。”

姜姓老者着笑道:

“好!这么谈谈就这么谈谈吧!”

姜姓老者却向室内呶了呶嘴道:

“他……怎么样?”

欧阳翠笑了笑道:“他不想起来。”

姜姓老者笑了笑道:“你们,生来就是享福的人……”

当欧阳翠将目前时情况,向两位灰衫老者,简略地说明之后,姜姓老者苦笑道:

“如此说来,我们两个,倒委实是不是不便在这儿。”

欧阳翠“哦”了一声道:

“还有,原来所定的计划,也有重大的修正。”

焦姓老者“唔”了一声道:“说说看?”

当欧阳翠以真气传音,向对方说了几句之后,姜姓老者才蹙眉问道;

“这是谁的主意?”

欧阳翠道:“最南宫太上之意。”

姜姓老者苦笑道:

“我们两个老不死,只管打打杀杀,象这种勾心斗角的事,可实在没法帮忙。”

欧阳翠掩口媚笑道:“所以,我不让二位进来呀!”

姜姓老者道:

“那么,我们就此告辞。”

欧阳翠含笑接道:

“二位老爷子,暂时住到大公子他们那边去。”

焦姓老者问道:

“大公子住那儿?”

欧阳翠道:

“他们住在‘朱仙镇’上……”

以下又是改以真气传音说出。

两个衣衫老者同声说道:

“我们知道了。”

话声一落,人却己双双腾射而起,闪得一闪,即消失于漫天风雪之中……”

第二天,风停雪止,阳光普照,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。

可是,遍地积雪,深达数尺,不适于户外活动,因而一般人,都在家中围炉取暖,而住在白胡两家的五位,也渡过了平静的一天。

当夜,初更时分,白府中腾起一道人影,有若长虹经天似地,射落围墙之外,然后向“朱仙镇”方向,疾奔而去。

接着,另一道人影,由胡府中射出,有若邪灵似地.跟在第一道人影之后,以箭远距离,不疾不徐地追蹑着。

前面那人,不知是不曾察觉后面有人跟踪,还是故意群成,他,连头也不回地,埋首疾奔着。

一直到跟“朱仙镇”仅只箭远距离时,才突然停了下来。

后面那人虽然急忙煞住身形,但因奔势太急,无形之中,双方距离己缩短到仅约十丈左右了。

这时,籍着地面积雪的反映,己可清晰地看清这两位的身形和面目。

前面的一位,赫然就是远道由“新疆”前来白府探亲的胡玉,后面的一位,却是一位青衣妇人。

她,外表看来,的莫是三十五六年纪,瓜子脸,画眉眼,鼻梁端正,樱chún小巧……总而言之,面部轮廓很美,神态也颇为端庄。

胡玉冷然注目道:

“你跟着我干吗?”

青衣美妇淡然一笑道:

“找你叙叙旧情呀!”

胡玉不禁一呆道;

“夫人,你认错了人吧?”

青衣美妇冷笑一声道:

“你还自认是‘新疆’来的胡玉!”

胡玉苦笑道:

“夫人,难道说,胡玉还有两个?”

青衣美妇道:

“以前是只有一个胡玉,但从前晚,也就是大除夕晚上的四更过后,就变成两个了。”

“夫人真够高明!”

“多承夸奖!”

胡玉苦笑如故地道:

“真菩萨面前,烧不得假香,看来,我己不便再装佯了。”

青衣美妇彼chún微哂,没接腔。

“胡玉”注目问道:

“夫人能否示知尊姓芳名?”

青衣美妇注目问道:

“你,真的不认识我?”

“胡玉”笑道;

“如果我认识你,有什么理由要装成不认识呢?”

青衣美妇美目深注地道:

“那么,你本来是谁?”

“胡玉”笑了笑道:

“我的本来,暂时还不想让人知道。”

青衣美妇道:

“你还想继续冒充胡玉下去?”

“胡玉”淡然一笑道:

“既然被你揭穿了,自不能再冒充胡大侠,为了称呼方便计,目前,我穿的是一件蓝缎面的白孤袍,那么,你叫我狐袍人也可以,叫我蓝衣人也行。”

青衣美妇冷然一哂道:

“也好,我就暂时叫你蓝衣人吧!”

蓝衣人神色一整道:

“夫人,在下要请问你一件事,你将胡大侠怎样了?”

青衣美妇道:

“胡大侠与我,无任何过节可言,本来,我无任何理由要劫持他,但为了要逼你出面,不得不暂时委屈他。”

蓝衣人笑了笑道:

“当你揭穿我的伪装时,我即己忖知胡大侠的遭遇了,现在,我需要知道,是胡大侠的情况。”

青衣美妇道:

“胡大侠除了失去向由之外,一切都很好。”

“希望你继续善待他。”

“难道你不想救他出来?”

蓝衣人一挑双眉道:

“你这是逼我动手?”

青衣美妇笑道:

“对了,你真够聪明!”

紧紧接持,清叱一声:“蓝衣人接招!”

话出掌随,身随掌进,疾若飘风似地,向蓝衣人攻出了五招。

那招式的奇诡,与动力的雄浑,可够得上称的高手中的高手。

对这雷霆万钧的攻势,蓝衣人似乎有点手忙脚乱,但却是有惊无险,应付了过去。

青衣美妇一连五招,将蓝衣人迫退五步之后,随即自动停止,并冷然接问道:

“现在,你知道我是谁了么?”

蓝衣人摇摇头道:“我还是不知道。”

青衣美妇道:

“你不知道我,不要紧,我知道你是谁就行了。”

蓝衣人笑问道:“你以为找是谁呢?”

青衣美妇美目深注地道:

“你,就是‘逍遥老人’宋希贤的首徒,‘乌衣鬼侠’方正。”

“错了。”蓝衣人含笑接道:

“‘乌灰鬼侠”方正,正在白府中,与他的师弟和‘孤独老人’在聊天哩!”

不等对方开口,又立即接道:

“想那‘乌衣鬼使’方正,自出道以来,即未曾遇过敌手,怎么会像我这么没出息。”

“看你装羊到几时!”青衣美妇冷笑着接道:

“我看你,不是方正,就是宋希贤本人!”

蓝衣人笑道:“你怎么想,就怎么算吧!——

青衣美妇道:

“好,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,现在,先让我作一个自我介绍。我,南宫秀,有个不太好听的绰号,名为‘冰心魔女’……

“哦!原来是八魔中的老前辈,真是久仰!久仰!”

“少来这一套!”南宫秀冷然接道:

“与我在一起的,还有‘通臂神魔’宇文哲,以及当年的镇宫双将焦尚义和姜树人,此外,‘天池二怪’,‘烈火天尊’,也已赶来……”

蓝衣人截口笑道:

“南宫夫人是向我示威?”

南宫秀道: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接看,银牙一挫道:

“当年五老炼八魔的那一笔血债,还记得么?”

蓝衣人笑道:“我只听说过。”

南宫秀冷然接道:

“现在,是该还这笔血债的时候,今宵,我不难为你,但你必须将来希贤,宇文敏二人找来,作一了断,否则……”

蓝衣人苦笑道:“南宫夫人,你可找错了庙门啊!”

南宫秀冷笑道:“你,一定要我撕下你外面的鬼皮,才觉得光彩!”

“对了!”蓝衣人含笑接道:

“这叫做不见棺材不掉泪……”

南宫秀截口一声冷笑:“那就成全你吧!”

“铿”地一声,已亮出一柄形如雁翎,澄如秋水,长约二尺四五的宝刀。

她,屈指轻弹刀面,发出一串清越龙吟之后,才冷然注目问道:“认识这宝刀么?”

蓝衣人双目中,异彩连闪地,微微一笑道:

“我虽然不认识它,但可以想象到,它,应该是天下第一奇刀,有‘灭绝神刀’之称的‘秋水雁翎刀’。”

南宫秀披chún一哂道:

“你知道的,可真不少。”

接着,又冷笑一声道:

“这‘灭绝神刀’,二十年,还没饮过人血,如果你不想作为祭刀的牲礼,那你就该立即现出本来!”

蓝衣人笑道:

“我这个人,是天生宁折不屈的牛脾气,不管你把我当作谁今宵,我是非得领教一下,你那套震古烁金的‘灭绝刀法’不可!”

南官秀冷笑道;

“好,亮兵刃!”

蓝衣人哑然失笑道:

“已经逼上了架,纵然明知是以卵击石,也不得不舍命奉陪了。”

话声中,已由腰间解下一条母指粗细,乌光闪闪,长达丈余的奇形软鞭来。

南官秀一皱黛眉道:“少废话,进招吧!”

蓝衣人朗笑一声:

“恭敬不如从命,在下有僭了……”

但他的话声才落,十余丈外的一株古柏的背面,却传来胡天赐的语声道:“且慢!”

话到人到,面幛青纱,青被飘拂的胡天赐,已飘落当场。向着蓝衣人笑道;

“阁下即非本门门下,何苦强行代人出头。”

蓝衣人苦笑道:

“老弟台,我是被逼上架呀!……”

这当口,南宫秀却向胡天赐注目问道:

“你就是那位自称“风雪未归人”的逍遥门下?”

胡天赐点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南宫秀接问道:“你来这儿有多久了?”

胡天赐道:“说来,与二位是前后脚之差。”

南宫秀注目问道:

“那么,我同这位蓝衣人所说的话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4章 冰心魔女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