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28章 旧地重游

作者:司马紫烟

胖掌柜满脸堆笑道:

“那里,那里,胡公子说笑了……”

那位精壮老者连忙起身,向胡天赐含笑招呼道:

“胡公子,请坐到这边来。”

胡天赐微微一楞,那位中年人也连忙起身笑道:

“对了,就在咱们这一桌挤一挤吧!”

胡天赐向二位抱拳一拱道:

“多谢二位,小可心领了……”

这当口,楼厅中凡是认识胡天赐的人,都将目光投射过然,并引起一阵窃窃私语之声:

“咦!这书呆子怎么一个人回来了?”

“唉!这么冷的天气,还穿着一件绸衫,也实在够可怜的了

“啊!小妖怪又回来了……”

“软骨来了……嘘……”

“小杂种,到这边,今天是新年,没人打你,我还请你吃一顿好的……”

胡天赐是那么安详地,向声他“小杂种”的那一桌前走去,一面笑问道:

“诸位真的要请客,那我先谢了!”

说着还居然网那一桌逍遥一拱。

那骂他“软骨头”,“小杂种”的,都是一桌的人,那一桌,也仅仅只有那么两位年纪弱冠的公子哥儿。

胡天赐来上这一手,那两位年青人,一时之间,倒为之一愕住了。

可是,他们两个还没回过神来,胡天赐已经自顾在一旁坐了下去,并含笑说道:

“二位兄台既然要请客,就该请得体面一点儿,才能符合二位的身份。”

左边的青袍青年一愕道;

“此话怎讲?”

胡天赐道:“在下虽然成了落难公子,可不吃嗟来之食……”

右边的蓝袍青年截口笑道:“是不是天气太冷,而你的衣衫又太薄,把你的软骨头冻得硬了起来?”

青袍青年也附和着笑道:

“胡大少,将就一点吧!虽然是剩酒残肴,东西可委实不差哩!”

胡天赐漫应道:“是么!那你们自己可多吃一点。”

青袍年向他的同伴笑道:

“今天,这书呆子好像有点反常……”

另一桌上,传来一声朗笑道:

“小杂种,我主你吃一个狮子头。”

随着这话声,一个比鸭蛋还要大上一倍的狮子头,向着胡天赐面前飞投过来。

胡天赐张口将迎面投来的狮子头接住,也没见他作势吞咽,那么大的狮子头,竟像变戏法似地,在他口中消失了,并淡然一笑道:

“这狮子头的味道很不错,如果还有话,不妨再孝敬几个来。”

那将狮子头投过来的,也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,满脸横肉,额上还有一道刀疤,显然不是一个安份守已的好青年。

他,目睹胡天赐所表现的,这神奇的一手,似乎愕住了,半晌之后,才想起胡天赐的话意,实在不能忍受,立即冷笑一声道:

“小杂种,你敢占我的便宜!”

胡天赐笑道:“已经占了你的便宜,可怎么办!”

刀疤青年霍然起立,怒吼一声:

“老子要揍你……”

胡天赐淡笑如胡地道:

“新年新岁的,打起来,可不太好哩!老兄,我借花献佛,向你陪个不是怎么样?”

刀疤青年怒叱一声:“狗杂种,老子……”

他的话没说完,却突然中止了。

原来就这刹那之间,他的口中已被一个大鱼头堵住了。

也不知是被鱼头上的刺,刺破了口腔?还是被打断了门牙,虽然被塞得满满地,也不能说话,但殷红的鲜血,却由两旁嘴角沁了出来。

但胡天赐却淡然一笑道:

“这鱼头的滋味如何?”

刀疤青年急以手指将鱼头由口中挖出,只见他,满脸狰狞神色,只中鲜血四溅地,厉声黑道:

“是哪个狗杂种,暗箭伤人?”

胡天赐阴声笑道:

“老兄怎么有眼无珠,连敬你美味鱼头的人,都没瞧出来哩!”

刀疤青年双目中,快要喷出火来,凝注胡天赐,厉声问道:“那鱼头是你打来的?”

胡天赐点首道:“正是区区在下。”

刀疤青年蹙眉接道:“我不信你这小杂种……”

他的话没说完,胡天赐随手一甩,一根鱼刺,又钉上了刀疤青青年的嘴chún,痛得他发出一声惨呼,身子也跟着蹲了下去。

胡天赐笑道:“现在,你该相信了吧?”

不错!这时,不但刀疤青年相信,所有楼厅中的人,也全部都看清楚了,因而,一时之间,使得整个楼厅中,雅雀无声。

胡天赐话锋一顿之后,又沉声喝道:“小三子,你再敢出口伤人,当心我挖了你的舌头!”

刀痕青年虎地站起,挥手忽喝道:

“你们还呆着干吗!通通上,给我揍扁这小杂种……”

“小杂种”三字出口,口中又挨了一根鱼刺,痛得他虎吼一声,当先向胡天赐座前扑来。

同时,那与刀疤青华同座的三个年轻人,也一齐攘臂吆喝着,飞扑过来。

胡天赐冷笑一声:

“你是自讨苦吃!”

话声中,右臂一晃,抓住刀疤青年的前胸,随手一抖,嗔目怒叱道:

“你们三个,都给我站住!”

另外那三个年轻人,本来就是色厉内荏地,虚张声势,一看目前这情景,自然是不敢再动啦!”

胡天赐松开抓住刀疤青年的右手,却是戟指着他,冷笑一声道;

“小三子,我知道你仗着你老子有几个造孽钱,在这‘朱仙镇’上,不知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,今天,我本来应该好好地教训你一番,但新年新岁,我不愿扫大家的兴,算是点列为止。今后,休可得收敛一点。如果不知改过自新,再犯在我手中,可就没有今天这么便宜了!”

一顿话锋,又沉声接问道:

“听到没有?”

刀疤青年不敢再发威了,却是目光炯炯地,皱眉问道。

“你……还是那胡家的胡天赐?”

胡天赐不禁哑然失笑道:

“如假包换。”

刀疤青年皱眉问道:

“才半个月不见,你在那儿学来这一身功夫?”

胡天赐道:

“这个,你毋须过问,我没工夫同你夹缠,请吧!”

刀疤青年狠狠地盯了胡天赐一眼道:

“好!这笔帐,咱好过几天两算。”

明天赐冷笑一声道:

“我随时恭候。”

刀疤青年偕同他那三个伙什,狼狈地离去之后,这楼厅中,又起了一阵窃窃私语之声。

显然地,不个识与不识,所有目光与话题,都集中在胡天赐身上了。

当然,那与胡天赐同座的两个年轻人的态度,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。右边的一个,首先讷讷地问道:

“胡公子,你……既然有这么好的本事,为什么以前却装得那么……”

胡天赐打断他的话道:

“这些,与你们两个不相干,现在,我同你们说几句正经话。”

那两个年轻人同声恭应道:

“在下恭听。”

胡天赐神色一整道:

“我,平常虽然不过问地方上的事,但事实上,对这‘朱仙镇’上的一切,我却是了如指掌。”

话锋略为一顿,又注目接道:

“论素行,你们两个,不见得比小三子好,但本质上,你们却比小三子善良一点,所以,方才我没难为你们,并还与你们同座。”

两个年轻人同声说道:

“多谢胡公子!”

“不用谢。”胡天赐正容接道:

“但我要特别警告你们二人,从今之后,不但你们自己要改过自新,造福乡里,同时还得在小三子面前,发挥影响力,使他能改邪归正。”

两个年轻人又同时点首道:

“在下记下了。”

胡天赐这才碇颜一笑道:

“话说明了,咱们就都是好朋友,是好朋友就不应在拘燕,是也不是?”

两个年轻人连连点首道:

“是,是……”

胡天赐含笑接道:

“那么,叫堂倌来,撤下剩酒残肴,换上最好的酒菜,今天,由我作东,咱们同桌一醉。”

左边的年轻人连忙接道:

“不,不,理当由小弟作东。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我这人,最是随便不过,你要请客,就由你请客,身上银子不够时,再由我付帐也行。”

右边的年轻人己在招呼堂倌,重新换上酒菜,左边的年轻人连忙接道:

“够,够,光是吃吃喝喝,绝对用不完。”

胡天赐笑了笑道:

“可是,我还有吃唱以外的开销。”

大边的年轻人一愕道:

“莫非胡兄还要找一个能唱的粉头来?”

胡天赐点首笑道:

“对了!新年嘛!理当大家尽情一乐。”

左边的年轻人笑道:

“那也不要紧,小弟别的长处没有,谈吃喝玩乐,在这‘朱仙镇’上,却是大大的有名,纵然身上带的银子不够时也可记帐

胡天赐神秘地一笑道:

“老兄,我敢保证,我所要叫的这个卖唱的,你平常还必然不曾叫过她。”

右边的年轻人抢着问道:

“胡兄说的,莫非就是那正在里间雅座中献唱的红玉姑娘?”

胡天赐点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右边的年轻人不由一呆道:

“那个红玉姑娘,可委实不容易叫到。”

胡天赐笑道问:“你已经碰过钉子了?”

右边的年轻人讪然一笑道:

“可以这么说,那个妞儿,不但身价高,架子大,身边还有两个很厉害的保镖。”

胡天赐接问道:

“二位可能已在那保镖手中吃过亏?”

左边的年轻人尴尬地一笑道:

“是的。因为我们三番五次的叫不到那妞儿,心头一气之下,乃找上门去,兴师问罪,可是,说来可真够丢人,我们一共去了五个,却是一个个,被人家倒提着丢出街心。”

胡天赐注目问道:

“她那两个保镖,是何模样?”

右边的年轻人苦笑道:

“当时,我们但觉眼前一花。已被摔得七昏八素的,哪能看清对方是什么模样哩!

左边的年轻人笑道:

“所以,我说胡公子要想将红玉叫过来,可委实太困难了。”

胡天赐笑了笑道:“二位且瞧着吧!”

一顿话锋,抬手向梯口柜台上一招道:

“掌柜的,你过来一下。”

那胖掌柜连忙起身走过来,哈腰诧笑道:

“胡公子有何吩咐?”

胡天赐淡然一笑道:

“别的没有,你去帮我将那红玉姑娘叫过来。”

胖掌柜一愕道:

“胡公子,红玉姑娘……现在可……可不能叫。”

胡天赐星目一瞪道:“为何不能叫?”

胖掌柜道:

“那……那是客人自己带来,而……而且,红玉姑娘平常也……也不能随便叫来。”

胡天赐道:

“这情形,我知道,可是,你这位大掌柜的要去叫她,就该例外。”

胖掌柜一愕道:

“胡公子此话怎讲?”

胡天赐冷笑一声道:

“掌柜的,真菩萨面前,烧不起假香,我希望你试相一点,如果一定要我当众揭开你那光荣的往事,可并不怎么光彩!”

那胖掌柜脸色大变地,骇然退立三大步!讷讷地说道:

“胡公子,你……”

胡天赐截口一哂道:

“装胡羊,也该适可而止了。”

胖掌柜眉峰紧皱,目光深注地接道:

“胡公子,在下可没开罪你啊!”

胡天赐漫应道:“我也并没难为你呀!”

胖掌柜道:“可是你却强人所难。”

“是!”

“是么!”胡天赐披chún一哂道:

“想当年,‘笑弥勒’孔延年,名列江湖四大恶人之中,是多么神气,恕不到如今一投入‘灭绝魔宫’之中却变得如此窜贵起来。”

原来这个胖掌柜,就是江湖四大恶人中的老三,“笑弥勒”孔延年。

孔延年睑色微变之下,注目问道:

“胡公子,这些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胡天赐反问道:“我没说错吧?”

孔延年道:“也许你是说对了。”

“那么。”胡天赐含笑接道:

“我重申前请,请将那位红玉姑娘叫来。”

这时,那敌座中,又传出悦耳的清吟:

花有情,月有情,

花月有情两地分。

断肠直到今!

听君行,怕君行。

来问君家是否行?

传闻未必真……

只听那清朗语声大笑道:

“小乖乖,别问了,我还没走哩!有了你这样即美貌,义多情的美人儿,我也舍不得走呀!”

孔延年苦笑道:

“胡公子,能否请稍候一会儿?”

胡天赐注目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孔延年道:“人家正在兴头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8章 旧地重游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