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31章 当局者迷

作者:司马紫烟

胡天赐说要和欧阳翠谈谈条件,但欧阳翠的回答,不但大出他的意料之外,也更使他为之啼笑皆非。

她,贴着他的耳边,娇声说道:

“冤家,我愿永远伴着你……”

试想,这情形,怎不教胡天赐之啼笑皆非。

本来,他劫持欧阳翠的目的,就是想以其作为交换陈红玉等人的人质,如今,欧阳翠竟说出这等话来,这笔交易,还能开口么,他!剑眉一蹙之下,沉声说道:

“欧阳翠,请放庄重一点!”

欧阳翠媚笑道:

“胡公子,俗语说得好,男女授受不亲,而你却在大庭广众之间,对我大施轻薄,怎么还怪我不够庄重?”

“住口!”胡天赐真目怒叱:

“欧阳翠,你怎可含血喷人!”

欧阳翠眉笑如故地道:

“方才,你将我搂搂抱抱的,难道不算轻薄,何况此刻你还是将我搂在身边哩!”

胡天赐被气得脸色铁青,但一时之间,却答不出话来。

欧阳翠又含笑接道:

“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,谁冤枉了你?又怎能算是含血喷人?”

胡天赐不但脸色铁青,身躯也气得微微抖动,真恨不得一掌掴了过去。

总算楼下的方正,旁观者清,立即扬声说道:

“胡公子,点住这臭婆娘的哑穴。”

这真是一语提醒梦中人,胡天赐方自一轩剑眉,但欧阳翠却不等他动手,立即促声接道:“且慢!”

胡天赐披chún一哂道:

“制使哑穴,又死不了人,你紧张些什么!”

欧阳翠笑问道:

“点住我的哑灾之后,你还能同谁去开谈判呢?”

胡天赐道:“我可以同包耀明谈判……”

欧阳翠连忙接道:

“别忘了,目前是我作主。”

胡天赐道:“你己成了皆下囚,不够资格作主了!”

活落手超,己点了欧阳翠的哑穴。

然后,目注包耀阴,冷然问道:“包耀明,你怎么说?”

包耀明哼了一声道:“你看着办吧!”

胡天赐正容说道:

“咱们谈一谈交易,怎么样?”

包耀明漫道:“我正听着。”

胡天赐朗声说道:“以欧阳翠交换红玉姑娘等四人……”

包耀明截口笑道:“胡天赐,目前,我们还不知道那位陈白丁的下落,所以,连那个什么神医卜正文算上,也只有三位,你又怎能交换四人?”

胡天赐冷然接道:“难道那位青衣姑娘不算数?”

“那位青衣姑娘是侍女。”

“侍女也是人!”

包耀明苦笑道:“好!四位就四位吧!你的胃口,也未免太大了一点。”

胡天赐注目问道:“现在,你答我所问?”

包耀明笑了笑道:

“我的意思,你还是把她带走算啦!”

胡天赐一愕道:“把谁带走?”

包耀明道:

“自然是把你手中的人质带走啊!”

胡天赐冷笑道:“她是你们那个‘灭绝神君’的宠姬,你敢作主不要她了?”

包耀明道:“就因为她是神君身边的红人,而你所要交换的,又是我们这边最有利用价值的人物,所谓兹事体大,我才不便作主。”

胡天赐剑眉一蹙之间,包耀明又含笑接道:

“胡天赐,我不妨老实告诉你,你想用胡阿姨来作为交换红玉姑娘等人的如意算盘,是大错特错了。”

胡天赐冷冷地一笑道:

“在下原闻其详?”

包耀明漫应道:“这理由很简单,咱们神君,是一位‘江山情重美人轻’的人物,他不会为一个女人,而放弃一个对他的武林霸业有影响的人。”

不等胡天赐答话,又淡然一笑道:“你如还不相信,可以拍醒我这位阿姨,让她亲自告诉你吧!”

胡天赐冷冷一笑道,

“这些,你就是所给我的答复?”

包耀明点点头道: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胡天赐微一沉思,毅然地说道:“好,在下告辞!”

话声中,顺手将欧阳翠向左肋下一挟,大步向楼下走去。古白驹忽然大喝一声:“站住!”

胡天赐止步回身,冷然一哂道:

“难道说,你能作主?”

古白驹不答胡天赐的话,却向他的同伴们,沉声问道:

“诸位,如果让这小子,就这你将欧阳夫人劫走了,咱们这些人,还要不要在江湖上混下去?”

度帮彦也附和着说道:

“是啊,怎么说,咱们这张老脸也挂不住呀!”

也不知是什么时候,雅座中的陈红玉袁巧姑,以及侍女阿文,都已走到大厅中,袁巧姑并含笑说道:

“依我之见,你们最好是自己撒泡尿,淹死算了!”

古白驹扭头怒叱道:

“放屁!放屁!你是什么东西……”

陈红玉却淡淡地一笑道:

“老爷子,你们如果不希望欧阳夫人被胡公子带走,最好是说话客气一点。”

包耀明笑道:“难道你还有甚囊妙计不成?”

陈红玉“唔”了一声道:“也许……”

席邦彦截口接道:

“大公子,别听这臭婊子胡说八道……”

他的话没说完,眼前人影一闪,“辟啪”两声脆响过处,席邦彦己接了两记火辣辣的耳光。

只见胡天赐胜寒似水地,卓立席邦彦面前,戟指怒叱道“姓席的,你再要口不择言,当心我挖出你的舌头来喂狗!”

凭席邦彦的身份及地位,居然来不及格拒闪避的,被打了两耳光,何况对方又是这么年轻,而肋下还挟着一个欧阳翠!

胡天赐这一身手,想想也够他们胆寒了!

但胆寒是一回事,面子却不能不顾。

当席帮彦被胡天赐两记耳光,打的金星乱舞,还没回过神来,其余群邪,脸色大变之间,古白驹却己飞快的伸手入怀。

可是,他的动作,却逃不过胡天赐的眼只见他冷冷一笑道:

“古白驹,我谅你也不敢在这里施展那歹毒火器,除非你们自己都不活了。”

不错,‘列火天尊’轩辕仲的火器,固然是武林一绝,但在目前这个环境之下,却是不宜适展的。”

因此,胡天赐这么一说,可使古白驹僵住了,一张老脸,也窘成了猪肝色。

这时,席帮彦已回过神来,他老羞成怒的,大喝一声道:

“诸位请散开,我情愿与他同归于尽,也得毁了这小子才甘心!”

包耀明连忙喝道:

“席老不可鲁莽!”

接着,又以真气传音说了句什么,只见席帮彦有如泄了气的皮球,长叹一声,垂下了头。

陈红玉娇笑道:

“是啊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又何必这么沉不住气!”

席帮彦,古白驹二人听了,同时瞪了红玉一眼,并重重哼了一声。

一旁的焦尚然正容说道:

“二位,我们都是一大把年纪了,何必还同一个rǔ臭未干的小子和丫头,一般见证!”

陈红玉媚笑道:

“对了,还是焦老爷了,大人大量。”

包耀明正容说道:

“陈姑娘,说说你的锦襄妙计吧!”

陈红玉笑了笑道:

“大公子,其实,我也没什么妙计,不过,我自信能使胡公子将欧阳夫人带下来。”

包耀明不由星目一亮道:

“真的?”

陈红玉正容说道:

“陈红玉虽然是妇人弱声,说话却一向是说一不二。”

包耀明眩目鼓道:

“好,我敬闻良策!”

陈红玉却向胡天赐笑道:

“胡公子,请暂留侠驾,让我先同包大公子说几句话,可好?”

胡天赐点点头道:

“可以!”

“多谢胡公子!”陈红玉转向包耀明淡然一笑道;

“大公子,如胡公子看在我的薄面,将欧阳夫人留下来了,你如何谢我?”

包耀明笑了笑道:

“你自己说吧!”

陈红玉沉思着道:

“我也不要你谢我,只要你能回复那神医的自由就可以了。”

包耀明一怔道:

“你,为何要舍已耘人?”

红玉道:

“我自己是认命了,那位卜神医是一个不相干的第三者,我不忍心让他,再受这‘池鱼之殃’。”

包耀明笑了笑道:

“你的用心良苦,可是,我不能不多考虑一下。”

红玉道:

“你是怕那神医回复自由之后,能将家父的功力回复起来?”

包耀明点点头道:

“不错。”

陈红玉笑道:

“大公子未免太多虑了,家父的住处,目前只有我同义母,小文三人知道,你控制住我们三人,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?”

包耀明笑道:

“陈姑娘,你忘了还有一个未婚夫在外面。”

陈红玉道;

“我已说过,我那未婚夫,是一个只会读书本的书呆子。”

包耀明目光扫向胡天赐道:

“我已经上过书呆子的当,所谓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草绳如今,我不能不小心。”

陈红玉长叹一声道:

“如此便宜的交易,你都不原作?”

包耀明点点头道:

“这便宜,我不想沾。”

陈红玉道:

“据我所知,欧阳翠是你们太上神君身边的人,最吃香了,你们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家带走,不怕上面降罪么?”

包耀明笑道:

“我所执行的,是上面的决策,同时,方才我说过,我们神君‘江山情重美人转’的人物,决不致因此而降罪与我的。”

陈红玉向胡天赐苦笑道:

“胡公子,想用欧阳翠作为人质,这条道是行不通的,我看,还是留下他吧!带着她,不但没好处,反而成为一个累赘。”

胡天赐沉吟少顷之后,才淡然一笑道;

“多谢姑娘指示,我听你的,不过,在下此行,本是奉命来救三位而来,如今,却是徒朝往返,说来惭愧的很。”

陈红玉嫣然一笑道:

“故人太过狡滑,这是没办法的事,好在胡公子已尽了心力;无须自责了。”

胡天赐讪然一笑,伸手解了欧阳翠的穴道,然后冷笑一声道:

“便宜了你!”

欧阳翠向着他深施一礼道:

“多谢公子不杀之恩!”

胡大赐冷冷的道:

“希望你莫再犯在我的手里。”

“是么!”。

欧阳翠漫应一声之后,接着却以真气传音说道:

“别忘了字条上所言。”

接着,又重重的哼了一声道:

“下次是谁不饶谁,还说不定。”

说完,又向他设过似笑非笑的一瞥之后,才缓缓回到自己人的身边。

胡天赐向陈红玉点点头道:

“姑娘多多保重,在下告辞。”

说完,转身大步地向楼下走去。

席邦彦目中寒芒一闪,己悄然探手怀中。

但欧阳翠却向他低声说道.:

“老爷子,以后多的是机会。”

接着,又向楼下大声说道:

“焦老爷子,让他们走吧!”

楼下,传来方正的大笑道:

“臭婆娘,你有什么办法,不让我们走呢?哈哈……”

盏茶工夫后,胡天赐与方正二人,已走入一家客栈中。

这师兄弟两,来不及说别的,方正首先除去脸上的伪装,长叹一声道:

“今天,又是白忙一场。”

“不!”胡天赐含笑接道:

“还是有收获的。”

方正讶然道:

“有些什么收获,快说啊!”

胡天赐探怀取出欧阳翠暗中慾塞给他的纸条,一面笑了笑道:

“先让我瞧瞧这个。”

方正接问道:

“谁给你的?”

胡天赐目注那便条上的两行字迹,口中却慢应道:

“欧阳翠。”

方正苦笑道:

“这臭婆姑,还有什么好事……”

胡天赐却将那纸条往他面前一送,并低声说道:

“师兄你瞧。”

方正接过纸条,只见上面以眉笔了草的写着:

“今夜.我会到客栈来看你,天黑后,请莫外出。

否则,你别想再救陈红玉等人!

方正看过之后,笑道:

“果然不出我所料……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,师弟,我还有点妒嫉你呢!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师兄,如有兴趣,今夜,就由你来等她把!”

“这事,我是敬谢不敏。”

方正一顿话锋之后,又注目笑问道:

“这就是你所说的,另外的收获?”

胡天赐道:

“我方才所说的收获,本来是另有所指,不过,看情形欧阳翠这边,也必然有所收获的了。”

方正突然长叹一声道:

“我好恨!”

胡天赐不由一怔道:

“恨谁啊?”

方正一本正经的接道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1章 当局者迷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