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33章 离奇身世

作者:司马紫烟

方正点头道:

“是的,虽然,我对那巍峨雄奇的天山,广柔无垠的大漠,都向往己久,却一直无缘前去一游。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天山与大漠,听起来很令人向往,但实际上,可不是一个好玩的地方。”

接着,又神秘的一笑道:

“现在,我说一个发生在‘新疆’的故事如何?”

方正胡天赐两人,同时含笑点头。

胡玉这才轻轻一叹道:

“二位也许都明说过,‘新疆’这地位,地广人稀,同时,因僻外边陲,人口也复来,现在,我所说的这事,就是发生在‘新疆’西北角的一个重镇‘塔城’。

“‘塔城’,与‘罗刹’交界,为我国西陲之门户。

“由于与‘罗刹’交界,当地居民,不但与‘罗刹’人有商业上的交易,同时也互通婚姻,现在,我所说的故事,就是当地的‘维吾尔’人,与‘罗刹’人联婚所生的混血儿。”

说到这里,胡玉漫不经意的,向胡天赐投过匆匆的一瞥。

但胡天赐邻含笑问道:

“胡大侠,那混血儿是什么模样的呢?”

胡玉心头暗笑道:

“就同你这模样差不多……”

但他口中却淡淡一笑道:“所谓混血儿,就是血液混杂,外表上,一半像父亲,一半像母亲,一般说来,凡是混血儿,人也比较聪明和俊美。”

胡天赐“哦”了一声道;

“这倒是闻所未闻的奇闻。”

胡玉举杯喝了口酒,正容说道:

“方才我慾说的那位混血儿,父亲是“罗刹”人,母亲是汉人,他本人是从母性莫,名子云。”

话锋略为一顿之后,才轻叹一声道:

“这位黄子云,继承他父亲毕生营商所赚来的庞大遗产,在“塔城”城中,是首富,也是有名的美男子。

“同时,由于他是混血儿,资车秉赋,都超人一等,因此,被隐居于“阿尔泰山”的一位炼气士所看中,收为弟子,传以武功。

“有财自有势,这是古今中外,颠扑不破的真理,莫子云有财有势,又会武功,在‘塔城’中,自然成了伸手可热的风云人物。

“人,一有了身份和地位,一些趋炎附势的人,也自然会不请而自来,任何事情,只要他略有暗示,立即就有所为地办的好好的,在此种情况下。于是,我所说的故事,就这么开始了。”

一举酒怀,含笑说道:

“来,干了这杯,我再说下去。”

三人对饮了一杯,又吃了一些菜之后,胡玉才缓缓接道:“这位莫子云,虽然是少年得志,雄霸一方,却也有一件最使他头病的事……”

方正接问道:

“那是件么事呢?”

胡玉笑道:

“那就是他那位夫人,即丑又悍,而又奇丑无比。”

方正与胡天赐二人,都忍不住发出一声惊“啊”,方正并为之苦笑道:

“这倒委实是缘中不足的事。”

胡玉轻轻的一叹道:

“也故因为这一缘中不足之事,于是,问题也就随之而产生了。原来,‘塔城’城中,有一位有‘塔城之花’之称的‘维吾尔’姑娘,被莫子云看中了。

“于是,在他手下那般帮闲的人的说合之下,那位绮年玉貌的‘维吾尔’姑娘,就成了莫子云的小星。”

方正接问道:

“他那位即妒又悼的夫人,会许可他么?”

胡玉笑道;

“方大侠真是死心眼儿,莫子云那藏娇金屋,自然是秘密的啊!”

方正不由失笑道:

“我这个人,可真笨得可以……”

胡玉却一整神色道:

“俗语说的好。

若要人不知,除非已莫为,不久,莫子云那神秘的藏娇金屋,被他家中的母老虎知道了。

“这只母老虎,不但即悍旦妒,而且心机也深,她,于发现这等‘大事”之后,居然能沉住气,表面上装的若无其事似地,暗地里,却密派心腹,为她的情敌,接洽好一个新主儿

“等到一切安排妥当之后,她又暗派心腹,冒充莫子云恩师的信使,将乃夫召往‘阿尔泰山’……”

方正忍不住接口道:

“于是,她就乘这机会,将那位“维吾尔”姑娘,悄然送走了?”

胡玉轻叹着点头道:“是的。”

方正也长叹一声道:“她这一手,可真绝!”

胡玉道:

“不但够绝,在当时来说,也够惨,因为,那位姑娘,刚刚身怀六甲……”

“胡大侠,那“姑娘的新主儿,是什么人呢?”

胡玉漠然道:“是一位汉人,也是一位镖师,当时,他是因公保着朝廷的饷银前往‘塔城’。”

胡天赐也是漠然的接问道:“那位镖师,就是现在的白老局主白永昌?而那位“维吾尔”姑娘,就是现在的白夫人?”

胡玉禁不住热泪滚滚道:

“是,白夫人本名娜娜,是我的同胞妹妹……”

胡天赐接问道:

“既然胡大侠是白夫人的兄长,为何忍心让她孤身远居异乡?”

胡玉长叹一声道:

“当时,我不知道,其实,纵然当时知道了,也斗不过他们这莫能助。”

胡天赐道:“现在,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

胡玉道:“那是事后莫子云告诉我的。”

胡天赐道:“这多年来,你们都没人前来看看白夫人?”

胡玉苦笑道:“老弟,这是有原因的……”

胡天赐接口问道:

“在下恭听?”

胡玉苦笑着接道:“我是因路途太远,又因生活奔忙,不克分身,至于莫子云,也有他的困难和顾虑,所以,我们两人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……”

胡天赐冷然接道:“现在,怎又突然想到要来中原来的呢?”

胡玉苦笑如故的道:“那是因为莫子云身边的母老虎己死,而他也非常想他遗留中原的亲骨肉。所以……”

胡天赐接口一哼道:“所以,才派你这位大舅爷前来中原,一探究竟?”

胡玉连连点头道:“正是。”

胡天赐冷笑一声道:“这故事,跟我的身世,有甚相干呢?”

胡玉讷讷的说道:“这个……”

胡天赐淡然一笑道:

“胡大侠是因为我的外表异于常人,才怀疑我,可能是白夫人所生?”

胡玉讪然点头道:“正是,正是……”

胡天赐冷然接道:“可是,事实上,我却姓胡!”

胡玉谓然一叹道:

“孩子,事到如今,我不能不跟你敞开来说了。”

胡玉长叹一声,目光深注的道:“事实上,你就是我的亲外甥。”

胡天赐苦笑道:“可是,我姓胡,跟白夫人根本扯不上关系。”

胡玉正容接道:

“孩子,我有证据,我的老眼未花……孩子:你想想看,当我们初次见面时,我是一个怎样的神情?因为你的外貌简直就是当年的莫子云!”

胡天赐一皱剑眉,没说话。

胡玉正容如故的接道:

“至于你为何姓胡这一节,我也已经获得了答案,那是由你恩师口中说出来的。”

胡天赐与方正同时问道:“他老人家怎么说?”

胡玉苦笑道:“说来真是阴差阳错,妙到极点……”

方正接口笑道:“胡大侠别吊胃口了,快说吧!”

胡玉举杯猛喝了一口之后,才抹抹嘴chún,含笑接道:

“事情是这样的……唉!天赐,虽然,你还没承认我这个舅舅,但我却不能不倚老卖老的,把你先当成外甥看待了。”

胡天赐轻叹一声道:“我服庸事实。”

“这就行了。”胡玉注目问道:

“天赐,白府的那位白敏芝姑娘,出生时,仅仅晚你半个时辰,是么?”

胡天赐点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胡玉笑道:

“因为你的面容异于常人,当时的白局主心中有所烦忌,才促成了这一笔交易,否则,如今你就不至于姓胡了!”

胡天赐沉思半晌之后,才“哦”了一声道:

“怪不得……”

“怪不得”什么呢?他可没接下去。

方正忍不住问道:

“师弟,怪不得什么?”

胡天赐苦笑道:

“我是说,怪不得白婶婶……啊!不,现在说来,我该叫她老人家才对了……”

方正接口笑道:

“师弟,既然名份已定,我想就暂时不必更改称呼了,那样会使胡老镖师夫妇心头不安的。”

“对。”胡玉点头接道:

“这就是了,实际上,你是白夫人所生,敏芝姑娘才是胡家的亲骨肉,只不过是当你们两人出生之后,双方互调了一下而已。而且,这事情,做得非常秘密,除了你们双方父母之外,只有少数接生的人知道。”

胡天赐不由蹙眉问道:

“当时,他们为何要这样作呢?”

胡玉正容接道:“据令师说,事情是这样的。”

接着,目注胡天赐笑道:

“天赐,问题还是出在你这一付尊容上,再加上。当时的胡总镖师希望获得一个儿子,而白局主却希望获得一个女儿,于是,这一笔交易,就顺利的成交了。”

胡天赐道:

“后面达一段,我懂得,所用各取所需,也颇合情理。只是,这跟我的“尊容”有什么关系呢?”

胡玉苦笑道:

“我也赞成,同时,我听令师说过,胡老镖师夫妇,对你一向是视若亲生。”

胡天赐点点头道:“这倒是实情。”

方正接道:

“那么,你心中知道有这么一位亲娘就是了,暂时还不必改变称呼。”

胡天赐点了点头,没接话,胡玉却注目问道:“天赐,方才那“怪不得”还没说明哩!”

胡天赐讪然一笑道:

“我的意思是说,她老人家平常看到我时,总是有一种异样的神情,言谈之间,也显得特别亲切。”

胡玉轻轻一叹道:

“母子之间,骨肉连心,这也是人之常情嘛!”

胡天赐注目接问道:“舅舅,家父他老人家可好?”

由于胡天赐己自动改口,称胡玉为“舅舅”,足证他己完全相信胡玉所言了。

胡玉长叹一声之后,才苦笑着接道:

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好与不好,还是等我将事实经过说完之后,由你自己去评定吧!”

胡天赐方为之一愕之间,胡玉又苦笑一声道:

“就健康情形来说,他比谁都硬朗,武功更是独树一帜,我的武功,就是完全由他所传授,我因资质秉赋太差,又是半路出家,因而成就太差,与令尊一比,可不及他的十分之一哩!”

方正不由一呆道;

“胡大侠的身手,我己见试过,如果你所言并没夸张,那么,我这位师弟的生身之父,其成就,恐怕还在家师之上哩!”

胡玉正容道:

“我不敢说莫子云的武功,已超过令师,因为,我还不曾见试过令师的身手……”

话锋略为一顿之后,又“哦”地一声道:

“对了,人家都说。天赐的武功,已经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这话确实么?”

胡天赐苦笑道:“舅舅,传言并不一定可靠啊……”

方正却正容接道:

“不过,这传言是有根据的,我师弟的武功,跟家师比起来,当然还有一段距离,但比我这位师兄,却委实是要高明得多

胡天赐截口苦笑道:“师兄怎么也寻我开心?”

方正笑道:“咱们是师兄弟,在你舅舅面前,自可毋须隐瞒什么。”

语音略为一顿之后,又正容接道:

“因为前些日子,一直是我假冒家师的身份,所以才由‘灭绝魔宫”方面的人,将我师弟说成了青胜于蓝的特殊人物。”

胡玉笑了笑道:“看来,我还得往回说才行。”

顿住话锋,沉思少顷之后,才娓娓地接道:

“令尊于功力剧增之后,因他自己还不曾来过中原,以致迟迟未曾采取行动,就在此时,他结识了由中原前往边陲的另一对年轻男女,这一对年轻男女,还是一对同胞姐弟,女的名仲孙妙妙,年约二十七八,其美艳冶荡之处,使那位烟视媚行的欧阳翠,可能还要相形见绌……”

方正笑道:“就像欧阳翠,也已经够瞧啦!”

胡玉含笑道:

“那男的,年约二十四五,名仲孙承先,据我同令师宵所研判结果,这一对兄妹,极可能就是八魔中老大仲孙丕的遗孽

胡天赐与方正,禁不住同声一“啊”,胡天赐并皱眉说道:

“如果家父受了那一对兄妹的无惑,那问题可就麻烦了。”

胡玉轻轻一叹道:“事实上,他们已经结合在一起啦。”

不等胡天赐接腔,又立即接道:

“你想想看,令尊正以人地生疏,而迟迟未进入中原,结识这一对兄妹,那真是如鱼得水,在双方各有目的情况之下,还不是一拍即合么!何况,那位仲孙妙妙,又那么惹火。”

方正不由讶问道:

“难道……难道他们已经姘在一起了?”

胡玉笑道:“这种事,方大侠该想得到呀!干柴近烈火,那将有怎么样的后果呢?”

胡天赐注目问道:

“那么,舅舅此行,并非是前来探望家母的了?”

胡玉苦笑道:

“傻孩子,我如果不是为了你们母子俩,会透露这些重大的秘密么!”

胡玉“哦”了一声道:“原来此中还有届多曲折。”

接着,才正容说道:

“如果以天赐的武功作标准,来衡量令师的身手,则莫子云的武功,与今师当在伯仲之间。”

方正皱眉说道:

“想不到边疆地区,还有如此武功超绝的人物。”

胡天赐则注目问道:“舅舅,家父也还在‘塔城’?”

“不!”胡玉苦笑着接道:

“他不但不在“塔城”,而且已经率领一批牛鬼蛇神,进入了中原,否则,令师也就不致于这么匆促地,要我来找你了。”

胡天赐,方正,都是眉峰紧皱地,向胡玉投过困惑的一瞥,却是谁也没作声。

胡玉讪然笑道:

“这也难怪二位没法了解,因为事实委实太意外,而我说得也太笼统了一点。”

语音略为一顿之后,才目注胡天赐接道:

“现在,我只好从令尊的那位师傅说起了。方才,我已经说过,那是隐居‘阿尔泰山’绝顶的一位怨气,据令尊说,那位炼气士,自号‘无为子’,也是中原人氏。”

“无为子幼年曾受过某种极大刺激,一口怨气,逼得他只身单剑,远走边荒,至于他何由练成那一身超绝武功,则不曾提及。”

“当然,无为子将一身绝艺传给令尊,除了是看中令尊的资质秉赋之外,也是另有目的,那就是将扬眉吐气的希望,寄托在令尊身上。”

胡天赐注目问道:

“那位无为子,究竟受过一些什么刺激呢?”

胡玉笑了笑道:“这个,令尊可不曾同我说过。”

胡天赐接问道:“那位无为子,是否还健在?”

胡玉轻叹一声道:

“已经死了,当他活着的时候,除了督促令尊练功之外,也曾暗中训练大批年轻高手,以便令尊出道时,不致人单势孤,可是,在他活着的时候,始终认为令尊的武功,还不能担当他能交付的任务。因而一直磋砣下来。”

话锋略为一顿,又沉思着接道。

“约莫是两年之前,当他觉得令尊的武功,己设法再行精进时,他使出了最后绝招,那就是先行逼使令尊起下重誓,誓死完成他所交付的任务,然后,以道家“解体传功’”大法,将他自己数十年苦练成的功力,转轮给令尊,使令尊于一日之间,陡增半甲子以上的功力……”

胡天赐忍不住一“哦”道:

“那么,那位无为子呢?”

胡玉笑道:“无为子自然是就那么死去啦!”。

胡天赐接问道:

“他所交待家父的任务,究竟是一些什么任务呢?”

胡玉苦笑道:“这个,就只有令尊心里明白了。”

方正接问道:

“胡大侠,目前那莫大侠,我说的就是我师弟的父亲,他,是否已到中原来了?”

胡玉正容接道:

“莫大侠是否已到中原,还没证实,但他的先遣人员,却已到了开封,不瞒二位说,在下也是先遣人员中的一份子。”

胡天赐“啊”了一声道:“这可使我更迷糊了。”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