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37章 阴沟里翻船

作者:司马紫烟

胡天赐笑问道:“是那一点须要更正的?”

宋希贤苦笑道:

“那就是事情发生的当晚,她在我的饮食中下了强烈的*葯

胡天赐禁不住发点一声谅“啊”道:

“那可太不应该了。”

宋希贤轻轻一叹道:

“虽然是她故布圈套,使我入阱,但当时,我自己定力不坚,也算是咎由自取,所以,平心而论,也不能完全怪他。这也就是这一直避免同她见面的原因之一。

接着,又长叹一声道:

“这也算是一失足成千古根了。”

胡天赐一扬剑眉之间,来希贤又正容接道:

“天赐,以这一宗事情来说,我是不够资格向你说教,但因你是我的徒弟,我却不能本以过来人的身份,提醒你一声。”

胡天赐苦笑道:

“师傅,您怎么同徒儿客气起来。”

不等乃师开口,及立即援道:

“师傅,天赐年纪轻轻,但对世情,却还不致于茫然不知,我知道,男女之间的感情纠纷,是艰有真正是非的,我也想到过,年轻人的感情,都容易冲动,而事实上,人人都得经过年轻人的这一个阶级,所以……”

语却略为一顿之后,才正容接道:

“天赐绝对不会因为师傅您,在年轻时有过一段风流韵事,而有半丝不敬的方头。”

末希贤口光炯炯地,向乃徒注视少顷之后,才一掌拍向胡天赐眉头。哈哈大笑道:

“好小子!真有你的,居然向师傅说起来教来。”

胡天赐含笑接道:

“这也是师傅教导有方呀!”

师徒俩互视一笑之后,宋希贤才正容接道:

“天赐,现在,该为师向你说教啦!”

胡天赐也正容说道:

“徒儿正恭听着。”

宋希贤意味深长地一叹道:

“男女相说,本来是上天赋予人类繁衍绵延的一种本能,可是,古往今来,不论是朝廷间的军国大事,或者是江湖上的腥风血雨,很不幸地,都或多或少的涉及男女之间的感情纠纷,这,实在是人类的一大悲剧,也是造物者所始料不及的。”

胡天赐默然点首,没有接腔。

宋希贤娓娓地接道:

“天赐,目前你是最容易陷入感情纠纷中的年龄,而你目前的处境,又非常特别,所以,我不得不郑重地提醒你,在环绕路的姑娘们当中,你必须以临渊履薄的精神,妥为应付。”

胡天赐点点头道:“徒儿记下了。”

接着,又俏皮地一笑道:

“有了师傅您的前车之鉴,我还能不妥为应付么!”

守希贤瞪了爱徒一眼,然后,又自我解嘲地一笑道:

“你说得不错,言教不如身教,看来,为师这‘教导有方’四个字,倒委实是当之无愧的了。”

胡天赐微微一笑之后,才一整神色道:

“师傅,还有下文哩!”

宋希贸“晤”了一声道:

“正听着。”

胡天赐精目问道:

“师傅,你可知道。南宫秀所说,她手中还掌握着一宗等于是控制你的生命的秘密,那是指的一些什么呢?”

宋希贤苦笑道:

“别卖关子了,还是痛快点说出来吧!”

胡天赐道:“师傅,并非是我故意卖关子,事实上,我也是于前两天,才由另一个人口中听来。”

宋希贤接问道:“那另一个人,又是谁?”

胡天赐笑道:“师傅,说起来,那人也第是你的儿媳妇……”

“胡说!”宋希贤截口接道:

“师傅连儿子都没有,又从那儿钻出一个儿媳妇来?”

胡天赐含笑接道:

“并非是天赐无中生有,师傅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接着,他才将欧阳翠所提供他的消息,源源本本地,说了一遍。

宋希贤静静地听完之后,才长叹一声道:

“如果欧阳翠所言属实,那么,老天爷对我,也未免太恶作剧了。”

胡天赐向乃师投过困惑的一瞥,并未接腔。

宋希贤苦笑着接道:

“天赐,你想想看,你师母一直渴望着有一男半女的,却始终没法如愿,如果我同南宫秀那短短的一段孽缘中,竟然有了孩子,那岂非是老天爷恶作剧么!”

胡天赐也禁苦笑道:

“这倒委实算得上,是老天爷的恶作剧。”

接着,又注目问道:

“师傅,这事情,难道你当时,一点都不知道?”

宝希贤轻轻一叹道:

“当时,谁会想到这些,何况,我同她相处。时间是那么短促,而她又是那‘年轻’。”

胡天赐接问道:“当时,南宫秀也不曾向您暗示过?”

宋希贤摇摇头道;

“没有,说来,这该有两种可能,一种是当时她自己也根本不知道已有身孕,另一种则可能是蓄意隐瞒着我,以便日后向我报复。”

胡天赐沉思着接道:

“师傅,天赐却第二种可能不能成立。”

宋希贤微微一愣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胡天赐笑道:“师傅真算得上是当局者述了……”

宋希贤瞪了乃徒一眼,截口苦笑道:

“小子少发高论,说事实吧!”

“是!”胡天赐正容接道:

“师傅请想想看,当时,你们相处,才不过五天,当南宫秀被师母赶走时,以她那时的年轻,决不致于想到以后对你报复,而故意隐瞒她已有身孕的事……”

宋希贤连连点首道:

“不错,如此说来,她当时极可能是完全不知情了。”

胡天赐沉思着接道:

“师傅,天赐还有另一种构想。”

宋希贤苦笑道:

“想到什么就说吧!可别吊胃口。”

胡大赐正容接道:

“我想,欧阳翠所说的那番话,极可能是奉命虚构,以诱使我们师徒俩上当的?”

宋希贤“晤”了一声道:

“有此可能,说来,倒真算是旁观者清了。”

胡天赐正容如故地接道:

“师傅,我们可以如此假设,但事关恩师骨肉,在行动上,我们却不能不特别慎重。”

宋希贤注目问道:

“依你之见呢?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依天赐之见,他们始妄言之,我们就妄信之……”

宋希贤一怔道:

“那不是要接受他们的要挟?”

胡天赐道:

“姑妄信之,可并非立即接受他们的条件,师傅请附耳过来

接着,师徒两贴耳密谈了约莫盏茶夫之后,宋希贤才拍了拍爱徒的肩头,含笑道:

“好!好!能够为师傅想出这么一个好主意来,总算我这一番心血没白费。”

胡天赐笑问道:

“师傅,你这是夸奖天赐,还是在为自己脸上贴金?”

宋希贤手抚长须,得意的笑道:

“两者都是,两者都是。”

师徒相互一笑之后,宋希贤才一整神色道:

“天赐,现在,该说你自己的事情了。”

胡天赐一楞道:

“我的什么事情啊?”

宋希贤正容接道:

“你到开封,是所为何来?”

一触及自己的问题,胡天赐脸上的笑容,立即就凝结住了,少顷之后,才长叹一声道:

“不知师傅何以教我?”

宋希贤道:

“目前,当务之急,是阻止令尊与南宫秀,宇文哲他们聚成一气,然后,再由你伺机在令尊面前,表明身份,诱导令尊莫介入江湖恩怨之中。”

接着,又苦笑一声道:

“当然,这不过是一个原则,实行起来,技术上的困难,自然难免。”

胡天赐剑眉深锁,长叹一声道:

“师傅,这儿的情况,我还没弄清楚。”

“这个。”宋希贤接道:

“我自然会就我所获消息,提供你参考……”

师徒两人这一商量,足足商量了将近半个时辰,胡天赐才告辞离去。

当夜,二更过后,开封城中,那首屈一指的“吉星客栈”前,一辆疾驰而来的起套马车,戛然而止,车帘掀外,走出一位面蒙青纱,身着青缎面狐袭长袍的中年文士来。

此人穿着打扮,有点像游方秀士,也有点像豪门中的膏梁子弟,同是,由于其戴着一幅蒙面纱巾,更有点像武林中人。

他,刚刚走下马车,闻声出迎的店小二,连忙上前,哈谄笑道:

“相公是住店?”

青袍人将手中的一支书笺,向店小二手中一递,冷然接道:

“我不住店,跑来客栈干么?”

“是是……”店小二连声歉笑道:

“小的不会说话,相公多多原谅。请!请!”

青袍人一面缓步登上台阶,一面问道:

“有没有清静的上房?”

店小二道:

“有,有,包你满意就是。”

青袍人道:

“我要二楼上面,临后花院的房间。”

店小二连声道:

“好的,好的……”

由于时已快迎三更,天气又太冷,尽管这“吉星客栈”住的旅客甚多,却已大部入睡,因而显的颇为宁静。

店小二将青袍人安顿下来之后,才谄笑着问道;

“爷,你是远道来的吧?”

“我由关外来。”

店小二“哦”了一声道:

“那真是远道来的资客。”

他,搓了搓手,又诌笑着接道:

“爷,小的先将火盆端来,你,要不要宵夜。”

青袍人的语声,不带一丝感情:

“快半夜了,我当然要消夜了,啊!对了,先给我打盆热水来,我要洗洗脸。”

店小二连声恭应道:

“是,是,小的马上就来……”

店小二离去之后,青袍人打开后窗门,凭窗向外打量。

不错,这个房间,委实是紧邻着后花院,在地面积雪反映之下,举目所及,一切尽收眼底,尤其是紧伴着窗下的两个独院,更是一目了然。

但他并未多事浏览,仅仅匆匆一瞥之后,又立即将窗门关上了。

少顷后,两个店小二,一个捧着洗脸盆,一个站着火盆,匆匆走了进来,原先那个店小二并含笑说道:

“爷!点心也马上就来。”

青袍人挥挥手道

“好,你们先下去。”

“是!”

两个店小二哈腰退走之后,青袍人立即闩上房门,低声自语着:

“这东西,带在脸上可真不是味道……”

说着,已将蒙而纱巾揭了下来,现出一张满脸疤痕的丑脸,那张脸,不但丑,而且也狰狞可怕。

他,对着铜镜,自己端详了一下,才含笑着自语道:

“这是何苦来……”

话声中,抬手向脸上一抹,刹时之间,就换了一个人,原来赫然

就是胡天赐。

他,看着铜镜,扮一个鬼脸,立即匆匆的洗了一把脸,又将人皮面具和纱巾带上。

他这里刚刚弄好,店小二已在敲门了:

“爷,点心来了。”

胡大赐打开房门,一阵扑鼻异香,使他禁不住脱口赞道:

“好香!”

店小二一面家食盘摆在桌子上,一面诌笑道:

“爷,小店这点心,也是“开封”城中最有名的,保证色,香,味具佳。”

胡天赐卸向他打置着,笑问道:

“小二哥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店小二哈腰道:

“小的叫王大。”

“王大。”胡天赐笑道:

“我们两人的身才,长的都差不多阿!”

店小二笑道:

“爷!小的怎能跟你比。”

胡天赐取出两重的银子,递与小二道:

“王大,这个,你收下买点酒喝。”

店小二这会是见钱眼“闭”了,他的眼睛,笑的只剩下条小缝,连连哈腰道:

“多谢,多谢,爷,你有什么吩咐?”

胡天赐道:

“现在,你忙不忙?”

“不忙不忙。”店小二含笑接道:

“爷,别说现在客人都已入睡了,没有什么事,就是再忙,我也该为你服务呀!”

胡天赐心中暗笑道:

“你不是为我服务,你是在为银子服务啊……”

但他口中却笑道:

“你先将房门关上,我有话同你说。”

“是。”店小二将房门关上之后,又自作聪明的低声诌道:

“爷,你……你是否要……叫一个粉头?”

胡天赐连忙摇手接道:

“别胡说,我有正经事说,你先坐下来。”

店小二搓着手,讪笑道:

“小的站着也一样。”

胡天赐道:

“站着就站着吧”

他,坐了下来,吃了一些点心之后,才以最低的声音对店小二问道:

“隔整住的是什么人?”

他这房间,位于走道的尽头,所以,除了走道对面之外,只有左隔壁才有房间。”

店小二也以最低的语声道: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7章 阴沟里翻船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