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40章 寺古疑云

作者:司马紫烟

右边外面的和尚冷然一笑道;

“都一样。”

胡天赐不禁心中苦笑道:

“这和尚,简直是混帐的该打屁股……”

但他外表上却正容说道:

“大和尚,小弟可是头一次到贵寺来,你可莫错把冯京当马马凉。

左边外面的和尚,向胡天赐略一打略之后,眉头一皱道:

“唉,昨天来的那三个和尚,好像没有他。”

右边外面的和尚也向胡天赐再加端详之后,才点头道:

“啊,不错,好像是没有你,你还是早点走吧!”

胡天赐禁不住苦笑失声道;

“诸位,贵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?”

左边外面的和尚道:

“施主好象是一个真正的读书人,方才,我错怪你了,旅主还是早点走吧2”

胡天赐又苦笑道:

“大师想想看,这样的天气,一个真正的读书人,会跑到这儿来

那两个谈话的和尚,方自脸色一变,胡天赐又神色一整道:

“在下一片好心,满腔热血,经过一夜的奔走,赶到这儿来,为的是有非常重要,也很机密的事情,要面见贵寺掌教。……”

在面外边的和尚接口歉笑道:

“如施主所言属实,在下向施主敬致十二分的歉意。”

胡天赐笑了笑道:

“那倒不必,但愿你们不把我当成环人,就行了!”

左边外面的和尚道:

“施主请多原谅,并非我们不分好歹,实在是因为贵寺发生了非常的变故。”

胡天赐注目问道:

“贵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能否请道其详?”

右边外面的和尚苦笑着,向山门外一指道:

“师主瞧瞧那两进石狮子。”

胡天赐顺着对方手指方向瞧去,只见离山门人五丈处,两支覆盖着一层积雪的石狮子,正孤伶伶的,分居在山门外的斜坡上。

按常理,两支狮子,是应该分立在山门两旁的,目前这情形,不经提醒,倒也罢了,一经提醒之后,却显的非常不调和。

因此,胡天赐目光触及之下,不由心中一动的,想起了不久之前,发生在白永昌门前的那一幕,因而禁不住脱口问道:

“那两只狮子,是被人移走的?”

右边外面的和尚点头道:

“正是。”

胡天赐接问道:

“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?是一个怎样的人?为什么这样做?”

那左边外面的和尚眉头一皱道:

“施主,这儿可能就要发生一场大屠杀,你还是早点离去吧!”

胡天赐笑问道:

“问问都不可以?”

那左边外面的和尚道:

“事不关己,施主何必置身于这即将发生凶的是非之地呢!”

胡天赐神色一整道:

“大师这一番话,当然是好意,但你却忘了我方才所说的了。”

那右边外面的和尚讶问道:

“施主说的什么话?”

胡天赐正容接道:

“如果与我不相干,我又怎会一夜不休不眠的,冒雪赶到这儿来。”

不等对方开口,又立即接道:“大师,时极太以急迫,敢烦立即向贵寺掌教传报一声。

那右边外面的和尚注目问道:“施主请示第姓——啊!”

原来胡天赐为免同对方夹缠不清,己于漫不经意之间,显示出他的无上神功。

本来他冒雪急赶,一部分衣衫,已被雪花所湿,而目前又是风雪正紧。

可是,目前,那和尚所见到的,胡天赐周身一尺之内,似乎有着一层无形,幕罩使得那被狂风吹得漫天飞舞的雪花,在距他身前一尺之外,就纷纷坠地。

而且,胡天赐那湿衣之上,也是在火炉上烘着似的,冒出腾腾热气。

也就是为了这些,使得右边外面的和尚,说话一半,就发出一声惊呼,紧接着,其余三个和尚:也同时脸色大变地,惊呼失声。

胡天赐却向右边外面的和尚,以真气传音说道:

“烦请大师,向见掌教密禀一声,就说逍遥门下,胡天赐求见。”

真是人的名,树的影,那和尚闻言之下,不由双目中异彩连间地,合什一礼道:

“啊!那其太好了,少侠请……请客房待茶。”

须知逍遥老人宋希贤,己成了武林人物心目中的偶像,尽管他平常有若闲云野鹤,一般人难得见到他的侠踪,但只要是武林中人,却没有不知道他的。

目前的胡天赐,如果他不显示一部分的绝代神功出来,纵然他自己说是逍遥门下,也没人会相信,但有了这一番神功显示之后,情况就不同了。

于是,在右边外面和尚的敬谨前导,与其余三人的困惑目光相送之下,胡天赐进入一山门内的接待室中。

那带路的和尚,亲自替胡天赐泡了一杯茶,又吩咐接待室中的小和尚好好伺候,然后才向胡天赐歉笑道:

“胡少侠请稍待,贫僧立即向掌教禀报去。”

说完为合什一礼,转身匆匆离去。

胡天赐端起茶怀,饮了一口,目注侍立一旁的小沙弥笑问道:“小和尚,方才你们接的是那一位贵客?”

小沙弥恭声答道:“回少侠,那是武当掌教,无垢真人。”

胡天赐一怔道:“武当掌教带来了些什么人?”

小沙弥答道:“还有一位长老,和武当八剑。”

武当掌教,外加一位长老,和窃震江湖的“贰当八剑”

算得上是“武当派”精搐英,己倾巢而出,这情况,可委实是令人费解。因而使得胡天赐剑眉一蹙地,注目问道:“他们是专程来此?”

小沙弥摇首好笑道:“这个,小僧可不知道。”

一阵脚步声,由远而近,原先那带路的中年和尚,己随同一位年约半百的灰衣和尚匆匆走了过来。向着胡天赐一指道:“就是这位胡少侠。”

那灰衣和尚向用天赐合什一礼,高喧一声佛号道:“胡少侠侠驾光临,贫僧未曾远迎,罪过!罪过!”

对这种徒具形式的外交辞令,不但使胡天赐眉峰一蹙,一面起身还礼,一面却目注原先那带路的中年和尚,沉声问道:“大和尚,这位大师是——?”

那位灰衣和尚连忙抢先接道:“贫伯悟贞,秃掌罗汉堂主持。”

那中年和尚也立即加以捕充道:“胡少侠,悟贞师叔是本夺掌救的师弟。”

胡天赐虽然有着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,但对江湖上一般的势利眼光中还太太相信。

据他的想法,自己急如星火兼程赶来,一半也是为了你们的事,方才又已经亮出来历,什显示神功。可是,如今,出来接他的,却不过是一位罗汉堂的主持,这情形,自然使他心中大大的不快。

他,毕竟年轻气盛,心中有了不快,脸上也立即表现出来,口中“哦”了一声道:“久仰!久仰!”

其实,“少林寺”中,罗汉堂主持的地位,仅次于掌教与藏经楼主持,而位列第三。像胡天赐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伙子,能花动罗汉堂主持前来亲迎,这已经算是一种殊荣了,如非是他事先亮出逍遥门下的金字招牌,和已经显示过无上神功,则今天这种情况之下的“少林寺”,别说能有罗汉堂的主持前来欢迎,连山门也不容易进哩!

悟贞大师已经是老江湖了,自然能看得出胡天赐不豫的脸色,也知道对方为何心中不快,他又是合什一礼,诚挚地笑道:“令师宋大侠,功参造化,学究天人,侠名远播,四海同饮,贫咋声然钦迟己久,却是一向无缘识荆,今天,能得少侠侠驾光临,使本寺蓬毕增辉,贫僧更是深感荣幸。”

胡天赐眉峰一蹙道:“大和尚,小可此行,可不是前来接收高帽子的。”

语气中,仍然流露着不愉快,与不耐烦。

悟贞大师精目一转,又含笑接道:“胡少炔,贫僧所言,可字字由衷,同时,掌教师弟也正在商量着,以迎接单门人之礼来恭迎少侠。”

用天赐明知对方各个由衷,但奉承人的话,总是中听的,因而使得他心中不觉大部消失地,连忙含笑接道:“骡可不敢当!不敢当!”

悟贞大师扯帆地,笑道:“掌教师兄顾虑到少侠可能太喜欢这些俗礼,所以才派贫僧先来征求少侠的同意……”

胡天赐心心中冷笑道:“想不到‘少林寺’的和尚们,也是如此老姦巨猾的……真把我当作三岁小孩了……不,但他外表上却漫应道:“我已经说过,担当不起……”

依他的脾气,真想拂袖离去,但他此行任务,一半也是为了他自己,同时他也认为这种遭遇,是对他做人处事的问,所以他还是忍了下来。

悟贞大师笑道:

“那么,贫僧当请教掌教师兄,亲自前来恭迎……”

胡天赐接口笑道:

“胡夭赐草野狂人,不习惯这些,也不懂这一些,所以大师最好是先布施我一点,我当更感盛情。”

悟贞大师侧首一怔,继而哈哈大笑道:

“吃的是四方,胡少侠居然要求和尚布施起来,真是请中妙不可言!”

接着,悟贞大师注目笑问道:“但不知少侠,师兄……”

胡少侠截口“啊”了一声道:“其实,我师兄经常在江湖上走动,不过,不为一般俗人所知而已!”

悟贞大师连连点头道:“令师兄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的大侠,一般俗人,当面遇上了,也认不出来。”

接着,又笑问道:“胡少侠投在令师门下,已有多久了?”

胡天赐心中暗笑着:“原来你还在怀疑我的来历有问题……”

但他口中却谩应道:“大概有十来来年了吧!”

悟贞大师口中说着,足下就己较上了功夫。

原来当他们两位前往齐堂途中,须要经过好几处有积雪的地方,悟贞大师留在雪上的足迹,仅仅是浅浅的一圈,如不注意,可不容易看出来,这一份轻功火候,距那“踏雪无痕”的境界,已算是很接近了。

可是,胡天赐这边,也不知他是装迷糊,还是存心耍弄这老和尚,他的脚步,可是步步到底,那情形,可煞像一个根本不懂得武功的人一样。

这情形,自然使的悟贞大师暗中直皱眉头。

在齐堂中用过一顿颇为算美的素餐之后,悟贞大师陪胡天赐进入人“少林”掌教悟先大师的方丈室中。

方丈室中,除了悟元掌教外,还有藏经楼的主捧语亨大师,和一个小和尚。

原来本代少林掌教,师兄弟共四人,系以元,亨,利,贞四字排名,目前,四人中已有三人在座,只有老三悟利云游未返。

双方经过一番客套之后,悟元掌教首先注目问道:“胡少侠远道赶来,不知有何见教?”

胡天赐正容说道:“‘见教’二字,不敢当,小可此行,虽然也算是为了自己的私事,但主要原因,却还是为了贵寺的安危着想

悟元大师含笑接道:“胡少侠一番盛情,老夫先行致谢。”

胡天赐正容如故的道:“谢倒不必,但小可有一句话,有如骨鲠在喉,不吐不快,所以必须事先说明,如有什么不妥,尚请大师原谅。”

悟元大师也正容道:“胡少快有话尽管说,纵有什么不妥之处,我不怪你就是。”

胡天赐注目问道:“那么,小可请教,掌教对小可的来历,是否还有怀疑之处?”

悟元掌教没想到胡天赐竟然有此一问,不由心中暗笑道:“想到就说,这年轻人,倒真率直可爱……”

但他口中却笑道:

“胡少侠,老夫也不妨坦白说,在无法证实你是逍遥门下之前,老衲不能不采取保留的态度,尤其是,本寺正处于非常状态之中,为防万一,更不能不特别小心一点……”

胡天赐点点头道:“这也难怪……”

悟元掌教含笑接道:“少侠是否有妥当的办法,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呢?”

胡天赐笑了笑道:“我想,不久之后,就可证实的。”

悟元掌教沉思着接道:“俗语说的好,话不说不明,还是少侠说明来意,也许可以消除我们之间这种因双方都不了解所引起的隔和。

胡天赐点点头道:“大师言之有理,请问,掌教大师是否认识一个叫“无为子”的前辈人物?”

胡天赐这一问,使得在座三人,身子同时一震,也几乎同时地惊问道:“你认识无为子?”

胡天赐淡淡一笑道:

“我不认识无为子,但我知道这个人。”

悟元大师注目道:“无为子已到中原来了?”

胡天赐漫应道:“来的是无为子的徒弟。”

一旁的悟亨大师似乎如释重负的,长出一口气道:“是徒弟,还不至于太严重。”

胡天赐冷然接道:“可是,那徒弟的成就已超过了其师,而青胜于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40章 寺古疑云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