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43章 一段秘辛

作者:司马紫烟

悟元掌教也正容说道:

“现在,也算是三对面说明当年往事,当可避免其中的某些误传。”

白衣怪人点点头道:

“大师说的有理,那么,在下就照直说了。”

悟元掌教正容如故的道:

“施主理当直言无什才好。”

白衣怪人沉思着说道:

“据在下所知,无为子也是‘少林’弟子,并与贵寺上代掌门为师兄弟,这话,是否属实?”

悟元掌教点点头道:

“不错。”

白衣怪人接道:

“无为子即是贵寺上一代的首坐弟子,依贵寺之规,应当接掌掌门之职。是也不是?”

悟元掌教又点点头道:

“是的。”

白衣怪人道:

“无为子本性忠厚,诚朴,木讷而又拙于辞令,对上不会逢山,对同门更不屑迁就,兼以嫉恶如仇,不避权势,因此,因此,贵寺上一代中的上上下下,不但对他没有好感,并且视之如眼中之钉,必慾拨之而后快,这些,是否也是实情?”

悟元掌教讪然一笑道:

“依老衲之见,还是请施主就你那全部所知说完之后,再由老衲加以补充更正,可好?”

白衣怪人点点头道:

“可以,不过,如果在下言词之间,对贵寺上一代中的人物,有甚不敬之处,大师可得多多包涵。”

悟元掌教尴尬地一笑道:“目前,咱们是就事论事,施主尽管直言无隐就是。”

白衣怪人笑了笑道:“有了大师这一然话,我就放心了。”

话锋微微一顿之后,才目注正在若有所思的胡天赐,正容说道:

“老弟台,平心而论,像无为子这样的人,可委实不是一位掌门人的材料,不知老弟台也有此同感否?”

胡天赐漠然接道:“我,不愿置评。”

白衣怪人苦笑着接道:“虽然,无为子不是作为掌门人的材料,却也不应该获得那样的待遇……”

胡天赐截口问道:“那是一种怎样的待遇?”

白衣怪人道:“那就是以莫须有的罪名,责令在上牢中面壁三年之后,再后逐出门墙。”

不等胡天赐发问,又立即接道:

“而且,还将罪状通知各门各派的掌门人,使其不能再在武林中立足……”

胡天赐不能截口讶问道:“究竟是什么罪状,值得逐出门墙之后,还得逐出武林?”

白衣怪人道:“罪状只有八个字:“杰傲不驯,许逆犯上。”

胡天赐怔了怔道:“哦!我明白了,无为子前辈必然是因为他那不合群,而又不合潮流的个性,遭受到同门的诬谄?”

白衣怪人轻轻一叹道:“如果仅仅是同门的诬谄,还不致于使他如此痛心疾首地走上极端。”

胡天赐讶问道:“难道还有更严重的原因?”

白衣怪人道:“老弟由那‘忤逆犯上’的罪状中,当不难想见此中经纬。”

胡天赐怔了怔道:“这是说,还牵涉到他们的上一代的人物?”

“是的。”白衣怪人正容点首道:“论起辈份来,那该是悟元掌教的师祖人物。”

说着,并向悟元掌教瞟了一眼。

悟元掌教苦笑了一下道:“老衲再说一遍,施主有话,请只管说。”

白衣怪人正容如故地接道:“据说,那一代的掌门人,也是师兄弟四人。”

接着,又歉然笑道:

“我记不清他们的法号,请恕我只好以代号称呼他们了。”

话锋微微一顿之后,才沉思着接道:

“那师兄弟四人中,掌门人老大,好大喜功,刚愎自用,老二卑鄙,老三阴险,两人狼狈为姦,把持忽务,背着掌门师兄,无恶不作,对于门下弟子,是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……”

胡天赐禁不住截口问道:“还有那位老四呢?”

白衣怪人道:

“老四是一位有正义感的人,也是与无为子唯一能合得来的人,也只有他能在掌门师兄面前说几句老实话,可是老大己深陷于小人的谀词与诌笑之中,对老四的逆耳良言,不但不予采纳,反而痛加叱责,结于使老四气愤难平之下,自碎“天灵”

而死,临死前,并向老大沉痛的说:“我死之后,请抉我双眸,悬于山门之上,我要眼看少林寺的千年基业,毁在你们三个的手中……”

胡天赐忍不住又问道:

“那位老大,就眼看着他的忠心耽耿的师弟,这么自绝而死?”

白衣怪人笑道:

“如果那位老大,不是眼睁睁地,看着他那忠心耿耿的师弟自绝而死,又怎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。”

“等胡天赐发问,又意味深长地一叹道:

“一个领导人物,而亲小人,远贤人,刚愎自用,不纳忠言,不但是一个江湖门派兴亡的关键,古往今来,多少朝庭的兴替,又何尝不是种因于此。”

胡天赐也轻轻一叹道:“以后呢?”

“以后么!”白衣怪人悠悠地接道:

“自然就轮到那位满腔热血,嫉恶如仇的无为子直言犯上了。”

话锋略为一顿,才轻轻一叹道:

“当时,无为子是同他那位以尸谏而殉道的四师叔,同时晋谒掌门师尊的,自他的四师叔惨死之后,他也豁出去了。不顾一切地,戟指他的二师叔,三师叔,破口大骂,将那两位的罪状,一椿椿,一件件地,当众抖了出来,同时,对他那位昏庸而又有自大狂的掌门师尊,也毫不留情地直言与责……”

胡天赐不由笑问道:

“如此情形,而未被当场处死,这倒算是奇迹?”

白灰怪人笑了笑道:

“无为子没被当场处死,那并非表示那三位大和尚忽然开明起来,而是因为无为子所说的,都是事实,也就是代表了全寺僧侣的心声,在深恐激起众怒的情况之下,才不得不从轻处分,禁闭于土牢中,令其面壁思过。”

胡天赐接问道:

“照这情形推断,以后还有下文?”

白衣怪人点点头道:

“不错,那位老二和老三,自然不顾留下这一枚眼中之钉,设计在无为子三年的面壁生涯之中,至少有十五次以上,死里逃生的纪录。”

胡天赐注目道:

“是那老二和老三派人暗杀他?”

白衣怪人道:“大概是不会错的了。”

胡天赐接问道:

“无为子身在土牢之中,受到十几次的暗杀,又怎会没遭到毒手呢?”

白衣怪人道:“那是无为子的一些热血未凉,而又不怪死的同门,在暗中救了他。”

胡天赐注目问道:

“以后,无为子又是怎会逃往阿尔泰山去的。”

白衣怪人未然地接道:

“据说,是被他的一位同门,所暗中放走的。”

悟元掌教嘴chún牵动了一下,但白衣怪人却又立即轻叹着接道:

“无为子逃出土牢之后,首先赶迹‘武当’,效申包胥‘哭秦庭’,面求‘武当’掌教,协助他清除本门败类,本来,‘少林’;‘武当’,一向为武林中泰山北斗,两派掌教之间,不论公谊私交,都堪称莫逆,同时,因为无为子天赋特侍,悟性亦强,又是首座弟子,有优先涉猎各种武学秘笈之权,因而他的成就,也冠于齐辈,平时深获‘武当’掌教所器重。

“可是,他没想到,遇到这种紧要关头,那位平常最器重他的“武当”掌教,却只是口头敷衍着,不但没有支持他的行动,甚至暗中派人通知‘少林寺’,派人前来将他逮捕回去……”

玄玄掌教忍不住截口接道:

“施主请恕仇道打岔,这是,贫道得补充说明一下。”

白衣怪人笑了笑道:

“有话就说吧!”

玄玄掌教讪然一笑道:

“这事情,贫道曾由先师口中听说过,当时,先师一面故装姿态派人通知‘少林’方面前来逮人,另一方面,就也暗中派人通知无为子潜逃,所以,当时先师对无为子可并无恶意。”

白衣怪人注目问道:“就算你所说的是事实,这种做作,又有什么理由呢?”

玄玄掌教苦笑道:“先师有不得不如此作的苦衷,因为,他老人家不愿介入别人的‘家务事’中。”

白衣怪人冷笑一声道:

“真是好一位年高德劭的掌门道长!”

胡天赐也喟然长叹道:

“如此说来,也就怪不得那位无为子前辈,要对‘少林’和‘武当’两不,心怀怨恨了。”

白衣怪人轻叹一声道:

“无为子自从在‘武当山’又受到一次严重的打击之后,才只身单剑,远走边荒,在‘阿尔泰山’绝顶隐居下来,苦练神功绝艺,希望用自己的力量,来完成清楚门户的愿望。

“可是,尽管他天赋物佳,所获‘少林’绝艺,也多达五项却因他心怀怨恨,不能凝神壹志,以致终其一生,不有达到白峰之境。于是,他只好将自己的希望,寄托在徒弟的身上,而这位徒弟,就是你所知道的莫庄主莫子云。”

胡天赐注目问道:

“莫庄主的武功,已经达到登峰造极之境了?”

白衣怪人点点头道:

“可以这么说,本来,莫庄主的资质和秉贱,都不比他老弟差,‘但因他学武的时间太晚,又耽于酒色,还是不能达到登峰造极之境,于是,无为子一急之下,逼着他当天发下重誓,绝对完成其未了的心愿,才以‘解体传功’大法,将自己数十年性命交修的内家真力,完全输入莫子云体内,使莫子云于一夕之间,成为当代武林中的绝顶高手……”

说到这里,悟元,玄玄两位掌教,都忍不住发出一声惊“哦”道: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“那就怪了……”

胡天赐注目接问道:

“无为子前辈未了的心愿,究竟是怎样的呢?”

白衣怪人冷然接道:

“他要血洗‘少林’;‘武当’二派,使这两个首屈一指的各门大派,于武林中除名。”

悟元,玄玄二位掌教脸色大变之间,胡天赐蹙眉接道:

“这……未免太过份了一点吧!”

白衣怪人笑了笑道:

“不错,这行动,对一个正常的人而言,委实是太以过火了一点,但对一个满腔忠愤,满腹冤屈,而蹩了一辈子窝襄气的人说,那也就算不了什么啦!”

胡天赐轻轻一叹道;

“这倒是不错,那位无为子前辈的刺激太深了,怪不得他会有这种变态心理。”

玄玄掌教却苦笑道:

“所以,那位莫施主才派人将本派的人,也骗到这儿来,以便一网打尽?”

白衣怪人点点头道:

“据我所知,莫庄主委实是打这种主意。”

胡天赐道:

“可是,莫庄主本人也是艺出‘少林’啊!俗话说得好,木有本,水有源……”

白衣怪人笑道:

“莫庄主是师命难违,何况他还对天赌下重誓,再说,他也不承认是艺出少林……”

胡天赐接问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白衣怪人笑了笑道:

“你没看到过那位无为子,他的这一个‘无为子’的法号固然是非僧非道,而他的打扮,更是四不像,何况,事实上,他是逐出“少林”门墙的人,又怎能再算是‘少林’弟子哩!”

胡天赐目注静坐一旁,木然出神的悟元掌教,微笑着问道:

“掌教大师,我想,无为子前辈在逃出上中之后,必然回来过,并且又受到了更大的刺激,是也不是?”

悟元掌教一怔道:

“少侠怎会知道的?”

胡天赐笑了笑道:

“这道理很简单,如果无为子肋辈不曾回来过,则方才当我提到无为子前辈的时候,掌教大师的反应,必然不同,而且,如他回来时不受到更大的刺激,也不会变的如此偏激的。”

悟元大师点头苦笑道:

“少侠真是后生可畏!”

胡天赐歉笑道:

“掌教大师过奖了,小可不过是胡乱猜中而已。”

悟元大师苦笑着接道:

“无为子是于离寺以后的五年后,回来过一次,当时,先师与两师叔,都还在世他回来的目的,是企图暗杀二师伯和三师伯,但结果却因他的武功差的太远,如非先师在暗中救了他,他那次就不能活着离去了。”

胡天赐轻叹一声道:

“掌教大师对这白衣朋友所说的,是否还有什么补充或更正之处?”

悟元掌教点头道:

“这位白衣朋友所说的,与老衲由先师口中所听说的,是大致相同,所以,更正无此需由,现在,老衲不过是就这位白衣施主说漏的,也可能是白衣施主所不谈道的,加以补充而己。”

白衣怪人道:

“好,在下洗耳恭听!”

悟元掌教轻轻叹道:

“各位想想看,当时的‘少林’,已腐化到那个程度,而居然未曾覆亡,那是什么原因?”

白衣怪人皱眉接道:

“这个,在下倒想不出来。”

悟元大师正容接道:

“因为,无为子那未了的心愿,早已有人代他完成了。”

胡天赐与白衣怪人同声讶问道;

“那是谁?”

悟元掌教道:

“是责僧的曾师祖,也就是无为子的师叔祖。”

当在座请人同时一呆之间。悟元掌教又轻叹着接道:“说来,也算是佛祖有灵,贫僧的那位曾师祖,一向是云游在外,不过问寺中事务的,就连当时的掌教师祖,也以为他老人家已经死了。可是,却想不到就当本寺境遇日非,笈笈可危之间,他老人家却悄然回来了。于是,在他老人的干脆整顿之下,二师伯,三师叔祖,这两位罪魁祸首,被立毙掌下,掌门师祖也被逼得于历代祖师灵吧前引咨自裁……”

胡天赐接口问道:

“这情形,无为子前辈可能不知道吧?”

悟元学教点头长叹道:

“如他老人家知道这情形,就不会有今天这种事情发生了!”

接着,又苦笑一声道:

“事实上,他老人家之所以未遭到二三两位师叔祖的毒手,还是掌门师祖在暗中维护所致呢!”

白衣怪人笑了笑道:

“这话,我是不太相信。”

悟元掌教苦笑道:

“这也难怪施主不相信,人都死了,所谓死无对证……”

白衣怪人接口笑道:

“在下之意,倒不仅是死无对证的问题。”

悟元掌教接问道:

“那么,施主还有些什么问题呢?”

白衣怪人冷冷一笑道:

“身为一派宗师,对于一个在本门中受惩罚的徒弟,用的着‘暗中维护么’?”

语元掌教苦笑道:

“施主所责甚是,但施主却忽略了一点,那就是当时的掌教师祖,大权旁落业已无法自主了!”

白衣怪人“哦”了一声道:

“这该算是作孽,不可活,他本人被逼死于祖师灵位之前,也算是罪有应得。”

接着,又笑了笑道:

“不过,如果为了一个不称职的首导人,所种的原因,而祸廷以后的门下,那就好像有点太那个了。”

悟元掌教神色一整道:

“施主即能有此想法,该也能体谅老衲的苦衷和外境。”

白衣怪人笑道:

“掌教大师,请别忘了,我只是一个第三者。”

胡天赐接道:

“可是,你是莫庄主的代表。”

白衣怪人漫应道:

“代表毕竟不是当事人。”

悟元掌教正容说道:

“这位施主所言,也委实有理,现在,老衲敬请施主,从旁观者的立场,在莫庄主面前,将老衲的补充各节,据实转告,只要能化干戈为玉帛,其他问题,都好商量。”

白衣怪人笑道:

“我当然会据实转告,并美言相劝,莫庄主能否接受,我却不敢保证,同时,我也想不起来,大师与莫庄主之间,还有什么好商量的?”

悟元掌教讪然一笑道:

“只要方主能将话带到就行了,至于可以商量的问题,老衲之见是,在老衲职权之内,对无为子老前辈,予以适当的补偿……”

“倒例想不起来,还有什么好补偿的?”

悟元掌教正容说道:

“比方说,以掌门之礼,将无为子前辈的灵位,奉于师祖灵堂中

白衣怪人接口笑道:

“大师,死后的补偿,那是作皇帝的人,所玩的政治手法,无为子如果死而有知,听到这话,一定会喷之一鼻的。何况,他自二所安排的死后补偿胃口可大的很呢!”

悟元掌教与胡天赐,几乎是同声讶问道:

“此活怎讲?”

白衣怪人神色一整道:

“他,希望成为‘阿尔泰山’派始祖。”

胡大赐“哦”了一声道:

“这倒是一件很新奇的新闻。”悟元掌教也含笑道:“那也行,那么,本寺当尽一切力量,协助他完成此一心愿。”

白衣怪人笑道:

“可是,他的遗命,却是不与‘少体’‘武当’并立江湖之中。”

悟元大师不内为之背笑道:

“这……”

胡天赐却目注白衣怪人,神色一整道:

“阁下,我们的谈话,暂时到此为止,一切等莫庄主到后再谈,现在,我就等你一句话,和一个保证。”

白衣怪人笑问道:

“老弟等一句什么话呀?”

胡天赐正容接道:

“那就是莫庄主什么时候来?”

白衣怪人接问道:

“那一个保证呢?”

胡天赐正容如故的道:

“在莫庄主未来之前,保证不再来騒扰‘少林’!”

白衣怪人笑了笑道:

“你相信一个来历不明的人,所作的保证?”

胡天赐道:

“我相信能代表莫庄主的人,所说的话,必然一言九鼎的。”

白衣怪人哈哈一笑道:

“真是后生可畏,后生可畏,冲着你这一顶高帽子,我倒不好意思不多负点责任了!”

胡天赐注目接道;

“阁下,我正恭听着呢!”

白衣怪人暗思着接道:

“现在是正月初八,我请莫庄主在月底之前,亲自前来,并保证在莫庄主前来之前,不会有人来‘少林寺’騒扰。”

胡天赐接问道:

“能不能确定日期。”

白衣怪人笑了笑道:

“这个,我可没办法确定,但我保证他于月底之前,一定前来就是。”

胡天赐一举茶杯道:

“好,我们就此一言为定。”

这已经是端茶送客了,白衣怪人只好自我解嘲地,扭头向仲孙妙妙笑道:

“仲孙姑娘,我们这些‘恶客’,也该识相一点,自行告辞了!”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