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44章 多见少怪

作者:司马紫烟

白衣怪人陪同仲孙妙妙一去之后,因天赐立即请悟元掌教派人在附近民家请来两位民妇,陪伴白依依,于盼盼二人,并于后院中拨出一幢精舍,供这四位贵宾暂住,至于胡天赐自己,则暂时住在“少林寺”贵宾室中。

这一切都安排好之好,已经是午餐时分了。

午餐当中,悟元掌教忍不住向胡天赐道:

“胡少侠,那两位女施主的住处周围,是否须要特别戒备?”

胡天赐笑了笑道:

“我想,用不着。”

玄玄掌教笑问道:

“胡少快对那白衣怪人所说的话,好像很有信心。”

胡天赐含笑点头道:

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悟元掌教接问道:

“如老衲猜想不错的话,胡少侠好像己知道那白衣怪人是谁了?”

胡天赐眉峰微皱的说道:

“虽然我己有了那么一个猜想,但却不敢确定。”

悟元掌教注目问道:

“胡少快是否以为这位白衣怪客,就是莫庄主本人呢?”

胡天赐摇摇头道:

“不!这个,我倒可以断定不是莫庄主本人!”

悟元掌教道:

“那么,胡少侠以为他师是谁?”

胡大赐神色一整道:

“很可能就是八魔中的老六宇文哲。”

此言一出,悟元,玄玄,两位掌教,与白云子等人,都忍不住身子一震的,惊“啊”了一声。

沉默少顷之后,悟元掌教才长长叹一声道:

“如莫庄主竟与八魔取成一气,这后果就太可怕了!”

胡天赐正容说道:

“是的,所以,我们当务之急;是使莫庄主与八魔余孽分开。”

玄玄掌教轻叹一声道:

“如此说来,胡少侠方才将仲孙妙妙放走,就是一记败笔了?”

胡天赐道:

“不,小可就是为了要达到莫庄主与八魔余孽分开的目的,才留下白依依,于盼盼,而有意将仲孙妙妙放走的。”

玄玄掌教眉峰一皱道:

“这个,贫道就想不通了。”

悟元掌教注目问道:

“胡少侠有何妙计,能否先说明一下?”

白云子抚须微笑道:

“即称‘锦襄妙计’,自以不事先宣布为宜,所以;你们两位,最好还是莫问为好!”

胡天赐也歉笑道:

“诸位请多多原谅,事实上,此中部分情节,目前还不便宣布,所以,只好请你们暂时忍耐一下,好在不久之后,就会真像大白了!”

当日黄昏时分。胡天赐独自进入白依依,于盼盼二人的临时宾馆中。

室内,炉火旺旺,温暖如春。

白依依,于盼盼两人,正斜倚一张椅子上,闭眼养神,那两名请来侍陪的民妇,则围坐炉边,作着针钱。

当胡天赐进入室内时,那两个民妇,连忙站了起来,准备避到外间客厅去。但胡天赐却摆手笑道:

“二位大姐,不必离去,只管继续做你们的活儿。”

说着,并自己拉过一把椅子,在一旁坐了下来。

这当口,白依依,于盼盼二人,曾张目向胡天赐投过冷冷的一瞥,双双哼了一声后,又闭目养神如故。”

胡天赐微微一笑道:

“二位姑娘,请振作一点,是吃饭的时候了。”

白依依哼了一声道:

“这种素餐,我不吃!”

于盼盼更是怒视着他道:

“要我们住到这和尚庙里来,你干脆将我们杀了好了!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我们之间,无怨无仇,而且,论起渊源来,我们还是一家人,为什么要杀你们!”

“一家人?”于盼盼脸一沉道:

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胡天赐笑了笑道:

“慢慢的,你们主会懂得的……”

小院中,传来一个小沙弥的声音道:

“胡少侠.饭送来了!”

胡天赐道:

“好,麻烦那位大哥,送到里面来。”

接着,一位算壮汉子,提着一个食盒,走了进来,盒内竟然是四色精美而又丰盛的荤菜,而且还有一壶烫好了的酒,一时之间,使的斗室之中,充满酒菜的香味!

白依依美目一掠之下,冷笑一声道:

“和尚庙中,居然有荤菜,这些秃驴们,倒是真会享受呀!”

胡天赐正容接道:

“白姑娘误会了,这些酒菜,是我怕二位姑娘吃不惯素餐,才特别请这位大嫂的当家的,由山脚下送来的,不信,你就问问她们看。”

说着,并向那两名民妇指了指。

于盼盼冷冷一笑道:

“对你这番好意,是否还要我们先行致谢一番。”

“那倒不必。”胡天赐笑笑道:

“只要二位别再板着脸,我就满足了。”

白依依注目的道:

“你这样巴结我们两个阶下囚,想必是别有用心吧?”

胡天赐正容说道:

“我不否认有作用,但白姑娘这‘阶下之囚’,就未免太那个了吧,试问,古往今来,身为阶下囚,而能有这种待遇的,你能举出个例子么?”

不等对方开口,又立即接道:

白依依点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胡天赐接问道:

“目前,莫庄主除了你们三位之外,他的身边,是否还有别的女人?”

于盼盼接着笑道:

“咱们庄主,风流成性,这个问题,我们可没法回答。”

“那么。”胡天赐黛眉接问道:

“你们三位,至少是莫庄主的‘后宫’中,最得宠爱的了?”

白依依点点头道:“是的,到目前为止,除了仲孙妙妙之外,就算是我们两人最得宠了。”

胡天赐禁不住得意地笑道:

“看来,我这一着棋,倒还真走对啦!”

白依依,于盼盼二人同时一忖,也同声发问:“此话怎讲?”

胡天赐含笑接道:“我的意思是指放回仲孙妙妙,而将二位留在这儿的这一点而言。”

白依依一蹙黛眉道:

“阁下能否说爽快一点?”

胡天赐笑道:“这不是爽快与不爽快的问题,说话必须有条不紊,才能使人……”

白依依截口笑道:“够了,还是说正经的吧!”

“是是。”胡天赐神色一整地,注目接道:

“我要借重二位对莫庄主的影响力,使莫庄主与八魔余孽拆挡。”

白依依冷笑一声道:“你以为凭特别贵宾的礼遇,就可以使我们二人为你所利用?”

胡天赐淡淡地一笑道:

“我当然另有最可靠的凭藉。”

接着,目光深注地,正容问道:

“二位请看看,我的眼睛,有甚特殊之处么?”

白依依,于盼盼二人,仔细地端详一番之后,双双黛眉一蹙之间,胡天赐接道:

“请以真气传音回答。”

白依依一怔道:“为什么?”

胡天赐正容说道:

“这是一个有关我个人方面的很大秘密,即使是悟元,玄玄两位掌教处,我还是经过再三考虑,才于来此间之前告诉他们……”

白依依不耐烦地,截口接道:

“你个人的秘密,与我你有什么相干?”

胡天赐不禁眉峰一蹙道:

“二位不能由我的眼睛中,兴起一点什么联想?还有,我这一头不同于常人的金发?”

于盼盼首先“哦”了一声道:

“经你这一说,倒使我想起一点什么来了。”

接着,扭头向白依依笑问道:

“二姊,你看他是否同我们那位……”

胡天赐连忙截口接道:

“请用真气传音交谈。”

白依依,于盼盼二人,真气传音交谈了几何之后,才由白依依以真气传音发问道:

“难道你同我们庄主,有什么特殊渊源?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二位总算明白过来了。”

话锋略为一顿,才正容接道:

“由于这是我个人方面的最大秘密,也由于莫庄主本人还在暗与八魔余孽合作,如果泄漏出去,极可能会有不良的后果,所以我才特别要求二位,以真气传音交谈。”

于盼盼笑道:

“你怎能断定我们不是八魔余孽,而准备将秘密泄漏给我们了。”

胡天赐微笑道:

“我可以由口音上听得出来,二位都不是中原人氏,如果我的判断不错,二位应该是“维吾尔”人。所以,我才那么放心。”

自依依“哦”了一声道:

“我想起来了,如果我的判断不错的话,你该是……”

接着以真气传音说道:

“我们庄主的儿子。”

胡天赐笑了笑道:

“怎会有假设的?”

白依依注目接道:

“第一,根据你的外貌,第二是根据今天午前,当我大姊在你面前自‘姑奶奶’时,你所说过的话……”

当时,胡天赐忘形之下,曾脱口说出“称一声阿姨也就够了”的话,此刻,不禁使他哑然失笑道:

“白姑娘真够厉害,连那么一句半玩笑性的话,都记得那么清楚。”

白依依向他投过一个媚笑道:

“现在,你是否该正式叫我们‘阿姨’了?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现在,还不到时间……”

一旁的于盼盼,虽然对于胡天赐与自依依二人的,那一部分以气气传青交谈的话不曾听到,但她冰雪聪明触类旁通,己了然是怎么回事了,当即含笑接问道:

“要到什么时候才正式改口呢?”

胡天赐正容接过:

“等二位任务完成之后?”

白依依点点头道:“也好。”

接着,又注目问道:

“现在,是否该对你自己的一切,如以补充说明了?”

胡天赐也点点头道:“好的……”

于是,胡天赐以真气传音和择人专注的方式,将自己的身世向白依依,于盼盼二人简略地说了一遍,使得对方二人,禁不住地同声一“哦”道: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胡天赐注目问道:

“对这件事,二位从来不曾听说过?”

白依依苦笑道:

“要是曾经听说过,今天,我们就会早该有所联想的了。”

于盼盼忽然娇笑一声道:

“胡公子,中原是否有一句话,叫什么‘少见多怪’的?”

“不错”。胡天赐讶问道:“于姑娘突然问这句话干吗?”

于盼盼嫣然一笑道:

“我的意思是,对于你,是说在‘塔城’那地方,像我这模样的人,见得太多了,所以才对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?”

于盼盼道:“对了,这就是所谓“多见少怪”,要不然,今晨到你时,纨然因不明内情,而不致于有甚职想,至少也该问你一问才对呀!”

胡天赐“哦”了一声道:“我几乎忘了一件很要紧的事,午前那位白衣怪人,是否就是八魔中的宇文哲?”

白依依楞了一下道:

“这个……我倒不曾问过,虽然我们常见到他同庄主密谈,只知道他是庄主的好朋友,却不知道他姓甚名谁。你该能想到,我们女人家,对一个不相干的事和人,是不会关心的。”

胡天赐殊感失望地,皱眉问道:

“是否也曾听到过他们彼此之间的称呼?”

白依依苦笑道:

“没有,偶然之间,也只能听到一些什么‘老兄’,‘老弟’,之类的称呼。”

胡天赐也只好苦笑道:

“好!这些,暂时不谈,我们还是商量正好事吧!”

这一商量,足足商量了大半个时辰,而且,大部份是以真气传音交谈,最后,胡天赐向那两个民妇和送饭的精壮汉了,各自塞了一块碎银在他们手中,并正容沉声说道:

“方才,我们所说的话,不论你们听懂没听懂,都不可在旁人面前提起,否则,必有大祸临身,知道吗?”

那二位脸色一变,同声答道:“知道了。”

胡天赐接道:

“知道了就好。”

接着,又回注那送饭的汉子,沉声说道:

“这位大哥请记着,万一有甚陌生人问你什么时,你最好是推说什么都不知道,也没见到什么,如果在这一段时间之内,不出事故,当这两位姑娘离去时,会有重赏。”

那精壮汉了又是打拱,又是作揖地,喏喏连声道:

“小的记下了。”

胡天赐这才向白依依,于盼盼二人笑了笑道;

“二位姑娘好好歇息,我先走了。”

少顷之后,胡天赐又回到悟元掌教的方丈室中。

悟元掌教正与玄玄掌教,白云子等人,在品茗闲谈着,一见胡天赐回来,悟元掌教首先发问道:

“胡少侠,是否己圆满解决?”

胡天赐含笑答道:

“托掌教大师洪福,已经圆满解决了。”

玄玄掌教接问道:

“那位白衣怪人,是否就是宇文哲呢?”

胡天赐歉笑道:

“只有这一点,还没法证实。因为那两位姑娘,只知其是莫庄主的朋友,而不知其尊姓大名。”

悟元掌教“哦”了一声道:

“这倒未免有点美中不足。”

胡天赐笑了笑道:

“好在这是无关紧要的事,总而言之一句话,那厮绝对是敌非友就是。”

玄玄掌教含笑点首道:

“对对……只要分清了敌我,那厮姓甚名谁,大可不必管他。”

胡天赐正容接道:

“现在,此间事情己告一段落,小可就此告辞。”

悟元掌教一怔道:

“现在就走?”

胡天赐点首答道:

“是的,‘开封’那边,还有很多事情,须要我去帮忙,同时,小可又是天生的劳碌命……”

玄玄掌教笑道:

“再忙也不争这一夜工夫吧!何况还在下着雪,又己是初更过后了。”

胡天赐笑了笑道:

“那不要紧,小可有坐骑寄存在山脚下的。”

悟元拿教连忙接问道:

“少侠,万—……万一那莫庄主的人,又赶了来时,那可怎么办呢?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这个,掌教大师请千万放心,姑且撇开那位白衣怪人的保证不论,单凭白依依于盼盼二位姑娘的弃暗投明,就足可抵上十万甲兵了。”

悟元掌教轻轻一叹道:

“但愿如此……”

胡天赐含笑接道:

“不会有甚问题的,而且,如果‘开封’方面,并无持别事故,小可会很快的赶回来。”

悟元掌教只好起身相送道:

“既然如此,老衲也未便挽留……”

胡天赐连忙伸手相拦道:

“不敢当!不敢当!诸位前辈请坐,小可就此告辞。”

说无,抱拳作了一个罗圈揖之后,转身飞射而起,由天井中一闪而逝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