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49章 惊天挫群魔

作者:司马紫烟

包正明笑了笑道:

“要命是不至于,但他恨透了你,那份活罪,是够你受的。”

方正冷笑道:

“如此说来,我还得感谢你对我的优待了!”

包正明道:

“那倒不必,你明白这情形就行了。”

方正脸色一沉道:

“他的废话,有完没完?”

包正方含笑起身道:

“话是还有,且等你情绪平静一点之后,我们再详谈吧!”

第二天早上。

“朱仙镇”的通衢要道上,却出现了,“乌衣鬼侠”方正被“灭绝神君”劫持的大字招贴,并限“逍遥老人”于三天之内,亲自前往“灭绝神宫”,谈判交换的问题。

当然,对一般平民百姓,是没什么影响,惧对黑白两道的武林中人而言,这却是一个天大的新闻。

当然,对逍遥老人宋希贤而言,这却是一个更为刺手的问题。

南宫秀的这一奇招,等于是在向宋希贤说:

“你,不信会有儿子在这边,也不留梦想过会有儿子,纵然有儿子在我这边的话,是完全真实,儿子是你我共有,你断定我不会杀他,所以,你对我的要求,大可相应不理。好!现在,我把你的弟子也弄过来,看你还能沉的住气。”

试想:这情形,教宋希贤怎的不急,何况,南宫秀的期限,那是那么短促,仅仅只有三天。

可是屋漏又遭连夜雨,就当宋希贤正因方正被劫持,而怎的无计可施时,那位从“少林”赶回来的胡天赐,也在快要到达“朱仙镇”时,遇上了麻烦。

这是离“朱仙镇”约莫五里远的一个土丘旁,当胡天赐浴着朝阳,踏着残余的积雪,策马疾驰时,官道旁突然飞出绊马索,将胡天赐座骑绊倒,同时,各种暗器,也密集的一齐向胡天赐身上射来。

在变出意外的情况下,尽管胡天赐身手高绝,一时之间,却说被弄的手忙脚乱,才算是险煞人的度过这一次偷袭,但坐骑却惨死当场。

但他避过下这一次意外的偷袭,却并未发现任何人,原来那些人,是率失在地面上挖好了土坑,以资掩敝的,所以他匆匆一瞥之间,并没发现什么。一直到他那凌空闪避的身影,飘落地面之后,才冷冷一笑道:

“你们倒是有先见之明,已经事先为自己挖好了坟墓!”

一个冰冷的声音道:

“这坟墓是为你控的。”

随着这话声,身子矮小的邢彬,先由土坑中飞身上了地面。

胡天赐哈哈一笑道:

“小爷还没成婚,竟有这么些贤孙孝子,事先为我挖墓,这倒是天下奇闻!”

邢彬冷笑之声道:

“现在,你不妨多笑笑,也不妨多说话刻薄点,因为,错过了今天,你再也没机会了!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小爷不是给人家吓大脑,还有多少见不得人的东西,通通给我滚出来吧!”

这些人,倒也真听话,一串冷笑声中,官道两旁的土坑中,又冒出十二个人来。

这十二个人中,胡天赐只认的四个,那就是与邢彬同为护法的研瑜,范冲,以及“灭绝魔宫”的镇宫双将,焦尚义和姜树人。

另外八个,是六个劲装大汉,和两个年约半百的黄衫老者。

胡天赐是何等眼力,他一眼就已看出,那两个黄衫老者的功力,决不在焦尚义姜树人两人之下。

尽管他艺高人胆大,但面对这一个堂堂阵容,不出他不暗暗心惊,

他,目光一扫之下,外表却是满不在乎冷笑道:

“镇宫双将,加上二位护法,和八大高手,这阵容,真够的上厉害啊!”

熊尚义含笑道:

“这你知道就行,小子,你是聪明人,这情况下,你该如何自处?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听你这话意思,只要我束手就擒?”

邢彬冷笑一声道:

“这该是最聪明的办法。”

胡天赐根本不理会邢彬,却是目注那两个黄衫老者,含笑问道:

“二位仪表不凡,想必也是内外兼修的前辈高人吧!”

左边的黄衫老者冷然接道:

“不敢当,我们不过是一些邪魔外道而已。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邪魔外道,也该有个名号呀!”

姜树人抢先接道;

“小子,你听说过南七省中,有两位以轻功擅长的前辈人物

胡天赐接口笑问道:

“莫非是‘南天双鹤’的燕南飞和燕南来大侠?”

“正是。”姜树人点头道。

“同你说话的,是老大燕南飞,旁立的是老二燕南来。”

胡天赐一皱眉道

“二位燕大侠在南七省中,一向很有侠名,怎么却在年过半百时,反而……”

燕南来怒叱道:

“住口!”

燕南飞却同时冷笑道:

“你少管闲事!”

邢彬冷笑一声道:

“胡天赐,不会有人来给你解围了,别再拖时间,如不束手就擒,就快亮兵刃送死吧!”

胡天赐从容的解下腰间白绫带,淡淡的一笑道:

“小爷纵是有意束手就擒,你小子也没有胆量前来动手。”

说着,并双腕前伸,将自绫缎带塔在手上,含笑接问道:“邢彬,你敢么?”

邢彬被气的一挑双眉,“当”的一声,已拨出了腰上的刀。

但焦尚义却一把拉住他道:

“老弟,别中了这小子的计。”

胡天赐冷笑道:

“我也有话,先要问问你们。”

一顿话锋,目光扫视之下,才沉声接问道:

“你们这些排场,是专门对付我的?”

焦尚义点头道:

“不错!”

胡天赐皱眉接道:

“你们怎么会知我今天要经过这?”

焦尚义哈哈一笑道:

“你也不想想,本宫势力遍天下,凭你们师徒三人,就想与本宫做对,那岂非是痴人说梦,我不妨老实告诉你,你们师徒的一举一动,都在本宫的洞察之中,你小子才离开“少林寺”,本宫就得了消息了。”

胡天赐“哦”了一声道:

“这一点,我倒是信的过。”

焦尚义道:

“你们师徒三个,实力本就单薄,再加上分的七零八落的,怎不予与我们以各个击破的机会。”

胡天赐冷笑道:

“你想的很是不错……”

焦尚义接口道:

“事实上,我们也作到了,你那师兄方正,早已被擒……”

胡天赐心头一惊的,接口讶问道:

“此话可真?”

焦尚义笑道:

“凭我们‘灭绝神宫’,镇营双将的身份,难道还会骗你么?”

姜树人也含笑接道:

“不特此也,你那老鬼师傅的被擒,也还不是早晚的事么?”

焦尚义道:

“所以,我劝你,识相一点,束手就擒,是为上策。”

姜树人道:

“方正现在为本宫贵宾,尽受优待,所以,只要你能识相,我什大王也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这两个“一拉一唱”的,可说的胡天赐惊疑不定的,直皱眉头。

这情形,使得邢彬不由得意的笑道:

“胡天赐,你也未免狂的太过火了,一路上,居然完全是以本来面目在招摇,要不然,也许你还可以多逍遥几天再落网的。”

胡天赐微笑着反问道:

“你以为我,已经落网了。”

邢彬笑道:

“除非你能协生两翼,飞上天去!”

胡天赐一挑剑眉道:

“我不用协生两翼,照样能闯出重围,不信,你就等着瞧吧!”

接着,他目射的光的,环扫全场之后,才沉声说道:“方才,以卑劣手段,击毙我坐骑的,是否就是那四个劲装汉子?”

那四个劲装汉子同时点头道:

“不错!”

胡天赐冷笑一声道:

“那么,我要你们四个,给我的坐骑赏命!”

话落手起,四点寒星,疾如电制地,分取四个劲装汉子的胸前,那四个劲装汉子可能是连“不好”的念头还没转完,已同声发出一串惨号,双手抱胸,倒地乱滚着。

这情形,使得其余九人,同时脸色大变地,纷纷亮出了兵刃。

这批是人,一共十三个,除了镇宫双将,三个护法,以及及新来是“南天双鹤”

之外,劲装汉子是六个。

方才抛绊马索,发射暗器,乘极击毙胡天赐坐骑的,这六个劲装汉子都有一份。这些人,本身武功并不算低,又自忖有七个高级人员在一旁撑腰,而更主要的是,他们可能觉得胡天赐并不如传说中那么可伯,因而站在胡天赐当面的四个,才毫不考虑他,首先点首坦承。

等胡天赐以迅雷掩耳的手段,击到那四个劲装汉手时,另外两个,立即脸色大变之后,拔足飞奔。

这情形,气得焦尚义怒叱一声:

“该死的东西!”

叱声中,双手齐扬,两记劈空单,电疾地劈出。

那两个劲装汉子,本来是因见到同伴的惨状,凛骇至极之下,才下意识地,拔足逃命的,却没想到,还没逃出五尺,就被自己人的劈空掌力震毙于丈许之外。

当这两人的尸体,“砰”然落地时,那四个抱胸满地乱滚的劲装汉子,也告同时毕命。

胡天赐入目之下,披chún一哂道:

“镇宫双将,可真够威风呀!”

焦尚义老脸铁青,冷笑选连地道:

“老夫处置自己手下人懦夫,也值得你冷言讽刺!”

姜树人却同时冷笑道:

“原来‘逍遥老人’的衣钵弟子,也使用淬毒暗器!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姜老头,你是油蒙了心窃,还是给眼前的情况,吓昏了头,也不仔细瞧瞧。

这些人中的是谁的淬毒暗器,就信口开河,随便栽脏!”

姜树人被寞落得正脸一红道:

“难道说,这些淬毒暗器,是你方才接下来的?”

胡天赐含笑点首道:_

“这也勉强算是‘以子之矛,攻子之盾’吧!”

一直是冷眼旁观,默不作声的燕南飞,忽然冷笑一声道:

“见面胜似闻名!你胡天赐果然是后生可畏,不过,可惜你锋芒太露,如今已活不了多久啦!”

胡天赐笑问道:

“你的意思,是认为你们几人,今天必然可以将我摆平在这儿?”

燕南飞阴阴地一笑道:

“我想,用不着我们费事了,你何不运气试试看?”

胡天赐“哦”了一声道:

“你认为我方才接那淬毒暗器时,己于不自觉中,也中毒了?”

燕南飞得意地笑道:

“是的,不过因为你所中的毒,是在皮肤表面,蔓延而已!”

胡天赐仰首呵呵大笑道:

“如果我胡天赐连接一接淬毒暗器的本领都没有,还能算是逍遥门下么!”

笑声穿云裂石,令人耳鼓“翁翁”作响,这情形,那儿有一点中毒的迹象!

燕南飞兄弟脸色大变之间,姜树人却沉声说道:

“这小子鬼得很,邢老弟,你们三个先上,先消耗他的部份真力,再轻我们四个的办理善后。”

燕南飞微微一怔道:

“姜兄,对讨一个后生小辈,这……有点不太……合理吧!”

“应该说是不太光彩才对。”

胡天赐抢先淡淡地一笑道:

“其实,不论是车轮战也好,以众凌寡也好,甚至是更见不得人的卑鄙手段也好,只要能达到将我摆平的目的,就不会有人传出去,你们还有什么顾虑的哩!”

姜树人呵呵大笑道:

“这个子说得是,邢老弟……”

邢彬暴喝一声道:

“石兄,范兄,咱们上!”

“上”字的尾音未落,胡天赐的身形,已被淹于一片霍霍刀光之中。

石瑜,范冲,邢彬三人,都是南宫秀亲手所调教出来,形同徒弟的高手,也真是胡天赐的同门,这三位,虽然成就上不能与胡天畅相提并论,但在三人联手之下,其威力,也自非等闲。

胡天赐尽管外表显得从容不迫地,应付裕余;但面对敌方这种不释手段的战法,暗中却是深感头痛地,在筹思脱困之法。

尽管他所习的是生生不息的“回环九转神功”,应付车轮战法的敌人,也不虞真力不继,但面对目前这些不择手段的强敌,他还是采取审慎的态度,最初数十招中,他一直是只守不攻。

也因为如此,在旁观的人看来,但见四道虎虎生风的寒芒,围绕着一道由白绫软带,所幻成的幕罩,回旋飞舞着,好像是胡天赐已被迫得失去了反击之力,而夜勉力防守着。

这情形,使得那还不曾与胡天赐打交道的“南天双鹤”直皱眉头,燕南来益且向站在他身边的姜树人伤声问道:

“姜兄,这小子是否故意装羊?”

姜树人点点头道: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49章 惊天挫群魔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