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05章 翁岁之计

作者:司马紫烟

就当这四位被暗中整的灰头土脸,木楞出神的当口,只听单娇娇“格格”荡笑道;

“丫头,百招之数,只差十招,你要当心了……”

话声中,只听她的骨节一阵爆响,掌风中,居然冒出奇腥难闻的腐尸恶臭,使的红衣女郎一阵恶心,几乎要呕吐出来。

那奇异语声促声说道:

“姑娘快退……妖妇,饶你不得……”

也就当此同时,远处突然传出一阵急促哨声,以皇甫为首的那些人,闻声之后,竟一齐脸色大变,纷纷身向门外,飞身上马,疾奔而去。

不来也真令人费解,那位瞎中异人,本来对单娇娇说过“妖妇,饶你不得”的话,但当那些人浪奔逐突地,突然撤退之后,他却并无进一步的行动。

也就在这刹那之司,那红衣女郎但觉一阵天旋地转,身子一晃,人已倒在地上。

这情形,自然使得绿衣女郎惊出一声尖叫,并促声说道:

“唉,那位……年轻大侠,快来救救我姐姐啊!”

她,本来是想叫“老前辈”的,但因对方曾经说过,年纪并不比她们大多少,所以临时叫了一声不伦不类的“年轻大侠”。

那奇异语声,也被这一声“年轻大侠”引的笑了起来。

“姑娘莫急,你这位大姐,不过是中了单娇娇新新练成的‘九阴寒煞所致,那是那妖妇以百零八关闭尸,在天山绝顶,花了三年功夫才练成.虽然歹毒,却难不倒我……”

绿衣女郎接口道:

“可是,我大姐已经昏死过去……”

“不要紧。”

那奇异语声接着道:

“唉,接着!”

一线黑影,由纷飞的大雪中,直投绿衣女郎手中,那投射的手法.也怪异之极,不知其所自来,就像是那纷飞的雪花一般,由天空中降下来似的。

绿衣女郎接在手中的,是一料异香抖鼻的黑色百丸,她,方自微微一怔,那奇异语声又起:

“姑娘,快将葯丸纳入令姐口中,背到室内去,盏茶工夫之内,即可清醒。”

话锋微顿,又沉声接道:

“令姊因祸得福,服此灵丹之后,不一所中尸毒立解,且可增十年面壁之功,待会之后,要她好好行功一个时辰,以使葯力充分发挥。”

话声一顿,才又接道:

“姑娘,告辞了么?”

绿衣女郎恭声道:

“多谢大侠成全!我已听清楚了!”

那奇异话声接道:

“现在,强敌已退,今夜当不再来,待会,等今姊行功一完,必须立即起程,与你们自己人会和,好,我先走了……”

绿衣女郎连忙接道:

“阁下能否请赐名号么?”

“不必了!”

那奇异语声笑道:

“以后,我们见面的机会,可多着呢!”

话声戛然而止,显然业已离去。

绿衣女郎没来由的,发出一声轻叹之后,才俯身准备将红衣女郎背起。

但她的身子才俯下去,旁边却发出一声娇笑道:

“二小姐,由我来吧!”

这说话的是小雯,话声中,她已将红衣女郎背在背上,当先向内院走去。

绿衣女郎不由伴嗔的道:

“死丫头,你把我吓了一跳……唉!小燕,你也出来了原来小燕也正悄立一旁,向着她娇笑着!

“二小姐,我们早就出来了!”

绿衣女郎边向内院走去,一面皱天说道:

“真是胡阳,你的两个都出来了,谁去护那胡天赐?”

小燕笑道:

“我们两个,就是被那胡公子赶出来的!”

“为什么?”

小燕接道:

“胡公子说,他想睡觉,有个姑娘家在身边,睡不着,所以把我们给赶出来了。”

绿衣女郎忍不住笑道:

“那你们也该在门外守护着!”

小燕含笑接道:

“是的,起初,我和小雯也是如在门外,但他还是不答应。”

绿衣女郎惊问道:

“那又是为了什么?”

小燕笑了笑道:

“他的理由很充分,他说,她和三小姐是青梅竹马之交,对白家的熟悉,一如他自己的家,如果那外面的强盗,连两位小姐也应负不了,则由我们两个保护他也没用,倒不如让自己接一个隐密的地方躲起来,舒舒服服的,睡上一觉比较好,纵然强盗来了,也未必能找着他。”

绿衣女郎一皱眉头道:

“你们就这么听他的话?”

小燕苦笑道:

“二小姐,他还有说的更绝的话呢!”

绿衣女郎注目问道:

“那是怎么说的?”

小燕苦笑如故的接道:

“他说:有我们两个守在门口,万一强盗打来了,那是等于‘此地无银三百两’……

绿衣女郎忍不住娇笑道:

“这话倒委实是有道理,看来,这书呆子可并不呆啊……”

谈笑之间,两人己穿廊越槛的,到过第三进的一间小花厅中。

因为处境险恶,还是没有燃灯,但借着天井并中积雪反映,室内的一切,却看的非常清理。

当她们进入小花厅中时,红衣大姊己按照过来,正由一张临时凑合的软榻上缓缓坐起。

绿衣女郎一面解下身上的披风,一面笑道:

“大姐,恭喜你因祸得福,平增十年面壁之功。”

红衣女郎一楞道:

“此话怎说?”

绿衣女郎笑道:

“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当地将方才的一切,细细的复述了一遍之后,红衣女郎不由轻轻一叹道:

“今夜的一切,好像是一场梦……”

但她话声才落,又立即厉喝一声道:

“谁?”

室外传来一声娇笑道:

“大姐,是我!”

随着这话声,香风微拂,室内己多了一位风姿绰约的女郎。

她,身着青色劲装,外套青色披风,面蒙青色丝巾,配上那披肩秀发,格外显的清丽绝俗、令人耳目一新。

令人遗憾的是,这三位女郎,都是西蒙丝巾,般法一睹她们的庐山真面目。

红衣女郎,绿衣女郎二人几乎是同声说道:

“三妹,怎么你也来了?”

青衣女郎娇笑道:

“这本是我自己的家,怎么我不能来。”

听这语气,这位“瑶台五凤”中的三妹青衣女郎,就是白永昌的掌上明珠白敏芝姑娘!

红衣女郎不禁又好气又好笑,喝叱一声道:

“死丫头,这时候还有心开玩笑。”

绿衣女即也笑道:

“三妹,快说正经的,那边情况怎么样?”

白敏芝笑了笑道:

“钱路上虽有麻烦,但却是有惊无险,家父和胡伯伯担心胡公子的安全,特地叫我赶回来帮忙。”

接着,又“咳”的一声道:

“胡公子呢?”

绿衣女郎连忙接道:

“对了,小燕,快去将胡公子请来,大姐也赶快行功调息,小雯在这儿为大姐护法,三妹,你我去隔壁再作详谈。”

她,像连珠炮似的,说的又急又快,使得白敏芝连插口反问的机会都没有,说完之后,又立即拉着满头雾水的白敏芝向隔壁房中走去。

白敏芝一直等绿衣女郎将此间所发生的一切,对她说了一遍之后,苦笑着接道:

“想不到这儿,竟有如此神秘而又热闹的场面,早知如此,我也该留下来才对。”

她的话才说完,那位奉命去请胡公子的小燕,却哭丧着脸走了进来,向着绿衣女郎道;

“二小姐,胡公子失……失踪了……”

这一句话几乎使的绿衣女郎要跳起来,但她知道她的大姐正在行功调息,不便惊动。只好强忍着心头惊悸、低声问道:

“你没找过?”

小燕皱眉接道:

“我……我找了十几个房子,都没有,叫也没人应……”

白敏芝接口关道:

“小燕别着急,我帮你去找。”

绿衣女郎也不由心头一宽道:

“对了,二小姐与胡公子是青梅竹马之交,一定知道他躲在什么地方的。”

白敏芝含笑接道:

“我同书呆子,从小就在一起捉迷藏,我敢保证,一找就着。”

说者携起小燕的手,匆匆走了出去。

约莫茶工夫过后,白敏芝,胡天赐,小燕等三人都含笑走了回来,绿衣女郎不由笑问道:

“三妹,你是在那儿找着的?”

白敏芝笑道:

“这书呆子正躲在地客中睡大觉哩!睡得好香!好甜……”

胡天赐不由“啊”地一声道;

“我想起来了,这位姑娘说话,就同自家的白敏芝姑娘一模一样。”

白敏艺不由娇笑一声道:

“书呆子,你瞧瞧我是谁?”

话声中,她张口一吹,现出一张吹弹得破,宜家宜嗔喜俏脸,虽然,那蒙面丝巾,仅仅是那么一扬,又立即垂下,但那明眸皓齿,那恰到好处的睑型,尤其是那一份具一格的消丽气资,使得任何人见得了,都会留下极深刻的印象。

胡天赐不禁呆了一呆,才“啊”地一声道:

“果然是敏芝姑娘。”

按着,又苦笑道:

“看你这一身打扮,你也会武功,可是,你却一直瞒着我。”

白敏芝笑了笑道:

“对你这个只懂得“子曰”,诗云”的书呆子,告诉你又有什么用。”

绿衣女郎也笑道:

“胡公于,这位敏芝姑娘,不但会武功,而且很高,她,虽然是我们“瑶台五凤”中的三妹,但论武功,却数她第一哩!”

胡天赐附掌来道;

“那真好极了,从今宵起,敏芝姑娘可得救我练功,省得以后再遇小强盗时,又要躲躲藏藏的。”

白敏芝不由娇笑一声道:

“你呀!平常连蚂蚁都不忍踏死一只,也够资格练武功……”

胡天赐截口笑道:

“蚂蚁也是生命啊!无缘无故地,为何要踏死它哩!”

接着,才似乎突然想起地,向着绿衣女郎抱拳一拱道:

“这位姑娘,小生这相有礼了。”

绿衣女郎即不还礼,也不闪避,但他透过蒙面丝巾的目光中,却严然含有笑意地问道:

“胡公子何礼之多耶?”

胡天赐正容接道:

“不多不多,今宵,承姑娘们一再替小生打退强盗,咦!还有一位红衣姑娘和小雯姑娘呢?”

白敏芝含笑接道:

“满口‘姑娘姑娘’的,听起来真烦人,书呆子,我看你将我们“瑶台五凤”介绍下,可好?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固所愿也,不敢请耳!”

白敏芝似乎是白了他一眼之后。才娇声说道;

“咱们‘瑶台五凤’,是异姓姊妹,虽然以‘凤’字为号,但实际上,却只有大姊的名字中,和有一个‘凤’。”

话锋微微一顿之后,才继续说道:

“大姊朱家凤,就是你所见到的红衣女郎,目前正在隔壁休息。”

接着,抬手一指绿衣女郎道:

“这是二姊吕雪鸿……”

胡天赐连忙向吕雪鸿抱拳一拱道:

“原来是吕姑娘。”

白敏芝含笑接道;

“不!应该叫吕姊姊。”

“是!”

胡天赐又向吕雪鸿躬身一礼道:

“吕妹妹……”

白敏芝拍手指着自己的鼻尖道:

“我,五凤中老三,白敏芝。”

胡天赐也向她躬身一礼道:

“白姊姊,啊!不!你比我晚出半个时辰,该叫你白妹妹才对。”

“随你吧!”

白敏芝含笑接道:

“还有四妹曾飞燕,五妹卜真真,你先记下这姓名,明天你就可以见到她们的”

胡天赐点点头道:

“我记下了。”

接着,又突有所意地问道:

“五位姑娘中,自己是以朱大姊的本事最大了?”

“不!”

吕雪鸿抢先说道:

“咱们五妹姊是以年龄来排,论武功,还是你这位敏芝妹妹最高,其次是者五卜真真,她们二位,资质秉赋都极佳,投入师地也较早,如论师门资历,该尊她们二位大姊二妹哩!”

胡天赐“啊”了一声道;

“那么,五位姑娘的师尊的本事,一定大得不得了啦……”

白敏芝含笑接道:

“这些,告诉你,也等于是对牛谈零,咱们还是谈别的吧!”

这时,隔壁却传来朱家凤的语声道:

“不必胡扯了,咱们还是早点赶路要紧。”

吕雪鸿,白敏芝二人几乎是同声道:

“大姊已经调息好了?”

“是的。”

朱家凤己出现在门口,点首接道:

“咱们走吧……”

当胡天赐在五位娇娃的护持之下,离开白府,冒着漫天风雪,向西急赶的同时,在他们十里外一个必经的小村落中,却有着幢幢魔影,在密义着要拦截他们。

那是一间约莫丈五见方,临时腾空的堂屋,烛影摇红中,一个身裁瘦小,面蒙白纱的银衫人,正巍然高坐,雁翅笑分坐他两旁的,是“和合双妖”皇甫逸,单娇娇,“武林四大恶人”中的解志公,万俟剑,其余则为一批银灰武士,人数总在五十名以上,连室外走廊上,也坐满了人。

只见单娇娇微微一笑道:

“护法,如果您晚一点将我们召走,至少也可以将那个红衣女郎劫来,问问她们的来历。”

听这语气,敢清他们还是刚刚到达这儿。

银衫人冷冷一笑道;

“你说得多轻松,方才,如果我晚一点召集你们,至少你要带点记号回来。”

单娇矫一挑黛眉道:

“我不信。”

银衫人笑道:

“皇甫大嫂,以你新统成的‘九阴寒煞’而论,方才那几位中,算你的功力最高,但当你知道将方是谁之后,也就不会如此自负的了。”

单娇矫笑问道:

“护坐己知道那人是谁?”

银衫人沉思着道:

“我虽然还不敢十分肯定那人是谁,却可猜个八九不离十。”

皇甫逸接问道:

“护坐以为那人是谁?”

银衫人道:

“那人如非咱们神君的眼中钉,“逍遥老人”宁希贤,就必然是宋希贤的徒弟,“宵衣鬼侠”方正。”

皇甫逸不由脸色一变道:

“如果真是那两位,则我们令宵栽的筋斗,倒也不算冤。”

银衫人接道:

“不过,‘逍遥老人’宋希贤,巳十多年未现侠踪,可能已不在人世,所以,方才那人,是‘乌衣鬼侠’方正的对份居多。”

单娇娇美目深注地问道:

“护座何所据,而做此断定?”

银衫人笑了笑道:

“方才,咱们留在枣林边的死难弟兄,诸位检查过他们的尸体么?”

万俟剑显得颇为不安地答道:

“没有械查过。”

“那么。

银衫人冷笑一声道:

“我告诉诸位,那几位弟兄,就是死在‘逍遥老人’宋希贤的“混元指”下……”“啊……”

很衫人轻轻一叹道:

“今宵,咱们算是栽到了家,动员大批人马,不但白胡两家,悄然溜走,没人知道,连一个书呆子也没逮住,并且还损兵折将。”

这几句话,不由使得所有群邪,一齐面现着愧神色地,低下了头。

银衫人接着以宽慰语气说道:

“诸位别谁过了,我也一样栽了筋斗。”

皇南逸不由讶行道:

“护座你又是——?”

银衫人轻叹着接道:

“放我获得白胡两家,悄然遁走的消息之后,立即率领四个弟兄,循着雪地足迹,兼程急赶……”

单娇娇截口接问道:

“难道没追着?”

“追是追上了。”

银衫人长叹一声道:

“但所遇阵形,却同诸位差不多,差堪自慰的,是咱们五个人都金身而退。”

单娇娇讶问道:

难道对方也是那个会“混元指”的人?”

银衫人道:

“‘混元指’为‘逍遥老人’宋希贤独步天下的绝艺,会使这种武的人当然不多,方才,我所遇上的,并设施展‘混元指’,但他却迫得我不能不知难而退……”

皇甫逸不由脸色一变道:

“连护座都这么说,那么,那人的武功,可能还在方才咱们所遇上的那一位之上哩!”

银衫人苦笑道:

“更气人的是,我也同诸位一样,连对方的人也没见到……”

室内沉寂少顷之后,银衫人才苦笑着接道:

“神君正坐镇开封,静待好音,本来,我想将此间情况,以飞鸽传书,向神君呈报,但以风雪太大,深恐贻误而不得不以飞骑代替。”

语声微微一顿,又沉声接道:

“神君的脾气,诸位都知道,今宵的贻误戒机,损兵折将,固然是我领导无方,但诸位也难辞其咎,神君子天亮之前,必然赶到,怪罪下来,谁也担当不起。”

这一段话,又使得在座群邪,脸色阴晴不定地,默然垂首。

银杉人蒙面纱巾一扬,沉声说道:

“诸位,目前,咱们唯一自救之道,是尽一切力量,截下胡天赐那小子。”

皇甫逸首先接道:

“是!但凭护座吩咐。”

银衫人那透过蒙面纱巾的冷厉目光,一扫皇甫逸与单娇娇二人道:

“待会,由贤伉丽协助我对付那暗中人,其余诸位,集中全力,截夺胡天赐,务必生擒。”

“是!”

群邪同声恭应着。

就当此时,一阵急骤马蹄声,由远而近。

皇甫逸不由一愣道:

“那些臭娘们,来得好快……”

但他话没说完,门外的银衣武士已恭声传禀道:

“二位驾到——”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