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50章 反胜为败

作者:司马紫烟

焦尚义自我解嘲的一笑道:

“好,好,我们的兵器,毁在古仙兵的“冷霜丸”之下,倒也不算冤。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我不妨说的使你更宽心一点,这“冷霜丸”宝剑,本来是准备对付宇文哲的“灭绝神刀”时,才正式使用的,今天,你们四个能逼的我亮出此一前古兵刃来,可委实值的自豪的了……”

目前,他们时峙之处,是在官道边。官道上,尤其这为又是“朱仙镇”通行“开封”的交通孔道,自然免不了有简旅往来。

不过,由于目前这些人,都是舞刀弄剑的武林中人,何况一旁还倒着死状奇惨的人尸马尸。因而使得胆小的人,都绕道避了开去,一些胆子大的,好奇心强的人,却也只是站的远远的,向这儿凝神注视着。

当胡天赐的话声一落时,通往“朱仙镇”的官道那边,那十来个旁观者中,突然发出一声冷笑,那冷笑声虽然不高,但胡天赐的耳鼓中,却好像被人刺了一下似的。这情形,自然使的胡天赐心中一凛的,顺声投注过去。

人群中己缓步走出一位面相清理,华约六十上下的青衣老者。边走边向他冷玲的一笑道:

“你,就是宋希贤的徒弟胡天赐?”

胡天赐傲然点头道:

“不错,你是谁?”

这同时,姜树人等四人,也一齐向那青衫老者躬身施礼道:

“参见太上……

“太上来的正好……”

胡天赐接着又“哦”了一声道:

“原来你就是一手掀起这一场江湖洁劫的罪魁宇文哲?”

宇文哲那两道冷电似的目光,在胡天赐周身上下一阵扫视之后,才“哦”了一声道:

“见面胜似闻名,你小子算得上人中之龙。”

瞧他一派斯文,不明底细的人,谁会料的到他,竟然是当代武林中,出手血腥的第一号大魔头呢!

胡天赐哼了一声:

“多承夸奖!”

宇文哲话说的好听,行动上却并不怠慢的,“呛”然一声,己亮出了那柄威镇江湖的宝贝“秋水雁翎刀”来。

不错,那确实是刀如其名的一柄宝刀,澄如秋水,形如雁翎,微微浑动之间,但见冷芒流转,冷气森森,使的在丈远之处的胡天赐,也感到寒气侵肌。而不由的脱口赞道:“好刀!”

宇文哲向焦尚义等四人,冷然说道:

“你们四位,退到一旁去。”

接着,才向胡天赐笑问道:

“你认为比你那棱“冷霜丸”宝剑,谁优谁劣?”

“这个么!”

胡天赐含笑接道:

“口说无凭,可得比划过后,才能知道。”

宇文哲皱眉说道:

“老夫不过是见猎心喜,想同你比兵器,要并没打算同你动手。”

胡天赐冷然接道:

“不动手。就闪开!”

话声中的宝剑,已成为一枚鸡蛋大小,银芒夺目的剑丸。

原来这“冷霜丸”,不但它的本身是一枝吹毫断发的宝剑,它那外壳,也是罕见的钢母所制成,平常可收藏宝剑,对敌时却可以做剑柄使用。

胡天赐宝剑一收,人己昂首阔步的,直向对方逼近。

胡天赐入目之下,连忙一横宝刀,沉声喝道;

“慢着。”

“吩”的一声,胡天赐的宝剑又己出鞘,目注对方冷笑道:

“别说废话了,要动手就乘早!”

宇文哲笑了笑道:

“老夫不同你动手,是有条件,那就是,你必须乖乖的同老夫定……

胡天赐哈哈一笑道:

“青天白日,朗朗乾坤,你说什么梦话啊!”

宇文哲右手持刀,左手抚着垂胸长髯,仍然是笑容满面的道:

“胡天赐,别以为你已尽获宋希贤的真传,就可以目空一切,其实,在老夫面前,你还差的太远!”

不等胡天赐说话,又立即脸色一变的,沉声接道:

“胡天赐,你该明白,眼前的武林是一种怎样的情况你师傅缩着头不敢出头,你大师兄已被劫持,凭你一个人,纵然本领通天,又能发生什么作用,所以,我不同你动手,是一番好意……”

胡天赐接口冷笑道:

“我不领情,别说了,进招吧!”

宇文哲脸色一沉道:

“小子,扯下脸皮来,对你可有害无益!”

胡天赐皱眉也笑道:

“对你这种前辈人物,如我不先动手,你是不好意思主动进攻的,接招!”

话出剑剑随,一式“笑指天南”,斜斜的刺向对方的“七坎”重穴。剑势于沉稳中,显的轻灵而飘逸,虽然使的是最平凡的招式,但在像宇文哲这等大行家的眼中,却是一眼就能看出来,这最平凡的招式中,却包含着无穷的变化,和浓重的杀机。

也因为如此,竟使得宇文哲借口礼让的,飞身横移,一面哈哈一笑道:

“好,老夫先让你三招……”

话没说完,胡天赐己如影随形的,跟踪而上,刷,刷,刷,一连三剑之后,才展开一串迅雷奔电似的枪敌,一面冷笑道:

“没人要你礼让,你且打点精神接招吧!”

话声中,双方都己以快制快的,展开一场武林中难得一见的快速枪攻。

由于双方使的都是削铁如泥的宝刃,也由于双方都想在最短的时间之内,结束这场搏斗,因而,其招式之精彩,与威力的强大,更是无与伦比。

因为,在宇文哲这一方面,你必须以最少的招数,制服胡天赐,才能显示自己的伟大。

至于胡天赐哩!他自己孤身一人,面对目前这天字第一号的强敌,他表面上虽然不当一回事,但内心中却是相当沉重的,所以,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,打败对方,才能脱身。

双方都不约而同地,希望速战速决,同时,也因双方都使的是宝刀,而不敢轻樱锋地,招发一半,又自动撤变招式。

也因为这些原因,而使这场搏斗,更见精彩万分,在人影纷飞,寒芒电制的激战中,却是除了金刃破空的慑入锐啸之外,听不到一点其他的消息。因而更增加了这一场激战的紧张与神秘气氛。

片刻之间,对方己互换二十招。只听得宇文哲呵呵大笑道:“老夫重出江湖第一仗,就碰上这位年轻一代中的第一高手,真是幸何如之,快何如之。”

胡天赐却高声大笑道:

“威震江湖的‘灭绝神刀’,也不过如此,区区却颇为失望呢!”

听他们这对话,在这二十多招的激战中,似乎并未分出高下来。

宇文哲呵呵一笑道:

“老虎不发威,你真把老夫看成病猫了,好!老夫不教失望就是。”

话声中,“刷,刷,刷”一连三式绝招,将胡天赐迫退五步。并冷笑一声道:

“滋味如何?”

胡天赐也冷笑一声道:

“不过如此!”

话声中,立即还以颜色。但却被字文哲从容地化解了。

尽管胡天赐的连环三颤招,其精妙之处,绝不比“灭绝三十六招式”刀法稍逊,但他却吃亏在内家寞力方面,比不上宇文哲数十年修为的那么精湛。这情形,自然使胡大赐不由地心头为之一凛。

也就当他心头一凛,宇文哲己展开雷霆万钧的反击,一方面并纨声大笑道:

“小子,你现在知道,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了吧!”

就这一句话的工夫,胡天赐已被迫退五尺。并在继续后退中,看情形,似己失去了还手之力。

宇文哲一面绝招连展地,加紧施为,一方面沉声喝道;

“胡天赐,现在投降,还来得及!”

“放屁!胡天赐怒叱一声:

“你以为小爷已经打败了!”

他口中不认输,但事实上,却仍然在被迫而继续后退中。

宇文哲笑道:

嘴皮子硬,不算本领,胡天赐,你得拿出事实来才算……”

他的话没说完,胡天赐忽然尽全功玫出三招,居然将节节进逼的宇文哲迫得连退三步,被飞身而起,出声大笑道:

“少爷少陪!”

“那里走!”

随着这话完,“南天双鹤”燕氏兄弟已双腾身拦截,这燕氏兄弟也真不愧那“南天双鹤”的绰号,虽然他们距斗场有三丈以上的距离,起步也比胡天赐略脱,再加上他们是横里拦截,斜刺纵身,双方距离更要远一点了。

但事实上,他们却有如两只黄鹤,居然后发先至地,超越胡天赐的身前。

人影交错中,只听胡天赐怒叱一声:

“老贼找死!”

“铮铮”两声脆响过处,燕世兄弟手中那柄本己受创的缅刀,又被削去一段,吓得他们凌空三个斛头,倒纵三丈之外。

可是,也只这刹那之间的耽阎,宇文哲己跟踪而上,再度展开一场前所未有的激战,一面益呵呵一笑道:

“胡天赐,你既然自认为了不起,却是为何要不战而逃!”

胡天赐也呵呵一笑道:

“有道是:大丈能屈能伸,面对你们这些不知廉耻为何物的老贼,暂时避避风头,也算不了丢什么人呀!”

宇文哲纨声狂笑道:

“骂得好!胡天赐,老夫再说一遍。现在投降,还来得及,否则由现在起,百招之内,老夫必然教你躺在这儿!”

胡天赐冷笑一声道:“作梦!”

宇文哲也冷笑一声道:

“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,不见棺材不掉泪!”

这位当代武林中,天字第一号的老魔头,算是打出了真火,也显出了看家本领来。只见他那“灭绝神刀”之上,冒出尺许长的芒尾,有若夭娇游龙似的,将胡天赐圈入一片绵密而森寒的刀幕之中。

胡天赐已被迫而采取守势,而且,也好像是已被对方的刀幕圈定,连后退也不可能了。但他们那防守之势,还相当严密,宇文哲的攻势,虽然有若迅电奔雷,一时之间,却也无隙可乖。而且,胡天赐身处此种逆境之中,神态方面,竟然是安详己极。

这情形,使得宇文哲一蹙峰,扬声道:

“姜兄请给我计算招数。”

“是!”姜树人扬声答道:

“回太上,已经十二招了。”

宇文哲沉声问道:

“胡天赐,你这套剑法,叫什么名称。”

胡天赐朗声答道:

“小爷这剑法,叫“魔魔剑法’……”

宇文哲讶问道:

“魔魔剑法”?好怪的名字!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所谓“魔魔”,就是魔之魔的意思,是家师为了克制你们这些崽仔们,而特别研刨出来的剑法。”

宇文哲笑道:

“现在,是你克制我?还是我克制你呢?”

胡天赐冷笑道:

“你还好意思吹,如果我能有你一半的修为,我自修十招之内,就可摆平你!”

也许是胡天赐这句话,伤及老魔的自尊,而激起他的怒火,只听他厉吼一声:

“小子,看你还支持几招!”

话声中,那“灭绝神刀”上的寒芒益盛,而那破空锐啸,更是慑人心神,使得胡天赐的防守之势,显得黯然失色,在紧张得令人心悸的气氛中,只听姜树人扬声说道:

“启禀太上,已经八十二招。”

宇文哲冷笑连连地说道:

“胡天赐,为什么不坑气了!”

胡天赐遭遇到自出道以来的第一个强敌,也使他第一次受到挫折,此刻,他极可能是在全神全力的拼命苦撑,的确是没法再分神说话了。因而听到对方的讥讽语言之后,仍然没有作声。

姜树人又朗声禀报道:

“太上,九十一招。”

宇文哲一面加紧抢攻,一面纵声大笑道:

“小子,好好把握主这最后九招,老夫决定在一百招之上,教你躺下。

胡天赐这才冷笑一声道:

“也许有此力量,但当小爷躺下时,你也得付出相当的代价来!”

姜树人的语声仍然在数着:

“九十八,九十九……”

宇文哲怒喝一声

“撒手!”

宇文哲这“撒手”二字喝出时,刚好是第九十九招的下半式。在他的本意,是打算于第九十九招上震飞对方的长剑之后,下一招的第一百招上,胡天赐就只有任凭他宰割的份儿了。

但事实上,却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。胡天赐竟然借着双方兵刃的侧面,互相接触,宇文哲发出强大无比的震力,企图将他的宝剑震飞之间,他却借那震飞之力,连剑带人地,飞身而起,不但手中宝剑未曾脱手,整个身躯也跟着斜升三丈,一式“雁落平沙”,飘落二丈之外。

在这一百招的恶斗中,胡天赐是被打败了,但他却败得非常漂亮,不但粉碎了宇文哲要教他在第一百招上躺下的狂言,而且,他表现的那么从容而曼妙,算得上是虽败犹荣。

他,飘落地面之后,被chún一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0章 反胜为败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