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53章 父子重逢

作者:司马紫烟

彭振川摇首苦笑道:

“如果令尊知道了,那还得了!”

接着,又神色一整道;

“据白夫人说,司马炀曾经同她说过,到目前为止,老贼的身份,除了令尊之外,连‘灭绝魔宫’的两位太上都还不知道,但以其小魔女的暧昧的关系推测,此话显然不可靠。”

胡天赐点点头道:“不错……”

彭振川又正容接道:

“尤其像今宵这种等于明目张胆的行动,更令人可疑。”

他,一顿话锋,才将语声特别压低地,接道:

“也就是我特别找你前来的原因。”

胡天赐蹙眉问道:

“彭大叔之意,是——”

彭振川道:

“司马炀和反常行动,可能有某种阴谋,我们应该趁这一对狗男女正在幽会之际,前往窃一番,看看他们说些什么。”

胡天赐一怔道:“这个……”

彭振川笑了笑道:

“公子爷,我本来准备自己去的,但那老贼功力奇高,一不巧,我自己丢掉命事小,万一贻误了大事,可就罪孽深重啦!”

胡天赐蹙眉接道:

“我想,彭大叔最好是向我父亲面前去告密,由我从一旁协助,比较妥当。”

彭振川接道:

“不行!向庄主面前告密,事情马上就会弄僵,如果他们有什么阴谋,就没法知道了。”

胡天赐这才无可奈何地,一叹道:

“如此说来,只好由我去试试看了。”

彭振川悄然打开房门,并向他招招手道:

“请跟我来……”

万籁俱寂中,两道幽灵假的人影,悄然进入第二进天井的暗影中,其中一人向另一人咬着耳朵低声说道;

“就是正厅楼上,那个有灯光透出的房间。”

当然,这二位就是胡天赐与彭振川二人。

目前,他们藏身之处,距那有灯光透出的房间,约莫在十三丈以上。

彭振川因为本身功力,还不能以真气传音,才不得不交着耳朵交谈

胡大赐却以真气传音说道;

“知道了,您先走吧!”

彭振川点点头,摄手蹑足地,悄然离去之后,胡天赐立即以“天视地听”之术,向楼上那有灯光透出的房间,凝然默察着。

他,心知司马炀那老魔头的功力,最低限度也不在他自己之下,所以他不能不特别谨慎地,不敢欺近十丈之内去。

不远处的街道上,传来清晰的更鼓声——三更三点。

可是,楼上那有灯,出的房间内,除了有均匀的呼吸之外,却并无其他动静,如非是那均匀的呼吸声,分明是男女二人,他真会怀疑彭振川的消息,有了偏差哩!

就当胡天赐暗中蹙眉沉思之间,楼上忽然传来仲孙妙妙的一声娇哼道:

“睡得像一头死猪,真差劲!”

她的语声虽然低得不能再低,但在胡天赐凝神默察之下,却是听得清清楚楚。

仲孙妙妙一顿话锋之后,又显然是在以手推着对方,低声叫道:

“嗨!醒醒,醒醒呀!”

只听司马炀的语声,含含糊糊地说道:

“不……不能再来了,让……我多……多睡一会吧!”

仲孙炒炒的语声娇嗔地道:

“你……夹缠到什么地方去了!”

司马炀的语声仍然是含含糊糊地:

“啊!妙啊……真是名副其实地,妙而妙……妙……妙……妙极啦!”

“死相!”仲孙妙妙的语声接道:

“天快亮了,还不起来!”

也许是“天都快亮了”这一句话,发生了吓胆作用,胡天赐听到司马炀惊“啊”

一声,一“骨碌”地爬了起来,接着是一阵“悉悉索索”的穿衣之声:

仲孙妙妙的语声娇笑道:

“看你吓成这个样子,真亏你方才吹得那么天花乱坠,天不怕,地不怕的。”

可马炀的语声道:

“妙妙,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,如果让他察觉了,影响明宵的大计,那就不划算啦!”

仲孙妙妙的语声道:

“对了,你已决定是明宵,不再更改。”

司马炀的语声道:

“夜长梦多,早点解决,于公于私,都是有益无害的。”

仲孙妙妙的语声接道:“也好……”

司马炀的语声道:

“我走了。”

话落,室内灯光随之而灭,紧接着,一道人影穿窗射出一闪而逝。

第二天清晨,司马炀亲自走到彭振川的房间,含笑说道:“彭老弟,劳驾你去里间问问,庄主起来没有?”

彭振川笑道:“老爷子,现在才天亮不久,我想庄主不会这么早就起来的。”

司马炀一阵清嗽,使得那蒙面纱巾也为之一扬地,说道:

“你老弟还没去问过,怎么知道庄王还没起来呢?”

彭振川皱眉反问道:

“老爷子是否有什么紧急事故,必须立刻去见庄主?”

“对啊!”司马炀接道:

“要不然,我自己也不会大清早就起来啊。”

彭振川心中冷笑道:

“活见你的大头鬼!”

但他口中却笑道:

“好的,老爷子你等等,小的马上去瞧瞧。”

不消多久,彭振川回来了,向着司马炀满含歉意的道:“真对不起,老爷子,庄主一清早就出去了。”

“走了!”司马炀讶然问道:

“他居然比我还早?”

彭振川道:

“是的,据白夫人说,天刚刚亮,庄主就走了。”

司马炀接问道:

“知道他去了那儿么?”

“这个,白夫人也不知道,但她说,庄主说过,午后一定回来。”

司马炀苦笑道:

“那么,我只好午后再来了……”

莫子云是真的出去了么!事实上可大不一样。

当彭振川同司马炀在用处时,胡天赐却已进入了白依依的房间,父子团聚了!

胡天赐仍是自老头的签柬,他是在彭振川的安排下,进入白依依房间之后,才回复本来面目的。

出现在胡天赐眼前的莫子云,身材修长,面相清秀,蓄着三绺长髯,显的不怒目威,外表看来,比他的实际年龄,似乎要年轻的多。

这一对劫后重逢的父子,一旦团聚之下,自然免不了一善感慨,同时,在善解人意的白依依,于盼盼二人的凑合之下,也自然免不了一番热闹。

对于莫子云的一切,胡天赐算的上耳熟能详,而对于胡天赐的一切,莫子云也已于昨宵,在白依依的口中听说过了。

所以,他们父子重逢之下,首先讨论的,就是莫子云在目前这微妙的局面之下的态度问题,也就是他究竟是继续和南宫秀等人合作,还是弃暗投明的,投入侠义道的阵容的问题。

当胡天赐委婉的说出自己的意思时,莫子云却沾须微笑道:

“天赐,你是聪明人,你仔细想想看,在目前情况之下,我是公然同他们翻脸好还是继续维持原状好?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当然是继续维持原状好,但事实上,他们已不会让你继续维持原状了。”

莫子云一怔道:

“难道你,已有什么发现不成?”

胡天赐皱眉说道:

“爹!有一件事,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启齿才好。”

莫子云也皱眉说道:

“不要紧,什么事,你都可以直言无隐,说错了,我也不怪你。”

胡天赐这才讷讷的说道:

“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接着,他将昨所亲自听到的,仲孙妙妙店中所发生的一并,简略的说了一遍。

这一个意外的消息,可使得莫子云眉腾杀气,重射历芒的,咬牙恨声叱道:

“该死的老贼!”

接着,又目注白依依,于盼盼二人,沉声说道:

“你们既然早已知道,却为何不告诉我!”

白依依苦笑道:

“庄主,我们也是最近才得到消息,而最近这一段日子你又不在我们身边,你叫我们姐妹,如何去告诉你呢?”

胡天赐皱眉说道:

“爹!此中问题,可能不简单,以往,爹同司马炀是怎么认识的?”

莫子云苦笑道:

“简单一点说,我同那老贼,是打出来的交情,当时,我们曾因一点小误会,大战千招来分胜负……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于是:在腥腥相惜的情况之下!算是打出交情来了!”

莫子云点点头道:

“不错。

胡天赐接问道:

“爹是先认证司马炀,然后才认识仲孙妙妙姐弟两个的。”

莫子云又点点头道;

“是的。”

胡天赐注目问道

“仲孙妙妙姐弟,是否事先也不认识司马炀,而他们与你认识:又是在一个偶然而又很自然的情况之下……”

莫子云接口一“咦”道:

“这些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胡天赐笑了笑道:

“想当然耳!”

莫子云精目一转才苦有所思的:“哦”了一声道:

“我知道了:你是由这些情况推想到,仲孙妙妙姊弟与我的认识:可能是司马炀有意的安排。”

胡天赐点点头道:

“是的。”

白依依美目一转道;

“如此说来,则司马炀与仲孙妙妙之间的关系,可能早就不清不白了?”

于盼胁也笑道:

“不是可能,而应该算是必然。”

莫子云胡大赐二人,也点头表示同意。

室内,沉寂了少顷之后;胡天赐正容说道:

“由他们昨晚的对话中推测:今夜,他们可能会有什么阴谋发动。”

莫子云点点头道:

“不论他们有什么阴谋,我们只要先在心理上有所准备,暂时伪装毫无听觉:暗中却加强戒备,静以观变就是。”。

接着,他们又就技术方面的问题,密商了顿饭工夫之后,才悄然散去。

莫子云,胡天赐二人,是由后山离去的,这二位,由后山出去,隔不了多久,又先后由前门走了进来。

当莫子云重回白依依的房门时,却发现仲孙妙妙也赫然在座,正与白依依,于盼盼二人,谈笑甚欢。

仲孙妙妙一见莫子云回来,首先娇笑道:

“掌门人回来了。”

莫子云笑问道:

“什么事啊?看你们谈的多开心。”

于盼盼抢先答道:

“仲大姐提出去效游。我们正在商量着,要怎样才能使你也自动陪我们去。”

莫子云扶须微笑道:

“这还有什么商量的,你们三位有此雅兴,我还能不奉陪么!”

白依依娇笑道:

“男子汉,大丈夫,说话可不有黄牛。”

莫子云笑道:

“一定,一定,决不黄牛。”

仲孙妙妙笑问道:

“真的?”

莫子云含笑点头道:

“当然是真的,‘开封’是中原六大古都之一,附近名胜古迹甚多,趁着这几天较清闲,陪同三位美人儿去寻幽探胜,又何乐而不为!”

仲孙妙妙抿chún媚笑道:

“真是难得,平常一脑子英雄思想的庄主大人……”

莫子云含笑截口道:

“不!应该称掌门人。”

仲孙妙妙眉笑着点着头,话锋一转道:

“对!我们这位雄心万丈的掌门人,居然也会风雅起来。”

莫子云爽朗地一笑道:

“这有什么稀奇,我成天同风雅而又绮年玉貌的三位夫人在一起,自然会受潜移默化的功效嘛!”

一顿话锋,精目在对方三人的悄脸上一扫,才含笑接问道:

“三位夫人,准备几时出发。”

仲孙妙妙接道:

“我们准备午餐之后,准备出发。”

莫子云连连点首道:

“好!好!今天午餐提前,并叫他们将酒菜送到这儿来,以便与三位美人儿,共谋一醉。”

仲孙妙妙笑道:

“掌门人,喝醉了,可就没法郊游啦!”

莫子云呵呵大笑道:

“妙妙,除了你们三位的绝代风华,能使我心醉之外,谁曾见我喝醉过酒的?”

接着,又拈须微笑道:

“再说,带着六分酒意,以朦胧醉眼去赏花,不是更能领会到花儿的妩媚么!”

门外,传来彭振川的语声道:

“禀庄主,那位白衣老爷子,和仲孙公子求见。”

莫子云笑道:

“对了,这两位也一同邀去,这次郊游的阵容就更壮观啦!”

紧接着,才扬声说道:

“彭总管,请那二位在小花厅稍待,我随后就来。”

“是!”

“还有,午餐也提前,并送到小花厅去。”

“属下知道了。”

彭振川恭喏着离去之后,仲孙妙妙却嘟着小嘴道:

“又不是打架,要那多人去干吗?”

莫子云精目深注着,淡然一笑道:

“如果你不同意,那就不用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3章 父子重逢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