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54章 棋高一着

作者:司马紫烟

莫子云呵呵一笑道:

“妙妙,你最好是背着我下去,才更有意思。”

说着,已起身跨下车厢。

但他那跨出的脚步,才一落地,却陡地有如脱了力似地,整个身躯,都随着萎缩了下去如非是仲孙妙妙在一旁及时将他扶住,可就躺下去啦!

这情形,自然使得莫子云,仲孙妙妙二人同时脸色为之一变,仲孙妙妙并显得有点张煌失措地,注目讶问道:

“庄主,你怎么啦!”

莫子云挣扎着站好身子,皱眉说道:

“我好像忽然脱了力似地。”

仲孙妙妙皱眉接道:

“那是怎么回事呢?”

莫子云接道:

“你不用扶着我,让找运气试试看……”

说来也真妙不可言,这两位已经下了车,而且,显然已经发生了某种变故,但那前后两部车的车厢中,却是毫无动静,也不见有人下来,当然也没人过问这边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儿。

少顷之后.莫子云发出一声幽幽长叹,前面车厢中也传来白依依,于盼盼二人的惊呼道:

“不好了!庄主,我们的真力,已消失了哩!”

仲孙妙妙目注莫子云,媚笑着问道:

“庄主,你呢?”

莫子云又是一声长叹道。

“妙妙,是你作的手脚?”

仲孙妙妙点首接道:

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接着,又抿chún媚笑道:

“不过是一点儿“化功散”而已,庄主请莫紧张,一服解葯就会复元的。”

莫子云脸色一沉道:

“妙妙,我待你不薄,你为何要用这种卑鄙手段来对付我?”

仲孙妙妙“格格”地媚笑道:

“庄主,我也待你不薄呀!而且,只要你肯听话,今后,我会待你更好。”

莫子云冷笑一声道:

“妙妙,打开天窗说亮话吧!”

最后那车厢中的司马炀,已掀帘探出中身,含笑说道:

“莫大侠真是快人快语,这问题,还是由小弟来说,才比较合适。”

莫子云冷然接道:“有屁快放!”

司马炀干笑了一声道:

“莫大侠,事情很简章,只要你放弃成立“阿尔泰山派”,全心全力,替咱们效力,一切问题,都好商量,否则……”

莫子云截口冷笑道:

“否则,你还能把我吃了!”

司马炀笑道:

“吃你是不致于,但我要提醒一声,莫大侠,你手下一大群干部的生命,也全都系于你的一念之间。”

“好毒辣的阴谋!”

莫子云仰首呵呵大笑道:

司马炀你终于横出狐狸尾巴来了!”

司马炀冷笑一声道:

“可惜你发觉得太晚啦!”

莫子云笑了笑道:

“不晚,不晚,现在正是时间。”

接着,才冷哼一声:

“你以为,真的中了像们的“化功散”么?”

这当口,他精目中神光闪闪,眉宇间杀气腾腾,那儿像一个消失功力的人!

这情形,使的站在他身旁的仲孙妙妙,暗叫一声“不好”,人却已飞身而起,向那凉棚中扑去。

莫子云冷笑一声道:

“回来……”

话声中,右手陡扬,向着伸孙抄妙那凌空疾射的娇躯,往回一招,仲孙妙妙那本已射出丈外的身子,突然倒射而回,落向他手中,紧接着,他顺手一甩,并大喝一声:

“依依,接着。”

原来白依依和于盼盼两人,刚才所说的真力消失,也是故意那么装成,此时,这二位刚刚走出车厢,白依依顺手,将仲孙妙妙接住,并立即点了她的穴道,矫笑一声道:

“大姐,失礼!”

“失”声中,人已由她塞入车厢中,并与于盼盼两人拨刀守伺两旁。

这一连串的变化,似乎处司马炀殊感意外,怔立当场,半天,才冷笑一声道;

“好,我们走着瞧!”

莫子云已飘落白于二女身边,沉声道:

“你们先上车……”

但他话才出口,一阵人影飞闪,“唰唰”连响中,那些坐在凉棚中的人,已有将近一半的人,飞射马车周围,将他们三人包围了起来。”

紧跟着,司马炀哈哈一笑道;

“莫大侠,你不愧是高明人物,但可不曾想到我司马炀也有另一手吧。”

一顿话锋,扬手向那些人一指道:

“要不要小弟为你们引见一番?”

莫子云目光一扫那些人,一共是十一人,这时都已现出本来面目,竟然大部份都是他所认识的。记有魔宫镇宫双将,焦尚义,姜树人,“和合双妖”中的皇甫义,单娇娇以义两个使鬼头刀,经“镇宫双将”说明是他们的老搭挡,却不曾说明来历的两个灰衣老者,另外五个,则为魔宫护法李通,邢彬和三个不曾见过面的中年大汉。

这一阵容,虽然算不上十分强大,但凭他目前白依依,于盼盼等三人,要想安全脱离,可实在不容易。

但他此行早已有了妥当安排,因而显的特别镇静的,冷冷一笑道:

“为了我莫子云一个人,竟不惜劳师动众,出动这么多的高手,今天,我莫子云纵然是被摆平这儿,也算是非常精彩的了。”

司马炀笑道:

“好教莫大使更开心一点,那边还有十来个呢!”

说着,并扬丁向凉棚那边指了指。

“是么!”莫子云连正眼也不向那边看一下道:

“为何不一并请过来。”

司马炀微微一笑道:

“莫大侠自己也该心中有数,仅凭目前这些人,侍候你们三位,应该是足够的了,所以,小弟没打算且请他们过来。”

莫子云笑了笑道:

“有道是:双拳难敌四手,好汉敌不过人多,你不请他们过来,对我来说,那算是求之不得!”

接着,又目光一扫那两个灰衫老者道:

“只有这二位,还不曾正式引见进,劳驾介绍一下,其余诸位,就不必再麻烦了。”

司马炀笑道:

“莫大侠以往足迹未入中原,这二位的来历,说出来你也未必会知道。”

莫子云道:

“那你就不妨介绍的详尽一点!”

“也好,”司马炀含笑接道:

“提起这二位,算的上名满天下,但也算是默默无闻的人物。”

莫子云笑问道:

“此话怎么讲?”

司马炀正容说道:

9yll

“这二位,以往都是我们老大仲孙丕的替身,我想,其余的一切,不必再解释了吧?”

莫子云笑道:

“够了,能成为八魔中老大的替身的人,自然一切都可以想见,是可以无须另加解释了,不过,关于姓名,还得烦你介绍一下。”

那两个灰衫老者抢先道:

“老夫桑柏桑桐,行了么?”

莫子云笑道:

“两位桑朋友,好像还是同胞兄弟?”

他两人同声道:

莫了云笑问道:

“二位既然都是仲孙丕的替身,当年五老炼八魔时,为何没替仲孙丕一死呢?”

桑桐冷笑一声道:

“恩主大仇未复,何况,还有你姓莫的,也正须我们兄弟来收拾,自然要苟且偷生下来了。”

莫子云微笑道:

“好!好!二位请下手吧!”

桑桐哼了一声道:

“你还不亮兵刃!”

莫子云笑道:

“莫某一向不用兵刃,那位司马朋友知之甚深,前此所承蒙司马朋友抬爱,也曾传给“灭绝三十六式”刀法,所以,勉强佩上一柄缅刀,此刻,如以我那套不完整的“灭绝三十六式”刀法来对付二位,那是等于孔夫子前卖三字经,还是不如藏拙的好。”

桑柏抢着说道:

“老大,那我们就领教领教他那获自‘少林’的徒手绝艺吧!”

“呛”的一声,两人的鬼头刀都已出鞘,桑桐并脸色一沉道:

“莫朋友请!”

“且慢!”司马炀突然接道:

“诸位都请退后……”

莫子云冷笑一声道:

“对了,理当由你这个正主儿出头,才比较干脆。”

司马炀正容道:

“莫大侠.我们之间,谈不上什么过节……”

莫子云再度接口道:

“是呀,我也是这么想,可是,眼前的事实是,你,始则以‘化功散’暗算于我,暗算不成,又加上十面埋伏来威协,这,又如解释?”

司马炀讪然一笑道:

“这些,非三言两语所能解释的清楚,但有一点,小弟可以对天发誓,那就是小弟绝对没有杀害你莫兄之意。”

莫子云冷笑道:

“要留着我这条命,为你们效力?”

司马炀又讪然一笑道:

“这一点,我并不否认。”

莫子云笑问道:

“你以为我会接受你的要挟?”

司马炀笑道:

“小弟为你借箸代筹,目前,你老兄除了接受之外,已别无他途可循。”

接着,又得意的笑道:

“莫兄,我曾经告诉过你,我身上有“化功散”也曾经给过你解葯,所以,目前的结果,早在我的予料之中,才有这十面埋伏的补救措施。”

莫子云哈哈笑道:

“同马炀,你足以自豪,可是,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,你也曾想到,我莫子云即能识破你的阴谋,是否也会有进一步的予防措施呢!”

司马炀微微一怔道:

“也许你另有安全措施,但目前,远水已救不了近火啦!”

莫子云笑道:“不远,不远,你瞧,那不是已经赶来了么!”

远处,尘头大起,车声辘辘,路声急如骤雨声中,两部马车与两骑快马,正向这里疾驰而来。

尽管距离还远,也尽管尘土迷漫,但目前这些人,都是武林中少见的顶尖高手,视力特佳,早已一目了然地,看出正是在岔路上分道扬镰而去的那一行人马。

司马炀精目一扫之下,不由脸色为之一变地,哼了一声道:“我旱已想到那批人形迹可疑……”

莫子云截口笑道:

“但你毕竟疏忽过去了。”

一顿话锋之后,又含笑接道:“其实,我不用这一枝骑兵,谅你也不敢用强。”

司马炀冷笑道:

“你以为,你已经是天下无敌?”

莫子云笑了笑道:

“我不如此狂妄,但你莫忘了,你还有一个心爱的人儿在我手中。”

说到这里,那一行疾奔而来的人马,唏到了五丈外,一阵刺耳的刹车声,与“唏聿聿”的横嘶声中。车停马止,第一辆车辕上的车把人,从容飘落在外围的焦尚义身边,对那些人,却是连正眼也不瞧一下地,径向莫子云抱拳一拱道:

“晚辈方正,参见莫前辈。”

莫子云含笑还礼之间,车帘掀处,胡天赐,宋承志(即以前的南宫继秀)二人也飞落当场,一个叫爹,一个叫前辈,乐得莫子云张口傻笑着,连连点首道:

“好,好,你们来得正好。”

这时,骑马的邹水与易钗李文娟也飞身而前,问莫子云行礼问候,胡大赐转向白依依,于盼盼二人笑道:

“二位阿姨好!”

丁盼盼娇笑道:

“天赐,这里面,还有一位阿姨哩!”

说着,并向车厢里指了指。

胡天赐微微一怔之后,才含笑接道:

“她已经失去阿姨的资格了……”

这五位,一到场之后,即有说有笑的,对外围那些虎视眈眈的“灭绝留宫”中的高手,根本就视而未见似的。

这情形,自然使司马炀这个老魔头,心头满不是滋味,但就当他正准备发作之间,胡天赐知已抢先向他淡淡一笑道:“阁下,咱们又碰头了。”

司马炀方自哼了一声,胡天赐又含笑接道:

“阁下,丑媳妇难免要见公婆的,你的狐狸尾巴,已经露出来了,又何必还藏头露尾的,戴甚人皮面具!”

司马炀有点啼笑皆非地,哼了一声道:

“我知道了,都是你这小子在暗中捣鬼。”

胡天赐抱拳长揖道:

“小子放肆,司马前辈多多包涵!”

司马炀揭下人皮面具,现出一张有着一道疤废的老脸,长叹一声道:

“如果我早知道你是莫庄主的儿子,当初,怎么说我也不会让那个贱人留在‘少林寺’的。”

莫子云拈须大笑道:

“现在才想通,可就太晚啦!”

司马炀老脸一沉道:

“莫大侠,你不过是沾有一个好儿子的光,严格说来,在我面前,你可没什么值得神气的!”

莫子云点首笑头:

“不错,我,一直被你玩弄于股掌之上,而不自知,并且,还给我扣上绿头巾,我不能佩服你的高明,可是,你们斗不过我的儿子,所以,我还是值得骄傲的,你说是么?”

司马炀冷笑道:

“你认为眼前已占优势了。”

莫子云道:

“目前,谁占优势,咱们各自心中有数就是。”

接着,又淡淡一笑道:

“司马兄,我不能不提醒你一声,目前,我把握着一个颇有份量的人质,而你却没有。”

司马炀冷笑道:

“我也提醒你一声,那是你的夫人!”

莫子云脸色一沉道:

“司马炀,你最好莫提这些,否则当心我忍不住会一掌毙了那贱人!”

司马炀怔了征道:

“好,不提就不提。”

接着,又抬手一指那第二辆马车道:

“那车厢中是谁,怎么还不下来?”

原来那第二辆马车,却是有如局外人似的,停在那儿,没有一点动静,只见那车把式高坐车辕,口卸旱烟杆,正在“吧嗒,吧嗒”吸着旱烟,显得悠闲之至。

胡天赐抢先答道:

“阁下,车内是谁,待会你自然会知道的,且让我先行介绍那车把式可好!”

司马炀“唔”了一声道:“可以。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其实,那也是阁下所认识的人。”

接着,才扬声说道:

“舅舅,请恢复本来面目吧!”

那车把武扬声答道:

“好的……”

话声中,已抬手抹去走脸上的易容葯物,现出一张虬髯满额的老脸,可环正是胡天赐的舅父胡五么!”

胡天赐目注正在发怔的司马炀,含笑问道:

“阁下,还要不要我引见一番?”

司马炀禁不住长叹一声道:

“怪不得这些日子,没看到你,想不到你早就同他们络联上了。”

莫子云呵呵笑道:

“不但你没想到,连我也不曾想到哩!”

司马炀也不再追问车厢中是什么人了,径行向莫子云问道:

“今日之事,莫大侠打算如何了结?”

莫子云笑道:

“我等于是大军压境之下的孤城守将,除了拼死一战之外,还能有别的办法么?”

司马炀轻叹一声道:

“兵凶战危,不是一件好玩的事,何况,你我之间。也没有拼命的必要,你说是么?”

莫子云笑了笑道:

“话是很有道理,那么,依你之见呢?”

司马炀正容接道:

“俗语说得好:解铃还是系铃人,今日之事,是由我而起,也可以说是其因在我,所以,我愿意自动“撤兵”,只希望你能将仲孙妙妙放回来。”

莫子云笑问道:

“这算是撤兵的条件?”

司马炀点点头道:

“可以这么说,但主因还在希望你能看在她,曾经伺候过你一场的份上,高抬一下贵手。”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