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55章 奇峰突起

作者:司马紫烟

莫子云扭头向胡天赐问道:

“天赐,你的意思如何?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一切但请爹作主就行了。”

莫子云微一沉思之后,才向司马炀点点头道:

“好!我答应了。”

司马炀连忙接道:

“多谢莫庄主!”

莫子云目光移注白依依,沉声说道:

“依依,将那贱人还给他们!”

“是!”

白依依娇应着,将仲孙沙妙由车厢中提了出来,向司马炀笑道:

“司马老爷子,接着!”

话声中,已将仲孙妙妙的娇躯,凌空甩了过去。

司马炀接过仲孙妙妙,并解开她被制的穴道之后,才向莫子云笑了笑道:

“莫庄主,司马炀用句陈腔滥调,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咱们后会有期,再见!”

扭头举手一挥,一声沉喝:

“走!”

人影飞闪,车马并发,片刻之间,立即走了个干干净净。

目注那一道滚滚而去的黄尘,莫子云向胡玉哈哈大笑道:“王兄,能够兵不血刃,而将司马炀吓走,你这一辆空车,该居首功。”

胡玉含笑接道:

“庄主,这是天赐策划有方,我可不敢掠人之美。”

原来胡玉所驾的那辆马车,车厢中是空的。

方才,司马炀必然是认为车厢中,至少是宋希贤,宇文敏二人之一,才不得不知难而退。

但事实上,宇文敏因不放心“瑶台五凤”,已于天亮之前,悄然离去,至于宋希贤,则目前正坐镇“永昌镖局”之中哩!

莫子云拈须微笑道:

“天赐这孩子,是有点小聪明,但你这位作舅舅的,可不能惯坏了他。”

于盼盼娇笑道:

“庄主,您这一说,好像把天赐当作不懂事的小娃儿啦!”

莫子云笑道:

“他本来还是不懂事的小娃儿呀!”

白依依也娇笑道:

“可是,天赐治事的老练,却并不逊于您这位作父亲的哩!”

莫子云哈哈大笑道:

“我是最差劲的人了,他如果也像我一样,还配作为天下第一高人的徒弟么!”

接着,才一整神色道:

“好了,为免宋大侠担心,我们也该走啦!”

“永昌镖局”,暂时成了群侠方面的“大本营。”

由于群侠方面与莫子云这批人合并之后,实力大增,正邪双方,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之下,双方都暂时安静下来。

当然,这种安静是表面上的,骨子里,正即双方都在袜马厉兵,准备在适当时机,给予对方以制命的一击。”

同时,由于莫子云已了解乃师“无为子”与“少林”,“武当”结怨的真相,兼以逍遥老人师徒俩从中化解,再加上“少林”,“武当”两位在位掌门人,愿意竭尽一切可能,对“无为子”给予身后的哀荣,以聊为补偿,也愿意对莫子云的“阿尔泰山派”全力协助,因而莫子云与“少林”,“武当”二镇的过节,已算是完全冰释,而“阿尔泰山派”的筹备工作,也大致已经完成了。

流光如矢,弹指间,春去夏来,已到了绿肥红瘦的仲夏五月的下旬。

冷落了将近半年之久的白永昌胡刚二人的住宅,突然又热闹了起来了。

原因是:闭关进修的“瑶台五凤”,已经启关,在宇文敏的带领下,回到“朱仙镇”,同时,那原先住在“开封城”中“永昌镖局”的群侠们,也集中到了“朱仙镇”来,因而使的这两幢坐落于“朱仙镇”效外的巨宅呈现出空前的热闹。

不过,为了目前还是处于非常时期之中,因而重回这两幢巨来的,都是群侠中的精英,至于白胡两家的人,则仍然住在一个极隐密的所在。

而且,有关胡天赐的身份已经分开,以久莫子云业已来到中原的消息,对胡白两家,也一直是暂时封锁着的。

这是群侠方面的情形,关于“灭绝魔宫”方面,又是怎样的情形呢?”

那幢坐落于“朱仙镇”闹区中的,“灭绝魔宫”的临时总宫,还是于阴沉中显的有点神秘,但进出那幢巨宅的人却显然的减少了。

由于这一段寂沉的日子,双方都在暗地里厉兵秫马的,埋头苦干,除了提防对方的突袭之外,双方对方的行动,都是不太注意,因而“灭绝魔宫”方面,在这些日子中,究竟干了些什么,群侠方面,是相当隔膜的。

如今,群侠方面即已集中“兵力”盘马弯弓的,准备扫穴犁庭了,对方的行动,就不能不加以注意了!

这是一个晴朗的黄昏时分。

要西天彩霞的照耀之下,五记快马,由西效不快不慢的,驰入“朱仙镇”的大侠上。

这五骑人马,为首是胡天赐,以次为邹永,那红玉,白敏芝,卜真真。

这五位,男的丰福如玉,女的丽质天生,鞭丝鬓影,一路行来,不知招受到多少即羡又妒的目光。

进入大街之后,速度更慢了,算的上是按辔徐行的,一直到了“鸿运酒楼”的大门前才停了下来,一个个飘身下马,安详的向酒楼中走去。

对于这位胡公子,“鸿运酒楼”的伙记们,是全部认识的。因此,这五位一进门,站在门口,负责接待的店小二立即一面谀笑着在前带路,一面却回头向胡天赐笑问道:

“胡公子,你为什么好久未来啊?”

胡天赐却是边走边反问道:

“小二哥,这儿好像有点不同了?”

店小二笑道:

“没有啊!一切都是老样子。”

这时,已登上二楼,店小二已将他们导入一个临座的雅座,一面话锋一转道:

“公子爷,这儿还可以么?”

胡天赐点点头道:

“就是这个座位吧!”

接着,又笑了笑道:

“方才,我所说的,好像有点不同,是指这儿的人都换过了,只有你小二哥一人,还是熟面孔。”

店小二恭应道:

“不瞒胡公子说,因为换了老板,所以这儿的上上下下人手,通通都换了,只有小的一个,还是老人。”

胡天赐注目道:

“为何留下你一个人在这儿?”

店小二道:

“因为小的不是“灭绝魔宫”中的人。”

胡天赐一怔道:

“这是说,这“鸿运酒楼’,已不是“灭绝魔宫’的人在经营了?”

“是的。”店小二应道:

“现在的老板,也是胡公子你所认识的人。”

“谁?”

“小三子。”

胡天赐始则一怔,继则“哦”了一声道:

“小三子居然当起老板来了,这倒是一件意想不到的奇闻。”

店小二道:

“公子,诸位要吃什么啊?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要吃什么,你得问这位邹公子和三位姑娘。”

邹永却是老实不客气,微微一笑之后,立即取过荣牌,一口气点了六菜一汤,外带“竹叶青”美酒两斤,和一个拼盘,然后,向白敏芝等三位姑娘笑道:

“三位小姐想吃点什么,可以自己点。”

白敏芝皱眉道:“你啊,真不害羞,胡公子一句客气话,你就老七老八的自己点

“这有什么关系,别的我不敢吹,论年纪,我却算是老大呀!”

“小两口,一有机会,就要斗嘴,倒真是蛮亲热的!”

邹永送笑道:

“小妹,怎么你也在我面前卖起老来。”

小二忍不住“噗哧”一笑,即待转身离去,但却被胡天赐叫住了:

“小二哥且慢。”

店小二连忙哈腰笑问道:

“胡公子有何吩咐?”

胡天赐淡然一笑道:

“请你们老板前来,我有话问他。”

小二一怔道:

“公子爷,小店老板已经出去,不过,也快回来了,只等他一回来,小的马上通知他到这儿……”

说到这儿,突然目光一亮道:

“啊,老板回来了……”

不错,是小三子回来了。

已经作了老板的小三子,虽然穿着方面,比从前要讲究的多了,但神态之间,却仍然脱不了那股流气。

小三子显然已老远就看到了胡天赐,人刚步上楼板,就扬声笑道:

“胡公子,好久不见了,你好,你好!”

“托福托福!”胡天赐含笑接道:

“小三子,恭喜你做了老板。”

小三子已三步并作两步,到了他们的座位前,向着胡天赐哈腰道:

“那里,那里,这都是胡公子同方大侠的栽培。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我可不曾帮过你什么忙!”

小三子正容道:

“公子爷施恩不图报,但小的可不能不饮水思源啊!”

接着,回头向呆在一旁傻笑的小二,挥挥手道:

“还发什么呆,去吩付王师傅,将本店最好的酒菜端上来,快!”

“是、是!”

店小二恭应着飞奔而去,小三子却向胡天赐满脸堆笑的道:

“不成敬意!不成敬意!”

小三子之所以对胡天赐如此巴结,是有其原因的。

原来自前此胡天赐在这“鸿运酒楼”上,显示本来面目,于玩笑之间,痛惩须改,并将小三子收服时,曾给过小三于很厚的赏赐,以后,方正在这儿脱险之后,也曾给过小三子一笔不少的赏金。

就因为有着这两笔资金,再加上一个朋友的凑和,小三子才能当上这老板,试想,在如此情形之下,他能不感恩图报么!

小三子话锋一顿之后,才目光在邹永和三位姑娘脸上一扫,含笑问道:

“这位爷和三位姑娘是……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这都是我的朋友,邹公子,陈姑娘,白姑娘,卜姑娘。”

小三子随着胡天赐的指点,连忙哈腰说道:

“久仰久仰!”

卜真真忍不住噗的一笑道:

“今天才见面,我们又不是什么成名的大人物,有什么久仰的。”

小三子讪然一笑道:

“卜姑娘请原谅,小三子是老粗一个,可不会说话!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小三子,你坐下来,我有话问你,”

小三子连忙“哦”了一声道:

“小的也正有消息要告诉你,可是这些日子来,却一直找不到你们的人。”

胡天赐道:

“你先坐下来,有活慢慢说。”

小三子谄笑道:

“这儿,那有小的座位,小的还是站着说的好。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你既然要作东,就算是一位主人,世间有站着陪客的主人么?”

小三子不由一怔道:

“这个……”

胡天赐接口笑道:

“别这个那个的了,快点坐下来,记的我以前也同你说我这个人,不作兴这一套。”

小三子这才自己拉过一张椅子,在下首先欠身坐了下去。

胡天赐注目问道:

“最近这一段时间中,这儿,有什么特殊事故么?”

“有!”小三子正容说道:

“这也正是小的方才所说,要向你报告的事情。”

胡天赐接问道:

“是一些什么消息呢?”

小三子将语声特别压低道:

“‘灭绝魔宫’的人,部已经撤走了。”

胡天赐一怔道:

“可是,我看过那幢巨宅中,还有不少的人。”

小三子笑道:

“是的,那儿还有很多的人,但那些人,大都是小的我的手下。”

胡天赐一怔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小三子道:

“这就是说,目前在那幢巨宅中的人,都是‘灭绝魔宫’花钱雇用的一些本镇地痞流氓,当然,这些人,也大都是小的手下人。”

胡大赐不由苦笑道:“他们竟利用你的手下人,作为疑兵之计,这倒是匪所思的事。”

白敏芝接问道:“这是多久以前的事?”

“小三子道:

“回姑娘,总有半月以上了。”

白敏芝秃眉一蹙道:

“那你为何不早告诉我们?”

小三子苦笑道:

“小的方才已说过,找不到你们的人啊!”

胡天赐也苦笑道:

“这该算是我的不是,我应该将我们在“开封”的地址告诉他的。”

一时之间,大伙儿都沉默下来。

沉思之间,酒菜陆续送了上来,小三子亲自把盏,并举杯谄笑道:

“来,小的敬诸位一杯。”

三位姑娘家,仅汉浅饮了一口,但胡天赐与邹永二人,却是酒到杯干。

大伙也算是干了一怀之后,胡天赐蹙眉自语道:

“奇怪?那批人去那儿了呢?”

一个清脆的语声接道:

“我知道。”

在座诸人循声投注,发话的人,是隔着两付座位的一位白衣书生。

那白衣书生,长得颇为健美,他本来是将占一付座位,在自斟自饮着的,当他插口说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5章 奇峰突起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