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56章 魔焰高张

作者:司马紫烟

第二天三更正。

“朱仙镇”东郊三里处,那一座荒芜的土地庙前,欧阳翠正在仰首凝注夜空中闪烁的繁星,默然沉思着,俏脸上浮现一丝诡谲的笑容。

远处,一道轻烟似的人影,疾掠而来。

那道轻烟似的人影,止于欧阳翠身前丈远处,赫然就是胡天赐。

欧阳翠美目中异彩一闪,抿chún媚笑道:

“胡公子真守信用,准时驾到。”

胡天赐淡然一笑道:

“我已经来了,大嫂有何见教?”

欧阳翠一双媚目,张得大大的,含笑讶问道:

“你叫我‘大嫂’?”

胡天赐笑了笑道:

“至少,在名义上,你还是我的大嫂,可惜,你曾经是我那宋承志世兄的夫人。”

“宋承志?”欧阳翠“哦”了一声道:

“你说的是南宫继秀?”

胡天赐呼了一声道:

“明知何必故问!”

欧阳翠自语着笑道:

“南宫继秀改为宋承志,倒也算是名正言顺的。”

胡天赐正容说道:

“我再说一遍,大嫂有何见教?”

欧阳翠掩口媚笑道:

“自然是谈情说爱啦!”

她,话声才落,紧接着又注目笑问道:

“胡公子还带得有保镖的。”

不错,远处,正有两道人影,飞掠而来。

胡天赐目光一掠之下,冷冷一笑道:

“对付你,还用的着保镖的。”

欧阳翠笑道:

“话别说的太满,我,武功虽不如你,但我心中藏有十万甲兵。”

胡天赐冷笑道:

“有什么阴谋,你可以施展出来。”

土地庙内,传出一个冷冷的语声道:

“没什么严重的事情,只不过委屈你几天而已。”

随着这话声,南宫秀由土地庙中缓步而出,而同时,那两道疾掠而来的人影,也到了庙前,原来竟是白敏芝,卜真真两人。

欧阳翠的目光在白敏芝,卜真真二人悄脸上一扫,含笑说道:

“二位来的正好,你们这位胡师兄,正少了两像伴儿。

胡天赐扭头皱眉说道:

“二位师妹,这儿没你们的事情,赶快回去!”

南宫秀淡淡一笑道:

“俗语说的好,即来之,则安之,已经来了,又何必忙着回去。”

欧阳翠却“格格”的笑道:

“事实上,也回不去了!”

原来就在这对话之间,土地庙中,又走出二位夜行客来。

那是八魔中的老七司马炀和江湖四大恶容中的老三“笑弥勒”孔延年。

这情形,可不由胡天赐心中不暗到心惊了。

眼前,一个南宫秀,他固然斗不过,但全身而退,即并不难,但如今加上一个司马炀之后,情况可就不好了,何况,白敏芝,卜真真二人的赶来,在目前情况之下,不但帮不了忙,反而成了他突围时的累赘。

但他心头尽管暗中惊凛,表面上却泰然自若,冷冷一笑道:

“还有多少见不得他的东西,都滚出来吧!”

司马炀笑道:

“年纪轻轻的,说话怎么这样难听。”

南官秀也笑道:

“胡天赐,我们出动如此优势的‘兵力’来对付你,你委实足以自豪的了!”

胡天赐冷笑道:

“那里,那里,你们这种光明正大的手段,才真的足以自豪哩!”

欧阳翠“格格”的娇笑道:

“胡公子,你如果真是光明磊落大丈夫,今夜,就不该来赴我的约会呀!”

胡天赐气怒之下,大喝一声:

“贱人看掌。”

顺手一记劈空掌,击了过去。“砰”的一声,掌力被司马炀接过了,司马炀并哈哈一笑道:

“胡天赐,前次在‘少林’前,你一再逼我出手,我都没答应,今天,我们可得好好的亲近一番才行。”

胡天赐探怀取出“冷霜丸”宝剑,冷然接道;

“区区舍命奉陪。”

南宫秀逼上三步,含笑接道:

“老身徒手同你玩玩。”

一阵急骤蹦声,疾驰而来,止于五丈之外的斜坡上,那是六记长程健马,但马上却只有三人。

欧阳翠目光一掠胡天赐,三人,得意的娇笑道:

“胡公子,三位的坐骑,都已准备好了哩!”

白敬芝皱眉问道:

“你谅准我们两个也会来之”

欧阳翠笑道:

“是啊,如我连这一点都谅不准,还敢自吹说我胸中藏了十万甲兵么!”

卜真真已拨出三尺青锋,并一耸瑶鼻道:

“臭美!”

欧阳翠道:

“臭美不臭美,那是另外一回事,但你们毕竟被我料中了,现在,我不妨坦白告诉你们,昨天,我故意那么神秘的,以真气传音向胡天赐说话,是有双重用处的,第一就是使你们这“瑶台五凤”中成就最高的二位,因心中生疑,而暗中跟着胡天赐到这儿来。”

她,一顿知锋,又目注胡天赐笑道:

“至于你胡公子,我不能不说句公道话,你前来赴约,心中不曾存有绮念,但却也不致存有光明磊落的胸怀。”

卜真真冷笑道:

“你这话不显得太以矛盾么!”

欧阳翠道:

“是的,我的话,由表面上看来,是有点矛盾,但一经说明之后,却没什么稀奇的了。”

她,顿住话锋,目注胡天赐含笑说道:

“胡公子,你别不服气,如我所料的有什么不对,我欧阳翠从今之后,决不再在太上面前,出什么主意,并且也决不再……”

胡天赐冷然接口道:

“这些,与我不相干。”

接着,目光移注南宫秀问道:

“你还等什么?”

“我知道你不会自行上马,今天,你我免不了要较量一番,但翠的话,已经说了一大半,就让她全部说完之后,我们再放手一搏吧!”

欧阳翠笑道:

“好,我们长话短说,你此番前来赴约,是否是认为我欧阳翠天生婬贱,仍然醉心于你这个小白脸,而希望利用我这个弱点,刺探那六大掌门人和长者们的囚禁之处?”

这倒算的上是一针死血的问话,但事实上。也算是完全猜中了。因而使的胡天赐俊脸一红的,答不上话来。

欧阳翠娇笑道:

“卜姑娘,现在,你不觉得我方才的话,太矛盾了吧?”

卜真真哼了一声,欧阳翠却目注胡天赐笑了笑道:

“胡公子,其实,基于人不为自己,天诛地灭的道理,你那种想法,也未可厚非,所以,你大可不必因此而感到难为情……”

胡天赐冷然接口道:

“你的废话,还有完没完?”

欧阳翠笑道:

“还有几句话,就说完了,那就是:

我谅准你们不会有救兵赶来,退一步说,纵然有救兵赶来,也假定这赶来的救兵是令师夫妇和令尊等人,他们也绝对难以到这儿来。”

白敏芝冷笑道:

“你有如此自信!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因为,我已有万全的安排。”

胡天赐冷哼一声道:

“我们走着瞧吧!”

接着,目注南宫秀道:

“请!”

南宫秀一皱眉道:

“此情此景,你居然还有勇气要同我较量?”

胡天赐哈哈一笑道:

“太上,胡天赐可下是给人自吓大的啊!”

南宫秀脸一沉道:

“胡天赐,你该知道,那‘龙凤玉佩’,已完全为我所有,并有那神医卜正文的协助,所以,最近的这一段时间中,我的进境,是没法估计的,纵然是有你那师傅前来,也未必是我的百招之攻,凭你这点道行,还居然敢同我对抗!”

胡天赐冷笑道:

“我就是这个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死心眼,你还是拿点真功夫出来,让我开开眼界吧!”

南宫秀冷冷一笑道:

“好!我先给你点颜色你瞧瞧。”

接着,抬手一指白敏芝,卜真真二人道:

“这两个丫头,听说是”瑶台五风’中,成就最高的两个,我就先拿她们作个榜样你瞧瞧!”

话落,身形一锋,已到了白敏芝,卜真真的身前,冷笑着接道:

“两个丫头听好,你们两个联手齐上,只要能在我手上走过五十招,我不但不再难为你们,连胡天赐也放他一并离去。”

白敏芝,卜真真二人的长剑,早已亮出,她们心知此时此地,一切的话,都是多余的了,双双一使眼色之后,长剑一挥,采取分剑合击之势,向南宫秀飞扑过去。

南宫秀双手大袖齐挥,发出一股阴柔暗劲,先行护住自己,口中却“咦”了一声道:

“这剑法,以前不曾见过?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这是专门对付你们这些魔头和魔子魔孙们的‘魔魔剑法’。”

南宫秀冷笑道:

“剑法是不错,名称之很新颖,只可惜使剑的人太差劲了一点。”

她,口中说着,一面却大袖挥地,将白敏芝,卜真真二人逼得团团直转,却并没采取攻势。

一旁的胡天赐入目之下,不由心头一动地,沉声说道:

“二位师妹,赶快改使‘分光剑法’……”

白敏芝,卜真真二人,冰雪聪明,一经胡天赐提醒,已心细南宫秀是在观察自己剑法的路数,才故意实行游斗的,当下立即剑法一变,改使曾为南宫秀所熟知的“分光剑法”来,但此时,南宫秀却已开始反击了。”

南宫秀一开始反击,她那水袖之上所蕴含的强劲“两仪罡煞”,立即使得白敏芝,卜真真二人,险像环生地,连连后退,手中长剑,更是大有把持不住之势,而南宫秀却冷笑一声道:

“两个丫头,现在你们该知道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了吧?”

卜真真一面尽力撑持着后退,一面却娇笑道:

“太上,你好意思在两个后生小辈面前吹牛,我真有点替你难为情。”

南官秀也笑道:

“鬼丫头,你少动点鬼心眼,今宵,不论你如何刁钻,我也非得留下你不可!”

接着,又扭头喝问道:

“小翠,已有多少招了?”

欧阳翠含笑答道:

“回太上,已经有四十五招了。”

南宫秀哼了一声道:

“丫头,我懒得等到第五十招了,撒手!”

随着这“撒手”二字,白敏芝,卜真真二人的长剑,已到了南宫秀的手中,人也被点了穴道:

南宫秀一面拨弄着两枚夺过来的长剑,一面却淡淡笑着问道:

“两个丫头,服气不服气?”

白敏芝哼了一声,没接腔。

卜真真披chún一哂道:

“太上,你这出卖自己的亲生儿子,所接来的武功,我可不认为有什么光荣。”

南宫秀俏脸一沉道:

“丫头胡说八道,该掌嘴!”

卜真真笑道:

“即已成了阶下之囚,生死都已置之度外,掌掌嘴,又算得了什么啊!”

南宫秀一皱秀眉道:

“你这小丫头,真刁钻得出奇!”

卜真真应声答道:

“你这位太上,却是小气得可恼。”

南宫秀沉脸冷笑道:

“丫头,你说的这个问题,如果没一个合理的解释,我虽然不杀你,却足够你消受的。”

卜真真笑问道:

“太上,猜想想当时交那半块玉佩的经过对形,那本质上,与出卖自己亲生儿子么有多大差别呢?”

南宫秀哼了一声,却没接腔。

卜真真寒笑接道:

“至于小气的问题,却可以举出两个事实来,第一:你自己可以作,却不准人家说,第二,就是眼前的事实,像我,身为阶下囚,祸福未定,生死难测,但我是一点都不够资格称为大方或大度,也就不难想见啦!”

卜真真这小妮子,也真是刁钻得可以,身为阶下囚,却在一位掌握她生死大权的敌人面前,泰然自若地,侃侃而谈,而且谈的,还都是对方的弱点,也等于是揭对方的疮疤。

这情形,不但使南宫秀为之啼笑皆非,连胡天赐与白敏芝也暂时忘去了目前的困境地,禁不住同时“噗哧”一笑卜真真却是意犹未尽地,补上一词道:

“太上,我这解释,你还能听得进么?”

南宫秀哼了一声,胡天赐却是再忍俊地,哈哈大笑道:

“痛快!痛快!真该喝一大杯,只可惜目前却没酒……”

南宫秀冷然截口道:

“胡天赐,该轮到你了,你准备好了没有!”

胡天赐讶问道:

“准备什么啊?”

南宫秀冷笑一声道:

“你不是说要同我老人家讨教一番的么?”

“不!”胡天赐摇首接道:

“现在,我改变主意了。”

南宫秀冷煞问道:“改变什么主意?”

胡天赐道:

“我自动随你们去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6章 魔焰高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