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57章 千里追踪

作者:司马紫烟

宇文哲听了欧阳翠的分析,不禁始手一拍自己的大腿,笑道:

“是啊!怎么我会不曾想到这些。”

欧阳翠媚笑道:

“可笑,你本来是为了找碴儿来的,真正发现了问题,却又给忽略过去了。”

宇文哲拈须笑道:

“小翠,别笑我了,归根结底,还是你这个小妖精在作怪。”

欧阳翠讶问道:

“怎么又怪上我了?”

字文哲道:

“因为,因为有你在我身边,我就不能专心作事啊!”

说着,并伸手在她的悄脸上狞了一下。

欧阳翠撒娇地道:

“太上,人家同你说正经事,你怎么又歪缠起来。”

宇文哲神色一整道:

“说正经事么!那你听了可别不高兴。”

欧阳翠一怔道:

“此话怎讲?”

宇文哲道:

“我认为,纵然目前这个陈伯东就是陈白丁,也没多大利用价值了。”

欧阳翠纤指一点他的额角道:

“你呀!真是一头大笨牛!”

宇文哲苦笑道:

“好!我向你这个聪明人敬请指教?”

欧阳翠正容接道:

“那么,我问你:以往,五老炼八魔时的五老后人,还有多少?”

宇文哲道:

“据我所知,到目前为止,除了宋承志之外,就只有邹陈二家还有后人。”

欧阳翠道:

“这就是了,五老中,只有三家还有后人,这难道还不算诊贵么?”

宇文哲点点头,欧阳翠又正容接道:

“如今,我们为了达到目的,人质方面,是质量并重,像陈白丁这样的人质,难道还不值得我们劫持么?”

宇文哲点首苦笑道:

“值得,值得,只是,目前,我们还没法确定他就是陈白丁……”

欧阳翠截口笑道:

“这个,我自有办法……”

当宇文哲与欧阳翠二人在密商之际,那位不良于行的陈伯东,也正在与老仆低声交谈着。

很显然,宇文哲,欧阳翠二人辞出之后,那位穿着青布短装的老仆,也曾绍朗面转了一圈,才重行回到一间。

当他将房门轻轻关上时,陈伯东悄声问道:

“老王,怎么样了?”

短装老者靠近陈伯东身边,低声说道:

“老弟,你的判断不错,他们不是保镖的。”

听他们的称呼,这二位的身份,也是够神的了。

陈伯东接问道:

“那么,是什么来历呢?”

短装老者道:

“十九正是我们的对头。”

陈伯东身躯一震道:

“你老兄是如何知道的?”

短装老者几乎是贴着对方的耳朵说道:

“方才,我经过几个趟子手喝酒的房间,那些人,可能是酒后忘形,说溜了嘴,只听其中一人说道:‘逍遥老人有什么了不起,咱门太上略施小计,还不立即将他最得意的爱徒也……话,只说到这里,就被另一个人喝阻了。”

陈伯东皱眉说道:

“如此说来,这些人邢是“灭绝魔宫”中的人所乔装的了?”

短装老者点点头道:

“是的,而且,由他们的谈话中判断,他们这趟“镖货”,十九就是宋前辈的爱徒胡天赐。”

“对!对!”陈伯东苦笑着接道:

“可是,目前,我们该怎么办呢?”

短装老者道:

“怎么办,由方才那个女的神情看来,她对你老弟,显然已发生了兴趣。”

陈伯东苦笑道:

“是的,只要稍微用点脑筋,就会想到我是陈白丁的化身,看情形,你我也得变成他们的“镖货”了哩!”

接着,又轻轻一叹道:

“怪只怪我不肯听玉儿和永儿的话,早点换个地方就好了。”

听这话意,目前这位陈伯东,果然就是陈红玉的父亲,邹永的未来岳父陈白丁了。

短装老者沉思着接道:

“不过,俗语说得好: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,我们没走,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”

陈白丁苦笑道:

“老兄真想得天真……”

短装老者截口接道:

“不!我是有事实根据的,你老弟想想看,假定我们方才的判断不错,他们之所以要如此地隐秘行藏,其目的,毋非是怕有人跟踪抢救人质,你说,是也不是?”

陈白丁点点首道:

“老兄这想法,很有道理。”

短装老者接道:

“假如我们化装踉踪,查出他们的藏身地点,岂不是一件意外的奇功么?”

陈白丁苦笑道:

“话是不错,但你却忽略了人家可能已对你我有了戒心,同时,我的双腿,虽然这些日子来,已有起色,却还是不便行动。”

短装老者道:

“这些,都是次要问题,现在,你我先行设法,脱离这危险地区再说。”

陈白丁一怔道:

“计将安出?”

短接老者道:

“老弟,你附耳过来……”

两人等于是咬着耳朵低语了一阵之后,陈白丁即在短装老者的挽扶之下,向楼下走去。

当他们走了楼梯,经过那间正在闹酒的趟子手的典间时,其中一人讶问道:

“天都黑了,二位还要出去!”

短装老者含笑说道:

“这位大爷有所不知,老朽这位主人,因患风湿病,不良于行,遵医师嘱咐,每天晚上,要在花园中散散步,以活动筋骨。”

那汉子“哦’”了一声道:

“不错,这道理,我也懂得。”

另一个汉子,却持杯走了过来,打了一个饱呃之后,才含笑说道:

“酒能舒筋活血,对风湿病大有助益,来,我敬这位一杯。”

短装老者深恐这酒鬼还要歪缠下去,连忙接过酒杯,一饮而尽道:

“谢谢!谢谢。”

“谢谢声中,人已扶着陈白丁内花园疾步走去。

只听后面传来那酒鬼的语声道:

“嗨!老头儿,再来一怀啊!”

另一个苍劲的语声,沉声说道:

“什么再来一怀!总镖头有命,咱们赶快连夜起程,快快拾去!”

“是!”

一串暴喏声中,短装老者的脚步也加快了,那位不良于行的陈白丁,几乎是足不沾地的,被他拖着在走,而且,边定边附耳说道:

“情况有了变化,老弟,你在柴房中委屈一下,我还得回去察看一下究竟……”

说着,顺手推开两道边的一个柴房,迅速而轻捷地将陈白丁“埋”入茅草之中后,又将柴门带拢,然后向花园中走去。

这巨宅中的柴房,离后花园本已很近,短装老者离开柴房之后,很快就到了后花园中。

他,轻捷而快速地,将后花园的后门打开,又虚掩着,以示有人从这儿出去了,但实际上,他却是悄然又回到了屋内。

由于他身手矫捷,地形熟悉,兼以“灭绝魔宫”中的人,又都是忙着收拾东酉,准备离去。因而他的一番做作,以及回到屋内,居然没被人发观。

他,隐身于第二进天井旁的屋檐下,屏息凝神,冷眼观察,那些进进出出的魔崽们。

很遗憾的是,那些人都是在默默地工作着,竟然没有一个人说话,一直到那些人全部收拾好,走向第一进去时,才听到其中一人低声唠叨道:

“奇怪,说得好好的为什么又临时变卦了呢?”

另一位低声说道:

“据说南宫太上派急足传书,可能有人会追蹑上来,所以才

以下的话,却是因距离拉远,没法听到了。

前院中,人喊马嘶,还有着“辘辘”车声,显然是已经整装待发了。

就当此时,只见宇文哲,欧阳翠二人,又相偕走了进来,只听欧阳翠边走边自语之道:

“他们居然会看出我们的破绽,会事先溜走了!”

宇文哲哼了一声道:

“那两人中,一人行动不便,谅他们走不远,我们是否派人追下去?”

短装老者似知此二人不好惹,同时,由于这两个人走到第二进,天井中后,又停了下来,倒发使得他不得不施展龟息法,以免被对方察觉。

欧阳翠摇摇头道:

“我谅准他们是躲进附近的居民家去了。”

宇文哲连忙接道:

“那我们可以派人搜查呀!”

“不?”欧阳翠苦笑道:

“我们又不是官府,凭什么搜查民宅,何况,我们还要争取时间赶路。”

宇文哲笑道:

“方才,是你说的,不能便宜他们,必须要抓回他们,现在,我同意了,你又变了卦。”

欧阳翠眉笑道:

“我是为了顾个大局呀!”

“总是你有理。”

宇文哲苦笑道:“好了我们走吧!”

说完,两人匆匆离去,接着,前院中的车马声,逐渐远去,而终于杳不可闻。

一直到听不到那一行人的声音之后,那短装者者才飘身落地,向柴房中走去。

第二天清晨,四骑快马,到达方大户家中,这四人是以莫子云为首,其次是方正,宋承志,和胡玉。

他们的方向是摸对了,但在行程上,却是迟了一个晚上,不但宇文哲等那一行人早已离去,连陈白丁于短装老者两人,也不在这儿了。

这四位,在失望中,由附近的居民口中,获得一些蛛丝马迹之后,又匆匆向镇外赶去。

当他们驰出小镇约莫五里左右时,只见迎面一骑快马疾驰而来。而且,那一骑快马的后面,黄尘滚滚中,另有三骑快马,以更快的速度,追了上来。

走在最前头的方正,一蹩浓眉,首先将坐骑让过官道旁,以便那骑快马通过,但那骑快马,于交错之瞬间,却是一声欢愿道:

“方大侠,快帮我截住那三个。”

原来这骑快马上人,就是与陈白丁在一起的短装老者,不过,短装老者的打扮伪装,此刻,却是一位中年文士,也是他本来的面目。

此人姓王,名复伦,与陈白丁莫逆之交,其本身武功,本甚不凡,惟因这些年来,以老仆的身份,同陈白丁在一起,已算是尽获陈家武学真传,目前的身手,已不在陈红玉之下了。

当然,当正邪双方在最近这段体战的日子中,王复伦曾与群侠方面联络过,自然也认识方正,因而目前他一见到方正,就禁不使欢呼失声。

方正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原来是王兄……”

就这两句话的工夫,那后面追上来的三骑人马,已像一阵风似的,卷了上来。

方正入目之下,来不及多加考虑地,大喝一声,“站住!”

同时缓绳一带,已横马官道当中,将总路阻住。

一阵”“唏聿聿”的长嘶声中,那三骑人马在丈远处,才一齐人立站起,被勉强刹住,并传出一声怒叱道:

“狂徒找死!”

但那人叱声才住,紧接着,又“咦”了一声道:

“是你?”

原来对方三人中,一个是曾为八魔中老大仲孙丕替身的桑柏,另两个则为江湖四大恶人,如今是“灭绝魔宫”中四位青衫使者之一的“冷面人屠”万俟剑,和“病郎中”季均能。

遇上这样札手的三个敌人,也就怪不得王复伦要落荒而逃了。

方正这发出一声,惊“咦”的,却是“冷面人屠”万埃剑。

方正冷笑一声道:“不错,是我,万俟剑,耳朵割去一只不要紧,脑袋割去了,可就活不成哩!”

“冷面人屠”万俟剑,曾被胡天赐割去一只左耳,故此刻方正才有此士说。”

(事详本书第四章中)

万俟剑也冷笑道。

“割去我耳朵的人,如今已被咱们生擒活捉,这笔帐全连本带利,一并收回的!”

方正冷然一哂道:

“别作梦!在‘灭绝魔宫’中,你万俟剑算老几呀!”

万俟剑嘴chún一张之间,却被桑柏摆手制止了:“万俟老弟,稍安勿躁。”

接着,精图在对方四人道上一扫,然后凝注莫子云,淡然一笑道:

“莫庄主,别来无恙?”

莫子云拈须微笑道:

“托福!托福!”

桑柏接问道:

“目前,贵方是莫庄主作主,是么?”

莫子云点点头道:

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桑柏拍手一指王复伦道:

“莫庄主认识这位穿长衫的朋友?”

莫子云道:

“莫某人虽然不认识这位姓王的朋友,但他既然是方老弟的朋友自然也是侠义道中的人。”

桑伯脸色一沉道:

“如此说来,莫庄主是准备插手架梁了?”

莫子云冷然接道:

“为了犬子遭受你们的暗算而被劫持,今天,纵然不为了这位王朋友也非得留下你们不可。”

这时,方正已同王复伦交谈数语,转身向莫子云说道:

“莫前辈这王兄已知道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7章 千里追踪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