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58章 伏牛秘谷

作者:司马紫烟

胡天赐哦了一声道:

“我同意我两位师妹的说法。”

欧阳翠笑道:

“那是说,你也感到很满意的了?”

胡天赐淡然一笑道:

“是啊!真难为你们这些孝子贤孙为我们找到这么好的个世外挑源……”

看他们这么泰然自若的言笑宴宴的情形,那儿还像是身为阶下囚的人。

欧阳翠笑了笑,回头喝道:

“王大,还不赶决下去,将胡公子白姑娘,卜姑娘等人的帐幕搭起来。”

石洞内传出一声帮应:

“是,属下马上就去。”

三个劲装汉子,将胡天赐等人临时过一谷旁,让出通道然后将搭帐篷的材料推下去人也着中跟飘来。

卜真真再度走向洞口,向欧阳翠笑问道;

“唉,大嫂……”

欧阳翠接口笑道:

“卜姑娘,我不介意你叫什么,但我总希望你留点口得。”

卜真真笑问道:

“那我该怎么叫你呢?”

欧阳翠娇笑道:

“除了‘大嫂’之外,什么都行。”

卜真真娇笑道:

“但我总觉的,叫大嫂比较亲切一点。”

欧阳翠只好苦笑道:

“那就由你吧!”

卜真真这才含笑接道:

“大嫂,方才我的意思是说,这下面的六个帐子,就是当今六大掌门人和长老们的住处?”

欧阳翠点头接道:

“是的,由左至右依次是少林,武当,衡山,峨嵋,天台,华山等六个门派。”

卜真真笑问道:

“为何华山派的帐子特别大呢?”

欧阳翠道:

“那是因为“华山”派的人,特别多。”

白敏芝接问道:

“帐外旁边堆放着那么多的木头,干什么用的。”

欧阳翠道:

“那是为你们盖永久性的住宅用的。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你想的可真周到!”

欧阳翠娇笑道:

“那里,那里,胡公子过奖啊!”

卜真真笑问道:

“大嫂,那些帐中,怎么都是静悄悄的,好像没有人?”

欧阳翠笑了笑道:

“他们都在里面养神纳福啊!”

白敏芝含笑接道:

“大嫂,我们三个,是否也可以下去?”

欧阳翠道:

“当然可以,不过,目前帐篷还没搭好,提前下去,可没地方歇息哩!”

卜真真道:

“不要紧,我们可以先到树林中去乘乖凉。”

“也好。”欧阳翠笑道:

“那么,我先为你们将绳梯弄好,三位就自行下去吧!”

当她吩咐好手下的人弄好绳梯,胡天赐,白敏芝等三人滑梯爬了下去之后,才扬声道:

“胡公子,你们三位,是特别贵宾,所以,住的帐幕也特别讲究,里面要如何布置的不妨自行向施工的人交待。”

卜真真扬声笑道:

“多谢大嫂,我们知道!”

说着,他们三人,径自向一片原始森林中走去。

欧阳翠目注他们进入原始森林中的背影,俊脸上掠过一丝得意的阴笑。

她的背后,传来一个苍劲的语声道:

“欧阳夫人,这三个,这种满不在乎的神情,我看有点不合情理。”

欧阳翠道:

“如果他们愁眉苦脸的,于是又有何补呢!”

“可是。”那苍劲语声道:

“看他们那神情,不像是装扮出来的。”

欧阳翠道:

“别疑神疑鬼的了,到了这儿,任她是大罗神仙,也有乖乖的接受我的摆布。”

接着,又沉声说道:

“好好监视他们,我走了。”

“是!”

欧阳翠对于被幽禁在这死谷中的六大门派中的掌门人,仅仅认识“少林”的悟元掌救,和“武当”玄玄掌教。

他,也许是深恐打扰对方的清静,竟然避过那些帐幕,偕同白敏芝,卜真真二人,径自向那一片密林中走去。

进入那古木参天的密林中,盛夏的酷暑,顿时一扫而空,卜真真忍不住一声欢呼道:

“啊,好凉快!”

但白敏芝却都嚷着道:

“我好累,胡师兄,我们就在这儿坐下来,歇一会儿吧!”

胡天赐不禁笑道:

“一个失去武功的人,可真是什么事也感到不对劲啊!”

说着,他自己首先就地坐了下来,白敏芝、卜真真二人,也种继在他的对面坐下。三人沉寂了少顷之后,还是卜真真首先发话道:

“胡师兄,你说过,船到桥头自然直,现在,该算是已到桥头了,你怎么说啊?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二位师妹,请尽管放心,只要我这位胡师兄还活着,你们二位,也决不致于吃什么苦头。”

卜真真白了一眼道:

“还说哩!这一路来,挤在那辆鬼马车中,人都挤扁了,还好意思吹牛……”

胡天赐截截口笑道:

“俗语说的好,吃的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,在马车中吃点苦头,也正是给我们生活上的一种考验和锻炼啊!”

白敏芝轻轻一叹道:

“别尽唱高调了,我们得想法子,赶快脱离这鬼地方才好。”

胡天赐苦笑道:

“我又何尝乐意呆在这鬼地方,可是,这是急不来的啊。”

卜真真然拉着他的衣角,撤起娇来:

“我不管……你得赶快想办法,因为你是我们的师兄……”

胡天赐连忙轻轻一‘嘘”道:

“禁声。”

卜真真讶问道:

“干什么这么神秘?”

胡天赐低声说道:

“这附近有人。”

“有人?”白敏乏也讶问道:

“怎么我没听到?”

胡天赐一笑道:

“人在半里之外,你的真力被封闭,怎能听的到呢?”

白敏芝注目问道:

“那你又怎能听到的?”

胡天赐神秘的一笑道:

“山人自有道理!”

卜真真突有所悟的,一拳击在他的膝头上,笑嚷道:

“三师姐,我们都上了他的当了!”

白敏芝也恍然大悟的道:

“原来你的真力并未被封闭。”

胡天赐连忙以真气传音说道:

“禁声,如果让敌人知道了,那就前功尽弃了!”

卜真真又打了一拳道:

“你为什么一直要瞒着我们?”

胡天赐苦笑道:

“我如果不瞒着你们,又职能保守秘密一直到现在。”

这时,他们之间的交谈,语声低得几乎近于耳语卜真真白了他一眼道:

“为何还不给我们解开穴道?”

胡天赐正容说道:

“现在,还不是时候。”

卜真真怒声道:

“不是时候,难道还要选一个黄道吉日才行。”

胡天赐苦笑道:

“话不是这么说,小妹?你冷静的想想看,如果我给你将穴道解开了,你能受得下眼前这一份窝囊气么?”

卜真真不加思索的接道:

“能!”

胡天赐神色一整道:

“这不是开玩笑的事,小妹,到时候,我们三个人丢掉老命事小,影响武林大局,那才真算是罪莫大了!”

卜真真这才一怔道:

“有这么严重?”

白敏芝也正容说道:

“这倒是实情,五妹,我们还是暂时委屈一点为好。”

卜真真不禁幽幽的一叹道:

“那要委屈到什么时候?”

“等恩师同家父前来营救我们时,那时候,我们才里应外合,杀将出去。”

卜真真道:

“如他们找不到这儿来呢?”

“绝对不会的。”胡天赐蛮有自信的说了一句。之后,才正容说道:

“二位师妹,还记的我在‘朱仙镇’效外自动受缚时,向南宫秀所说的话么?”

卜真真哼了一声道:

“谁还记得你当时说什么话,我气都快气死了。”

白敏芝注目接问道:

“是否就是那要向令尊和师公写信的事?”

胡天赐点头道:

“不错,那两封信,表面是很普通的问候信,但一经水湿,翅又另有秘密字迹呈现出来……”

卜真真忍不住一“哦”道:

“会有这种事?”

胡天赐道:

“这是千真万确的事,是恩师由一位江湖郎手中学来的,这事情,乍听之下,好像很神奇,却是简很单。”

卜真真不禁拍手笑道:

“真的,那你一定要传给我啊!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这点小意思,绝对没问题。”

白敏芝接问道:

“胡师兄,你怎会没有受制……”

卜真真也连忙问道:

“对了,难道你身上穿了什么宝衣不成?”

胡天赐笑道;

“我身上,并没穿什么宝衣,不过是当南宫秀封闭我的‘气海’大穴时,使出‘移筋易穴’的功夫而已。”

卜真真白了他一眼,才向白敏芝嘟着小嘴说道:

“三姊,你看他有多坏,自己练好了‘移筋易穴’的功夫,也不先告诉我们一声。”

胡天赐苦笑道:

“你这位刁蛮公主,可真难伺候啊,如果我先告诉你们了,你又会说我故意炫耀啦!”

白敏芝轻叹一声道:

“别抬杠了,先说正经的,胡师兄,朔必须尽速先将这儿的各派掌门人和长老们的穴道解开,以免串时措手不及。”

胡天赐沉思着道:

“我们判断,我们的援兵,至少得五天以后才能到达,所以,目前并不急,同时,我还得先同‘少林’,‘武当’二位掌教商量一番,这批人中,性子急躁的。

暂时不能恢复他们的功力。”

卜真真笑了笑道:

“对了,目前,凭我们同六大门派的这些精英人物,也可以冲出去的!”

胡天赐苦笑道:

“小妹,别把他们这些掌门人和长老估计得太高,姑且撇开那天然石洞的天险不说,纵然是在通常环境之中,也没法安全突围?”

接着,又注目问道:

“小妹,你估计一下,我们已知道的敌方实力吗?”

卜真真扳着自己纤指,低喜数着:

“宇文哲,司马炀,南宫秀镇宫双将,天池三怪,寒外双凶,外加大天尊大魔的两个替身……”

白敏芝截口苦笑道;

“够了,五妹,光是这十二个顶尖儿的老田头。就已经够我们头痛啦!”

卜真真蹙眉接道:

“这倒是实在的,我们这边,除了师傅,师公,和莫前辈之外,就只有我们晚一辈的十来个人,比较起来。可实在不容乐观。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小妹,别朝牛角尖里钻,你该懂得,斗力不如斗智道理,何况我们还有广大的侠义同仁,作我们的后盾哩!”

卜真真注目问道:

“胡师兄,你心中是否已经有什么腹案?”

胡天赐含笑反问道:

“小妹,你懂得什么叫‘腹案’么?”

卜真真白了你一眼道:

“跟我们说说,有什么关系!”

“别急。”胡天赐起身笑道:

“我到那边走走,看看那边是谁。”

卜真真急道:“不!我们一起走。”

胡天赐苦笑道:

“走,是怕你们走不动啊!”

“白敏芝蹩眉说道:

走不动也得走,咱们两个失去武功的女人留在这儿,那是太危险了。”

胡天赐只好点点头道:

“好!走就走吧!”

当他们走了十来丈远时,胡天赐忽然低声说道:

“他们已经走来了,咱们不如省点力,坐在这儿等吧!”

果然,不消多久,不远处,已出现三位老僧。

这三位者僧,都是胡天赐所熟悉的,那是“少林”掌教悟元大师,和他的二位师弟悟亨,悟贞等三位。

胡天赐老远就抱拳长揖道:

“三位大师,别来无恙?”

悟贞大师抢先苦笑道:

“无恙是不错,但目前的情况,却比有恙更要糟得多。”

“胡少侠怎么也到这儿来了?这二位女施主又是谁?”

胡天赐苦笑道:

“小可也同诸位一样,作了这儿的贵宾啦!”

悟元掌教神情一震之下,长叹一声道:

“魔长道消,这局面,如何得了?”

胡天赐替白敏芝,卜真真二与三位老僧介绍之后,悟元掌教又接问道:

“三位被劫持来此,令师和令尊等人,是否知情?”

胡大赐点首接道:

“理论上,应该算是已经知道的了。”

悟亨大师蹙眉问道:

“三位的个别劲,都强过咱们三个老和尚,又是怎样受到暗算的呢?”

胡天赐轻叹一声道:

“这事情,可真是说来话长,三位大师都请就地坐下来,咱们慢慢谈吧!”

好生恶死,毕竟是人之常情,被莫子云,方正等人所擒获的桑柏,季能均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8章 伏牛秘谷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