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59章 险阻重重

作者:司马紫烟

那短装老者道:

“原因是这样的,方才,‘伏牛山’上的大爷们,一下子来了百多位,首先将小老儿抓去,说他们有三位大爷被大侠们抓住了,责成小老儿问大侠讨情放人,否则,即将本村夷为平地,鸡犬不留。”

不等他说完,莫子云已怒叱一声道:

“好一鲜卑鄙无耻的东西!”

那位村长以为莫子云不同意放人,吓得他又跪了下去,连连磕头道:

“这位大侠,请高抬贵手……”

莫子云连忙扬掌凌空将村长托了起来,并正容说道:

“老丈请起,你的事情,好商量。”

宋希贤长叹一声道:

“罢了!方正,将那三个交给他带走吧!”

这情形,可乐得那村长和老拿柜二人,连连躬身道谢:

“多谢二位大侠!”

“菩萨保佑二位……”

少顷之后,方正已偕同胡玉,宋承志二人,将桑柏,季能均,万俟剑等三人带到小院中。

宋希贤向桑柏笑了笑道:

“桑朋友,司马炀派来接你们三位了,请吧!”

因为方正前往带他们三位时,并没说明原因,因此,宋希贤的话,不但使桑柏,季能均,万俟剑等三人深感意外,连押解他们的胡玉和宋承志二人也是双目睁得大大地。

桑柏怔了怔之后,才反问道:

“宋大侠,这不是开玩笑吧!”

宋希贤冷然接道:

“谁有功夫同你开玩笑。”

莫子云却是一挫钢牙道:

“我真后悔,当时没一刀宰了你!”

桑柏笑道:

“现在宰我,还来得及呵!”

这老魔头显然已看出了一部份眼前的情景,因而嘴皮子也硬了起来。

宋希贤深恐他们又闹僵了,连忙挥手说道:

“方正,带他们走!”

“是!”

当方正率领着那一行人离去时,万俟剑却扭头扬声道:

“宋大侠,我们的穴道,还没解开哩!”

莫子云抢先答道:

“司马炀有本领将你们要回去,自然也有本领解开你们的穴道的。”

胡玉却跺足怒叱道:

“寞便宜了这几个忘八羔子!”

莫子云笑道:

“玉兄莫气坏了身体,下次碰上时,我一定见一个,杀一个,见两个,杀一双。”

小院门口,传来一阵“格格”地媚笑道:

“庄主真好威风呀!”

随着这后声,一阵香风轻拂,烟视媚行的仲孙妙妙,已飘落小院之中。

莫子云脸色一变道:

“贱人,亏你这有脸来见我!”

仲孙妙妙媚笑道:

“我为什么不能见你,咱们曾经是夫妻呀!”

莫子云虎地站了起来,怒声叱道:

“贱人!你再要提及过去,当心我一掌劈了你!”

仲孙妙妙显得从容已极地,笑了笑道:

“莫庄主,俗语说得好,一夜夫妻百夜恩,我不信你会那么绝情,而且,你是聪明人,当能想到,劈了我之后,会有怎样的后果。”

莫子云冷笑一声道:

“我倒不信邪,劈了你这么一个贱女人,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!”

仲孙妙妙笑道:

“莫庄主.这邪儿你还是非信不可,我不妨老实告诉你,你不但不能杀我,只要我在上灯之前,没有回去,这小村落中的男女老幼,仍然免不了一刀之苦。”

莫子云气得老睑铁青,切齿顿足道:

“好一群卑鄙无耻的东西!”

胡玉苦笑道:

“庄主:现在!该我来劝劝你了,莫气坏了身体;还是平心静气地,听听他说些什么吧!”

“对了。”一直在皱眉沉思着的宋希贤,这才向仲孙妙妙接问道:

“仲孙姑娘,请直道来意吧?”

仲孙妙妙嫣然一笑道:

“还是宋大侠来得干脆。”

胡玉脸色一沉道:

“再卖关子,就不够意思啦!”

“是啊!我马上就说到来意了。”仲孙妙妙含笑装道:

“我的意思很简单,那就是情诸位立刻返回‘朱仙镇’去。”

宋承志注目问道;

“凭什么要我们回去?”

仲孙妙妙漫应道:

“不凭什么,只因诸位都是自命侠义道中的人,我想,谁也不好意思坐视这村落中的百多条人命不管吧!”

宋希贤皱眉问道:

“为了这儿的百条人命,你们还有多少条件,不妨一齐说出来吧!”

仲孙妙妙笑道:

“宋大侠,据我所知,条件是到此为止了,不过,司马老爷子曾经说过,诸位必须在今夜三更之前,撤出这个村少往回走。”

宋希贤“唔”了一声道:

“由现在到三更,还有半夜时光,且让我多考虑一下。”

仲孙妙妙含笑说道:

“好的,那么,奴家告辞。”

说完,向着宋希贤敛衽一礼,莲步珊珊地,向院外走去。

宋希贤目送对方离去的背影,口中却以真气传音向莫子云,方正,宋承志三人说道:

“立即暗掩护,我们以重手法消灭对方暗卡。”

说完,也起身向院外走去。

此时,夜幕已垂,苍茫夜色中,宋希贤以十来丈的距离蹑在仲孙妙妙背后,但仲孙抄妙却是好整以暇地,踽踽独行着,连头也不曾扭回一下。

乡村中人,都是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,尤其今宵,更因情况特殊,一般村民,天黑之后,立即关门闭户地,呆坐家中,因而,尽管此刻才是夜幕初垂,但整个树落中,已看不到一个当地的居民。

当然!当地居民看不到,外地人却是有的,除了大摇大摆着的仲孙妙妙与宋希贤之外,各处暗影中,更有着幢幢人影。

一声闷哼,和两声凄厉惨叫,分别传自三个不同的方向。这,证明魔官方面的人,已有三名同时被消灭了,原来,蹩着一肚子闷气的莫子云,已暗中传下了命令:那就是见一个,杀一个,见两个杀一双。

目前,群侠方面,连同邹永,王复伦和二,三,四,五,等四位太保在内,一共是十一位,他们人数虽少,却算得上易侠义道的精英。

在如此情况之下,双方要是正面冲突起来,魔官方面的百来个人,还真不够他们杀的。

方才这三声死亡的掺叫,还不过是一根导火线,一经点燃之后,惨叫,闷哼之声,分从各个方向,不断地传来。

这情形,不但使仲孙妙妙暗暗心惊。连宋希贤也为之直皱眉头。因为,他担心如此蛮干,很可能会影响当地居民的生命安全。

继一串此落被起的惨叫之后,也传来了兵刃相击的金铁交鸣之声,很显然,魔官方面的人,已开始反击了。

不过,由那金铁交鸣与双方的叱喝声中,可以判断出,魔宫方面的反击,并不强烈,形成慾振无力的,一面倒的颓势。

木来显得颇为镇静的仲孙妙妙,似乎沉不住气了,她,蓦地转过身来向着宋希贤沉声问道:

“宋大侠,你说话算不算数?”

宋希贤笑问道:

“我,几时说话不算数的?”

仲孙妙妙道:

“你曾答应撤出这儿。”

宋希贤笑道:

“仲孙姑娘,你记错了吧!我记得我只说过,在今宵三更之前,多加考虑,可不曾有过任何承诺。”

仲孙妙妙踪了一声道:

“现在,你跟着我干吗?”

宋希贤正容接道:

“我要找司马炀亲自谈谈。”

不远处,传来司马炀的语声道:

“司马炀在此,宋大侠有何见教?”

紧接着,却向仲孙妙妙说道:

“妙妙,快到这边来。”

仲孙妙妙应声飞射而起,并娇应道:

“我来啦!”

但宋希贤却也同时飞身而起,并朗声大笑道:

“现在走,已经太迟啦!”

话声中,人如离弦急矢,一晃而前,两人之间的距离,一下子缩短到三丈以内。

不远处,两个人影,同时飞射过来,并震声大喝:

“宋希贤,你要不要脸!”

就这说话之间,宋希贤已施展“大接引神功”凌空抓住仲孙妙妙的娇躯,向后一甩道:

“方正,接住。”

一声娇呼,仲孙妙妙的娇躯已在这师徒两的神奇手法之下,服眼贴贴的,躺在方正身前的地下了。但事实上,这师徒二人的手,连仲孙妙妙的衣边,也不曾沾过。而完全用的是“大接引神功”。

也就当此同时,一声裂帛爆响过处,三道人影一触而分,周围五丈之内,旋起一阵激烈的狂风,沙飞石走,令人有目难睁。

原来就这刹那之间,宋希贤已同司马炀,桑柏二人硬拼了一掌。

只听司马炀冷笑一声道:

“宋希贤,你好意思劫持一个年轻女人!”

宋希贤笑道:

“我这算是“东施效颦’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”

司马炀冷冷一笑道:

“有什么条件,你说吧!”

“我的条件很简单,希望你们莫以这儿的无辜村民为要挟,我们各凭真实本额,好好的分一个强存弱亡。”

司马炀道:

“你的意思.是要我们撤出这村庄?”

宋希贤道:

“不错,而且,你得承诺,永不以这儿的村民,作任何要挟!”

司马炀扭头向桑柏苦笑道:

“本来是想将他们赶出这儿的,想不到却反而被他们赶走了。”

宋希贤沉声问道:

“司马炀,你怎么说?”

司马炀漫应道:

“你让我考虑一下。”

宋希贤冷笑道:

“你不要你那个宝贝女人了?”

司马炀道:

只要你不要你的宝贝徒弟,我也可以不要这宝贝女人。”

宋希贤沉声说道:

“司马炀,我不能不特别正告你,一个人,死生有命,富贵安天,如果我宋希贤为了自己的徒弟受制,而向邪恶低头的话,那我这一大把年纪,岂非是活到狗身上去了!”

司马炀一楞道:

“这是说,你已打算不要胡天赐和白敏芝等那些徒弟了?”

宋希贤道:

“不是要不要徒弟,而是义之所在,事实上无法两全。”

司马炀目光移注莫子云道:

“莫庄主你呢?”

莫子云反问道:

“我怎么样?”

司马炀皮笑肉不笑的道:

“人家打算不要徒弟了,你莫庄主是否也打算不要儿子了?”

莫子云笑道:

“你说对了,我这个儿子,本来就等于是拾来的,如今为了维护武林正义,而又糊里糊涂的失去,就当他本来没有拾回来一样。”

司马炀冷笑道:

“你们说的可真轻松!”

一顿话锋,又注目问道:

“那么,对于那六大门派中人,你们也是不管他们的生死了?”

莫子云哈哈一笑道:

“连自己的儿子和徒弟,都不管了,谁还算得了别人的生死!”

宋希贤也含笑接道:

“是啊,这些人,都是为了武林道义,而牺牲自己的生命,算的上死的重于泰山,也算的上虽死犹生……”

司马炀接口冷笑道:

“别唱高调了,宋希贤,我同你说几句最现实的话。”

宋希贤“哦”了一声道:

“我正听着。”

司马炀冷冷的一笑道:

“我们暂时不谈人质问题,你估计过我们双方的实力没有?”

宋希贤点点头道:

“估计过。”

司马炀接问道:

“你认为,凭你们这几个人,是本宫的对手?”

宋希贤正容说道:

“论目前双方实力,我承认你们是占了优势,但在古往今来,不论是国与国的兴亡之战也好,江湖上的正邪之战也好,胜负之机,不在实力之大小,而决于人心向背,这就是说,仁者无敌,谁能掌握着真理与正义,谁就是最后胜利者。”

莫子云哈哈一笑道:

“宋兄,你这套理论太以高深了,曲高和寡,人家可不容易懂得,例不如让我这个粗人;说一个粗俗的来由吧!”

紧接着,司马炀怒声道:

“谁有工夫同你废话!”

莫子云正容接道:

“这不是废话,是在向你剖解当前正邪实力的问题。“谁都知道,牛的气力,比牧童大的太多太多了,但牧童却能支配牛的一发,你懂我的意思么?”

司马炀冷笑道:

“你们一定要送死,我会成全你们的。”

莫子云沉声说道:

“现在,你带来这村中的狗腿子们,已大半就歼,还没有死的,也大都跑到你身边来了,现在,我等着你回答宋大侠的问题。”

司马炀一愣道:

“什么问题啊?”

莫子云道:

“就是从今以后,不得再以这村落中的平民,作任何要挟的问题,”

司马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9章 险阻重重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