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60章 得道多助

作者:司马紫烟

麻大虎冷笑道:“宋希贤,凭你舌翻莲花,也别想离开我们‘灭绝魔宫’中的人。”

宋希贤目注燕南来笑问道:

“燕老二,我正等你一句话?”

燕南来答非所问的道:“宋大侠准备何时放人?”

宋希贤笑道:“只要你们承诺和我合作,我可以立刻放人!”

燕南来苦笑道:“宋大侠该明白,这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宋希贤“哦”了一声道:“那么,我只好出了这个峡谷之后再放人了”

说完,也不管对方的反应,立即带着燕南飞,由“黑白无常”面前,飞身而起,向谷口疾射而去。

也许是“黑白无常”二人怕激起“南天双鹤”捧家兄弟心生异心,也可能是宋希贤的动作太以快速,也太以意外了,因而来不及有何行动,居然没有采取任何阻止,而使宋希贤轻易的到达谷口之外。

经过这次实地侦察,宋希贤已意识到,在目前众寡悬殊,再加上这天险的情况之下,尽管已方被劫的人质,不致有危险,但如果没有内向而强行攻入,可实在太困难了。

而且,由于胡天赐的被劫持是自愿上钩,表面上看来,可以减少已方人质的危险。但经宋希贤的此番实地考察之后,却认为胡天赐此举,极可能会弄巧成拙。

试想:群侠方面,被劫持的人质不算少,如胡天赐能顺利的回复了那些人的功力,这一股实力也相当强大。

目前,美侠方面没法与胡天赐联络,如果胡天赐知道这儿的天险难度,强忍持机,以期收内外夹击之效,倒也罢了,怕的是万一他们不明真情,又不能忍,益自持实力大而强行发动,那后果可就非常严重了。

也就是因为这些原因宋希贤于目前这偶然触发的灵感中,立即予以掌握不肯放松。

因此,当他向谷外飞射的同时,已贴碧燕南飞的耳朵,说出自己的意愿;

“燕兄,我真诚希望贤昆仲能与我合作。”

当他射落谷外之向,又低声接问道:“燕兄,尊意如何?”

燕南来虽然不能动弹,但哑穴并没受制,闻言之后,连忙低声激道:“此地不能谈!”

就这当口,“黑白无常”麻家兄弟与燕南来等三人,也已到了谷门,燕南来并扬声道:“宋大侠,你还不放人!”

宋希贤先以真气传音向燕南飞说道:“燕兄请尽速设法同小徒胡天赐联络……”

紧接着,却向燕南来笑道:“二位不必多礼,有燕老大一人恭送,已经够了!”

燕南来一怔道:“你是嫌我们逼的太紧?”

宋希贤笑道:“是啊!在目前这种清况之下,我放了人,然后,你们三位一扑而上,我不但得多一番手脚才施脱身,连方才的这一阵拆腾,也算白忙了!”

麻二虎冷笑一声道:“宋希贤?你也太过虑了!”

宋希贤笑了笑道:“这叫作防人之心不可无!”

麻大虎挥挥手道:“好,我们退后五丈。”

宋希贤道:“要么,就做的更漂亮一点,再退后三丈。”

当对方依言连后退八丈之后,宋希贤才又向燕南飞道:

“请记住我的话!”

接着,将燕南飞的身躯脱手向对手抛出,并扬声喝道:

“接着!”

话声中,他自己却长身而起,并发出一串穿云裂石的朗笑道:“各位,少陪了……”

这是胡天赐等群侠被软禁的秘洞中。

由于正是三伏天,虽然时已二更过后,二幕中却仍然是闷热。因而胡天赐,白敏芝,卜真真等三人,仍然在帐幕外乘凉。

思明星稀,景物如画,虽然谈不上夜凉如水,但流风徐来,倒也是使人觉的心旷神怡,如非是身为阶之囚,则此时此此地,可真是年轻男女们谈情说爱的好场所!

但事实上,眼前这三位,却是谁也不愿开口,翰自仰首凝求夜空中闪闪的星星,默默出神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白敏芝苦笑道:“现在,我算体会到度日如年的味道了。”

卜真真长叹一声道:“是啊,这两天比过两年还要长呢!”

接着,回头问胡天赐问道:“胡帐兄,已经过了两天了,你有没有想出别的办法来?”

胡天赐应道:“没有!”

卜真真白了他一声道:“都是你出的馊主意。”

胡天赐苦笑道:“横直我已成了你们二位的出气筒,要骂,你就骂个痛快吧!”

白敏芝正容说道:“胡师兄,说正经的,目前,我们的实力不算小,在出其不意中下,是可以冲出去的”

胡天赐神色一整道:“我准备今夜三更后,前行那通往外间的石洞中,探更过后,再做决定。”

卜真真又白了他一眼道:“怎么现在胆子变的那么小了?”

胡天赐正容说道:“真真,你要明白,我们所面对的,是一个实力强大的敌人,如只是我一个人,我可以不预后果的进行冒险,但目前,不但有你们二位,而且,当今侠义道中,各门派的首颇人物,都集中在这儿,如一步走错,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。”

白敏芝轻叹一声道:“五妹,别胡闹了,胡师名子顾虑的对,有道理。”

卜真真皱眉说道:“去石洞中,能探出什么名堂来?”

胡天赐道:“最低限度,我们许知道他们警备的情况,和石洞内外的地理形势,才好酌情采取行动。”

卜真真道:“我也去。”

胡天赐道:“此行不是去斗嘴,更不是去厮皮,你同我去干什么?”

卜真真顿足娇声道:“三姊,你看他说的什么话,你也不帮帮我。”

白敏芝娇笑道:“谁教你平时嘴不饶人,所以,这回一片好心被人家当作驴肝肺,我也爱莫能助。”

卜真真气的哼了一声道:“你们小两口联合起来欺负我,回去之后,到师傅面前再同你们算帐……”

胡天赐低“嘘”了一声道:

“石洞上有人下来。”

卜真真又哼了一声道:

“管他!”

她口中虽然还在发横,但实际上可没再发小姐脾气了。

远处,一道幽灵似的人影,迅疾地走了过来。

胡天赐低声说道:

“来人是欧阳翠。”

卜真真哼了一声道:

“这妖妇又跑来干吗?”

白敏芝苦笑道:

“可能是她轮值巡查吧?”

胡天赐故意提高语声笑道:

“像这等洞天福地,如非是身为阶下囚,住在这儿,倒是蛮惬意的”

欧阳翠已到了十丈之外,闻言之后,娇笑一声道:“胡公子,二位姑娘,还有什么不惬意的,请尽管同我说,我一定禀明太上,加以改善。”

说话间,人已到了他们面前,并也就地坐了下来。

卜真真首先哼了一声道:“妖里妖气的,我一看到你就生气!”

欧阳翠毫不以为忤地,掩口娇笑道:“哟!小妹,干嘛火气这么大的?”

卜真真冷笑一声:“谁是你小妹!”

欧阳翠媚笑道:“你不是喜欢叫我大嫂么,既然叫我大嫂,你当然就是我的小妹嘛!”

卜真真瑶鼻一耸道:“哼!不要脸,不害臊!”

欧阳翠披chún媚笑道:“小妹,害臊的女人,可找不到老公哩!”

卜真真“唔”了一声道:“所以,你的老公特别多,老少戒宜,来者不拒。”

这位刁蛮公主,将心中的不快,一古脑儿都发泄在欧阳翠的身上,说的话,即刻薄,又尖酸。

这情形,欧阴翠脸皮再厚,涵养功夫再好,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。

胡天赐深恐卜真真说出更难听的话来,但他有自知之明,这等场合,如果由他来制止,必然会收到相反的效果;只好向白敏芝以真气传音说道:“敏芝,快劝劝她……”

白敏芝立即接道:“五妹,别那么口没遮拦的。”

卜真真悻然地道:“谁教她来惹我!”

“是啊!”胡天赐为了改变气氛,只好立即顺着卜真真的语气,向欧阳翠笑道:“如果没有必要,阁下最好是别来惹我们这位刁蛮公主。”

欧阳翠意味深径的一叹道:“我知道我是不受欢迎的人物,但有时间,不受欢迎的人物也会例外的。”

胡天赐一楞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欧阳翠神色一整道:“除非你们三位不想离开这儿了,否则,就别那么瞧不起人。”

卜真真忍不住娇笑道:“哟!看情形,你好像还是有所而来?”

“不错。”欧阳翠正容接道:“而且,我时间很迫促,希望三位别再来浪费了。”

卜真真娇笑道:“可是,我们的时间,却是充分得很。”

胡天赐含笑接道:“真真莫打岔,看她说些什么?”

接着,目光移注欧阳翠道:“请直道来意吧!”

欧阳翠正容说道:“如果我要改过自新,诸位能否相信?并能给予我机会么?”

卜真真娇笑道:“大嫂,你忘了我们是阶下囚的身份了吧?”

胡天赐摆手制止卜真真继续说下去,一面却正容说道:“这得分两方面来说,当然!你能改过自新,我们会竭诚欢迎,我想,宋世兄方面,也必然会宽恕你以往的过失……”

欧阳翠截口苦笑道,“这个,我倒不敢存此奢望,但愿他不念旧恶,能放我一条生路就行了。”

胡天赐接道:“这,应该是不成问题的。”

欧阳翠注目问道:“那么,胡公子是否能信得过我呢?”

胡天赐神色一整道,“这个,就得看事实表现了。”

欧阳翠正容接道:“我负责同令师联络,协助诸位脱离这儿。”

白敏芝抢先问道:“欧阳夫人,你怎会有这种想法的?”

欧阳翠长叹一声道:“俗语说得好,人不为自己,天诛地灭,我之所以有这种打算,当然也是为我自己的下半辈着想。”

卜真真似笑非笑地接道:“大嫂,你现在不是过得蛮好么!怎么又……”

欧阳翠截口苦笑道:“小妹,天生的婬贱的人,不会太多,世间的坏女人,也大都是后天的环境所造成的。”

“哪一个女人不愿从一而终,而偏要过着朝秦暮楚的生活,更有哪一个女人,愿意舍会自己年俊的丈夫,而去同一个面目可憎的糟老头子要好呢?”

卜真真不禁一呆道:“欧阳夫人,如此说来,倒是我错怪你了。”

卜真真浅世不深,等于还是一张纯洁的白纸,因而对善与恶的划分与感触,也特别锐敏。

目前,欧阳翠这整理可怜的神态,与娓娓动听的理由,立即使得卜真真对她的观念,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,因而语气也变的客气起来。”

这情形,使得欧阳翠心头颇为激动地,凄然一笑道:“小妹,如果你不再憎恨我了,就别再叫什么‘夫人’‘大嫂’,干脆叫我一声欧阳大姊,可以么?”

卜真真笑道:“好的,从现在起,我就改口叫你欧阳大姊。”

欧阳翠连忙接道:“谢谢你!小妹。”

接着,美目分别向胡天赐、白敏芝二人一扫,含笑问道:“二位是否也相信我的诚意了呢?”

胡天赐正容说道:“我,还要等事实说明。”

白敏芝点点头道:“是的,我也一样。”

欧阳翠笑了笑道:“年纪大一两岁的人,毕竟是老练得多。好,我先给三位解开被制的穴道,行不行?”

胡天赐点点头道:“行!你先解开我两位师妹的穴道吧!”

原来这两天当中,秘谷中被软禁着的人,已全部被胡天赐解开了穴道,偏偏只有这两位姑娘穴道还被制着,为的是怕她们小姐脾气,而误了大事。

当欧阳翠替白敏芝,卜真真二人解开了穴道后,卜真真一面活动刚刚畅通的体内真气,一面却白了胡天赐一眼道:“还是欧阳大姊对我好。”

胡天赐向她扮了一个鬼脸道:“我胡师兄对你,也不错呀!”

欧阳翠一时之间,自然没法领会这两位的话中涵义,只是向胡天赐笑问道:“胡公子,该你啦!”

胡天赐一怔道:“哦!不!我的穴道,待会请白师妹替我解。”

欧阳翠掩口媚笑道:“怎么?还害臊?”

胡天赐神色一整道:“先说正经的,你打算如何合作法?”

欧阳翠沉思着问道:“对这儿里里外外的形势和部署,诸位是否已知道一点儿?”

胡天赐笑道:“我们所知道的,只有这死谷。”

欧阳翠正容接道:“那么,我可以告诉你们……”

接着,她将这死谷唯一出口——石洞的外端即魔宫的大本营,以及外面的峡谷,等于是一个具体面似,“居庸关”,并将那峡谷的部署留为解释之后,才注目问道:“像这情形,即使你们这儿的人,全部恢复功力,能够冲出去么?”

胡天赐“唔”了一言道:“如果你所言的没夸张,那可委实是不容易。”

欧阳翠道:“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之下,想由里面冲出去都不容易,要想内外面强行政达来,那可更是难上加难啦!

胡天赐注目问道:“观在,我敬谨请教合作之法?”

“不忙。”欧阳翠含笑接道:“我还有更重要的消息没说。”

胡天赐接问道:“那是那一方面的?”

欧阳翠神秘地一笑之后,才注目反问道:“魔宫中新任的那位神君包耀明,自接任之后,一直不曾公开露过面,诸位也知道其原因何在么?”

胡天赐一怔道:“不知道啊!”

白敏芝,卜真真二人也同时说道:“不是你提起,我们已忘去这个人啦!”

“难道说,也被南宫秀给软禁起来!?”

欧阳翠又是神秘地一笑道:“形式上可以说是同软禁差不多,但本质上却是大大的不同。”

胡天赐目光深注地接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欧阳翠神色一整道:“三位都是名门高弟,当知道武林中有一项能使年轻资佳的高手,可以于短时间内速成的办法……”

胡夭赐心头一惊地,截口问道:“难道她们准备对包耀明施展‘三才开顶大法’!”

“对了。”欧阳翠点首接道,“‘三才开顶大法’,据说除了接受手术的人,要年纪轻,资质秉赋最低是中上之选,同时还要有三位功力绝佳的顶尖高手,同时施为,此外,还得有灵葯补助,才能收事半功告之效。”

胡天赐禁不住一呆道:“怪不得这些日子来,谁也不曾见过包耀明,甚至也没听说过。”

白敏芝也苦笑道:“不错!论资质,包耀明委实是中上之选,又有三位功力超绝的太上为之施术,外加那位神医的传人卜正文替他供应灵葯,算得上是各方两的条件都够了。”

欧阳翠苦笑道:“白家妹子,事实上他们这项手术,已经成功,冉过几大,包耀明就可成为当代武林中的无敌高手啦!”

胡天赐轻叹一声,没接腔。

欧阳翠正容接道:“诸位想想看,咱们南宫太上,自从双佩合作之后,凭单打独斗,已没人是她那“两仪罡煞”的敌高,加上她平常所网罗的黑道高手们,你们那边,本来就是相形见拙的了,如今,再加上一个即将大成的无敌高手包耀明,这后果,还能设想么?”

胡天赐沉思着接道:“阁下所提供的消息,委实很重要,也很有价值,但有一点,我还没想通。”

欧阳翠笑问道:“是那一点想不通?”

胡天赐注目问道:“眼前形势,委实是对我方非常不利,你,本来是属于优势的一方的,为何却一振常情,投向我们这边呢?”

“问得有理。”欧阳翠含笑接道:“这也算是又回到方才,卜家妹子所问的话题上来了。”

接着,才脸色一整道:“我这个人不唱高调,心中怎么想,口中就怎么说,我之所以有这反常的行动,完全是为我自己着想,希望事成之后,同我的心上人,找一个山明水秀的所在,平平静静地,渡过这下半辈子。”

卜真真笑问道:“欧阳姊姊的心上人是谁啊?”

欧阳翠讪然一笑道:“就是魔宫护法石瑜,三位都见过的。”

卜真真娇笑道:“那位石瑜,不论人品武功,都可说是中上之选,小妹预祝你们早偕夙愿,永浴爱河!”

欧阳翠居然也会脸红起来,又是讪然一笑道:“多谢小妹的祝福!”

胡天赐含笑接道:“阁下,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哩!”

欧阳翠笑问道:“就是那实力对比的问题?”

胡天赐点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欧阳翠媚笑道:“说到这问题,我就不能不唱唱高调了,有道是,邪不胜正,目前,魔宫气焰虽然不可一世,但最后胜利,必然是属于行侠义道方面的,何况,奴家我这一半途倒戈,就成了正邪实力互相消长的转折点……”

胡天赐截口笑问道:“阁下竟如此自信而又自负?”

欧阳翠笑道:“否则,我岂非是同我自己过不去!”

胡天赐“唔”了一声道:

“好,我姑妄信之,现在,该说到我们的合作办法了吧?”

欧阳翠点头道:

“是的,现在该说到正题了……”

于是,这四位,以最低的语声交谈起来,一直谈了有顿饭工夫之后,欧阳翠才含笑问道:

“三位认为我这个办法,可以么?”

胡天赐沉思着接道:“这办法,虽然要冒很大的风险,但此时此地,却不能不冒险一试。”

欧阳翠接问道:“那么,你算是同意了?”

胡天赐正容答道:“原则上我已同意。”

欧阳翠如释重负的,长出一口气道:“谢天谢地,我这一番苦心,总算没有白费。”

接着,将手中,一个小纸包递了过去道:“这里面是朱房四宝,快去给令尊和令师写信吧……”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