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61章 秣马历兵

作者:司马紫烟

以宋希贤为首的美侠,已全部进逼亡魂谷外,仅两座峰头之隔的一个峡谷中。

这一个峡谷,与“亡魂苍”的天险,自然无法相提并论,但群侠方面,为目前形势所迫,也就不得不将就一点了。

因为,经宋希贤实地察看之后,认为“亡魂谷”占天险之利,易守难攻。

凭群侠方面的实力,如能与里面的胡天赐以及各大门派的掌门人,长老等取得联系,出其不意的,里外夹击,虽然已方也必然损失惨重,但卸不难一举摧毁“灭绝魔宫”这一个邪恶的组织。

但问题却在,两方面的群侠,没法联络,在宋希贤的想像中,胡天赐等人,不可能知道外面的天险难度。如因为不明敌情,又自持实力雄厚,而冒险发动敌击,那问题就严重了。

所以,尽管以宋希贤为首的群侠方面,还没商量出一个妥当的办法来,却又不得不先行进到“亡魂谷”来。

目前,他们所住的峡谷,虽然天险可守,但他们的目的是进击,有没有天险可守已经是次要的问题了。

而且,这天险可守的峡谷,对群侠方面而言,有也它可取之处,因为,它等于是“亡魂谷”的大门,守在这儿,就够于将“亡魂谷”给封锁了,尽管事实上因无天险可利用,而不能达到封锁的目的,但在精神上能给对方以威协,也能监视敌人的行动。

更重要的是,峡谷后面的一座高峰,与“亡魂谷”的最高处也相差无几,因此,只要派人不分日夜的,在峰顶上监视,则万一胡天赐等人因不明情况,而在谷内发动攻击时,由于其人多势众,必难逃过峰顶监视的目光,而可以使谷外的群侠,及时采联支援行动。

也因为这些原因,群侠方面就毅然住进了这,也好在他们之中,除了宋希贤夫妇,师徒们之外,大部份都是莫子云的人,不但人手多,有关日常生活所需,如帐幕,食物等,都自行携带,有如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,因而尽管是在荒山峡谷之中,却并没什么不便之处。

当群侠方面,“安营扎寨”的工作,刚刚安顿下来,“灭绝魔宫”的专差也到了。

专差一共是三位,就是“镇宫双将”中的姜树人,和石瑜,邢彬二人,当然,石瑜和邢彬二人,是随首的身份,而可以想见,两位随员中的石瑜十九是欧阳翠的苦心安排,负有特殊使命而来的。

群侠方两,负责接客的,是莫子云手下的第四太保。也正是他轮值谷口的警备。

边疆的人,有一股特殊的粗旷气质,四太保一见对方三人大模大样的,向谷口走来,他也大模大样的沉声喝道:“干什么的?”

姜树人冷冷答道:“老夫姜树人。”

四太保仰脸重复一声道:“干什么的?”

这一份傲态,气的姜树人几乎要一拳打了过去,但他知道目前这峡谷之中,群侠精英毕集,可不是他撒野的地方,为此,却不得不强忍心头怒火,冷冷一笑道:“‘灭绝魔宫’使者,奉南宫太上之命,面见宋大侠。”

四太保这才向他投过冷历的一瞥,冷笑道:“你就是所谓‘镇宫双将’之一的姜树人?”

姜树人傲接点头道:“不错!”

四太保笑了笑道:“原来你并非什么三头六臂人物,也只有一个脑袋,两条手臂,真是见面不似闻名了。”

姜树人没想到:“对方一个年轻小伙子,竟然敢如此轻视于他当下不由微微一怔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四太保对对方池问说,竟然充耳未闻似的,笑了笑道:“待会我们得好好亲近亲近……”

姜树人脸色一变之间,四太保却回头对一位劲装汉子沉声说道:“去向宋大侠传禀一作,就说,‘灭绝魔宫’中,有一个姜树人求见。”

“是!”

“是!”

那劲装大汉答应着飞奔而去。四太保这才向姜树人一挥手一指道:

“就在地下坐一会吧!我这小帐幕中,可没你们的坐位。”

“我们站着也一样。”姜树人年老成精;尽管却已由对方的装束与口音上,判断对方是来自边疆,却仍然故意接问:道:“这位老弟,也是宋大侠的高徒么?”

四太保没想到对方的涵养功夫,如此高明,自己对人家冷言冷语,而人家不但不生气,反而显的顾为客气的发问,因而使的他微微一怔道:“不是。”

姜树人接问道:“那么,必然是莫大侠手下的高人了?”。

四太保笑了笑道:“我不是什么高人,但我却只实我们掌门,座前,十三太保中的老四。”

姜树人笑道:

“唔!原来是四太保,久仰久仰!”

这当口,一旁的石瑜却向四太保笑道:

“四太保阁下,能不能赏点开水喝喝?”

姜树人抢先说道:

“才走过两座山头,你又口渴了?”

石瑜苦笑道:

“老爷子,现在正是三伏天么!你老人家功力深湛,已到寒暑不侵的境界,自然不觉的口渴,可是……”

姜树人皱眉接口道:

“好!别罗索了,你要讨水喝,就请便吧!”

石瑜笑道:

“不管怎样,咱们远来是客,讨点水物也算不了什么啊!”

接着,目光移注四太保,笑问道:“四太保,你说是么?”

四太保含笑接道:

“说得有理,只是,这儿的开水已喝完,如果要喝酒,账理中倒还剩得有。”

石瑜皱冒苦笑道:“实在口干得厉害,那就只好将就着,以酒润润喉吧!”

四太保接道:

“那么,你自己进帐幕中去喝吧!就是那挂在支柱上的大竹筒。”

“多谢四太保!”

石瑜说着,已三步并作两步地,向帐幕中走去,那情形,可真像是口渴得不得了似的。

其实,石瑜才不是要喝酒哩!

他,匆匆进入帐幕中,目光一扫,帐幕中心的支柱上,果然接着一个大竹筒。

此外,整个帐幕小,就只有用木条沟成,可能是作床架用的空架子了。

他,从容地取下竹筒,拨开木塞,以嘴就着竹筒缺口处饮着溜,一双精目,却在向帐幕外注视着。

当他发觉帐幕外的人,没人注意他的行动时,立即迅速地探环取出一个密封的信封,投向那本架床底下,然后,又将竹筒接回原处,从容地走出帐幕。

帐幕外,四太保还在与姜树人勉强地交谈着。

石瑜走出帐幕时,向着四太保含笑点首道:“多谢阁下的美酒!”

但他紧接着,又立即以真气传音接道:

“请注意,床架底下,有胡公子的亲笔函件。”

四太保人虽粗扩,但头脑的反应,却很敏捷,目前,石瑜这几句真气传音的话,固然使得他大感意外地,微微一怔,却是立即借一声干笑掩饰过去,道:

“这可委实是名副其实的剩酒,你一再道谢,我真有点不好意思啦!”

就当此时,方正偕同宋承志二人,由谷内匆匆地走了出来,方正并呵呵一笑道:

“三位贵宾,高轩莅止,未曾远迎,罪过!罪过!”

由于宋承志以往是他们的主干,因此,使得姜树人,石瑜,邢彬等二人,见面之下,殊感不安。但宋承志却是洒脱地一笑道:

“三位请放自然一点,曾在‘灭绝神君’的南宫继秀,已经死了,现在活着的,是宋承志。”

这当口,石瑜却又乘禁向四太保传音说道:

“四太保,胡公子的信,请尽速转里宋大侠,并说设法稽延我们一人的行程,在下还等着带回回信哩……”

四太保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,回身走向帐幕中而去。

这边,姜树人一脸不自然的苦笑,连连点着头道:“是!是!”

方正含笑接道:

“我们刚刚到达这儿,一切都还不曾安顿好,不便接待贵宾,咱们就在这树荫下谈谈,简慢之处,尚请多多包涵。”

姜树人讪然一笑道:“那里,那里,方大侠太客气了……”

方正却是神色一整道:

“家师同莫掌门人,适才外出,可能要稍待才能回来,阁下有件么事,同我说也一样。”

姜树人明知方正的话不实在,但他却只能恼在心中,表面上不但不便有所不满,而且还得装出一付笑容道:

“其实,在下此行,只是奉命向令师傅讨一个回音而已。”

方正笑问道:“是那一方面的?”

姜树人道:“自然是有关令师弟胡少侠,六大门派中人的事啦!”

这时,四太保已走向方正身边,低声说道:

“方大哥,小弟有事,急需到谷内去一下,这儿,请门神代为照应。”

方正点首笑道:“没问题,老弟请便吧!”

四太保抱拳长揖道:“多谢方大哥!”

说完,立即较身向谷内奔去。

方正这才向姜树人笑了笑道:

“那些人,已经被你们软禁起来了,还有什么问题呢?”

姜树人笑道:“方老弟怎会如此健忘?当初,咱们劫持那批人时,所提的条件,是怎么说的?”

方正“唔”了一声道:“据我所知,当时家师并无任何承诺。”

姜树人道:“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研商,考虑,难道还不留想出一太具体的办法来?”

方正漫应道:

“家师有没有想出具体的办法来,我不知道,但你却认为,咱们移师此间,应该算是一个最好的答覆了。”

姜树人脸色一交道:“这是说,贵方打算以武力解决?”

方正冷然一哂道:

“俗语说得好:遇文王谈礼义,逢杰纣动干戈,碰上你们这些人,不用武力,怎么能解决问题呢?”

姜树人冷笑一声道:

“好!既然你们要自取灭亡,那么,老夫也免得同你多废话了!”

一旁的石瑜,因为自己还没获得回信。深恐姜树人拂袖而去,而使自己白忙一场,因而连忙含笑接道:

“姜老爷了,我们还没见到宋大侠本人哩!”

姜树人哼了一声道:

“人家不愿接见,我们还要去磕头哀求么!”

接着,又冷笑一声道:“何况,又不是我们的人被劫持了!”

石瑜苦笑道:“姜老爷子,话是不错,但太上一再交代,必须向宋大侠亲口讨个口信的。”

方正插口笑道:“要向家师取口信不难,请三位稍为等候,家师回程时,可能会经过这儿。”

这时,那位四太保已偕邹永匆匆赶了来,并老进就扬声说道:“方大哥,令师同庄主都已经回来了,有请三位贵宾。”

原来邹永是接替四太保的工作而来的。

于是,除了留下邹永担任警戒之外,其余的方正,宋承志,四太保,姜树人,石瑜,邢彬等主宾六人,在方正,前导之下,一齐向谷内走去。

当然!也直到此时,四太保才有机会用真气传音,向方正和宋承志二人,说明石瑜的来意,和自己入谷后的简略情形。

原来事实上,宋希贤,莫子云二人,都根本不曾外出,只是不愿接见姜树人,才故意派方正那么说说而已。

因此,当四太保将胡天赐的等笔函件,递交给这二位,并说明简略情形之后,宋希贤立即急不及待地与莫子云共同展阅胡天赐的来信。

这一瞧,当然使得这二位侠义道中的绝顶高手,满腹阴霾尽散地,发出会心的微笑。

也由于这蜂回路较,柳暗花明的局面,使那本已当了闭门客的姜树人,又重行获得接见,而且双方交谈气氛,也显得颇为融治。

不过,事实上.他们可没谈出什么名堂来,因为,宋希贤使出了“拖”如诀,希望多争取一点时间,以配合胡天赐在死谷内的行动。

宋希贤为了争取时间,施展“拖”如诀,固然是为了配合胡天赐的行动,但他的这一个“拖”字,无心中也与南官秀的心情吻合。

因为,南宫秀对她这易守难攻,具体而微的“新居庸关”,固然具有绝对的信心,但她对那以“三才开顶大法”,使其速成的包耀明,也具有同样的信心。

本来,按他们那预定的进度,包耀明的改造,最近在这一两天之内,就可大功告成的了。

但由于包耀明的资质较所须标谁略逊,同时,由于是急就章,那位神医传人卜正文所炼灵医中,又缺乏一、二味副葯,因而影响包耀明的启关日期,至少得顺延七天。

由于这些原因,南宫秀一见宋希贤居然进逼到大门口来,自然微显不安,而不得不派出专差来移樽就教。

于是,宋希贤这一“拖”如,算得上是双方皆大欢善,也使目前这剑拔弩张的局面,无形之中,松弛下来。

这是姜树人圆满地达成任务之后,向到“亡魂谷”的当天上灯时分。地点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61章 秣马历兵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