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63章 群侠脱困

作者:司马紫烟

本已精神崩溃,处于劣势中的司马炀,自白敏芝加入之后,可更是捉襟见肘地,显得岌岌可危了。

本来嘛!他所面对的,是逍遥门下的精英,纵然是在正常情况之下,也未必能敌得住,何况是目前此情此景之中。

胡天赐一面加紧抢攻,一面向白敏芝问道:“敏芝,外间情况如何?”

白敏芝道:

“已完全被我们控制了。”

胡天赐接问道:“没什损伤么?”

白敏芝道:

“还好,仅有少数人负有轻伤。”

胡天赐道:

“有没有恩师们的消息?”

白敏芝道:

“这个,可没法知道,但由于里面已发出火箭信号求援,而南宫秀未派人回来支援的情况判断,咱们外头的进攻,一定很顺利。”

卜真真插口笑道:

“那是必然的呀!”

她,一顿话锋之后,又笑问道:

“海!师兄,那个什么包正明呢”

白敏芝娇笑道:

“宰掉啦!”

白敏芝口中道“宰掉了”三字,存若三声霹雳,震得司马炀心神巨震地,连手上的招式,也为之一滞。”

胡天赐等的就是这一个机会,他,毫不迫慢地,一指点出道。

“着!”

司马炀不愧是成名多年的老魔,身处目的此种逆境中,居然能避过胡天赐那快速而凌厉的一指,而仅仅伤及右肩的一点表皮。

胡天赐方才这一指,算得上是即狠且辣的。

因为,他点的是对方的右肩,只要司马炀的动作稍为慢上一点儿,一条右臂,就算是完全没了。

试想:如果司马炀的右臂给废掉了,那不是只有任凭宰割的份儿了么!

此时此地,如果能够掌握住司马炀这个人质,那作用,可就够大啦!

可借的是:胡天赐这一着,竟然只点伤对方的一点表皮,而且,还收到了反效果。

司马炀由于自己的右臂表皮受伤,而激发了他体内的潜能,不!也许说他是情急拼命,要来得更恰当一点。

因为,当胡天赐方才的一指,等于是点空了之后,司马炀忽然厉吼一声,刀法随之一变,变得更奇诡,也更见威力起来。

胡天赐,白敏芝,卜真真等三人,都是大行家,心知对方目前这种情形,等于是回光返照下的拼命打法,也是捞本钱的打法,那是说,杀掉一个够本,杀掉一双就有赚的打法。

当舜!胡天赐等人不致傻到去同司马炀拼命,他们都不约而同地,采取守势,无形之中,也将包围圈扩大下一点。

司马炀一见自己这种打法,居然收到之意外的效果,使他于绝境中,又生出一线生机,于是强定心神,且战且走地,向里间逼迫,也就是向石瑜与悟元掌教二人被阻之处逼近。

那阻住石瑜的八个劲装大汉,自从悟元掌教加入之后,已使四人中一死一伤,等于只剩下两个半人了。

不过,由于他们是在拼命,又凭着天险之利,还是在勉强撑持着。

胡天赐当然已看出了司马炀的企图,是想乘机抢攻到里面去,与那即将功德圆满的包耀明会合,自己的危机就算渡过了。

干是,胡天赐不惜消耗真力地,接连点出三记“混元指”,将司马炀又逼退五步,而重回原地,口中并冷笑道:

“司马炀,你认命了吧!”

紧接着,又沉声喝道:

“真真,敏芝,我们必须尽速解决这老魔,以免夜长梦多。”

白敬芝,卜真真二人,自然能领会到胡天赐口中的“夜长梦多”,指的是深恐包耀明果然即将功德圆满,那后果就非常严重了。

随着胡天赐的这一段话,三人的攻势也随之加强。

那本来因为情急拼命,而一时之间显得锐不可当的司马炀,又已陷入独军苦战的情况中。

也就在此时,武当掌教玄玄宾人也赶了过来,向胡天赐扬声问道。

“胡公子,是否要贫道效劳?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暂时还不必劳动掌教真人。”

白敏芝接问道:

“外面情况怎样了?”

玄玄真人道:

“洞内残敌已全部肃清,只等这儿奏功之后,咱们就可冲出山去了。

这情形:等于给群侠方面,服下一颗定心丸,无形之中,精神为之大振。

司马炀在年轻一代中的三代顶尖儿高手的联手合击之下,已成强弩之末,而完全采取守势了。

白敏芝“格格”地娇笑道:

“海!司马炀,大势去矣!我看你,还是乘早自动投降吧!”

胡天赐却向玄玄真人笑道:

“掌教真人,如果感到须要活动一下筋骨,就不妨挤过去,助悟元掌教一臂之力。”

玄玄真人笑道:

“好的……”

身声中,他已觑准了一个机会,由四人恶斗本所腾出来的一个空隙中“顺”了过去,而且还顺丰给了司马炀一记绝招,并呵呵一笑道:

“对付你这种老魔头,贫道这一剑,还是够光明磊落的……”

玄玄真人这“顺水人情”的一剑,本就没存什么希望,因而他的话没说完,人已到了悟元掌教与石瑜二人的身旁。

但事实上,他身为“武当”掌教,这顺手一剑的威力,又岂同小可。

何况,司马炀本已陷入孤军苦战的情况中,为了避过玄玄真人这意外的一击,而不得不改变他那严密的守势,也就因为这一瞬即逝的机会,被胡天赐把握住了,一记“混元指”点断了老魔的右肘,并顺势架住了白敏芝,卜真真二人的长剑,沉声喝道:

“要活的!”

可是,司马炀却乘此机会,飞起一脚,踢向胡天赐的下阴,他那仅剩的左臂,也同时击向白敏芝的右助。

变出意外,距离又这么近,而司马炀又是在怨恨难平的情况之下,听使出的拼命杀手,算得上是即狠且辣,而又快速无比。

这情形,如非是胡天赐反应快,应变及时,那后果就非常严重了。

胡天赐于冷笑声中,左手扬指飞点,就当对方的左臂与右腿发出未及一半时,已使其虚垂下来,人也跟着倒了下去。

这些,本来也不过是胡天赐点断司马炀右臂的刹那之间,所发生的事。

当司马炀被胡天赐二度扬指所点倒之后,胡天赐紧接着并沉声喝道:

“真真,看住这厮,敏芝,随我向里闭。”

卜真真噘着小嘴道:

“一剑了结,不就得了,何必……”

“不!”胡天赐头也不回地,截口接道:

“待会突围时,还可派用场……”

当胡天赐,白敏芝二人往里闯时,玄玄,悟元两位掌教与石瑜等三人,也已扫除了最后阻碍,向里面冲击。

可是,当胡天赐,白敏芝二人冲到才石瑜等人的恶斗处时,里面灯光突然熄灭,紧接着,两声阁哼遂处胡天赐已察觉到有两道人影,向外面飞射过来。

由于变起仓猝,也由于里面的灯光骤熄,而难辨敌我,为慎重计,胡天赐连忙将白敏芝拉过一旁。

这二位,刚刚避过一旁,“叭叭”两声爆哂过处,甬道上已悴落一僧一道两个人来,赫然竟是悟元与玄玄二位掌教。

这两位在当代六大门派中,首屈一的的家门人,显然是被人以雄浑无比的掌力,震飞出来的。

这情形,胡天赐入目之下,不由得暗中倒抽一口凉气。

因为,他自己深深明白,他目前的功力,要高过悟元,玄玄二位掌教高人不少,但如果要他在不露形迹之下,一掌将两位掌门人震飞,不但他自己办不到,连他的恩师逍遥老人宋希贤,也未必能作得到。

可是,目前,人家已经作到了,这,自然是意味着包耀明已经功德圆满,及时启关了。

试想,这情形,怎得不教他暗中吃惊。

他,心念电转中,一面凝神默察洞中动静,一面向被震得悴倒地下的玄玄,悟无二位掌门人问道:

“二位掌门人,伤势如何?”

悟元大师首先坐了起来道:

“不要紧,老衲一看情形不对,及时卸劲,借力倒射,虽已受到震伤,却并不太严重。”

玄玄真人也坐了起来道:

“贫道也差不多。”

白敏芝接问道:

“二位掌教,是谁把你们震飞出来的?”

悟元大师苦笑道:

“根本没看到人。”

玄玄真人也苦笑着接道:

“当时,只见灯光忽灭,掌风也随之而来。”

胡天赐正容接道:

“二位掌教,快请退到前洞中去调息,以免伤势恶化。”

悟元大师苦笑如故地道:

“不要紧,老衲还能挺得住……”

他口中尽管在逞强,但事实上,嘴角已沁出了殷红的血渍,玄玄宜人是更忍不住“哇”地吐出一口鲜血来。

胡天赐皱眉接道:

“二位掌教,这不是逞强的时候,还是快请到前洞去吧!”

悟元大师点点头道:

“也好。”

接着,扭头向玄玄真人苦笑道:

“我们还是去前洞吧;换几位生力军,赶快前来帮忙……”

说完,两人蹒跚地向前洞走去,悟元大师并扭头正容说道:

“二位可得多加小心。”

胡天赐扬声答道:

“我们会当心的。”

白敏芝皱眉说道:

“怎么没有动静了?”

胡天赐以真气传音说道:

“敏芝,记着,千万不要提及石瑜和欧阳翠二人的事?”

白敏芝一怔道:

“为什么?”

胡天赐传音答道:

“石瑜不可能无声无息地死去,他,显然是趁着混乱和黑暗,找小翠去了……”

白敏芝传音接道:

“那我们正该招呼他们呀!”

“不!”胡天赐传音接道:

“包耀明方才正在行功紧要关头,不可能分神知道石瑜,小翠二人已叛变的消息,如果我们自泄了机密,岂非是自毁两个得力的助手。”

白敏芝传音“哦”了一声道:

“这倒是不错。”

她,一顿话锋之后;又接问道:

“那我们该道么办呢?”

胡天赐沉思着传音接道:

“如果我的判断的不错,包耀明并非完全功德圆满。”

白敏芝讶问道:

“如果那厮不是功德完全圆满,又怎能一掌震飞二位掌门人?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要是包耀明确已功德圆满,就毋须击灭灯火,也没理由再龟缩着,而应该大摇大摆地,杀将出来了。”

白敏芝传音问道:

“那么,方才,二位掌门人受伤的事,又如何解释呢”

胡天赐蹙眉接道:

“这些,我们暂时不必胡猜,我想,那厮必然有了某种,这就是

卜真真赶过来了,这二位的传音交声,也随而中止。胡天赐并讶问道:

“卜真真,你怎么一个人跑来?”

真真笑道:

“一个人枯守着那个活死人,多无聊,所以,我将那厮下到前洞去了,回程时,刚好碰到两位受伤的掌门人,为了进来帮忙;我只匆匆交谈几句,就回来了。”

这小妮子,像发连珠炮似地,一口气说到这里,又注目接问道:

“这儿怎样了?”

胡天赐笑道:

“那小子空有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,却龟缩着不敢出头,我们就暂时干耗着,等恩师与家父消灭外面的老魔之后,再回头来一个缸中捉龟。”

胡天赐这一段话,是故意说给里面的包耀明听的,所以,语声也特别提高。

卜真真虽然是初来乍到,还不了解情况,但她冰雪聪明,已于胡天赐的神色表情当中,看出一点端倪,因而也附和着说道:

“对啊!这也算是‘守株待兔”,看那免崽仔能跑到那去……”

胡天赐却乘极传音说道:

“真真,快回到前面去,请他们多带火把来。”

卜真真连忙接道:

“好,的……”

她口中娇应着,人却一溜烟似的飘向前洞去了,白敏芝传音问道:

“你要真真回去干吗?”

胡天赐传音答道:

“要也多弄火把来,咱们实行火攻,将那小子熏出来。”

白敏芝忍不住娇笑道:

“这办法倒是不错。”

白敏芝这句话,是以普通语声说的,因而使得里面的包耀明也听到了。

白敏芝的话声一落,包耀明的冷笑声,也递时传来道:

“有好办法,有何不敢进来!”

胡天赐笑道;

“阁下还是沉不住气你终于接腔了。”

包耀明沉声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胡天赐漫应道:“也算是老朋友啦!区区胡天赐。”

包耀明冷笑道:

“我早该想到是你的了。只是,你小子怎么会到这禁地中来的!”

由于包耀明这两次的问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63章 群侠脱困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