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64章 浴血苦战

作者:司马紫烟

因为,卜正文就是有神医之称的“半帖圣手”金焕的徒弟,目前的包耀明,其所以有这一身邪门得出奇的功力,固然是由于“灭绝魔宫”中,三个老魔实施“三才开顶大法”的结果,但卜正文以神医身份,于一旁以灵葯辅助,着是主因之一,因而也算得上是包耀明的一大功臣。

但目前的卜正文,不但曾经发出一声凄厉惨号之后,而步履踉跄,而且当他走到有灯火的地方时,半边脸部和衣衫上,都是血债斑斑。

试想:这情形,又怎得不教全体群豪,于闻名之后,惊呼失声。

包耀明一声惊“啊”之后,又沉声问道:

“卜大夫,你是怎么了?”

卜正文身躯摇晃了一下,道:

“我……我不行了……”

说着,并就地坐了下去。

包耀明理眉接问道:

“我是说,是谁将你弄成这样子的?”

卜正文摇摇头道: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,方……方才有人进入我的房间,问我房间间边的甬道,能不能通往外面,我说不知道,那人就顺手给了我一拳,井刺了我一刀之后,就逃向那甬道中去了,由于灯光已熄,看不出那人是谁来。”

也许是由于坐了下来,并有了靠山之后,卜正文的心情安定下来,似乎精神振作一点,说起话来,也清楚得多了。

包耀明冷笑一声道:

“这是一个死洞,石瑜那叛徒避不了的?”

接着,又往口问道:

“你,伤在什么地方!”

卜正文有点吃惊地答道:

“鼻子挨了一拳,左胸上着了一刀。”

胡天赐心中笑道:

“怪不得他的声音,阴阳怪气的,原来是鼻子被打扁了……”

包耀明接问道:

“你的伤势严重么?”

卜正文苦笑道:

“鼻子是不要紧,胸部这一刀,但却相当严重;如不能赶快止血,很可能会要了我的命。”

包耀明“唔!”了一声道:

“好,我帮你把伤口包好!”

说着,左手提着欧阳翠,走到卜正文身边,将欧阳翠放在一旁,道:

“来,让我先瞧瞧伤口……”

包耀明虽然是面对着群侠这边,却是根本未将虎视眈眈的,对视着的群侠们,放在眼里似的,径行探查卜正文的伤势。

这时,前洞的群侠们,也在卜真真的通知之下,带着司马炀赶了过来,一旦却被胡天赐的手势止住,谁也没出声。

卜正文扬起一双颤抖的手,指指血污狼藉的胸腔道:“就在这儿。”

包耀明一皱眉头道:

“好!我先给你包起来,止住血再说。”

接待,撕下自己的长衫,俯下身来将卜正文的身子扶正,开始包扎起来,一面并自信的低声说道:

“忍一会,包好后,我背着你杀出去……”

可是,他的话没说完,却化作一声惨号,仰身倒下。

所谓“百虫之虫,死而不僻”,包耀明虽是中了暗算而倒了下去,但他临危时的反击之力,也是惊人的。

只听“砰”然一声,卜正文被包耀明例地时的含恨一掌,击的滚较丈外,并“哇”的一声,喷出一大口鲜血,这刹那之间的变化,不但太意外,也太快速了。

快的使人目不暇接,一时之间,也使人有不知所措之感。

当胡天赐等群侠们,还没回过神来时,那位被包耀放在一旁,却没法动的欧阳翠,急得大叫道:

“胡公子,快去救石瑜啊!”

胡天赐一征道:

“石瑜在那儿?”

欧阳翠苦笑道:

“这个卜正文,就是石瑜改装的啊!”

胡天赐禁不住“啊”道:

“我真该死……”

欧阳翠急声道:

“胡公子,石瑜伤的不轻,你快将我的穴道解开,让我去赶快把卜正文找来,再晚了,石瑜就没救了。”

就在说话之间,胡天赐已解开了欧阳翠的穴道。

欧阳翠一经回复之济,是二话没说,立即向内洞跑去。

这时,那位冒充卜正文的石瑜,倒在地上,没再动,仅是胸部剧烈的起伏着。

至于那位经过“灭绝魔宫”中,三位老魔下改造,业已成为武林中无故高手的包耀明,却如昙花一现的,已经成为一只泄了气的皮球,倒在那儿不能动弹了。

他腹部的“气海穴”上,插着一枝深及柄的匕首。由于那枝匕首动过它,因而曾流过一点血儿。

石瑜的这一手,可真够绝,这情形,不由使胡天赐长叹一声道:

“石瑜这人,可真够禁智……”

白敏芝截口接道:

“是的,如不是他想出冒充卜正文的身份,并以苦肉计,将自己弄的满身血污的,可根本混不过去。”

卜真真笑道:

“即使混过去了,也没法向包耀明接近,并司禁下手啊!”

胡天赐也含笑接道:

“尤其是这致命的一掌,等于是打蛇打在“七导”上。

一叶真人接道:

“是的:如非是一匕首插在“气海穴”上,像包耀明这种无敌高手,可真没法能一下子制服他呢!”

胡天赐轻叹一声道:

“今天,可真难为他们二位,但愿他的伤势,不要紧才好。”

一叶真人正容说道:

“有道是:吉人天相,我想,这仇石施主,伤势,不会有什么事

的。”

经影中,传出欧阳翠的声音道:

“胡公子,石瑜的伤怎样了?”

胡天赐连忙接道:

“没什么,他正睡的很安祥。”

话声中,欧阳翠已偕同一位身着玄色劲装的中年人走了出来。

这位中年人,就是卜正文,他所套的衣衫,也即与石瑜交换来的魔宫中人值勤时所穿的制服。

他,蹲下身子,为石瑜把了一下脉象,然后,又仔细探查过伤势之后,才脸色肃穆地,回头向欧阳翠说道:

“右胸肋骨,断了两根,内腑也有部份被震伤而移位……”

欧阳翠截口接问道:

“还有救么?”

卜正文缓缓打开自己的葯包,也缓缓的接道:

“如果他的伤势,再向左偏移三寸,伤及心腑,则纵然是大罗神仙,也爱莫有助了。”

欧阳翠已被包耀明四记耳光,打的不成人形,加上又为石瑜伤势着急,眼泪,鼻子,混和着鲜血,使这位本来千娇百媚的美人儿,显的难看已极。

此刻,一听卜正文的语气中,石瑜不致有生命危险,不由情见乎词地,展颜笑道:

“真是谢天谢地。”

胡天赐不由心头暗道:

“爱情的力量,可真够大,看来,这位慾海娇娃,真的是慾海回头了……”

另一边,卜正文却正容说道:

“人,我可担保不会死,但由于伤势太重,势非躺上三两个月,无法复原。”

欧阳翠显的非常满足的一笑道:

“只要能活命就行了。”

卜正文接道:

“而且一个对时之内,还不能移动他。”

欧阳翠连点头道:

“好的,好的,我在这里守着他就是。”

卜正文由葯箱里拿出一只小玉瓶,道:

“劳驾那一位去,盛一碗流水来。”

“我去……”胡天赐道:

欧阳翠截口笑道:

“你知道那里有清水啊?还是由我来。”

说着,向胡天赐投过感激的一笑,急急向内洞走了去。

这时,卜真真才对胡天赐笑问道;

“胡师兄,这个包耀明如何处理?”

胡天赐正容说道:

“包耀明‘气海’大穴被毁,已形同常人,我想,我们该为他包好伤口,带出去同司马炀一并处理。”

一叶真人笑道:

“好,这事情,由我来……”

一直不曾开口的包耀明,突然历叫道:“不,胡天赐,你还是杀了我吧!”

胡天赐正容道:

“你我之间,谈不上任何仇恨,何况,你又失去了抵抗力,我为何由杀你呢?”

一叶真人已替包耀明拔出钉在“气海”穴上的匕首,并开始包扎伤口。

包耀明咬牙长叹道:

“是天亡我,非战之过也!”

接着,又喟然长叹道:

“如果你们在今宵子时过后才发动,则纵然再加两个内姦,又能奈我何!”

胡天赐却正容说道:

“这正是天道好还,邪不胜正的最好证明啊!”

白敏芝正容接道:

“胡师兄,这儿,已算是告一段落,现在,我们必须集中力量向前,给他们来一个前后夹击。”

胡天赐点首接道:

“不错!但人手方面,必须好好安排一下,因为,负伤的人必须妥为照料,还得顾虑他们的安全。”

卜真真含笑接道:

“这个,我想没就大问题,照顾伤者,由卜大夫负责,至于安全问题……”

胡天赐正容接道:

“这儿,已无后顾之尤,只要能守住前洞入口就行了,而且,洞口不算大,易守难攻,我想……”

顿法话锋,目光转向一叶真人问道:

“掌门真人,方才,前洞的战斗中,我方受伤的人,是否严重?”

一叶真人答道:

“不要紧,都是一些皮肉之伤,也都有再战之能。”

“那么。”胡天赐正容接道:

“我想,维护这儿安全的责任,就偏劳掌门真人与‘华山派’的无为教掌共同主持,小可同二位师妹赶往前面去支援。”

一叶真人苦笑道:

“胡公子所命,贫道义不容辞,不过,咱们六大门派中,除了‘武当’,‘少林’二位掌教伤势较重之外,还有一十八位可以派点用场,守住这洞口,最多留下三五位,也就足够了。”

胡天赐笑问道:

“真人之意,是准备要派出大部份人员,随同小可冲出去?”

一叶真人连连点首道:

“正是,正是……”

胡天赐截口接道:

“这个,小可并不反对,但这儿安全也非常重要,留下三五位,是不够的,总之,一切请掌教真人的酌量处理,小可要先走一步了。”

接着,扭头向白敏芝,卜真真二人说道:

“二位师妹,我们快走……”

话声中,一道人影,飞快地消失于甬道中。

这边情形,且暂时按下,先行衫叙一下亡魂谷口双方攻守的情况。

群侠方面,由于事先准备功夫的充分,与人员调配的妥当,他们的攻势,是相当锐利,而进展也相当神速的。

由于他们是集中力量,作雷霆一击,因而将攻击力最强,也算是功力最高的宋希贤,与莫子云二人,排在最前面,率同方正,邹永,以及莫子云手下的“十三太保”等人打先锋。

第二批则由“云罗仙子”宇文敏为主将,率中“瑶台五凤”中的首凤朱家凤,二凤昌雪鸿,四凤曾飞燕,和陈红玉,袁巧姑,李文娟,以及莫子云手下的其余人员,随后接应。

也因为这空前强大的阵容,因而尽管亡魂谷占天险这利,而且那守得非常严密,但群侠方面,却并没费多大的劲,就向内推进了十里之遥,而损失方面,也非常轻微,仅仅“十三太保”中的第三与八九等三位,受了点皮肉之伤。

但他们再向前推进里许之后,却遭到了坚强的抵抗。

由于前面的这一段路程,进展得太顺利了,在群侠方面那雷霆万钧的攻势之下,简直有若摧枯拉朽似地。

因此,“十三太保’中的人,都产生了轻敌的心理。

尤其是已受轻微外伤的三太保与九太保,更是为自己的受伤而愤恨不平,认为伤在这等窝囊的敌人手中,实在太不值得了。

目前,他们刚好推进到一个有着约莫四十四的拐角处。

三太保,九太保二人,由于有着愤恨与轻敌的心理,竟然一马当先,越过最的宋希贤与莫子云二人,冲向那拐角处。

这情形,只急得宋希贤,莫子云二人,同时震声大喝着:“不可躁进!”

“站住!”

这二位的喝阻显然及时,但却仍然略为嫌晚。

就当三,九,二位太保,刚刚冲到拐角之处,宋,莫二人的喝阻出口的同时,那拐角处的后面,忽然发出一声冷笑:“小子躺下!”

随着这冷笑声,一蓬红色火焰,迎着三,九,二位太保飞射之势,病射而出,两下里势子都急,刚好碰了一个正着。

三,九,两位太保,虽然有着轻敌之心,但他们却并未忘记戒备,手中的纲刀,是随时都可派上用场的。

可是,目前这意外的发展,却不是一把钢刀所能防备得了的。

当他们目睹眼前景前,心头大惊,同时本能地挥刀拒格时,却双双发出一声惨叫,满身烈焰熊熊地,在地下滚得两滚,就告毕命。

这惨景,自然使得宋希贤,莫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64章 浴血苦战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