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66章 直捣黄龙

作者:司马紫烟

轩辕仲苦笑道:

“燕兄有所不知,南宫太上曾经交代过,我的责任,只是守住这一关,没有太上的命令,不可擅自行动的。”

燕南来道:

“轩辕兄,攻击才是最佳的防御呀,何况,“将在外,君命有所不受”,只要我们能建立殊勋,难道太上还会降罪不成?”

“那么。”

轩辕仲笑问道:

“燕兄之见,是——?”

燕南来神秘地一笑道:

“轩辕兄是以什么威震江湖的?放着现成的利器,为何不善加利用呢?”

轩辕仲一怔道:

“这个……”

燕南来截口笑道:

“别犹豫不决了,万一太上降下罪来,我同你一同分担就是。”

轩辕仲苦笑道;

“我倒不是怕负责任,只因这儿地形特殊,普通火器够不到,用‘灭绝阴雷’又不合适。”

燕南来缓步走向轩辕仲身前,含笑问道:“怎会不合适呢?”

轩辕仲道:

“因为,这个斜坡,上下之间,现在说来也是敌我之间,隔了一个三十度以上的拐角,所以,‘灭绝阴雷’不能直接投出,而必须到那拐角之处投出才行……”

燕南来截口一“哦”道:

“我明白了,轩辕兄之意,是咱们一站到拐角处,就难免暴露在敌人的视线之下,而遭遇到袭击?”

轩辕仲连连点首道:

“正是,正是……”

燕南来笑道:

“这很简单,咱们一同去,由我在一旁掩护你,就不致有甚问解了。”

轩辕钟一怔道:

“这……”

燕南来笑道:

“别这呀那呀的了,拒敌之事,由我一肩承担。”

右手向对方的肩傍上一搭,低喝一声:

“轩辕兄,咱们走!”

轩辕仲苦笑道:

“老兄,你得等我取过‘灭绝阴雷’才行呀!”

燕南来呵呵一笑,故意提高语声道:

“不必了,轩辕仲,你还是好好地耽一会儿吧!”

话出同时,搭在轩辕仲肩膀上的右手,猛然扣住其“肩井穴”,同时左手飞指接连点了他胸前的三处要穴。

这变化,实在太意外,也太快速下,快速得使旁边的人,连应变的念头都没较过来,而轩辕仲已被制住。

至于轩辕仲本人,他除了增长火器之外,武功方面,与燕南来是在伯仲之间,如果双方正式一拼,则鹿死谁手。殊难逆料。

但目前的燕南来,是完全在出其不备的情况之下,实行突袭,因而轩辕仲就只好乖乖地受制了。

燕南来一将轩辕仲制住,立即震声大喝道:

“宋大快,轩辕仲已就擒,快冲呀!”

不等宋希贤接腔,又沉声大喝道:

“谁敢妄动一步,我先宰了这老贼!”

目前,守住这个关卡的主将,就是轩辕仲,和燕南来二人,另外两个,即“塞外双凶”席帮彦和古白驹,其余的喽罗们,大多是轩辕仲的亲信手下。

如今,燕南来突然阵前起义,主将被制,轩辕仲那些手下人,在投鼠忌器的情况之下,自然不敢轻举妄动。

这片刻之间,能够有希望扭转这局面的,就只有“塞外双凶”了。

“塞外双凶”中的席帮彦怔得一怔之下,才大喝一声:

“燕南来,你疯了!”

就这刹那之间的缓冲,宋希贤已与莫子云一马当先地冲了上来,并震声大喝道:

“放下兵刃,可以免死!”

这同时,占白驹也大声喝道:

“快!快放火器呀……”

燕南来冷笑道:

“谁敢放火器,我先宰了你们头儿!”

这时,群侠们已蜂拥而上,“塞外双凶”已被宋希贤,莫子云二人分别截住,其余的人,也随之展开一场混战。

由于“灭绝魔宫”方面的守卫主将被制,人心涣散,而群侠方面,却是士气高昂,一个个有若生龙活虎,一阵冲杀,已使对方死伤惨重,而他们那些火器又不敢发射,事实上,双方距离近了,想不顾一切地发射火器也不可能了。

因而,群侠方面,有若摧枯拉朽地,逼得那些人,且战且退,一直向里面推进着。

以胡天赐,大太保二人为首,由谷内向外冲杀的人,却在距宋希贤等人向内推进的里许处,陷入了前后夹击的困境中。

原来就在这当日,由那关卡上慌忙折返的宇文哲,与当先开道的白敏芝,卜真真二人发生了遭遇战。

白敏芝,卜真真二人,固然是年轻一代中的精英,宇文哲也是魔宫中,功力仅次于南宫秀的顶尖高手。

他们双方这一狭路相逢,战况之激烈,自不难想见。

白敏芝,卜真真二人,虽然是二对一,但宇文哲含愤之下,使的又是武林中仅有的一把宝刀——秋水雁翎刀。因而使得这两位巾帼英雄,不但没占到便宜,而且,一上手就被迫得节节后退。

随后赶来的十太保,扬声喝道:

“二位姑娘,我来帮你……”

十太保快的是一枝三爷棍,人还未到,“喷”地一声,一棍当头砸下。

白敏芝连忙促声喝道:

“十太保当心宝刀!”

可借的是,白敏之的警告,略为嫌晚,就在她的警告声中,只听宇文哲怒吼一声:

“小贼躺下!”

“咔嚓”一声,十太保的三节棍被削掉一切,人也被一脚踢飞丈外。

但十太保并非弱者,尽管他因不知对方使的宝刀,冒失进击,而招致杀身之祸,但他临危的反击,却也并不含糊。

却当他中了宇文哲的一踢之瞬间,手中的半截三节棍,脱手射出,径奔宇文哲的前胸。

试想,十太保这垂死挣扎的反击,威力是何等强感。

饶是宇义哲是魔宫中的第二号魔头,但在面对另外两个高手,又是不曾料到十太保会有此一举的情况之下,尽管他闪避得快,也在右肩上擦成一道血槽。

十太保以自己的生命,造成宇文哲一处不算太轻的创伤,而且是在右肩之上,使其在运用宝刀时,不能不受相当影响,而灭少群侠方面,以后的伤亡,则十太保的这一死,也算是得很有价值的了。

且说十太保被宇文哲一脚踢飞丈外,惨死当场之后,其余的第八,十一,十二,十三等四太保,也相继赶到。

这四位,一见同伴又死了一个,不由一个个目眦慾裂地女勇色杀,八太保并切齿大喝道:

“弟兄们!剁了这老匹夫!”

欺侮的三位同声附和:

“是啊,剁了这老匹夫,替死难的弟兄报仇。”四位太保加上白敏芝,卜真真二人,算是六对一,曾时算是将宇文哲的凶威阻止了。尤其是,宇文哲的右肩受了伤,刀法的威力,无形中打大打折扣,因而使得白敏芝等六人,已能略为占到上风。可惜的是,好景不长,白敏艺等六人刚刚占到上风,胡天赐,大太保二人,已在南宫秀的追逐之下,赶了上来。

南宫秀一见前头的白敏芝等人,已被宇文哲截住,不由得意地笑道:

“好了,这下子看你们这批小狗,还能逃到哪儿去。”

胡天赐,大太保二人,挡不住南宫秀的锐利攻势,不得不将那边六战一的白敏芝,卜真真二人抽了下来帮忙。

如此一来,两组恶斗,都是四对一。

宇文哲方面,由于减少了两个强敌,所受压力,已能扭回颓感,而打成平手。

但胡天赐,白敏芝,卜真真,大太保等四人合战南宫秀,却仍然感到相形见绌,而不得不出之以游斗来拖延时间。

这情形,使得南宫秀连声冷笑道:

“小狗们,看你们能拖多久……”

胡天赐呵呵大笑道:

“师母,拖到我师傅赶来,就没我的事了!”

胡天赐也真算得上是一个乐天派,处境如此艰困,他居然还在取笑对方。

南宫秀怒叱一声:

“小狗找死!”

两道人影飞射而来,并扬声接道:

“太上,分一个给我们。”

话到人到,已不待南宫秀吩咐,即挥刀加入战圈。

来人是两个护法级的人物,也相当于是南宫秀的弟子,身手自是不凡。

胡天赐这一组,对付一个南宫秀本已相形见绌的了,如今对方再加上两个身手不弱的生力军,他们的处境,可更困难了!

南宫秀一面加紧抢攻,一面沉声喝道:

“你们上来帮忙是可以,但胡天赐这小狗,必须要活的。”

那两位同声恭若着:

“属下知道了。”

南宫秀恨透了胡天赐,不愿当场格杀,而必须生擒活捉过来,慢慢地消遣,用心可说是即狠且毒。但对胡天赐而言,南宫秀的话,却反而帮了他的忙。”

因为,他们四对一,本就居于下风的,对于加上两个生力军,自然所受压力更重,但有了南宫秀的这一句话之后,她那两个手下,却不能不有所顾忌,而不便放手枪攻,使得胡天赐等人,得以多拖延一段时间。

也就是因为这一段时间的拖延,使得局势有了急剧的变化,而转危为好了。

因为,就在这紧要关头,那位奉南宫秀之命,在轩辕仲手中取得“灭绝阴雷”,前往石洞中,将六大门派中人炸死的燕南飞,卸已率领着六大门派中人,赶了上来。

燕南飞一马当先,人还未到,已首先扬声说道:

“南宫太上,请停下来,听我一言。”

燕南飞的反正,给予南宫秀精神上的打击,是非常严重的。

因为,尽管她费尽心血,造就出来的包耀明;已被胡天赐一手所毁,连带使司马炀也生死不明;但她仍然自恃这“亡瑰谷”的天险,和已方的兵多将广而有恃无恐。

但燕南飞的这一叛变,邓使她立即知道,已经是大势去矣!

尽管轩辕仲所守的那一关,她非常信得过,但由于燕南飞的反变,则燕南来也必然有问变,而燕南来是派在那边协助轩辕仲的,这情况还能设想么!

因此.燕南飞这一叫,她不但不肯停下来,反而更加疯狂似的,一面切齿怒叱道:

“燕南飞,我待你不薄!”

燕南飞苦笑道:

“这一点,我承认,但我不忍心你们一家人自相残杀,更不忍见你……”

南宫秀截口怒叱道:

“放屁!”

南宫秀盛怒之下,连粗话也骂了出来。

燕南飞苦笑如故道:

“太上既然良言逆耳,我就只好直言相谈了!”

南宫秀冷笑道:

“老娘已打算豁出去了,你还有什么能威协我的。”

燕南飞神色一整道:

“威协是不敢,但你不能不顾虑司马炀和包耀明的安全。”

南宫秀也许觉得一面拼命劈杀,一面谈话,太以费神,居然主动地大喝一声:

“停!”

随着这一声“停”,所有恶斗,立即静止下来。

南宫秀目注燕南飞,冷然问道:

“你说的那两人还活着?”

燕南飞点点头道:

“不错。”

南宫秀接问道:

“还有桑桐,桑柏两人呢?”

南宫秀口中的桑桐,桑柏,亦即曾经作过八魔中老大仲孙丕的替身的一对老魔。

燕南飞歉笑道:

“那两位,已死在六大门派中人的手中。”

南宫秀道:

“仲孙妙妙两姊弟,也完蛋了?”

“是的。”燕南飞接道:

“但六大门派中人,也牺牲惨重……”

南宫秀截口冷笑道:

“如非是你吃里扒外,光凭那四位,就可消灭六大门派中人

燕南飞截口苦笑道:“太上,我是不忍心你们自相残杀啊!”

南宫秀冷笑道:

“燕南飞,别得了便宜再卖乖了,南宫秀一息尚存,决不向任何人妥协。——

接着,又注目问道:

“燕老二想必也已经叛变了吧?”

燕南飞点点头道:

“我想,他们快要到达这儿了。”

不进处.一阵急促脚步声,疾奔而来,并大声禀报道:

“禀太上,大事不好……”

南官秀冷然接道:

“有什么值得紧张的慢慢说!”

“是!”一个劲装汉子,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地,促声说道:

“太上,天池二位老爷子已被宋希贤他们杀掉啦……”

这消息是说“天池二怪”也就是“黑白无常”,麻氏兄弟已经伏诛了。

麻大兄弟,是宇文哲由那关卡上折回来的,临时派去增援的,如今,麻氏兄弟即已伏诛,则那关卡上的情况,也就不难想见啦!

到目前为上,南宫秀的一切希望,都算完叱幻灭了。

她,木然地向那报信的劲楚汉子挥挥手,然后目注胡天赐,切齿恨声叱道:

“小狗!我的一切,等于是全部毁于在你的手中,现在,老娘跟你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66章 直捣黄龙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