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07章 更有强中手

作者:司马紫烟

他们这打斗之处,正是小村落旁的官道上,本来,深更午夜,又是大雪纷飞,官道上是不会有行人来往的。

可是,出人意料之外,正当这紧要关头,却偏偏有人骑着驴子赶了来;而且,来的那么悄没声息,如非那骑驴人自己出声打招呼,现场中那么多正邪高手,竟没一人察觉出来。

尽管观场中,这空前激烈的搏斗,吸引了全体众豪的注意力,但却不能不使他们备还心中暗道一声惭愧。

“那救命呀”的语声未落,只见一只白色毛驴,朝着斗场中。横冲直撞过来,毛驴上并还伏着一个黑衣人,那情形,就如同抱伏马鞍上的胡天赐一样,全身发抖,口内直喊:

“好汉爷……救命啊……救命……”

毛驴不同于马,见不得打斗场合,但目前这只毛驴,却是人大阳反常,偏偏向刀光剑影中闯来,这情形,似乎有点蹊跷。

对于这一点,那位大公子包耀明,似乎反应不算太慢,心念电转间,震声大喝道:

“站住!——

语声中,人也如急矢划空似乎的,飞射而起,五指箕张的向那毛驴上的黑衣人,凌空抓去。

但他的动作,似乎还是太晚了点,当他那凌厉指风,即将接触黑友人的背部时,那只毛驴,突然一个九十度的急旋,窜向官道旁的雪地上,使得包耀明的指风以毫发之差,而落了空。

查驴因受了惊而乱窜,本来不足以为奇,恒令人诧异的是,那官道上如火如荼的恶斗,经白民驴侯么一闯,却发生了令人难以相信的变化。

原来就当包耀明指风落空的同时,所有与“瑶台五凤”中人恶斗的人,郑都已被人制住穴道,一个个有如泥塑木雕似的,呆立当场。

这情形,不但使那怒火中烧,即待飞身向白毛驴追扑的包耀明,脸色大变的,没再采取行动,连“瑶台五凤”中的朱家凤,吕雪鸿,白敏芝,以及待婢小雯,小燕等五位当事人,也张口结舌、不知所云。

唯一例外的,胡天赐仍然抱伏马上,周身抖个不停,而那白毛驴上的黑衣人,却在连声唠叨着:

“阿弥托佛……谢天谢地,好险……好险……”

说来也难怪,凭朱家凤等三人的身手,在当代武林年轻一代中,二经是少有敌手的了,而与她们搏斗的人,其功力,更是显然在他们以上。

以具有如此身手的人物,被人家暗施手脚,同时制往,而不会发现一丝迹向,则侯暗中出手的人身手之高,岂非己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!又怎不教他们一个个惊凛震骇,呆若木鸡呢!

但他们惊凛归惊凛,心中却是各自有数。

“瑶台五凤”中人,都认为这位在紧要关头,适时赶来援手,就是曾经在朱仙镇外,以及在白府中两度相助的暗中奇人。

至于包耀明,也抱着同样的想法,而且,他们双方都是将那白毛驴上的黑衣人当成了那位暗中奇人,尽管目前这位黑衣人做作的那么坦然,一点山不像是故意初出,但正邪双方的心中,却都是不约而同的,认定就是他了!

现场中有过片穿的沉寂之后,书呆子胡天赐似乎是因听不到打斗声,而头失快生生的,直起腰来。

但他那碧绿的目光,微微一扫之下,不由发出一声惊“啊”道:

“强盗还没走……”

话没说完,人己再度伏在马鞍上发起抖来。

包耀明入目胡天赐那一份窝襄劲,使得他连眼前的尴尬处境都暂时忘去似的,披嘴道:

“百无一用是书生,我寞不知义父他老人家,看中了他哪一点……”

这同时,那白比驴士的黑衣人,似乎因胡天赐的一声“强盗”而吃了一惊,连忙拉开嗓门大叫道:

“这儿有强盗,小白,快走啊……”

包耀明陡的一咬牙,接口大喝道:

“站住!”

身随声发,但见一道寒闪,电痰地向黑衣人射去,原来包耀明已动了杀机,于飞身退扑之同时,己亮出肩头长剑。

黑衣人所乘的那头毛驴,本己拨开四蹄,准备离去,但在这刹那之间,它似乎被包耀明那雷霆万钩的一击,吓的失去了主意,竟然一声长鸣,在原地滴溜溜的,转起圈子来了。”

至于那黑衣人,则被吓的手舞足蹈的,只剩下半边屁股还坐在驴肩上,人却大声叫道:

“各位姑娘,你们怎能见死不救啊……”

就这刹那之间,黑衣人连同那头白毛驴,都已被包耀明那锦密的剑幕所淹没。

一般宝剑的长度,过常约为三尺七八,以如此长度的宝剑所幻破的剑幕,居然能淹没一人一驴,那自然是以本身真力逼出剑煞所致,由此也足见包耀明的功力,不但比乃弟包包明要高明的多,也委实够的上列为当今武林顶尖高手之列了。”

这下使的朱家风等三位姑娘,不约而同的,在心里暗忖着:

这不得此人如此托大,如果他早点下场,恐怕等不及这黑衣怪人前来支援,就己不堪设想了……”

当她们心念电转之间,包耀明这凌厉而快速的十多招中以上,不但不会伤着黑衣人,竟连驴毛也未削下一根来。

在风雨不透的绵密剑幕之下,黑衣人还是那么以半边屁股坐在驴背上,也依然是手舞足蹈的,不过,却似乎有点不耐烦地,沉声嘿道:

“小子,你再不识相,我老人家,可要出手整治你了!”

包耀明一面加紧抢攻,一面冷笑道:

“初孙子不算好汉,有什么,你尽管使出来!”

黑衣,也冷笑道:

“小子,不给点颜色看看,你还以为我老人家是怕了你呢!”

他,重是那么手舞足蹈的,但随着这一阵话声,却发出一阵“嗤嗤”锐响,使得包耀明脸色大变的,骇然撤到退出丈外。

原来就这刹那之间,包耀明的双袖之上,己分别被对方的指,洞穿五个梅花形的窟窿。

这情形,如果黑衣人有意伤他,他又怎能还有命在!

包耀明强定心神,讪油然一笑道:

“阁下委实是高明得可以,在下甘拜下风!”

黑衣人笑道:

“不拜下风还行么?不过,转你小子甘拜下风,我老人家可一点也不光彩。”

包耀明强忍心头怒火,注目问道:

“阁下能否报个万儿?”

黑衣人整整身上的长衫,道:

“你小子武功不错,令师必是大有来头的人,怎么见识方面,却是如此的孤陋寡闻!”

这位黑衣人,尽管是一口一声老人家,但事实上,却除了语声略显苍老之外,根本看不出他的年令相貌。

因为,他头上的瓜皮小帽,压的低与眉齐,而颈上又围着一条几乎连嘴巴也遮住的白围巾,仅剩下双目与鼻子露在外面,如果硬要在他身上找什么标志的话,也就只有那一身随风飘拂着的黑色长衫了!

包耀明怔了怔之后,才突有所忆的,“哦”的一声道:

“你是“乌衣鬼侠”方正?”

黑衣人哼了一声,算是即不否认,也没承认。

包耀明自我解嘲的一笑道:

“栽在你这位天下第一高人的传人手下,我包耀明应该心安

理得……”

黑衣人却冷然道:

“既然自找台阶,还不给我滚!”

包耀明苦笑着一指包正明,单娇娇等人,道:

“这几位,能否请方大侠,高抬一下贵手?”

“我老人家如果不高抬贵手,他们还有命在!”

包耀明苦笑如故地道:

“方大侠,在下之意是:他们几位,己没法行动了啊!”

黑衣人冷然接道:

“有本事,你可以给他们解开穴道,否则,天亮之后,穴道自解。”

包耀明道:

“方大侠,你是侠名远播,仁德广被,大侠,忍心要他们在风雪中冻到天明。

黑衣人道:

“这已经是够宽大了,你想想看,他们以众凌寡,欺贞够娘家,并向一个完全不懂武功的书生下手,就凭这一点,已经是罪不容诛,如今,仅仅罚他们挨上半夜风雷,难道还过份了么!”

不等对方开口,又冷冷一笑道:

“你,是他们的头儿,如果自觉过意不去,就陪他们在这儿挨上半夜也行。”

“好,好。”

包耀明点点头后,又胜目问道:

“方才,在朱仙镇外,以及在白府中,也是你在暗中帮助他们?”

黑衣衣人笑道:

“我老人家.那有闲工夫替人家保襟,眼前,不过是你们流年不利,才适逢其会地碰上而己。”

这一说,不但使包耀明皱起眉头,连朱家风等人,也有如坠入了五里雾中。

可不是么!她们本来己认容目前这位黑衣人,就是曾经两度援助她们的暗中异人,但此刻,他却等于是一口否任了。

那么,那位两度暗中加以援手的人,又是谁呢?

如果再加上白永昌等那一行,所获得的暗中援助来说。

那么,今夜这一路上,可说是己有三位绝顶高手,在暗中维护着他们了。

除了目前这位黑衣人,可能是“乌衣鬼侠”方正之外,另外那两位绝顶高手又是什么人呢?

包耀明精目一转,忽然打了一个哈哈道:

“威震江湖,使武林人物闻名丧胆的“鸟衣鬼侠”方正,想不到却是一位藏头露尾的人物,真使人与见面不似闻名之感。”

黑衣人双目一张地,冷笑一声道:

“小子,你想讨点赏,也该先问问自己,消不消受得起!”

黑衣人这双目一张之间,所放射出的湛湛神光,有着两道冷电,使得包耀明打了一个寒噤,情不自禁地,连退三大步。

也直到这时,宋家凤才向黑衣人敛衽一礼道:

“多谢前辈及时援手,请问前辈,果然是“乌衣鬼侠”方大侠么?”

黑衣人笑道:

“姑娘不必多礼,我这个人,可从来不计较别人如何称呼我的。”

他这两句话,可仍是即不承认,也不否认地,不着边际。

朱家凤方自默然沉思之间,黑衣人又含笑接道:

“姑娘们也该走了,难得咱们是顺路,如果不嫌我老头子啰嗦我倒可以顺便护送你们一程……”

这同时,那奇异的语声,却也在向朱家凤传音指示着道:

“可以答应他同门,但不可泄漏局门秘密,并特别小心应对

由于这神秘传音的再度出现,使朱家凤心中明白,前此两度援手的,委实是另有其人。

她,心头突然觉得疑云重重,但外表上,却显得若无其事,娇笑一声道:

“前辈言重了!晚辈等能托底前辈神威,那是求之不得的;事啊!”

黑衣人笑道:

“这位姑娘,好甜的嘴。”

朱家凤也娇笑道:

“晚辈可是言出由衷啊……”

黑衣人张口笑道:

“小妮子,别灌迷汤了,快点赶路,才是正经。”

一行人继续冒着大风雷赶路,撇下以包正明为着的那批人挺立风雪中,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干瞪着眼,却是莫可奈何。

朱家凤为了礼敬长者,特别让那位黑夜人前导,她自己走在第二,其次是胡天赐,小雯,小燕,吕雪鸿,白敏芝则独自在后。

别瞧黑衣人那头白毛驴又瘦又小,脚楼可并不比胡天赐等人所乘的骏马差。

顶着漫天飞舞的雪花,相呼啸着的西北风,黑衣人却边走边扭头问道:

“姑娘们是新近倔起江湖的‘瑶台五凤’中人?”

“是的。”朱家风点首接问道:

“老前辈怎会知道?”

黑衣人笑了笑道:

“说来姑娘也许不相信,凡是江湖中事,很少能瞒过我的耳目。”

话锋微微一顿,又扭头接问道:

“五凤楼主,是否就是你们的师傅?”

朱家凤娇笑道:

“您老人家,真是一猜就中。”

“其实,这也是想当然的事。算不了什么本事。”

黑衣人含笑接道:

“能调教出如此出色的徒弟来,令师必然是大大有名的武林高人了?”

朱家凤笑道:

“这一次,老前辈可猜错啦!”

黑衣人一楞道:

“怎么说?”

朱家凤笑了笑道:

“老前辈,家师虽然也是江湖人,但因生平淡泊名利,江湖上知道她老人家的人,却是少之又少。”

黑衣人摇摇头道:

“我不信,姑娘,由你们的武功上,可以忖测,令师的功力,比起我来,恐怕只强不差。”

朱家凤道:

“这个……我却不敢妄加月旦。”

“是啊!”

黑衣人笑道:

“有着如此高明身手的人,岂会有不为江湖中人所知之理!”

朱家凤苦笑道:

“晚辈所言,句句真实,老人家不肯相信,那也是没有法的事。”

黑衣人笑了笑道:

“好!我相信你就是。”

接着,又扭头注目问道:

“五风楼究竟在什么地方?”

朱家凤心头暗笑着:

“有点意思了……”

但她表面上却歉笑道:

“很抱歉!老人家,有关本门住址,家师曾有严命,未经四看人家许可,任何人面前,不得泄漏。”

黑衣人不由一呆道:

“如此说来,我想有机会拜访令师时,也不得其门而入了。”

朱家凤娇笑道:

“如果老人家肯光临五凤楼,晚辈等当以特别贵宾之礼相待,但请约定时间和地点,等晚辈向家师先容之后,晚辈当得专程恭迎。”

黑衣人微一沉思道:

“我是一个十足的无事忙,究竟何时有空,我自己也不知道,我看,这问题且等以后再谈吧!”

朱家凤接问道:

“以后,我到那儿去找您老人家?”

黑衣人道:

“这问题很简单,我虽然等于是一个居无定所的游魂,但你们‘瑶台五凤’,却是大大有名的人物,我如果心血来潮,想要找你们时,当不致有甚问题,你说是么?”

朱家凤讶问道:

“老人家真的没有固定住所?”

黑衣人笑了笑道:

“我不知在那儿看过这么一付对联,年年难过年年过,处处无家处处家,这,也就等于替我作的一个写照。”

朱家凤神色一整道:

“果如此,将来老人家去五凤楼时,如果觉得那儿还算合适,欢迎您在那儿长住……”

黑衣人截口笑问道:

“这话可是言出由衷!”

“当然啦!”

朱家凤含笑接道:

“这是一举两得的事,老人家可以有一个固容住所,晚辈们也好常亲教益。”

黑衣人打了一个哈哈道:

“小妮子打得好如意算盘,怕只怕令师不会问意哩!”

朱家凤连忙接道:

“不会的.她老人家最是好客不过。”

黑衣人含笑接道:

“真的么,以后我倒要试试看。”

话锋微微一顿,又讪然地一笑道:

“我这个人,算得上是越老越迷糊,谈了这么久,还没请教你们的尊姓芳名哩!”

朱家凤自我介绍,并报出吕雪鸿,白敏芝二人的姓名之后,黑衣人又接问道:

“你们此行,是前往何处?”

朱家凤道:

“我们此行是护送胡公于,与他的家人会合。”

黑衣人道:

“你们与胡公子,又是什么渊源呢?”

“谈不上什么渊源。”

朱家凤笑了笑道:

“我们不过是偶然机会中,获悉那个什么‘灭绝神君’要对胡,白两家,采取不利行动,在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的情况之下,我们五姊妹才分别采取行动,一面护送胡白两家,连夜迁走,一面暗维护胡公子,击番那个“灭绝神君”究竟是什么三头六臂的厉害人物。”

黑衣人含笑问道:

“今宵,你们见到什么‘灭绝神君’没有?”

“没有啊!”

朱家凤苦笑道:

“仅仅见到那什么‘灭绝神君’的两个义子,已经弄得灰头土脸的了,如非您老人家适时赶来支援,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哩!”

黑衣人正容接道:

“这倒是实情。”

朱家风讪然一笑道:

“老人家教训得是……”

黑衣人截口笑道:

“我是就事论事,可不敢教训你们。”

不等对方接腔,又一整神色道:

“对方才那几个年轻小子,我老人家要惩治你们,可说是易如吹灰反掌,但我却是适可而止,你们知道其中原因么?”

朱家凤愣了愣道:

“不知道啊!”

走在最后面的白敏芝,含笑接道:

“我还以为您老人家,是为了不屑跟后生晚辈过不去里!”

“小妮说得真好听。”

黑衣人呵呵一笑道:

“我老人家说出真实原因来,你们几个丫头,可不能取笑啊!”

朱家凤心头暗笑着:

“倚老卖老,称呼是越来越放肆了……”

但她口中却慢应道:

“晚辈们怎敢。”

白敏芝却扬声问道:

“那是什么原因呢?”

黑衣人自我解嘲地一笑道:

“那是惹不起他们的后台老板呀!”

朱家凤不向讶问道:

“老人家认识那‘灭绝神君’?”

黑衣人摇摇头道:

“我不认识.也不知那‘灭绝神君’是谁……”

白敏芝截口笑道:

“既然如此,老人家为何要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地,自认惹不起呢?”

黑衣人轻轻一叹道:

“我虽然还不知那‘灭绝神君’究竟是谁,但由方才那几个小子所使的奇诡剑法上,却使我想起一批使武林中人,闻名丧胆的老魔头来。”

朱家凤等三姊妹,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:

“那是谁?”

黑衣人正容接道:

“二十年前,武林中有一宗震撼整个江湖的大新闻,名为“五老炼八魔”,虽然那时候,你们可能还没出生,但不致于没听说过吧?”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