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瑶台五凤》

第08章 奇侠旅途

作者:司马紫烟

朱家凤薇薇一怔道;

“只听说过这名称,详情却不清楚。”

白敏芝却娇笑一声道:

“虽然您老人家将话题扯远了,但我还是乐意听下去。”

黑衣人笑道:

“小妮子莫性急,我老人家说的,“可是道道地地的正文啊!”

“还是正文?”白敏芝一楞道:

“难道老人家认为那‘灭绝神君’,竟与二十年前的八魔有关?”

黑衣人正容接道:

“我虽然不敢肯定地说,‘灭绝神君’与二十年前的八魔有关,但方才那几个小子所使的剑法中,却显然渗杂有八魔的刀法在内。”

这时,朱家凤却在心头电转着;

“能够辨别二十年前,八魔所使的刀法,却不能由剑法上,看出我们的来历,其谁能信……此人果然是居心叵测……但他露出这么大的一个破绽,如非是过于轻视我们年轻无知,而一时疏忽所致,那就显然是另有更大阴谋,而故意如此……”

一直不曾开口的吕雪鸿,忽然接问道:

“老人家,听说八魔所使的刀法,名为‘灭绝三十六式’,确否?”

黑衣人点点头道:

“不错。‘灭绝三十六式’,每式三招,合共一百零八招。”

接着,又讪然一笑道:

“你们想想看:那几个小子的招式上,已露出端儿,再由‘灭绝三十六式’上,联想到‘灭绝神君’这尊号,我还能惹得起么!”

朱家凤接问道:

“如此说来,老人家显然已认定,那‘灭绝神君’,与二十年前的八魔有关了?”

黑衣人点点头道:

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白敏芝接问道;

“老人家,据说当年五老练八魔时,五老中仅仅逍遥老人与云罢仙子夫妇,全身而退,其余三老,业已当场落难,至于八魔,更是全部被歼,我想,已死的人,不可能再借死还魂吧!”

黑衣人道:

“娃儿,传说是另一回事,但武林中人的生生死死,可难说得很,再说,八魔能有那种成就,其武功智计,自都高人一等。不错,传说中,他们是已全部被歼,但怎知他们当中,当时没人故意装死,以蒙蔽久战疲惫之身的‘逍遥老人’,与‘云罗仙子’夫妇呢?”

白敏芝点首笑道:

“经老人家这一分析,例好像是大大的有此可能。”

黑衣人接道:

“还有,纵然八魔业已于二十年前,全都被歼,也仍有死灰复燃的可能。”

朱家凤接问道:

“老人家此话怎讲?”

黑衣人不答反问道:

“朱姑娘知道那‘灭绝三十六式’,源出于何处么?”

朱家凤沉着道:

“听说是出于一柄名为“秋水雁翎”的宝刀上。”

“不错。”黑衣人点头接道:

“那是宝刀,也是魔刀,其本身固然是护金如摧枯拉朽,再配合那‘灭绝三十六式’的神奇刀法,更是如虎添翼,当者披靡,所以,当年“五老练八魔”时,以五老的功力之高,也牺牲了三人,才算勉强将八魔消灭,由此,也足见其威之强了。”

白敏芝接问道:

“那柄宝刀,本来就是属于八魔所有?”

“是的。”

黑衣人点首接道:

“那是八魔的师门至宝。”

朱家民笑问道:

“老人家,如此一柄不祥而霸道的凶刀,却怎会有“秋水雁翎”那么美好的名字呢?”

黑衣人笑道:

“那柄刀,本来也叫做‘灭绝神刀’,因其澄如秋水,形若雁翎,一股武林中人,才叫它为“秋水雁翎刀”,以后,积久成习,“灭绝神刀”四字,镜被“秋火雁翎”新取代了。”

白敏芝轻轻一“哦”道:

“真想不到此中还有如此多的名堂……”

黑衣人截口接道:

“现在我要回到正题了,你们只听说当年‘五老练八魔’时,八魔己全部就歼,可也曾听到那‘秋水雁翎刀’的下落么?”

朱家风抢先答道:

“没有听说过。”

黑衣人道:

“‘秋水雁翎刀’,本为八魔中老大所有,当年‘五老练八魔’,是在黄山天都峰绝顶举行,据说,当八魔就歼时,那柄魔刀,被逍遥者人震落于天都峰旁,那浩瀚无垠的雪海之中,以后,即不曾被发现过,所以,我方才说,纵然当年八魔已全部就歼,也仍然有死灰复燃的可能。”

朱家凤接问道:

“老人家之意,是认为问题出在那两魔刀上?”

黑衣人点点头道;

“正是……”

白敏芝接道:

“老人家,只要八魔真己全部死光,尽管魔刀再度出世,如果没有那”灭绝二十六式”刀法相配合,也不而像当年!”

黑衣人截口苦笑道:

“可是,事实上,那“灭绝三十六”刀法,你们今宵都己领教过了。”

朱家凤呆了一呆道:

“如此说来,那八魔中,显然还有人仍然健在。”

黑衣人悠悠地接道;

“那也不尽然,因为‘灭绝三十六式’刀法,是藏于魔刀的刀柄之内的。所以,只要获得了那套盏世无俦的刀法。”

接着,才长叹一声道:

“你们想想看,以当年五老功力之高,尚且牺牲了三人,才勉强将八魔歼灭,凭我这点道行,又怎敢招惹他们哩!”

朱家凤也轻轻一叹道:

“看来,如今这场即将掀起的大劫,还是得劳动逍遥老人夫妇来收拾了。”

黑衣人苦笑道:

“很难,那两位功参造化,学究天人的老前辈,业己十多年未现快踪,是否仍然健在,还是问题哩!”

朱家凤故意一楞道:

“怎么?连老人家您,也不知道逍遥老人的下落?”

黑衣人笑道;

“我又不是神仙,怎能样样都知道呢?”

朱家凤道:

“您不是逍遥老人的唯一徒弟,‘乌衣鬼侠’方大侠么?”

黑衣人苦笑道:

“你们怎么硬要将我当做‘乌衣鬼侠’方正呢?”

朱家凤笑道;

“那是因为您功力奇高,又是一身黑衣……”。

黑衣人截口笑道:

“普天之下,穿黑衣服的人可多哩!哪有如此多的‘乌衣鬼

侠’……”

朱家凤也截口接道:

“还有,因为,在朱仙镇外。那位两度暗中相助的人,会使逍遥老人那独步天下的“混元指”,所以尽管您一再否认,我还是认定您就是逍遥老人的衣钵传人,‘乌衣鬼侠’方大侠。”

黑衣人笑道:

“小妮子,如果我真是‘乌衣鬼使’方正,凭着师门这块金字招牌,也该好好地斗斗那个什么“灭绝神君’才是。但事实上,我却没打这一份光荣。”

接着,又神色一征道:

“听说‘乌衣鬼使’方正,不但己尽获乃师真传,而且青胜于蓝,其成就。己超越了当年的逍遥老人……”

朱家凤不由截口讶问道:

“那么,当今武林的天下第一人,己该算是‘乌衣鬼侠’方大侠了?”

黑衣人正在说道:

“方才我曾说过,武林中,没人敢自诩为天下第一人的,不过,以方大侠的成就而言,放眼当今武林,己很难找到对手的了。”

接着,又轻轻一叹道;

“方大侠武功超绝,行踪神秘,武林中可从没听说有人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,他,只有一个特征,那就是任何场合,他都是一身黑衣,所以一般好事之徒,才赠以‘乌衣鬼侠’的绰号

朱家凤截口娇笑道:

“也因为如此,我们才认定您就是方大侠啊!”

黑衣人自我解嘲地一笑道:

“我要是有方大侠一半的成就,也就足以自豪啦!”

朱家凤笑了笑道:

“可是,我却认为您的武功,装束,和神秘性,都足以和方大侠娩美的了。”

“又来啦!”黑衣人含笑接道:

“小妮子,我之所以要这样,只不过是心仪方大侠之为人,才东施效频地,故意模仿,以自我陶醉而己……”

双方笑谈之间,不自觉地,己到达郑州城外。入目那淹没于大风雪中的郑州城,黑衣人勒住白毛驴,扭头笑问道:“朱姑嫂,你们的临时目的地,就是这郑州城么?”

朱家凤点点头道;

“是的。”

黑衣人接道:

“那么,我老头子获送你们到这儿为止,我不入城,要绕道城外,继续赶路了。”

朱家凤故意一楞道:

“为什么?”

白敏芝也同时说道:

“风雪越来越劲,老人家不进城避一避?”

黑衣人苦笑道:

“我本来有个约会,为了护送你们这些娃儿,己耽搁不少工夫了,所以必须兼程赶往,同时,我这个人,最怕同陌生人交往,如果进城,免不了又要和你们的同伴们打交道……

白敏芝截口笑道;

“老人家年纪一大把,难道还害臊?”

黑衣人道:

“不是害臊,而是我本性孤僻,所以,我替我自己起了一个绰号,名为‘天涯孤独客’……”

白敏芝又含笑接道;

“老人家总算漏出一个名号来啦。”

黑衣人笑道;

“今宵,我是特别高兴,可能是受了你们这些年轻娃儿,那一段青春气息所感染,因而心情格外畅快所致,以后,你们遇上我时,不防叫我‘天涯孤独客’,或者称‘孤独老人’也行。”

朱家凤点点头道:

“好的、晚辈们记住了。”

黑衣人略一沉思道:

“有一点,我要特别提醒你们,那个什么‘灭绝神君’,可能不会就此罢休,而随后跟掠赶来。所以,你们必须立即与令师取得联络,最好也不要在郑州城中停留。”

吕雪鸿接问道:

“老人家知那‘灭绝神君’要赶来,却为何不送佛到西天

黑衣人截口笑道:

“小妮子,不是我老头子有始无终,而是因为有一位能使‘混元指’的绝顶高人,在暗中维护你们,那就毋须我这个老废物留在这儿,丢人现眼啦!”

白敏芝笑道:

“老人家这话中,好像有点酸气?”

黑衣人呵呵一笑道:

“小妮子怎么吃起我的老豆腐来了,方才我已经说过,我是惹不起啊!”

也不再等对方接腔,立即以脚后跟踢坐下的白毛驴道:

“小白,咱们快走!”

在白毛驴溅雪飞驰而去时,苍茫夜色中,传来黑衣人的笑声道:

“丫头们再见!别忘了我老人家所交待的话啊……”

朱家凤目送那黑衣人逐渐模糊的背影,不由轻轻一叹道:

“此人真是邪门得很……”

白敏芝却讶然自语道:

“奇怪?那位暗中维护我们的奇人,这一路来,竟没再有甚指示。

吕雪鸿不由笑道:

“三妹真是聪明一世。糊涂一时,那位暗中奇人的功力再高,也是人啊!这一路行来,毫无掩蔽,又有功力奇高的‘不涯孤独客’随行,他如果再有甚指示,岂非是自露行藏么!”

白敏芝不禁哑然失笑道:

“二姊说得是,我这个人,真是逐糊得可以……”

这时,距天亮还有个把更次,城门没开,风雪又紧,胡天赐与五位姑娘家,全身都早已被雪水湿透。

五位姑娘,都有一身高超的武功,还能禁受得住,但胡天赐这个文弱书生,可早就忍受不了啦!

只见他,脸色苍白,全身缩做一团地,直打哆嗦,连牙齿也在提对儿厮打着。

朱家凤入目之下不由殊感焦急地说道:

“目前,距开城门时间,至少还有一个更次,可怎么?”

吕雪鹃也接着说道:

“我们倒不要紧,将书呆子冻出病来,可不是玩儿。”

白敏芝幛面丝巾一扬道:

“咱们越城而入,马匹暂时留在城外。”

朱家凤接问道:

“书呆子呢?”

白敏芝道:

“由我背着他……”

胡天赐连忙截口接道:

“不……,不行,敏芝妹……男……男女授受不亲啊……”

他,全身冷得发抖,连说起话来,也是断断续续的,朱家凤不由“噗哧”一声娇笑道:

“瞧你这股酸劲……”

白敏芝也不禁苦笑道:

“连我都不在乎这些,你这食古不化的书呆子。真是可得可以……”

她的活没说完,城墙上呐起一个宽劲语声道:

“敏儿,你们什么时候来的?”

白敏芝一声欢呼道:

“爹!你来得正好,啊?胡伯伯也来了……”

随着这话声,城墙上己飘落一高一矮,两位老人。

高的是永昌镖局,业己退休的老局主白永昌,较矮的一位,则为己退休的总镖师胡刚。

这两使老人飘落城墙之后,胡天赐也随着叫了一声“爹”

白水昌拈须微笑道:

“诸位姑娘辛苦了!老朽与胡兄,己来这儿探望过三次了哩!”

那“胡一刀”胡刚,入目爱子那一份狼狈像,不由又爱又怜地,一把将胡天赐抓起,担在背上,精目一扫其余诸人道:

“诸位,犬子已受不住了,我得先走一步,一切客栈再说

话声中,他己飞身上了城墙,一闪而没。

白永昌含笑接道:“咱们也越墙而入吧!马匹,可以另派人来照顾……”

自胡两家的人口,本有百人以上,但因今天这突发的奇变,于紧急迈居时,己全部遣散,目前,两家都是除了老两口之外,只各留下一个老仆,另外一位自愿留下的,是胡家的西席——胡天赐的老师胡不归。

这两家七口子,是在“瑶台五凤”中的老四飞熙,老五卜真真的维护之下,暂时在郑州城中,最大的一家“中州客栈”中包租了一个独院。

这两个钟鸣鼎食的巨户,在突遭大变之后,变得如此凄清地,于岁尾年关,寄居旋邸之中,其心情的沉重,自不难相见。

自朱家凤等这一行人赶回之后,才给这姜清的独院,增添不少生气,也顿形热闹起来。

还好,经过冒着大风雪,兼程急赶的胡天赐,并未被冻倒,大伙儿盥洗更衣之后,他也并不似息,陪着大伙儿,围坐炉边,默然沉思着。

这时,“瑶台正凤”的幛面丝巾,都己卸,一个个绮年玉貌,柳媚花轿,言笑宴宴地,伯父长伯母短的,复述着此行经过,使得满怀沉重心事的白永昌,胡刚两夫妇,也为之暂时放愁怀地,含笑谛听着。

白永昌是一位慈详敦厚的长者,胡刚则显得急躁而豪迈。

致于白夫人胡姬,可真怪不得那个‘灭绝神君’要动她的歪脑筋,委实算得上是一位罕见的人间尤物,撇开其玉肤花貌,与绝代风华不论,外表上的年龄,也最多能估计为二十七八,与乃女白敏艺坐在一起,就像是一对姊妹花,而且,比起白敏芝来,更具有一种成熟美,和使人禁不住悠神往的无形媚力。

胡夫人则是一位十足贤妻良母型的慈详妇人。

此外,那位胡府西席胡不归,也是一位颇为突出的人物,他,身裁中等,身拥重裘,虽然满脸皱纹堆叠,须眉全由,但精神却特别健旺。

此人自称己孑然一身,受聘胡家,也已十年以上,因其与胡天赐极为投缘,又有同宗之谊,因此,目前虽然己将胡天赐调教得满腹经论,又碰上今天这种巨变,却仍然不忍离去,事实上,他已成了胡家的一员,胡家上上下下,也没把他当成外人,一律以“老夫了”称之。

由他们的谈话中透出,白敏芝从师习武,白、胡两家,固然都早已知道,但其师傅是何许人,却并无所知,至于白敏艺已习成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以及列名为“瑶台五凤”中人,则好像还是今天这一巨变突发之后,才被揭穿开来的。

当朱家凤将此行经过复述完毕之后,急性子的胡刚,首先苦笑道:

“我这个宝贝儿子,固然是练武的绝佳材料,但他早已过了练武的年龄,这位什么‘灭绝神君’,为何还要如此看重他,并使出这种闻所未闻的收徒手段来。”

白永昌长叹一声道:

“非常之人,当有非常的手段,胡兄,以你我的庸俗眼光看来,天赐侄儿己过了练武的年龄,难以大成,但在非常人物的手中,可又当别论啦!”

胡刚苦笑如故地道:

“如此说来,局主也是赞成我将犬子送喝那大什么‘灭绝神君’的了?”

这两位“永昌镖局”的老搭挡,虽然退休己久,但在称呼上,似乎仍未改过来。

白永昌神色一整道:

“胡兄,话不是这么说,如果对方是一位侠义道中的绝代高人,咱们自燃是求之不得,但那个什么‘灭绝神君’显然是邪道中的魔头……”

白敏芝截口笑道:

“爹,别发高论了,我们还是商量正经的吧!”

白永昌呵呵一笑道:

“丫头,有了你这个强爷胜祖的乖女儿,爹这个老废物就可毋须费心,一切全唯你和诸位贤侄女的马首是瞻啦!”

白敏芝白了乃父一眼道:

“您是老江湖,至少也该提供一点无意呀!”

白永昌苦笑道:

“丫头,别替爹脸上贴金了,我还是一句话,一切听你们的。”

胡刚也讪燃一笑道:

“贤侄女,你爹说的也是实情,总之,咱们这几付老骨头,都交给五位姑娘家了,如何之处,贤侄女们可以全权处理。”

白敏芝黛眉一皱地,美目投向了朱家凤。

朱家凤沉思着接道:

“现在,已快天亮,城门也要开了,我主张立即出发。”

不等有人接腔,又目注白永昌问道:

“白老伯,马车是否己雇齐了?”

白永昌道;

“贤侄女,郑州虽然是大地方,但半夜三更的,又是大风雪中,雇马车可不容易,经多次张罗,才雇到三辆,连我们自己的两辆,才一共五辆……”

朱家凤截口接道:

“目前,咱们是十五位,有五辆马车,己可勉强将就了,不足的,可以乘马。”

接着,又目注曾飞燕问道:

“四妹,信鸽是否已发出?”

曾飞燕皱眉说道:

“风雪太大,我不敢发。”

白永昌接道:

“看情形,天亮之后,风雪可能会停。”

朱家凤毅然接道:

“不论如何,咱们决定天亮出发!”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瑶台五凤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