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 一 章 无影飞针

作者:司马紫烟

农历腊月二十三,是旧俗送灶日,在人间掌理了一年祸福善恶的灶君老爷,循例要上天述职了。

这天家家户户都准备了极为丰富的祭品为灶王爷饯行,希望他老人家看在这最后一餐的分上,上天言好事,来年下界保平安。

对于那些丰盛的菜肴,灶老爷只闻个味,祭品依然原封不动,归凡人享受,既可获悦于家神,又可一祭五脏庙,是一举两得的好事。

所以这一天十分的热闹,人们把它称为小年夜,也是年末狂欢的序曲。

雪花飘落,腊鼓频催,虽然寒意锁住了姑苏城,但是人们并没有被这寒冷冻结的气候压住了欢乐。

那有钱的人家拥裘围炉,大饱灶君享剩的残余,没钱的人也能凑上一两味冻肉咸,治一瓶烧酒,烧一个小土炭炉,润润枯肠。

灶老爷关系来年家运,怠慢不得,供过的果品菜肴留着过年还太早,倒不如先塞在肚子里好。

家家有灶神,连商贾行旅也不例外,该回家过年的伙计们也都准备行装了,这一顿祭神的余肴,也正好谢酬他们一年的辛劳。

观前街上有一家鸿盛客栈,半大半小门面,只供一些小行商与行囊不太丰盛的单身客人过往歇住的,时近岁尾,没什么客人了,放过鞭炮,恭送灶老爷启程升天后,伙计们关上店门,正准备好好地吃喝一场。

忽然门上响起了剥啄剥啄的敲击声。

掌柜的王老实朝一个小伙计道:“吴老三去看看,如果是客人,就推说已经住满了,请他上别家照顾去。如果是煤炭行丰收账的,也叫他回去,告诉他,年前我一定把欠账结清,绝少不了他们一个的。”

普通开客栈的一定是本地人,但鸿盛店的王老实却是外地人,一口土腔,只知道是北边的,却弄不清是哪一处的。

好在他雇了几个本地伙计,而苏州人说话本就好听,即使是吵起架来也是细声软语的,所以生意还勉强过得去。

何况王老实没有家小,对人也大方,在他小客栈里当伙计,收入并不比别家大客栈的差,心地也好,如有付不起店账的客人,他也从来不追究,临走时还会送上几吊钱的盘缠给那客人的。

这样,一年下来,当伙计的都落下几文,王老实还得赔上一点,以至于拖欠煤炭行的几十两银子还没有付。

吴老三倒是站了起来道:“老板,我们都是近乡人,离过年还有好几天,又何必把生意朝外推呢?”

王老实笑笑道:“不必了!你们辛苦了一年,也该回家休息几天,准备一下过年的大小事情。”

吴老三道:“老板,你这样体恤下人,做伙计的心里实在不安,一年下来,你老不但没赚钱,还得赔上几文。”

“ 在赶着年节,我们再做几天,回乡来往的客人正多,那么年三十再歇业也是不晚的,好好赚几细贴补贴补。”

王老实含笑道:“我就一个人,赚钱留给谁,能混日子就算了,今年还好,只欠下煤炭行一笔账,我还贴得起,把门外的人打发一下,大家过个舒服年。”

吴老三摇摇头,走上打开店门,倒是怔了一怔,随即笑了起来道:“二位找错地方了!”

门外是一对男女,女的骑在一头瘦驴上,披着旧斗篷,挡住了脸,看不清容貌年岁,但看露出来的一绺秀发,就知道不会太大,何况手里抱着一面琵琶。

男的倒是很清秀,三十来岁年纪,瘦瘦的身材,肩头挂了个长长的青布袋子,既然那女的抱着琵琶,这布袋里必然也是乐器,那形状像是胡琴。

这对男女不是夫妇就是兄妹,他们的职业也一定是闯客栈卖唱的,所以吴老三说完那句话后,就想关门。

未料那男的却一脚跨了进来道:“这里是鸿盛客栈不是?”

吴老三见他强行跨入,不禁有点儿生气地道:“门外挂着招牌,你长了眼睛,自己不会看看?”

男子道:“是鸿盛客栈就没有错。”

吴老三道:“本栈送灶以后,就不做生意,里面一个客人都没有,你们要卖唱就赶快到别家去,别耽误了发财。”

男子笑道:“谁说我们是卖唱的?”

吴老三微愕道:“不卖唱,你们带着乐器干吗?”

那男子哈哈笑道:“带着乐器就一定要卖唱,你颈子上还顶着人头呢,是不是要卖脑袋儿呢?”

吴老三一听这男的说话太气人了,正想回顶一句,可是抬头一看,那男子双目中射出了逼人的寒光,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,将到口的话便咽了下去,忙换了一副笑脸道:“那,二位有何贵干?”

那男子冷冷地道:“住店,你们开着客栈,上门来的客人不是住店,难道还会来买棺材的不成吗?”

这时那女子开口道:“大哥!跟一个伙计磨什么嘴,咱们进去吧!叫他们把牲口拉去喂点料。”

说的是一口京腔,声音很脆,跟着跨了下来,那男子忙将青布口袋解下递过去给她握着,道:“小姐,门口有一道门槛,小心一点,别绊着了。”

女的先掀去斗篷,露出一张十分姣好的脸,一手抱着琵琶,一手扶着布套,摸索着进到门里笑道:“谢谢你,大哥,你带我把位置走一遍,回头我好自己行动。”

男的道:“小姐,这是何必呢?由我代劳好了。”

女的一昂头道:“不,大哥,只要带到地头,找准了对象,以后的事由我自己来做,你绝不可以插手。”

男的叹了一口气,一派无可奈何之状,将气发到吴老三的头上,厉声喝道:“你听见没有呢,还不接牲口去。”

吴老二哆嗦了—下,心想这—对男女真是邪门,女的叫男的大哥,好像是兄妹,男的却叫她小姐,好像是她的仆人,到底是什么关系呢?

那男的长相斯文,两只眼睛却亮得怕人,女的长得真美,尤其是一对眼睛,明如星星,谁知竟是个亮跟瞎子。

但不管如何,这一对男女绝不是什么好顾客,还是少招惹为妙。

因此,他笑了一笑道:“实在抱歉,小店房间不多,都已经住满了客人,我看二位还是找个……”

男的一瞪眼道:“胡说,刚才你目己还说店里一个客人都没有的,怎么,一下子都住得满满的了?”

吴老三是不想招惹这一对恶客,才把王老实的说辞顺口说出,却忘记先前将他们当作卖唱的,说过店中没有住客的话了。

现在前言不符后语,不知该如何是?

那一对男女也不理他,男的牵着女的,直往里走。

吴老三看着忙赶上一步道:“客官,是我说错了,我们老板交待过,送灶以后就不再做生意了,二位还是换一家吧。”

男子回头瞪他一眼道:“我们看准了这一家,做不做生意是你们的事,住不住是我们的事了。”

吴老三心里实在气,但对那个男的又有说不出的畏惧,只得赔笑道:“二位请多包涵,小店的伙计吃过了送灶酒后,都要回家去了,没有人侍候二位。”

男子冷冷地道:“我们不要人侍候,你管你的去。”

吴老三心想天下哪有这种不讲理的客人,但又不知如何推托。

忽然内院出来—个人,吴老三见是王老实,急忙向前道:“老板,这两位客人一定要住店的,我……”

王老实打量二人一下,神色很平静地道:“老三,客人既然进来了,大雪天,不能硬往外推,反正屋子空着,就请他们住下好了,把行李拿进来。”

那女子道:“没有行李,就是一头驴,叫人好好地喂。”

王老实朝吴老三挥挥手道:“你去牵牲口到槽里,用上好草料,客人由我来招呼好了。”

吴老三见东家吩咐下来,只好噘着嘴走了。

王老实到柜上点了两支蜡烛,将他们引到一间客房中,放下蜡烛笑道:“二位就委屈一下,屋子多的是,就是伙计们都下了工,没有人侍候。”

那男的道:“不必要人侍候,一切都由我们自己动手,屋子要两个单间,店钱是怎么个算法?”

王老实笑道:“别谈店钱,二位尽管住好了,这也不算是买卖,屋子空着也是白空着,只是吃喝可得二位自己张罗,小店的上下人手都歇工要回家过年了!”

男的点点头道:“那就打扰了,不过今天晚上我们还没用东西,掌柜的能否行个方便,就管这一餐……”

王老实道:“那倒没问题,祭灶的菜肴多的是,一切都现成的,我马上就给二位准备菜饭去。”

说着哈哈腰出去了。

这时男的才低声道:“小姐!你听听说话的声音,像不像你要找的人?”

女的翻动一对微见呆滞的眼珠,沉吟良久才道:“事隔十年,我实在也听不准了,大哥,你看呢?”

男的道:“根据我旧口一个小兄弟的报告是没错,但我看又不太像,这个店东根本不像个练家子,再说闻名江湖的四大天魔,不会落魄到来开客栈。”

女的微急道:“大哥!你一定要弄清楚,我又看不见,完全要靠你帮忙,大哥!我十年血海深仇……”

男的道:“小姐!你放心,我答应了你,一定会帮你达成心愿,四大天魔就是死了,我也会挖出他们的骨头,否则我这飘萍剑客的四个字就倒过来写。”

女的轻叹一声道:“—切全仗大哥了,还有,大哥也太拘谨了,我只是开开玩笑,想不到大哥竟认了真。”

男的道:

“大丈夫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,在小姐的心愿未了结以前,我古秋萍就是小姐的奴仆。”

女的道:“可是这太委屈大哥了,让人知道了……”

男的哈哈大笑道:“知道了又有什么关系,飘萍剑客古秋萍在人们心目中足个杀人越货的大盗贼,并不比奴才两个字更有身份,义怎能说得上是委屈呢?”

女的急道:“大哥!我知道你不是,我们相处了几个月。

我深深地了解大哥的为人,你是守正不阿的君子。”

古秋萍笑道:“小姐漏了四个字,该说梁上君子才对。”

女的道:“不,我说的是真的,大哥古道热肠,虽然寄身黑道,但是你劫富济贫,行侠仗义,比那些假冒伪善的侠义人物更为可敬,大哥,你别叫我小姐了。”

古秋萍忽而轻声道:“那个家伙又来了,我试他一下,看他会不会武功,就知道他是不是正主儿了。”

女的笑道:“不是他,是牵牲口的伙汁。”

古秋萍一怔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女的笑笑道:“大哥,这就是瞎了眼的好处,你只能听出有人来,我却能从脚步的声音上听出是什么人,当然还要我听过他以前的脚步声才行。”

果然是吴老三过来了,端了一口木盆,臂上挂了把铜壶,盆中放着两个茶杯,一把瓷茶壶及两块布巾。

他将木盆放在桌上,取出茶壶茶杯,先泡了茶,又将剩余的热水注在盆中道:“二位先擦把脸,用口热茶,然后请到后厅用饭去,我们老板在恭候大驾。”

那女的笑笑道:“麻烦你了,这给你买双鞋穿。”

她从袖中掏出—块小金锭,丢在桌上,足足有半两重,吴老三却怔直了眼,几乎难以相信。

古秋萍不耐烦地道:“小姐赏你的,还不快拿着。”

吴老三这才知道他们不是拿自己开胃,连忙拿了起来,连连作揖道:“谢谢小姐,谢谢小姐。”

女的笑道:“别客气了,伙计,你们这家客栈开了多少年了,生意还好吗?”

吴老三忙道:“小店开设有二十多年了,生意还好。”

女的一怔道:“二十多年!有这么久?”

古秋萍却道:“店东一定换过几次了吧”

吴老二道:“是的,以前常换店东,王老板是六年前顶下来的,一直维持到现在,生意还过得去,可是把王老板拖惨了。”

“因为老板人和气,心又好,客人来了,有的付不出店账,

老板管吃管住,生病还管请大夫抓葯,临走还送盘费让他回家,怎么能不亏本呢?”

古秋萍笑笑道:“不要紧,他亏得起。”

吴老二道:“客官,你怎么知道呢?你认织老板?”

古秋萍道:“不认识,但是他这么做生意,六年来还没有把老本蚀光,可见他的底子—定很足。”

吴老三笑道:“这也说得是,老板开这家客栈完全是为了行善做好事,不过六年来也贴得差不多了,今年就不太丰余,欠了煤炭行儿十两银子还没有支付呢。”

古秋萍道:“以前他没欠过账吗?”

吴老三道:“欠,常欠,不过老板信用很好,每到节下午关前,他—定把欠账付清,所以小店一自还能维持得了。”

占秋萍点点头道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一 章 无影飞针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