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情深》

第 十 章 巧渡难关

作者:司马紫烟

古秋萍笑了一笑道:“你错了,刘光远之所以容不得你,就是你们知道得太多,但你不会比聂红线知道得更多。”

花素秋愤愤地道:“是的,她比我聪明,也比我能干,懂的自然比我多,假如她不叛变,我也不会有危险了。”

古秋萍笑笑道:“道理就是如此,聂红线失踪,他们知道一定是我救的,既然她被我救走了,三魔怕你泄漏的秘密也不成秘密了,又何必一定要杀你灭口呢?”

花素秋想想也有道理,乃哼一声道:“那我还是要一直留在这边受罪了!”

“你不会受罪的,说不定你的地位还会更重要,因为既不怕你泄密,他们就想要你对他们忠心了。”

花素秋愤然道:“李光祖一心都在林绰约身上,目前有刘光远给他找的另一批女的,我已成了废物。”

古秋萍笑笑道:“如果你还想争取李光祖的欢心,我帮不了你的忙,否则你可以在其他地方争取一点地位。

他们不一定会使你失望的,你真心要脱离他们,就给我递消息,不然的话,你就帮他们,也能混一点成就。”

花素秋道:“我绝不会再为他们卖死力了,李光祖那死老头寒透了我的心,我巴不得早一点离开这个火坑。”

古秋萍道:“那你就暂时受点委屈,不把三魔势力打垮,你始终脱不了他们的魔掌,可是目前最重要的,还是帮我把聂红线救出去,她活着离开,你才能安全。”

花素秋想了一下道:“我们不能一起走吗?”

“自然能,但你留下的价值更大,因为我们要彻底消灭他们,大家才有平安的日子过,你考虑一下好了。”

花素秋终于一咬牙道:“好吧!聂红线在西边的柴房里,我可不能带你去,因为那儿也有人看着。”

古秋萍拍拍她的肩膀道:“好,我走了,你最好到别处去转转,留在屋里也容易引起人怀疑的。”

花素秋道:“我还是不出门为佳,刘光远关照过,任何事情不要我插手的,我在这儿看着三个老家伙,如果他们出来了,我会想法子给你一个警告。”

古秋萍谢了一声道:“我会很快地设法再跟你联络,你最好争取外面的行动,我找你方便点。”

说完他就悄悄地离开了,下了楼梯,利用黑暗的掩蔽,一直向西边而去,好在庄院中重点都放在地牢这边,别处虽也有人看守,却不是高手,古秋萍很容易躲过他们,来到了柴房的附近。

这儿他刚随着钱斯民来过,地形很熟悉,所以也不必乱闯,柴房前自然不像他们刚才搜查时那么寂静无人,但也没有特别警戒,只有两名带刀汉子在把守着,古秋萍掩过去,一人一指就点中了他们的晕穴。

他把他们扶着靠墙站好,以免引起过路人的注意。

然后他推开柴房门,只听见一阵轻微的呻吟声,他借着些微的光线,只看见一个人影倒在柴草上。

他放低声音道:“线娘,别紧张,我是古秋萍,来救你了。”

聂红线听出他的口音轻轻忍住了呻吟,微弱地道:“古大侠,你怎么来了?快走吧!这儿太危险了。”

古秋萍道:“再危险我也要救你出去,你能行动吗?”

聂红线抽泣着道:“能行动我早就抽刀子自杀了。”

古秋萍摸过去,触手温润,却摸不到衣服,连忙问道:“你是怎么了?身上都是水。”

“不是水,是血,我全身都被鞭子抽烂了。”

古秋萍忍不住咬牙恨道:“这魔鬼太狠毒了。”

聂红线却苦笑道:“我却不恨他,相反的还感激他,这一顿鞭子把我心里的疙瘩都打开来了。”

“这是怎么说呢?”

聂红线轻叹一声道:“我究竟是李光祖的人,我背叛了他,心里感到很对不起他,因为他以前很信任我,任何事都没瞒着我,我背叛了他是我的不对。”

古秋萍一怔道:“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?”

聂红线道:“难道我不该有吗?古大侠,我虽是个下贱的女人,但江湖的道义与对人的忠心还是懂的,这顿鞭子至少把我的歉咎心情打消了,我对得起他了。”

古秋萍轻叹道;“线娘,我没有轻视你的意思,更佩服你的烈性,这是武林人的本色,也是我们的气节,假如没有这点,才是真正的江湖败类,但我也替你惋惜。”

“惋惜什么?”

“惋惜你明珠暗投。”

聂红线苦笑道;“我们这种人,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归宿,李光祖跟我是一类的人,他如此看中我,我反而背叛他。

算来我比他更坏,所以我虽然背叛他,却不能出卖他,有关他的一切,我只透露一些不伤害他的。”

古秋萍笑笑道:“你应该听听秋娘的。”

“她怎么样?我知道是小桃向她泄了底,她又告了我的密,我不恨她,以前她不如我,这件事情之后,她应该可以取代我的位置了,她也是一个很痴心的人,我终于成全了她的愿望了”

古秋萍笑笑道:“可是她也背叛了李光祖了。”

“我不信,她不会的,她不像我这样。”

“她真的背叛了,如果不是她的帮助,我怎么能找到你呢?

所以我非常惋惜,你们对李光祖一片忠心,却没有换得一点代价,李光祖根本没拿你们当成人,而且准备放弃你们,甚至杀死你们。”

说着遂把花素秋的话转述一遍。

聂红线呆了很久才道:“真想不到李光祖会如此对待我们,我还罢了,因为我先行背叛的,秋娘如此忠心,不该这样对待她呀。”

古秋萍道:“李光祖是利用你们,他是个离不开女人的人,在隐藏期间,不能明目张胆地需求,只好在你们身上发泄。

现在他可以公开露面了,还会重视你们吗?你们知道的事情太多,刘光远自然不会放过你们,李光祖真正的心中人是林绰约,又哪里会在乎你们呢?”

聂红线怔了一怔才道:“好吧!我终于知道了,谢谢你来看我,你快走吧,再呆下去恐有危险。”

“我是来救你的,不是来看你的。”

“救我?你该救的人太多了。”

古秋萍摇摇头道:“不,我的能力救不了他们,三魔把那些人作为诱饵想弓哦上钩,我不会去自投罗网的,今天我进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救你。”

“为什么要救我呢?”

“因为是我害你如此的,我必须救你。”

“不!那是我自己找的,与你毫无关系。”

古秋萍笑道:“这是你的想法,我却不能作如此想,否则我根本不必多事了,陶芙为了报仇,铁板铜琶,崔氏母女,她们都与三魔有切身之仇,只有我毫无牵扯,我为什么要自找麻烦惹上这么厉害的对头呢?”

聂红线想想道:“古大侠,救我出去对你毫无用处,因为我知道的并不能帮助你打击三魔的。”

古秋萍微微一笑道:“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?如果我是有目的才救你,倒不如带素秋走了算了,至少她的行动比你方便些,我只是为了救你,别无任何目的。”

“你不想从我口中获得三魔的秘密吗?”

古秋萍道:“如果你认为对我有点帮助,不妨告诉我,但我绝不勉强你,因为,我尊重每一个人的人格。”

聂红线轻叹一声道:“古大侠,你是个很直性的人,如果你说完全不想知道,我反而会怀疑了。”

古秋萍一笑道:“我不是个圣人,但也不是个小人,口蜜腹剑的事我做不出来,反正我救你的目的,并不是因为你的秘密,这一点我可以保证的。”

聂红线道:“可是你怎么救我呢?我满身是伤,连衣服都不能穿,这儿周围都是刘光远手下的人。”

“你能勉强行动吗?”

“最多只能走几步。”

“那就行了,以后我可以背着你。”

聂红线长叹一声道;“不能背,我身上的伤不能贴近任何东西,血水靠近别的东西一久就黏上了,再拉开的话,我等于活剥皮了,那还能活吗?”

古秋萍道:“我看过了,你的脚弯处与肋下还算完整。”

“那是我跪着受鞭的,就这两个地方没破皮,李光祖鞭打的技巧的确狠,简直不让我体有完肤。

所以他把我扔在这儿,算准我逃不掉,也不怕我被人救走。”

古秋萍道:“我可以抱着你走,在助下与腿弯处着力,不会碰到你的伤处,那不就行了,是吗?”

“可是你不能抱着我离开木犊啊!”

古秋萍想想道:“有办法的,你等一下。”

他转身出去,柴房高厨房不远,他找了一罐猪油进来道:“你忍着点疼,抹上猪油后,你就可以穿上衣服了,在门口碰到人时,你支持一下,然后由我抱着你走。”

说着开始替她全身抹油,虽然他下手很轻,仍有刺骨的痛楚,聂红线咬牙忍住了,前胸后背,然后是双腿,一直到隐私部位,都是斑斑的鞭痕,古秋萍不但细心地替她抹擦,还把黏在血水中的毛发替她理顺。

凭着一盏暗暗的油灯,聂红线清楚地看到他脸上的表情,一脸正气,却洋益着男性的美与真。

她的心中一阵激动,忍不住道:“古大侠,你没有接触过女人吗?”

古秋萍怔了一怔,随即笑道:“没有,这是第一次。”

“我相信,因为你讨厌女人是出了名的。”

“没有的事,我并不讨厌女人,只是讨厌那些自以为美的女人,她们以为我应该迁就她们,为什么呢?”

聂红线一笑道:“可是你好像很有经验似的。”

古秋萍微微一笑道:“是吗?我倒不知道。”

聂红线道:“我不是黄花闺女,也不是不知羞耻,虽然我一身是伤,却也不习惯这样面对一个男人,可是我感觉到你很温柔,落手的轻重都很有分寸。”

古秋萍一笑道:“线娘,虽然你一身是伤,可是我仍觉到你很美,或许就是这缘故,使我不得不小心。

我觉得我捧着一件名贵古玩,惟恐用了力就会损坏了。”

这句话使聂红线心中一荡,无形中增加了不少力气,一下子站了起来,古秋萍忙道:“你等一下,把衣服穿好,这样子出不去的。”

他将带来的另一套官服给她披上,小心翼翼地给她套上鞋子,又把纱帽替她戴好,压住肩头。

聂红线道:“这样子还是瞒不过人的。”

古秋萍笑道:“你别管,也别开口,一切都看我的。”

说着抱起她,掩出柴房,尽量避免着人,来到围墙跳了出去,远远看见有人过来了,他连忙放下聂红线,取出一瓶酒,洒在她的身上。

他低声道:“靠着我,慢慢走过来。”

来人是一队手执兵刃的大汉,打着灯笼火把,约莫有十几个,那个领头的正是叶开甲,显然是在宅中久候无人,率人出来巡视的。

古秋萍压低帽帘迎了上去,先开口道:“叶老管家,你来得正好,府上好像是失了火……”

叶开甲一见是两个穿官服的,怀疑地问道:“二位……”

古秋萍笑道:“我们是地方上的,不久前府台钱师爷来打过招呼,说是要对府上特别照顾一点。

我们想府上这么多人,还会有什么事,钱师爷又刚好赏了十两银子,我们贪嘴去喝了几杯,哪知府上就出了事。”

叶开甲道:“没什么,不过是厨房上的人不小心,已经救下去了,这位贵同伴是怎么了?”

古秋萍笑道:“他多喝了几杯,是我硬拖着来的,管家见了钱师爷可千万包涵一点,我们就去看看吧!”

叶开甲忙道:“不必了,没什么事。”

古秋萍道:“还是看看好,我们对钱师爷也有个交待。”

叶开甲闻见一股扑鼻酒气,还有一股油味,乃笑道:“不敢劳驾了,贵伙伴的酒也喝醉了,还是回去休息吧!”

说着又递了一块银子过来笑道:“辛苦二位了,买碗茶醒醒酒吧,钱先生那儿,我会替二位美言的。”

古秋萍装出一副贪婪之状,将银子往袖里一拢,手法十分熟练,好像是个老公事,然后才低声笑道:“那就多费心了,实在说我们这样子也不便前去,但公事在身,又不能不来,钱师爷那儿,可千万请包涵。”

由于古秋萍收银子的手法太逼真,叶开甲连心里一点的疑念也消除了,因为这套手法是公事房中的绝技。

银块翻手入袖,不着痕迹,那是混成精的差油子才有的功夫,殊不知古秋萍只身行侠,任何一行中都有熟人手下,任何一套手法都下过功夫。

叶开甲既然不怕官,也不想惹事生非,尤其是宅子里草木皆兵,戒备森严的情形,也不能落入官人眼中,巴不得他们早点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十 章 巧渡难关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剑情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